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不要顶哪里好涨少爷,乱辈真实故事 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

发布时间:2019-07-17 19:55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尤其她看到那个恶魔的眼睛,还是那样闪着诡异的狰狞光彩,在她脸上,身上,腿上——每一个让所有的男人,都着迷的地方,来回的扫后,菩萨蛮所有的力气,都消失了。

早晚,她都会再次遇到李南方。

菩萨蛮无比坚信。

她也无数次的畅想过,某天再次见到恶魔后,她该怎么做。

第一,转身就逃。

用最快的速度!

恶魔看在他曾经践踏过她多日的份上,应该不会斩尽杀绝。

第二,鼓起勇气,高举着圆月弯刀,凄声尖叫着扑过去。

她当然杀不了恶魔。

她却有一万个把握,死在他手里。

她宁愿死在他手里,也不想再活着,遭受无休止的精神折磨。

没有谁,更没任何的语言文字,能说出,形容出菩萨蛮几乎每晚午夜醒来后,那种说不出的恐惧。

第三,也是菩萨蛮最希望的。

那就是,她挟制恶魔看重的一个人,让他自杀、不,让他砍断自己的双手双脚——也不行,让他自己挑断双手双脚的筋脉,从此彻底变成一个废人。

她为什么不杀他,为什么不斩断他的双手双脚,却只让他变成废人呢?

因为她希望——再次午夜醒来时,恶魔正孩子般,乖乖睡在她身边,只要她稍稍有所暗示,这厮就会像哈巴狗那样,讨好的摇着尾巴,使出浑身解数来服侍她,把她送到快乐的云端。

不要顶哪里好涨少爷,乱辈真实故事 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某旅美女作家那句男人征服女人,是通过啥的名言,还是有很大市场的。

哪怕菩萨蛮被恶魔征服的过程,简直就是宇内最大噩梦。

当年在汉城藏龙山七号房内,李明都既然能胁迫段香凝,bī着这厮自废武功,差点成功,菩萨蛮为什么不行?

命运女神,终于开始青睐菩萨蛮了。

时隔数年,她再次和李南方面对面后,迎来了她渴望的第三种。

尤其她挟持的杨甜甜,可是李南方能否救出岳梓童的最关键,比段香凝重要了不知多少倍。

菩萨蛮有一万个把握,只要让李南方自废武功,他绝对会乖乖照办!

于是,菩萨蛮死死盯着恶魔,仿佛过了一万年后,就——放下刀,缓缓匍匐在地上,她娇躯最出色的某处,和天上的圆月重合,却在轻轻发颤,嘴里发出毫无意义的哭声。

她这是在做什么?

杨甜甜彻底的懵比。

虽说打死她,她也不会相信,她认识李南方,却也能从菩萨蛮对她的态度中,看出她对那个人渣有着特殊的重要xìng。

如果她是菩萨蛮,哪怕xìng格再怎么懦弱,可也会鼓足勇气,以她,来威胁李南方做什么。

尤其感觉到脖子微痛后,杨甜甜更加这样认为。

但——

菩萨蛮却跪伏在了地上,就像最忠实的奴仆,看到她伟大的主人,无论让她做什么,她保证想都不会想的去做。

这是怎么回事?

杨甜甜懵比时,抱着羞生躲在灌木丛后的春娘,也是目瞪口呆。

很快,春娘就明白了——

门主,被恶魔吓坏了!

这些年来,无论门主有多么痛恨恶魔,又为今天做了多少准备,积攒了多少勇气,但在他出现后,深深烙在心底的恐惧,却像火山bào发,摧毁了她所有的准备。

门主下跪,哭着哀求恶魔饶恕她,纯粹是一种恐惧到极致的本能反应。

春娘明白后,张嘴就要尖声提醒门主,不要这样,快捡起弯刀,跳起来,搁在杨甜甜的脖子上,威胁那个恶魔,自杀!

就算不这样,门主也该冷笑着,挟持杨甜甜从容退走。

只要把杨甜甜劫走,李南方就无法在明天日落之前,赶去飘渺乡。

他不能如约赶去,岳梓童不但会倒霉,飘渺乡的人,还会精英四出,诛杀他。

那样,这个恶魔施加给门主的痛苦,就会逐渐减轻。

但就在春娘的尖叫声,即将脱口而出时,伏在她怀里鼾睡的羞生,却动着,发出了一声梦呓。

羞生的存在,就像一盆冷水,浇在了春娘头上。

让她在电光火石间,就冷静了下来。

她不能暴露藏身之所。无论她有多么痛恨,害怕李南方,都不得不承认,当他们见面后,她能做的,就是使出浑身解数,来讨好他。

这一辈子,只能这样。

这也显得,菩萨蛮对李南方的痛恨,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让她无地自容。

只想拿刀抹了脖子。

尤其,岸边还有个女人,正双眸眨也不眨的看着她。

轻风吹过。

撩起的几根秀发,打在了杨甜甜的脸上,让她不知停顿多久的脑思维,缓缓运转起来。

我是杨甜甜。

我正站在小溪边,看着那对男女,在水里做那种不可描述的事。

我在这儿看了多久?

几秒钟吧?

可我的腿,怎么站的麻了——

我为什么,要看他们,在这儿做那种羞羞的事?

而且,我还希望,我也——

杨甜甜想到这儿后,突觉心脏狂跳了下,血yè飞速运转起来,无法形容的羞愧,让她只想一头撞死。

她抬手,刚要捂住脸,却听到一声稚嫩的咆哮。

她下意识的看去,就看到一个孩子,高举着圆月小弯刀,rǔ虎般从灌木丛内跳出来,扑向了她。

今晚的月亮,好圆,好亮。

借着月色,杨甜甜能看到孩子的小脸上,满是毁灭世界的杀意。

她吓坏了。

杨甜甜发出一声尖叫,转身就跑。

砰!

因她石雕般站在小溪边,一分钱都没拿,就观摩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爱情动作片,两腿久久没活动后,血脉运行不畅,已经麻木。

她突然间转身,迈步就跑。

大脑中枢下达的命令,倒是特准确,可她的反应,却慢了好几个节拍。

动作不协调下,她扑倒在地上,脑袋撞在一棵树上后,干脆的翻着白眼昏死过去,就特正常了。

羞生只需一刀,就能砍下杨甜甜漂亮的脑袋。

别看他只有几岁,可那把圆月小弯刀,却锋利异常。

羞生扑到了杨甜甜身边,纵身从她身上跳了过去。

杨甜甜在羞生眼里,就是根木头——

这一刻,羞生的世界里,只有被辱的亲妈,和那个该死的恶魔!

他要杀了李南方。

“羞生,回来!”

春娘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看到羞生扑向小溪那边后,吓得尖声大叫。

春娘的叫声,让刚回到现实中的菩萨蛮,瞬间就彻底清醒。

她倒看这个世界——

看到她全部的希望,她的整个世界,她所有精神的寄托,她生命的延续,那个小小的人儿,正高举着弯刀,rǔ虎般的扑来。

“羞生,这是要帮我杀李南方。好儿子!”

菩萨蛮蓦然明白后,狂喜后,却忽然感觉,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

可跳出来的,则是哀嚎:“羞生,别过来。”

羞生眼里只有恶魔李南方,谁的话,他都不听。

他满脑子都是要砍死这个恶魔,拯救亲妈的思想。

羞生年龄虽然小,可特出色的基因,以及菩萨蛮特殊的抚养方式,让他要比同龄孩子,高了接近一头。

尤其羞生的思想,更是成熟的可怕。

就像他扑杀过来的速度,相当快。

被风吹起水面上的涟漪,还没完全散开,羞生就已经扑到小溪边,双手高举着圆月小弯刀,再次发出稚嫩的暴喝声:“李南方,放开我妈。老子,要杀了你!”

沃草,这小兔崽子年龄不大,怎么如此凶悍?三岁的孩子,就算体质异于常人,能有多重?

他亲爹掐住他脖子后,李羞生能做的,就是拼命蹬着一双小短腿,嘴里叫骂着,弯刀斜斜刺向李南方的右肋下:“李南方,去给老子死!”

太尼玛不孝顺了。

看在菩萨蛮真心没撒谎,李羞生的眉宇间,确实有七分特像自己后,李南方蓦然明白了什么,心中叹息,轻松躲过弯刀时,右手稍稍用力。

于是,要残杀他亲爹,替他亲妈出口恶气的李羞生,就昏了过去,圆月小弯刀,落在了水里。

“羞生,羞生!”

看到儿子的小脑袋,忽然耷拉下来后,菩萨蛮被吓得魂飞魄散,哪儿还管别的,惨叫着从李南方掉在水里后,接着站起来,一把从他手里夺过了孩子。

“你杀了我儿子,你杀了我们的儿子。你个人渣,你个恶魔。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误以为儿子被杀,菩萨蛮双眸攸地通红,沙哑的嘶吼着,左手五指,狠狠抓向李南方的眼。

李南方可不想变成瞎子,及时后退躲开。

菩萨蛮右手抱着孩子,叫着扑向李南方,左手五指,还是去抓他的眼睛。

她已经频临失心疯的边缘,很危险。

李南方怕她就这样疯掉,只好抓住她手腕,低声喝道:“他没死。他只是昏了过去。你能不能冷静些,给老子说说,这特么的究竟咋回事?”

其实,他只要说“他没死”这三个字就好。

菩萨蛮就能瞬间冷静,慌忙查看儿子的情况。

至于李南方后来说的那些,她完全没听到。

儿子没死。

他只是昏了过去。

菩萨蛮颤抖的右手,从李羞生鼻子下拿开后,再也没有了丁点的力气,哭着要瘫倒在水中。

李南方伸手,索xìng把她们母子俩都横抱在怀中,抬腿上岸。

他的肩膀还在流血。

不要紧,这点伤对李南方来说,完全可以忽视。

春娘是个聪明人,亲眼目睹这一切后,就知道她还是乖乖退开。

她还知道,从菩萨蛮臣服在李南方脚下的那一刻起,前来东土华夏的行动计划,就已经彻底失败。

门主不但使出浑身解数,让人家满足了一个多小时,又违背了“永远都不会告诉李人渣,羞生是他亲儿子”的誓言——这切骨的仇恨,还怎么报?

是切骨的仇恨吗?

春娘越看,越不像。

倒像是切骨的爱。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菩萨蛮才止住泪水,爬起来捡起岸边的衣服穿好,又把儿子抱在了怀里,低头,抬手轻抚着他的脸蛋,目光无比的温柔,轻声说:“他姓李,名羞生,李羞生。”

只要有点脑子的人,就能从“羞生”这个名字里,看出所包含的意思。

这个儿子,是菩萨蛮在屈辱中怀上的,又在屈辱中生出来。

她遭受那么大的屈辱,却还是让儿子姓李。

这证明了什么?

除了证明,在她心里,李羞生的亲老子,只能是李南方,而她已经彻底被这厮给征服外,还能是什么?

至于她的身心,甚至延续的生命都被李南方所征服,她却使出全力来算计他的行为,无非是女人天xìng罢了。

也可以说,菩萨蛮的身躯内,也住了个恶魔。

这些年来,屈辱的恶魔,无时无刻的不在折磨她,让她痛不yù生。

但当她的恶魔,见到真正的恶魔后,却只有跪地讨好的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