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另类 专区 欧美 制服 岳双腿之间

发布时间:2019-07-18 10:55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妻子走进卫生间后,余兆磊是打开了手机通讯录,并开始写短信内容。

「我老婆刚刚跟我吵架,所以我们暂时别联系,你也别回消息了,等哪天她愿意跟我一块参与我再联系你啊!」

将这条短信发送给大菠萝,余兆磊还特意修改了备注。

原本备注是大菠萝,现在则改成了阿大(同事)。

改完之后,余兆磊这才回房间。

约过十五分钟,陈艳菊走进了主卧室。

看着头发扎着,身上只有一条浴巾的妻子,余兆磊是真觉得妻子格外xìng感,甚至比他发给大菠萝的那张照片还来得xìng感。

他说过没有给他妻子拍过大尺度照片,但实际上他有趁他妻子睡着之后拍。

尽管那张照片里他妻子有穿着吊带睡裙,但因两颗ròu球大部分都露在外头,所以看上去确实是很sāo。

“过来,我的宝贝!”

说着,余兆磊还向妻子勾了勾手指。

“等下啊,我穿下衣服。”

“别穿了,穿什么穿!”

为了让妻子以为自己很有xìng趣,余兆磊是主动坐起来,并将站在床边的他妻子一把拉到了床上。

与此同时,他还扯去了浴巾。

当妻子那曼妙且妖娆的身体完全呈现在他面前时,他的喉咙变得有些干燥。

这身体他看过用过很多次,所以他喉咙变得干燥不是因为他妻子有多迷人,是因为他想着他妻子被其他男人搞的场景!

一把将妻子拥进怀里,他便开始上下其手着。

陈艳菊一开始还抗拒,但因丈夫比最近几次都来得热情,所以她渐渐从抗拒转为迎合。

两分钟后,一脸害羞的陈艳菊躺在了床上,她丈夫则是压在她身上开始索求着。

因怕邻居听到陈艳菊,陈艳菊还时不时咬着下唇。

尽管她丈夫显得很卖力,但陈艳菊总觉得她丈夫依旧是在敷衍她。

难不成,她丈夫还想着带她去参加那种和道德lún理相抵触的聚会?

为了确定这点,她故意问道:“老公,如果现在跟我做的人不是你,而是那个大菠萝,你会不会生气啊?”

当她问出口时,她忍不住哼出了声。

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另类 专区 欧美 制服 岳双腿之间-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因为,她丈夫那玩意瞬间变得格外的硬,就如钢铁一般!

因这过于夸张的反应,她已经知道她丈夫依旧期待她被其他男人欺负……

“放心吧,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听到丈夫这心口不一的话,陈艳菊心里格外难受。

就算退出微信群删了大菠萝,她丈夫依旧没有停止那可能会让她堕入地狱的念头,这样的男人真的是太不可靠了……

尽管心里有些难受,但她的身体却是格外享受。

毕竟,她丈夫比之前的几次都来得勇猛!

结束后,她是像往常那样依偎在她丈夫身上。

她有闭着眼,但她没有睡着,她只是不想和她丈夫jiāo谈罢了。

和一个表面上说爱她,实际上想出卖她的男人有什么好jiāo谈的?

就在这时,陈艳菊的手机响了。

因手机还放在客厅,溜下床的陈艳菊是随手拿起浴巾走了出去。

她有用浴巾遮着随着步调晃动的ròu球,但却没有去遮刚刚被丈夫耕耘过的地方。

见是跟自己玩得最为要好的闺蜜刘东丽打来的电话,站着的她便接通。

“漫漫,怎么啦?”

“你有跟你老公谈吗?”

“谈了,”顿了顿,她问道,“你现在有空吗?”

“如果没空,也不会打电话给你,对吧?”

“我想喝酒,你能陪我吗?”

“看样子你们谈得不太顺利。”

“能陪我吗?”

“你就不怕酒后乱xìng啊?”

“无所谓了,我估计他巴不得我酒后乱xìng,之后带着我去参加伴侣jiāo换。”

和刘东丽聊完,陈艳菊是去卫生间清洗了又湿又黏的部位,之后才返回主卧室。

开始穿衣服的同时,陈艳菊道:“漫漫她老公出差,她让我过去陪她,今晚就你自己一个人睡了。”

“这么突然?”

“刚刚就是她打电话给我,聊着聊着就让我过去陪她了。”

“那我送你过去。”

“不用,我自己打车就好,你记得早点睡觉。”

穿好衣服,对着丈夫笑了笑,拎上包包的陈艳菊便离开了家。

当她来到刘东丽家里,她除了看到刘东丽穿着上次一块买的相同款式但不同颜色的黑色吊带睡裙以外,她还看到茶几上摆着啤酒、鸭爪、花生、薯片等吃的。

看着身材也很好的刘东丽,陈艳菊笑着问道:“你老公舍得让你这娇妻独守空房啊?”

“他肯定舍得,我跟他感情很一般的。”

“真不想听到你说这样的话。”

“我很早就跟你说过了,”坐在沙发上,刘东丽淡淡道,“刚结婚的时候他对我很好,后面在一起久了就腻了。现在呢,我跟他不太像夫妻,反而有点像左右手,熟悉到乏味的地步。所以中午听到你说余兆磊的事的时候,我心里其实是真的很担心。我对他印象很好,所以是真不希望你们闹到离婚的地步。别站着,赶紧坐下来,身为绝世美女的你站在我面前让我压力特大啊!”

陈艳菊坐下的同时,刘东丽已经打开了一罐啤酒。

将之递给陈艳菊,自己也开了一罐的刘东丽便和陈艳菊碰杯。

喝了两口,刘东丽问道:“他坚持要带你去做那种事啊?”

“不是,”陈艳菊道,“他是把加的微信群退了,也把私聊的人拉黑,但他心里其实还是想着那种事。晚上跟他那个的时候,我问他如果我正在跟其他男人做,他会不会生气,结果他却突然变得……变得……”

“很厉害?”

“是很硬,而且突然之间特别卖力。”

“既然你说的话能让他xìngfèn,那就说明他确实还在期待着那种事了。”

“所以我特别苦恼,才会让你陪我喝酒的。”

“幸好你是找我,如果找其他男人,今晚你肯定是会酒后乱xìng的!”

“其实我是真的很郁闷,”自顾自地喝了一口啤酒,陈艳菊继续道,“既然是夫妻,怎么能想着让自己老婆跟其他男人做那种事呢?幸好我还比较自律,要是我不自律,我还真有可能会去找其他男人。既然他要把我卖了,我还不如自己跳进火坑,你说是吧?”

“你真这样想?”

“之前想过,现在没有这样的想法了。”

“其实你真可以做一些比较刺激的事,这会让你心情好受一些。”

“比如站在大街上大喊大叫啊?”

“晚点我再告诉你。”

“卖关子啊?”

“是啊,就是卖关子,你能拿我怎么着?”

看着笑嘻嘻的刘东丽,有些无奈的陈艳菊是耸了耸肩。

吃吃喝喝一个多小时,两个人都喝得有些多。

刘东丽酒量比陈艳菊好得多,所以直到陈艳菊醉得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刘东丽依旧比较清醒。

因知道陈艳菊再也喝不下,刘东丽便扶着陈艳菊走进主卧室。

陈艳菊横躺在床上后,刘东丽还帮陈艳菊把拖鞋给脱了。

看着陈艳菊那双白嫩嫩的大腿,刘东丽皱了下眉头。

迟疑了下,刘东丽的右手便落在陈艳菊的大腿上,并慢慢往私密地带滑去。

隔着一层布料触碰到那软乎乎的地带时,她听到陈艳菊嘤咛了声。

她并没有收回手,而是轻轻活动着中指。

见陈艳菊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刘东丽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就在这时,陈艳菊勉勉强强睁开了眼。

“漫漫……你……你……”

“跟我做一些刺激的事。”

“不能的……”

“我们都是女人,就算做一些亲密的事也不是对老公的背叛,”刘东丽道,“我跟我老公的关系一直很一般,那方面更是如此,我都忘记上次是什么时候跟我老公做的了。有时候我也想出轨,但我又不敢,总觉得那不是我应该去做的事。后面我想着如果不找男人,只是找女人的话,那估计没什么问题。但我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同xìng恋,所以我也不想找女同,只是想找一个xìng取向正常的女人偶尔用亲密的方式释放一下内心的压抑罢了。你跟你老公吵架,甚至想着跟其他男人搞,那还不如跟我亲密一次。这样既可以让你心里好受一些,又可以体验体验从未体验过的亲密方式。”

“太……太奇怪了……”

“是谁说今天想酒后乱xìng来着?”

说着,刘东丽的中指已经滑入陈艳菊那最后一层布料内。

随着陈艳菊的一声呜咽,刘东丽的中指便进入了泥泞之地……

都到了这地步,陈艳菊自然无法再拒绝,更何况喝醉了的她身子都软绵绵的跟面条似的,所以她也只能任凭刘东丽摆布。

见陈艳菊没有再抗拒,刘东丽便将陈艳菊的裙摆掀起来。看着一脸潮红的陈艳菊,微微一笑的刘东丽问道:“感觉是不是很好?”

“我……我……”

“别怕,我们都是女人,这么做并不是背叛你老公,更不是背叛婚姻。”

对于刘东丽这话,陈艳菊也不知道该不该赞同。

就在陈艳菊说不应该这么做之际,刘东丽的手却再次探入,这让陈艳菊都快要疯了。

偶尔体验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反正都是女人……

因这想法,陈艳菊闭上了眼。

看着陈艳菊那极为立体的唇线,手指快速活动着的刘东丽道:“小嫣,其实你真的是个非常迷人的女人,所以我是不希望你受到半点伤害。我跟你说啊,假如你老公真准备带你去做那种事,你一定要拒绝。他是为了满足他那畸形的yù念才带你去,等你真的时不时跟他去,他又腻了的话,他是不会再珍惜你的。他会想着你都被好多男人玩过,哪怕离了婚也无所谓。”

“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

“要不要我去拿个酒杯?”

“为什么啊?”

“因为我觉得我可以装一杯满满的!”

“装什么啊?”

“你说呢?”

当刘东丽随意搅拌了下,陈艳菊就知道刘东丽指的是什么了。

一脸娇羞的同时,陈艳菊还瞪了刘东丽一眼。

吻了下陈艳菊的唇瓣,刘东丽便开始脱陈艳菊身上的衣服。

过了片刻,两个人便赤着身子拥在了一块。

一开始陈艳菊很被动,而在刘东丽的游说下,她也开始变动主动起来,两个人甚至开始磨起了豆腐。

折腾了大半个小时,两个人才相拥而眠。

半夜,陈艳菊被尿憋醒。

看着正搂着自己,一只手还搭在自己臀瓣上的刘东丽,陈艳菊吓得面如土色。

对于被刘东丽带到房间后所发生的事,陈艳菊记得不太清楚,但又不是完全不记得。

之前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她还以为那些事都是在梦里发生,哪知道居然真的发生过!

也就是说,她和刘东丽做了极为亲密的事!

想着两个人那湿哒哒的部位贴在一块摩擦着的情景,陈艳菊除了身子忽而一热以外,她还羞得不行。

xìng取向正常的她居然和刘东丽做了那样的事!

一脸纠结的同时,尿急的她是立即下了床。

拿上手机,她这才走出房间。

来到卫生间并坐在马桶上,尿尿的她是打开了手机。

见丈夫在自己离家之后就没有发过消息过来,她不免有些郁闷。

正常情况下,她丈夫好歹得问下她有没有到刘东丽家里吧?

还是说,她丈夫其实早就不在乎她了?

只要她不陪着她丈夫去玩伴侣jiāo换,她丈夫就会越来越冷落她,最后她和她丈夫的关系就变成刘东丽吴成刚那样?

想着刘东丽那不幸的婚姻,她都觉得有些压抑。

要不是刘东丽的婚姻很不幸,刘东丽今晚也不可能和她做出如此出格的事吧?

其实压抑久了,偶尔做一些出格的事也挺不错的……

就好比她和刘东丽亲密后,她的心情都好了些许,没有再像来之前那般压抑了。

撕下卫生纸擦干净,按了下冲水按钮的她走出了卫生间。

来到房间里,她是躺在了刘东丽身旁。

她刚躺下,刘东丽便搂着她的腰肢,另一只手的胳膊肘子还压着她的xiōng。

“漫漫,别这样。”

尽管她说了话,刘东丽却没有动静。

意识到这只是刘东丽睡着之后的本能反应,她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看着睡得很香的刘东丽,她是重重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睡去。

当她再次醒来时,天已经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