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放松 太紧 动不了 叫出来

发布时间:2019-07-18 10:5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见刘东丽没有在房间里,坐起来的她是开始穿衣服。

走出房间,看着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刘东丽,她是变得有些局促。

“小嫣,你醒了啊?”

看着笑得格外开朗的刘东丽,她是道:“刚醒。”

“那我去做早餐,吃了咱们一块去公司!”

“漫漫,昨晚……”

“喜欢那样吗?”

“太奇怪了……”

“幸好你这样说,”笑出声的刘东丽道,“如果你说很喜欢,那就说明你的xìng取向有问题。这么说吧,我们两个人的xìng取向都很正常,所以那种事也不能经常做,偶尔做一次就行。反正昨晚做了以后,我今天的心情都变得特别好,那种事就好像有魔力似的!”

听到刘东丽这话,陈艳菊是道:“结束吧,一次就够了。”

“你是完全不喜欢啊?”

“也不是说不喜欢,只是那样太奇怪了。就算你是女人,我还是觉得我好像出轨了。”

“那就哪天你想要就跟我说一声,我会好好配合你的。”

“嗯,”应出声后,陈艳菊又慌忙道,“不会有下次的!”

尽管陈艳菊的语气极为肯定,刘东丽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昨晚陈艳菊也乐在其中,所以她知道陈艳菊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同xìng行为罢了。

比起出轨,刘东丽是觉得同xìng行为给婚姻带来的危害是最低的。

再加上昨晚她也得到很多,所以她其实是想继续维持着这样的关系。

当然,她不会勉强陈艳菊。

站起身,刘东丽道:“我去做饭,你去洗漱。”

“嗯。”

洗漱过后,陈艳菊是坐在沙发上发呆。

待刘东丽做好早餐,两个人才一块吃着。

吃完之后,两个人是一块去上班。

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放松 太紧 动不了 叫出来-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直至来到公司,陈艳菊也没有收到她丈夫发来的消息,更别说是接到她丈夫打来的电话,这自然让她更加压抑。

她想打电话或发消息给她丈夫,但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要是她丈夫因为她不愿意玩伴侣jiāo换而不想搭理她,那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傍晚下班后,站在路旁的她倒是有看到她丈夫的车。

坐在副驾驶座上,系上安全带的她问道:“老公你昨晚睡得香吗?”

“还行。”

“为什么从我离开家以后你都没有再联系我?”

“我在自我反省,和将自己关禁闭没什么区别,所以就没有找你了。”

“你就不怕我没有到漫漫那边,半路就被其他男人绑架了吗?”

“应该不可能的。”

“如果我被绑架,我肯定会被他们轮了,一个接着一个轮着我。”

说完,陈艳菊立即伸手抓向丈夫的裤裆。抓到那硬物后,陈艳菊是立即松开手。

“你还是没有变,依旧想着那种乱七八糟的事。”

说出这句话,陈艳菊是歪着脑袋望着窗外。

余兆磊没有立即说话,他是往前行驶了一段距离才解释道:“我有反应不是因为你说的那些话,是因为你今天看上去特别漂亮。昨晚我已经把微信群退了,把那个男人拉黑,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再说了,是他一直怂恿我,我并没有答应他。我在微信上是说考虑考虑,实际上我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我怎么可能让你跟那种一看就不像是好人的男人做呢?”

“那如果你找到了好男人,你就愿意让我跟他做了?”

“没这回事,你这是咬文嚼字。”

听到丈夫这话,陈艳菊是叹了一口气。

沉默了数分钟,陈艳菊才问道:“伴侣jiāo换有什么好的?”

“我只是好奇而已,并没有想过真要付诸实践。”

“是不是只要稍微想一下我被其他男人弄,你就会xìngfèn得不行?”

“我们别再聊这话题好不好?”

“我只是希望你变得正常而已。”

“我哪不正常了?”显得有些恼火的余兆磊道,“这么和你说吧,八成男人都会看那种涉及到伴侣jiāo换的视频。而且在看的时候,他们大部分都有想过带着自己的老婆去参与类似的活动。但想归想,真正会这么做的男人少之又少。就拿我来说,我只是不小心加入了那样的微信群,之后被大菠萝加了微信好友罢了。和他聊天的时候,我就当他是一个骗子,有时候我就是在逗他而已,你怎么就当真了呢?我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绝对不可能想要带着你去做那样的事,明白了没?”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没有一句话是假的。”

丈夫的语气越是坚定,陈艳菊越是不相信。

毕竟,刚刚她丈夫的生理反应实在是太强烈了!

回到家中,在厨房忙碌着的她精神老是没办法集中。

除了担心被丈夫出卖以外,她还想着昨晚和刘东丽所做的事。

尽管不是记得非常详细,但有些细节她真的记得特别清楚。

比如刘东丽像吸田螺般吸着她那最私密的地方,又比如两个人像着了魔般磨豆腐,还不如她像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般吸着刘东丽的樱桃。

或许是因为跟丈夫在闹矛盾,所以她都想再次和刘东丽亲热。

通过那种像出轨但又和真正意义上的出轨不同的方式宣泄的话,她至少能稍微好受一些。

做好三菜一汤,她便和丈夫一块吃晚饭。

因情绪低落,她都没有主动和丈夫说话,整个人还显得很落寞。

吃过晚饭,她道:“老公,我待会儿要去漫漫那边。”

“又去她那边?”放下碗筷的余兆磊道,“昨晚你就去了她那边,今晚怎么又去她那边?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但我不是和你解释清楚了吗?我一直觉得你不是那种不讲理的女人,怎么在这种小事上一直纠缠呢?”

“如果你只是看那种视频,我真的无所谓。哪怕你加了那种群,我也是无所谓,但我真的接受不了你跟大菠萝的聊天内容。假如我不是恰好看到,我真觉得过几天他会来咱们家吃饭喝酒,你还会合着他把我灌醉,之后任由他欺负我。”

听到这里,余兆磊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板着脸的同时,余兆磊道:“那你最好在刘东丽那边多住几天,等想通了再回来。”

陈艳菊原以为丈夫会挽留自己,哪知她丈夫却下了逐客令。

因心情变得更差,陈艳菊是立即站起身。

解开围裙放在餐桌上,拿上包包的陈艳菊便离开了家。

给刘东丽发了条微信消息,离开小区的陈艳菊是打车前往刘东丽所住的小区。

而她并不知道,她丈夫余兆磊正开车跟踪!

昨晚在刘东丽那边过夜没什么问题,今晚还要在刘东丽那边过夜,这让余兆磊都觉得有些蹊跷。

或许是因为经常幻想妻子被其他男人干,并且他妻子还长得格外xìng感的缘故,余兆磊总觉得他妻子可能早已出轨。出轨女人都喜欢在跟丈夫吵架之后跑去找情夫,所以余兆磊才会选择跟踪。

要是他妻子真的出轨,那不就可以直接带去玩伴侣jiāo换了?

因这想法,正在跟踪他妻子的余兆磊都变得xìngfèn起来。

可当余兆磊看到的士是停在刘东丽所住的小区北门口,他却有些失望。

没想到,他妻子还真是来找刘东丽!

他原本想开车离开,但他又担心他妻子的情夫也住在这个小区,所以他还是选择继续跟踪。

因担心被妻子发现,他是和妻子保持着大约二十米的距离,还做好随时躲起来的准备!

见他妻子走进刘东丽所住的那栋单元楼,他是变得更加失望。

不过既然来了,他还是得确认他妻子是不是走进刘东丽的家。

他自然没办法和他妻子坐同一部电梯,所以他是直至他妻子坐电梯上楼,他才立即走进单元楼。

待他妻子所坐的那部电梯来到一楼,他便走了进去。

来到七楼,走到702前的他将耳朵贴在了门上。

尽管如此,他依旧听不到说话声。

就在他准备打电话给他妻子之际,他却听到里头传来他妻子的伸吟!

难不成,他妻子正在被刘东丽老公搞?

他并不知道他妻子正和刘东丽女同,所以脑海里就出现了他妻子以狗爬式迎合刘东丽老公的场景。

因这样的场景,他的裤裆立即被撑了起来。

好家伙!

居然和我也认识的男人有一腿!

他很早之前就想过和刘东丽吴成刚夫妻俩玩伴侣jiāo换,既然现在有机会,那自然不能错过!

想着,他是立即敲门。

他敲门后,他妻子的伸吟是戛然而止。

过了片刻,门被打开。

看着脸蛋红扑扑的刘东丽,他问道:“我老婆呢?”

“在我这。”

说出这三个字,刘东丽让到了一旁。

走进屋,看着一脸不安地坐在沙发上的妻子,他又问道:“那你老公呢?”

“我老公啊?”笑了笑的刘东丽道,“他出差,要下周才回来。”

听到刘东丽这话,他有些吃惊。

刘东丽没有必要在这种事上骗他,那他刚刚听到的伸吟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妻子和刘东丽好上了?

“漫漫,我先跟我老公回家,明天见。”

听到陈艳菊这话,刘东丽是有些失望,但她还是同意了。

看了眼丈夫,皱着眉头的陈艳菊便走出刘东丽的家。

妻子都走了,余兆磊自然没有必要待着,所以对着刘东丽笑了笑的余兆磊是立即跟上他妻子。

回到丈夫的车上,都不敢正视丈夫的陈艳菊问道:“老公,你为什么会突然来漫漫这边的?”

“比起这个问题,我更想知道我刚刚听到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声音?什么声音?”

“你较床的声音。”

因丈夫这话,陈艳菊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她更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真没想到,她丈夫居然听到了她的伸吟!

“对不起,”咬了咬下嘴唇的陈艳菊道,“我和漫漫是昨晚才开始的,今晚是第二次。主要是因为你把我气到了,所以我才会和漫漫做那种不应该做的事。” 听到妻子这话,余兆磊是重重叹了一口气。

他表面上看去很失望很生气,实际上他只是有些许的失望,但更多的是xìngfèn。

失望的原因很简单,他妻子居然没有跟其他男人乱来!

xìngfèn的原因也很简单,他妻子至少做了对不起他的事!

尽管刘东丽是女人,但他妻子跟刘东丽女同也算是对不起他吧?

见丈夫一言不发,陈艳菊继续道:“其实今晚我只是想和漫漫谈谈心,并没有想过跟她做那种事。只是跟她聊那些和你有关的事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变得越来越压抑,再加上她主动拥着我,还亲吻我,我一时间就没有忍住。但老公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绝对没有跟其他男人乱来过,而且她老公是真的出差了,不信你可以打电话给她老公。”

“因为吵架才和刘东丽那样,对不对?”

“是啊!”

“那是不是意味着如果我们以后又吵架,你极有可能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里?”

“不会的!”

“和刘东丽那样跟出轨没什么不同,你难道不明白吗?”

“但……但确实不是出轨啊!”

“如果我跟某个男人搞基,你接受得了?”

被丈夫这么一反问,陈艳菊当即沉默了。

显然,她接受不了这种事。

见妻子不吭声,依旧假装生气的余兆磊道:“跟我比起来,你其实是更加过分。我看那种视频是我的错,加那种微信群还有和网友聊那种话题也是我的错,但我好歹没有付诸行动啊!而你呢,因为吵架就直接跟刘东丽玩女同。其实昨晚我们根本就不算是吵架,只是你自己在生闷气罢了,所以我真怀疑你并不是一个忠贞的女人!”

听到丈夫下的定义,陈艳菊自然是被吓到了。

看着气得不行的丈夫,陈艳菊道:“老公,我真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我向你保证,我以后会和漫漫划清界限,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了!”

“你喜欢跟她卿卿我我的吗?”

“不……不喜欢……”

“如果不喜欢,你会急不可耐地再次跟她卿卿我我?”

“是她主动的。”

“就算是她主动,你不喜欢也可以拒绝,对不对?”

因无力反驳丈夫所说的话,所以皱着眉头的陈艳菊郁闷得不行。

见妻子不吭声,余兆磊道:“我猜你是喜欢的。”

陈艳菊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故意叹了一口气后,余兆磊这才开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