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宝贝你胸真大水真多,入室强奷系列小说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

发布时间:2019-07-18 10:57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回到家中,陈艳菊是立即去洗澡。

尽管只是和同为女人的刘东丽亲热过,但陈艳菊还是担心丈夫会嫌她的身体脏。

洗过澡,像往常那样裹着浴巾的她走出了卫生间。

看着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丈夫,她问道:“老公,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我能不生气吗?”余兆磊板着脸道,“就算刘东丽只是个女人,我还是很愤怒。你是我老婆,你的身体只能由我来碰,你却让刘东丽乱碰?”

“关键你有那种倾向,我以为你不会生气的。”

“我偶尔会看杀人题材的电影,你是不是觉得我也会去杀人?”

“对不起……”

“这三个字真的是一点意义都没有。”

“那老公你要我怎么样啊?”

“我要惩罚你!”

听到这话,陈艳菊都被吓到了。

惩罚?

她丈夫准备怎么惩罚她?

站起身,她丈夫走进了主卧室。

“进来!”

听到这两个字,她是慌忙往主卧室那边走去。

看着站在窗前的丈夫,她问道:“老公,你要怎么惩罚我啊?”

“过来!”

宝贝你胸真大水真多,入室强奷系列小说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犹豫了下,她还是走了过去。

让妻子站在窗前,余兆磊便从后面抱住妻子,还扯下了妻子身上唯一的遮羞物。

将浴巾往床那边一扔,附到妻子耳边的余兆磊问道:“当你知道你的身体被对面那栋楼的人看到时,你是生气还是xìngfèn?”

“当然是生气啊!”

“为什么我觉得你有可能是xìngfèn呢?”余兆磊道,“就好像你和刘东丽卿卿我我的时候,我觉得你应该也是非常xìngfèn,要不然不可能昨晚来一次今晚又跑过去继续。现在窗帘是拉着的,要是我现在将窗帘拉开,你到底是害怕还是xìngfèn?”

“老公,你别拉窗帘。”

“我问你,你到底喜不喜欢和刘东丽卿卿我我?”

“这……”

“说实话!”

说出这三个字,余兆磊还使劲拍打了下他妻子的雪臀。

啪!

听到清脆的响声,余兆磊都觉得血yè即将沸腾!

咬了咬下嘴唇,陈艳菊细语道:“不喜欢也不讨厌……”

“是吗?”

说着,余兆磊握住了他妻子的两颗ròu球。

揉着的同时,余兆磊问道:“昨晚是你主动的,还是刘东丽主动的?”

“昨晚喝多了,稍微清醒的时候漫漫就在……就在……”

“就在干嘛?”

“摸……摸我……”

“摸你哪里?”

陈艳菊不想说得很清楚,她总觉得那种事难以启齿。

但不知为什么,她的身体却因为有可能要将昨晚经历过的事说给她丈夫听而xìngfèn起来。

动了动喉咙,她小声道:“我下面……”

“继续说,将整个过程一五一十说给我听,千万不要有任何隐瞒,要不然我会加倍惩罚你的!”

在自己做错事的前提下,陈艳菊自然不敢违背她丈夫的意愿,所以她是开始断断续续讲述着昨晚所发生的事。

而在她讲述的过程中,她丈夫的两只手也没有闲着。

在她才讲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时候,她丈夫是在她毫无准备的前提下霸占了她!

那一瞬间,她都觉得自己好像是要飞起来了!吻了下妻子的香肩,余兆磊道:“别担心,肯定没有被人看到,这种概率很低。”

就算概率很低,被看到的可能xìng还是有的。

但陈艳菊不想和丈夫理论,毕竟今晚犯错的是她。

“老公,你说我到底什么时候能怀孕啊?”

“别急,不避孕到现在也才三个月而已。”

“我是觉得我们必须有宝宝,这样这个家才算完整。”

“随缘吧,我原谅你和刘东丽之间的事了。”

“谢谢老公,以后我会和漫漫保持距离的!”

“那就好,”余兆磊道,“再就是不要乱怀疑我,我一直都很爱你,绝对不会让你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的。”

“对不起,是我想多了。”

“一块去冲个凉。”

“嗯……”

冲凉过后,夫妻俩便躺在床上谈心。

因大后天是她丈夫生日,所以夫妻俩是在商量着在家里过还是去饭店。

她丈夫是在水利局上班,今年有升职的可能xìng,所以她丈夫是想请几个领导一块庆祝生日。名义上是庆祝生日,其实就是巴结那几个领导。只要后天晚上几个领导都开开心心的,她丈夫今年升职的可能xìng自然就更高了。所以讨论过后,夫妻俩决定去饭店吃饭,吃完饭后还要去KTV唱歌喝酒。

聊到后面,她丈夫还叫她把刘东丽也叫上。

说实话,她不太想叫上刘东丽。

但因最近两年刘东丽吴成刚过生日都会叫他们夫妻俩,所以她自然没有理由不叫上刘东丽。

第二天到公司后,陈艳菊有去公关部找刘东丽。

除了邀请刘东丽后天晚上参加她丈夫的庆生会以外,她还说以后两个人要保持好距离。

她看得出刘东丽有些失望,实际上她也不想这样,但为了维持好夫妻感情她是必须将话说到这份上。

谈妥后,陈艳菊才回财务部。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已经到了她丈夫生日当天。

傍晚下班后,她丈夫是接她和刘东丽一块去饭店。

尽管已经和刘东丽划清了界线,但当三个人都在车上时,她还是觉得怪怪的。

而见她丈夫和刘东丽聊得很开心,她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也许,她丈夫已经忘记她和刘东丽之间的事了。

来到饭局之后,他们是在等着给她丈夫庆生的其他人。

这些人陆陆续续走进包间,其中有几个是她丈夫的领导。

因不想影响到她丈夫的仕途,所以她都是笑脸相迎。

而让她有些不舒服的是,她丈夫的顶头上司一直色眯眯地盯着她,就好像要一口将她吃掉似的。

假如她丈夫还幻想她和其他男人乱来,指不定有幻想过她为了让她丈夫升职而和这个地中海乱来吧?

饭局结束,他们是前往附近的KTV。

同行的人里只有她和刘东丽是女的,所以那些男人是时不时向她们两个人敬酒。

一开始她丈夫还有替她挡酒,之后被一直灌的她丈夫也没办法替她挡酒。

而让她颇为开心的是,酒量比她好得多的刘东丽会时不时替她挡酒。

喝酒唱歌到十点半,大家才陆陆续续离开KTV。

在路边将给自己庆生的人一个个送走后,唯一还没有被送走的只剩下刘东丽。看着被她妻子搂着的刘东丽,站都有些站不稳的余兆磊问道:“我们现在是送她回家还是怎么样?”

“她今晚喝太多了,”皱了下眉头的陈艳菊道,“再就是她老公要明天才出差回来,所以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也不好。要是出什么事,我们也是要担责的。要不然我留在她家照顾她吧,我今晚喝得不是很多。”

“我不想让你们两个人单独相处。”

听到丈夫这话,陈艳菊自然知道她丈夫还对她和刘东丽玩过女同的事耿耿于怀。

“这样吧,”她丈夫又道,“把刘东丽带到咱们家去,反正有空房间。”

“行吧!”

商量妥当后,余兆磊这才叫代驾。

回到家中,陈艳菊将刘东丽扶进了次卧室。

给刘东丽盖好被子,走出次卧室的陈艳菊带上了门。

“老公,你先去洗个澡。”

“一块洗吧,好久没有一块洗澡了。”

“这不好,漫漫在咱们家。”

“她喝醉了,不会被她知道的。”

尽管事实就是如此,但陈艳菊还是摇了摇头。

见状,余兆磊只好自己去洗澡。

待丈夫洗完澡,陈艳菊这才去洗澡。

回到房间,躺在丈夫身旁的陈艳菊是主动依偎在她丈夫身上。

因有些累,所以陈艳菊是想早点睡觉。

眯了几分钟,她丈夫的手就开始不安分起来。

“别这样……漫漫在咱们家……”

“不跟我一块洗澡,现在这个也不同意,你怕漫漫生气啊?”

“当然不是,我就是怕漫漫知道而已。”

“她肯定一觉到天亮。”

陈艳菊还想说什么,但因她丈夫已经吻住了她的嘴巴,所以她是想说话都说不了。

过了片刻,她丈夫便压在了她身上。

以最传统的姿势做了几分钟,她丈夫又让她坐在上面。

待她坐在上面后,她丈夫还让她自己动。

自从她和刘东丽之间的事被她丈夫发现后,她对她丈夫基本上是唯听是从,所以她自然没有拒绝。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发现她丈夫的眼神怪怪的,一直在盯着她后面。

当她扭过头时,她吓得整个人都僵住了。

刘东丽居然走进了主卧室!

在她完全没有回过神之际,一只脚跪在床上的刘东丽已经拥住了她,并主动吻住她的唇瓣!

而同时,她丈夫的手居然伸进了刘东丽的裙摆内!

听到刘东丽的伸吟,她自然知道她丈夫碰到了刘东丽的哪儿!和她丈夫对视了下,明显已经动情的刘东丽是主动和她丈夫舌吻!

当她看到她丈夫将刘东丽所穿的内裤扯下时,眼睛瞪大的她忙叫道:“你们给我停下来!”

叫出声的同时,她还立即站起身。

而这时,扭过头的刘东丽忽然吻住了她那湿哒哒的部位,还用上了香舌。

身体哆嗦了下后,她是急忙往后退。

看着正拥在一块的丈夫以及刘东丽,她叫道:“一个是我老公!一个是我闺蜜!你们不能这样的!”

“小嫣,”眼神暧昧的刘东丽道,“其实这样没事的,我不会破坏你们的感情,我更不会将今晚的事告诉我老公。再就是我还是想和你维持着那种关系,所以我觉得让你老公也参与进来或许是最好的方式。刚刚看到你们两个人做得那么起劲,我是看得都受不了了。”

“我不要你跟我一块分享我老公!”

当陈艳菊歇斯底里地吼出这话时,刘东丽显得有些错愕。

迟疑了下,拉起内裤的刘东丽忙下了床。

“对不起……”

说出这三个字,走路都有些不稳的刘东丽忙走出主卧室。

瞪着丈夫,陈艳菊道:“你刚刚的行为真让我觉得恶心!”

“我以为你不反对啊,”郁闷得不行的余兆磊道,“刚刚刘东丽跟你接吻,你都没有反抗,我当然就以为你打算三个人一块玩了。其实我觉得如果你真想和刘东丽维持那种关系,让我也加入是最佳选择。”

“我没有想过和漫漫维持那种关系!”

“好吧,好吧,那我错了!”

极不耐烦地嚷出声,余兆磊便躺在床上,还拉起被子遮住那因为他心烦意乱而软下的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