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从前面动插图前入 情乱,你的太大了老师坐不进去

发布时间:2019-07-18 11:02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看着琳琅满目的衣服,没有急着拿衣服的陈艳菊是先把吊带睡裙脱了下来。

身上只剩最重要的那件后,陈艳菊才发觉窗帘没有完全拉上。 所以幻想被其他男人盯着,但实际上又没有发生这种情况其实挺不错的!

看了眼窗户那边,浅浅一笑的她是从衣柜里拿出一条会让她显得很淑女的长裙。

离五点还有五分钟,梳妆打扮完毕的她走出了主卧室。

“老公,我这样好看不?”

打量了下像个白衣天使般的妻子,竖起大拇指的余兆磊道:“如果你在戛纳电影节走红地毯,我相信你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那些好莱坞女明星肯定都没有你能吸引人!”

被丈夫这么一夸,陈艳菊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笑得有些腼腆的同时,陈艳菊道:“你的衣服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你赶紧去换吧!”

听到妻子这话,余兆磊是往主卧室走去。

在和妻子擦身而过的时候,余兆磊还轻轻拍了下他妻子的qiàotún。

不仅弹xìng十足,还dàng漾着无比养眼的臀浪!

而,他这举动换来的是他妻子那略显得娇羞的白眼。

待丈夫换好衣服,穿上高跟鞋的陈艳菊这才和她丈夫一块离开家。

不论吃饭还是逛街,她都像一颗耀眼的启明星般吸引着男人的注意力。

就算她听不到那些男人的心声,她也知道那些男人肯定是想和她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就不知,她丈夫是不是希望这样的事发生……

直至晚上九点半,她和她丈夫才回到家中。

洗过澡,在床上聊了一会儿,夫妻俩才睡去。

从前面动插图前入 情乱,你的太大了老师坐不进去-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第二天是周日,有周末睡懒觉的陈艳菊是睡到差不多九点才醒来。

见丈夫没有在房间里,陈艳菊是道:“老公。”

她没有听到她丈夫的回应,所以她又喊道:“老公你在干嘛啊?”

结果,她依旧没有听到她丈夫的回应。

不得已,她只好下床。

可来到客厅之后,她才发觉她丈夫并没有在家。

坐在沙发上,头发还有些乱的她是发微信消息给她丈夫。

通过微信jiāo谈,她知道她丈夫是去买早餐,这让她都有些感动。

洗漱过后,听着歌的她是开始浏览手机相册。

看着自己和丈夫的婚纱照,她脸上是一直保持着格外甜蜜的笑容。

看完存在手机里的十几张婚纱照,她开始看和丈夫旅游期间拍的一些照片。

杭州、丽江以及三亚,这是她和她丈夫去旅游过的三个城市。

而当她看到一张照片时,她再也笑不出来,甚至还像如坠冰窟般打了个哆嗦。

眼睛瞪大的同时,她那拿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

照片里她和她丈夫站在西湖的一座拱桥上,她丈夫拥着她,两个人还对着镜头做剪刀手。

要是以前,她会觉得这张照片洋溢着幸福与温馨。

可现在,这张照片带给她的只剩恐惧!

因为,她认出了站在她左后方且盯着她看的那个男人!

居然就是伴侣jiāo换视频里两个男人中的一个!

昨天她是觉得拍摄者应该不是她丈夫,现在却认定是!

难不成,半年前她丈夫带她去杭州游玩是想玩伴侣jiāo换?

一想到有个热衷伴侣jiāo换的男人一直跟着她,她都有些头皮发麻。

既然拍摄者是她丈夫,那她丈夫会不会和视频里那两个女人发生过关系?

如果发生在认识之前,她勉勉强强可以原谅。

如果发生在认识之后,尤其是结婚之后,她是怎么也没办法原谅的!

变得越来越不安之际,她听到了开门声。

退出手机相册,将手机放在茶几上的她还深吸好几口气。

走进屋里,边换上拖鞋的余兆磊边道:“我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牛ròu肠粉,还顺便去另一家早餐店买了一杯现磨豆浆。”

用极为复杂的眼神看着丈夫,陈艳菊是道:“老公你对我真好,谢谢你……”

“夫妻之间有必要说谢谢吗?”

“也是啊,毕竟是夫妻。”

“待会儿我要去水利局一趟,中午可能没有在家吃饭。”

“周末还要工作啊?”

“周一上级会来视察,领导让我们下午去做点事。为了给领导好印象,我是打算上午就去。”

“这样挺好,指不定你今年就能升职了。”

“要是能升职,到时候我们会过得更加轻松的!”

看着笑得比烈阳还来得灿烂的丈夫,陈艳菊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将早餐摆在茶几上,哼着歌的余兆磊便去换衣服。

丈夫离开家后,只身一人的陈艳菊是变得越来越不安。

因早已和刘东丽说过类似的事,所以她自然想说给刘东丽听。

像囫囵吞枣般吃完早餐,她是立即打电话给刘东丽。

电话通了后,她问道:“漫漫,你现在有空吗?”

“她在卫生间里,我待会儿让她给你回电话。”

听到吴成刚的声音,她是笑着问道:“吴哥,你出差回来了啊?”

“昨天就回来了。”

“回来就好,前几天漫漫还说一个人睡有些怕,我还过去陪了她一个晚上。”

“你找她是有什么急事吗?”

“就是想约她逛街,难得的周末。”

“本来我是要带她去我爸妈那边,既然你要约她去逛街,那我就自己回老家。”

“不用不用,反正我跟她在一家公司上班,随时都可以一块逛街。”

“那等下我问她,让她自己做决定。”

“好。”

嘟……嘟……

因吴成刚挂机,陈艳菊是静静等待着刘东丽的消息。

想着自己丈夫和刘东丽接过吻,并且摸过刘东丽下面,陈艳菊都觉得有些对不起吴成刚。

但既然吴成刚对刘东丽很不好,那她也没有必要赶到愧疚吧?

再说了,前两天要不是她阻拦,刘东丽已经和她丈夫出轨了!

正想着,刘东丽的电话打了进来。打开那张照片,将照片放大的陈艳菊道:“喏,就是这个男人。”

“既然你在杭州就跟这个男人见过面,那你看视频的时候怎么会没有发现呢?”

“我老公没有向我介绍他,只是让他偷偷看我。”

“难怪了。”

“我现在想想都怕。”

“那你跟你老公在杭州旅游期间,有没有喝醉过,或者昏睡过?”

“这倒没有,所以我确定我没有被这个男人那个过。”

“那还好。”

“我现在在纠结两件事,”陈艳菊道,“第一,我老公带我去杭州旅游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第二,我老公有没有在和我结婚以后玩过其他女人。对于第一点,我总觉得有点像是打照面,为以后伴侣jiāo换做铺垫。对于第二点,我觉得八成是有。只是负责拍摄却没有上其中一个女人,这说不过去吧?”

“方便的话,让我看下那个视频,你手机里有吗?”

“有的。”

陈艳菊没有立即播放视频,她是先将刘东丽带到没有人的角落,之后还让刘东丽戴上耳机。

视频开始播放后,看着视频并听着对话的刘东丽很是惊讶。

而当她看到两个女人和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亲热,其中一个还格外主动地帮男人口时,刘东丽的三观瞬间被颠覆了。

除了震惊以外,她是觉得这种事既新鲜又刺激。

当然以她老公那xìng格,是铁定不可能带她去玩这种小众游戏。

听到拍摄者的说话声,刘东丽脱口道:“肯定是你老公!”

“昨天我还不能确定,看到那张照片的我是完全确定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问话的同时,刘东丽是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视频。

同样看着视频的陈艳菊道:“其实我就是想搞清楚我刚刚说的两件事,之后再做打算。”

“八成和你猜的差不多。”

“也就是说,我老公在跟我结婚后有睡过其他女人?”

“是啊,要不然不合理。”

“哎!”

“别怕,你还有我。”

说着,刘东丽是主动吻了下陈艳菊的脸蛋。

尽管附近没有人,但陈艳菊还是被吓到了。

可因丈夫已经同意她和刘东丽维持那种关系,所以她也没有让刘东丽不要再做出类似的亲昵行为。

这时,刘东丽附到她耳边道:“小嫣,我们找家酒店休息休息。”

才刚开始逛街,去酒店休息显然不合理,所以陈艳菊自然猜到刘东丽想干嘛。

“晚点吧,”陈艳菊道,“我们先逛一逛,吃个午饭再去酒店。”

“嗯!”

继续逛街的同时,刘东丽还悄悄和余兆磊聊微信。

十一点半,两个人便去吃麻辣烫。

吃过麻辣烫,她们是往就近的酒店走去。

开了房间并来到客房里,刘东丽是主动拥住陈艳菊,并亲吻着陈艳菊。

对于刘东丽的热情,陈艳菊有些不适应,但她其实蛮高兴的。

不是说她已经变成了女同,是因为在丈夫可能早就出轨的前提下,她和刘东丽做一些亲密的事能让她感到欣慰。再说了,她丈夫都已经同意她和刘东丽维持那种关系,那现在和刘东丽亲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在这种想法的支撑下,陈艳菊是开始回应着刘东丽。

没一会儿,两个人已经光着身子。

一把将陈艳菊推倒在床上,tiǎn了tiǎn嘴唇的刘东丽便趴在了陈艳菊的两腿之间。

哆嗦了下,陈艳菊便闭上眼接受着刘东丽的服务。

约过二十分钟,这场两个人都很投入的酣战才结束。

结束后,出了一身汗的陈艳菊是去卫生间冲凉。

酒店的卫生间是半透明的,所以靠着床头而坐的刘东丽能看到陈艳菊的一举一动。

像看电影般欣赏着的同时,刘东丽是和余兆磊聊微信。

得知余兆磊已经到了客房外面,刘东丽有些惊讶。

因陈艳菊才刚开始冲凉,照理来说不会这么快走出卫生间,什么也没穿的刘东丽是往门那边走去。

在开门之前,刘东丽还打开了空dàngdàng的壁橱。

透过猫眼确定站在外面的人只有余兆磊,刘东丽这才拉开门。

待余兆磊走进客房,关上门的刘东丽是指了指壁橱。

至于余兆磊,他没有立即走进壁橱,他是用有些贪婪的目光看着什么都没穿的刘东丽。

在待会儿还要和陈艳菊亲热的前提下,刘东丽自然是懒得穿上衣服。

尽管待会儿还是要被余兆磊看个精光,但见余兆磊色眯眯的,刘东丽心里还是有些不悦。

瞪了余兆磊一眼,刘东丽又指了指壁橱。

凑到刘东丽耳边,余兆磊小声道:“你的身材真好,以后有机会我是要好好品尝的。”

说完这话,余兆磊这才走进壁橱。

刘东丽关上壁橱之际,陈艳菊已经走出了卫生间。

看到刘东丽关壁橱的动作,陈艳菊笑着问道:“漫漫你在干嘛啊?”

“随便翻一翻,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那你有什么发现吗?”

“什么都没有。”

“你也去冲个凉吧,挺舒服的!”

“去床上等我。”

“要不然还能去哪啊?”

白了刘东丽一眼,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的陈艳菊这才朝双人床那边走去。

尽管壁橱不是正对着双人床,但透过门的缝隙的余兆磊还是能清清楚楚地看到整张床。

看着已经坐在床边玩手机的妻子,余兆磊是真觉得他妻子很sā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