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宝贝把它掏出来憋不住了,好大啊好深还要的黄文

发布时间:2019-07-20 19:09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还是慕小白两岁的时候慕雅静给慕小白买的,到了郁家后慕小白什么都没有带就独独把这个小玩偶带来了。

“肯定在爹地的房间里,刚刚我在爹地的卧室里看的书,我带着小小白去了。”慕小白忽然说道。

“小小白”是慕小白给玩偶取的名字。

慕雅静知道慕小白每天晚上都习惯抱着玩偶睡觉的,而此刻慕小白也已经钻进了被窝……

慕雅静就站了起来:“那我去帮你拿。”

慕雅静来到了郁少谦的卧室。

她曾经听过管家说,郁少谦很繁忙,每天回来都是呆在书房,她估计这个点了郁少谦应该还在书房不在卧室,慕雅静就推门而入,随即……

慕雅静脸“蹭”地一下就红了。

她没有想到郁少谦不仅在卧室,而且还在换衣服。

男人此刻已经脱下了上衣,露出了上半身,充满力量完美的身体……

郁少谦听到了门口传来的动静也回过了头去,恰好和慕雅静的视线撞上。

慕雅静就更加尴尬了。

“我……我来拿小白的玩偶的。”

郁少谦没有说话,看着慕雅静。

而慕雅静也才意识到,她现在不是应该回答郁少谦的问题,而是应该迅速回过头去!

慕雅静赶紧转过了身去。

真该死,她刚刚是傻了么!

宝贝把它掏出来憋不住了,好大啊好深还要的黄文-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她本来就应该一打开门就立即回过身去啊,结果和郁少谦对视老半天还说了一句话后才回神过来的!

慕雅静尴尬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良久后身后传来了低沉的声音:“可以回头了。”

慕雅静深呼了口气后随即回头。

郁少谦已经换好了衣服,居家的睡衣。

男人穿这种居家的衣服的时候消退了些他身上那股凌厉杀伐的气场,给他添了几分温润的感觉,甚至卧室灯光落在他的身上,还有几分的柔色和暖意。

虽然郁少谦已经穿好上衣,但慕雅静的脸红和紧张还是没有消散。

她干巴巴说道:“小白刚刚说在你房间看书,他把玩偶衣带来了,估计玩偶还在你房间,我来拿的。”

郁少谦想起方才慕小白读书的时候的确带了一个玩偶来。

他四处看了一圈却没有看到。

“确定在这吗?我没有看到。”郁少谦说道。

慕雅静也看了过去,的确视线所及的范围内看不到慕小白的玩偶。

但女人一般比男人细心点,慕雅静想着会不会掉在了床底下。

她就说道:“郁先生,不介意我找找吧。”

“嗯。”

慕雅静就走了过去。

从郁少谦身边穿过的时候她闻到了男人身上一股淡淡清冽的气息,十分的好闻。

慕雅静耳根有些隐隐发烫了。

她快步走到床边然后弯身在床底下找了起来,却没想到……

她因为要睡觉的缘故换上了一身睡裙,而穿了睡裙自然不会去穿打底裤,就这么弯身的时候裙下美好的风景一览无余.

慕雅静没有注意,但郁少谦却注意到了。

男人的目光凝住了,随即呼吸有些急促起来。

慕雅静弯身露出美好风景,而在前方就是大床。

心中有种邪恶的念头不受控制升了起来。

他有种想把慕雅静抱到大床上扑倒的冲动。

而这边慕雅静也找到了慕小白的玩偶了。

慕小白的玩偶就在床底下。

慕雅静将玩偶拖出来就起身。

“……”

她看到了郁少谦不太正常的神色,还有那暗沉着汹涌澎湃的眼,带着野兽锁住猎物的危险的光芒。

忽然一道闪电划过了慕雅静的脑中,让慕雅静的血液近乎要凝固。

她想起了一件事情了!

她刚刚弯身找玩偶的时候很可能走光了!

她的睡裙并不算太长,而且又没有穿打底裤,很可能弯身的时候就一览无余了。

要是平常她肯定会注意到的。

偏生她进来的时候又凑巧看到了郁少谦在换衣服,结果一下就乱了心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

这一刻,慕雅静简直恨不得活埋自己。

她下意识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些什么,然而还没有想出要说些什么就索性放弃了这个念头。

她解释什么呢,怎么解释?

这事怎么说怎么都是错。

慕雅静只能装作不知情的样子:“郁先生,我,我找到了,先走了。”

说完慕雅静匆匆从郁少谦的身边走去,下一秒她的手却被男人紧紧握住了。

慕雅静错愕看向郁少谦。无论这个女人曾经做了什么,但现在的她,不会成为也不屑成为一个男人床上的玩具。

她有她的自尊,她有她的骄傲,她有她的倔强。

郁少谦松开了慕雅静的手。

察觉到手腕一松,慕雅静快速走出了郁少谦的房间。

回到慕小白的卧室后,慕小白正从被窝里探出一个小脑袋等待着。

看到了慕雅静他先不是关心他的玩偶而是错愕问道:“大白,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这个不用慕小白说慕雅静也知道。

不仅红而且还发烫。

就像是被火烧了一般发烫。

慕雅静深深吸了口气。

她拿着玩偶走到了慕小白身边:“好了小白,小小白找到了。”

慕小白笑着接过了小小白放到了被窝了里。

“大白,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啊。”慕小白又问道。

“帮你找到了小小白开心的。”慕雅静也不知道怎么和慕小白解释只好这样说。

好在慕小白也没有多想。

他拍了拍被窝:“大白来睡觉。”

这个晚上慕雅静做了一晚上凌乱的梦。

梦见得是郁少谦。

她进郁少谦的卧室,看到郁少谦换衣服,随即她弯身露出裙下风光,她被郁少谦握住手腕,这一幕幕的片段不停在慕雅静的脑海里闪现着。

这些梦导致慕雅静在大半夜的时候就醒了。

而且醒的时候还口干舌燥。

她好渴好渴,想要喝水,想要喝大量的水。

慕雅静爬了起来。

此刻慕小白还在沉睡着。

一张有些婴儿肥的小脸红扑扑的,睫毛轻轻颤着,小嘴微微张开发出均匀而香甜的呼吸声。

慕雅静看到慕小白这张睡颜眼眸不自觉闪过了柔和,随即她往卧室外走去。

到了客厅她为自己倒了一大杯水。

她就站在那里喝。

忽然脚步声传来。

慕雅静楞了一下。

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人来。

下一秒郁少谦的身影出现在了慕雅静的眼前。

慕雅静:“……”

她端着水杯不知道要继续喝还是不喝了。

郁少谦看着慕雅静在这喝水眼眸中也闪过了一道讶异。

两个人就这么站着,彼此无话。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一股尴尬而又诡异的气氛游走在了两个人中间。

慕雅静觉得额头上冷汗都要冒了出来。

她“咳”了一声先打破了这沉默:“郁先生,我来喝水,你呢。”

“我也来喝水。”郁少谦静静看着慕雅静。

他说得是实话。

从看到那裙下的美好风光后,郁少谦就一直没有睡着,到了半夜更是口干舌燥。

他索性就下来喝水,却没想到碰到了慕雅静。

许是慕雅静太尴尬的缘故,许是慕雅静太紧张的缘故,她竟然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举动,她把手中的杯子递了过去:“郁先生,喝水。”

郁少谦还真的接了过去。

郁少谦接过水杯的时候手指碰到了慕雅静的手指,本来冰冰凉凉的手指却仿若带着滚烫的热度,慕雅静惊得一下就将自己的手弹了开来。

而等将手指弹开后,慕雅静的大脑“嗡”地一声空白了。

该死,她这是在做什么啊!

她竟然将自己喝过的水就这么递给了郁少谦!

她是脑袋秀逗了吧!

下一秒慕雅静更是震惊了。

因为郁少谦一口饮尽了慕雅静递过来的杯中的水。

慕雅静:“……”

她记得分明,方才郁少谦过来的时候,她正在喝杯中的水,也就是郁少谦不可能不知道这杯水是她喝过的,而男人就这么喝下去,他这就一点都不嫌弃吗

慕雅静的脑袋有些乱糟糟的。

她想说什么话到了喉咙里却又觉得说不出来。

“郁先生,很晚了,我先睡了。”良久后她才吐出这么一句。

然而刚走一步郁少谦就叫住了她。

慕雅静犹豫了一下回头。

郁少谦的双眸如千年古潭一般凝视着慕雅静:“今晚去做义工了,孩子说,周五晚上和周日你经常都会去做义工。”

慕雅静楞了一下,她不知道郁少谦好好地问这个做什么,然而男人下一句就是:“这么多时间去做义工,不用带孩子吗?”

这句话让慕雅静心生了不悦。

郁少谦有什么资格这么质问她,从慕小白生下后就是她一直在照顾男人凭什么说这样的话呢!

她刚想要说出争锋相对的话,忽然到了嘴边又溜了回来。

郁少谦看着慕雅静。

看见她走,下意识就想叫住她。

可叫住了她,却发觉并没有什么事情。

“晚安。”片刻后郁少谦轻启了薄唇。

“晚,晚安。”说完慕雅静匆匆回到了慕小白的卧室。

钻进被窝后,慕雅静又想了方才那一幕。

她和郁少谦心平气和聊天的一幕,还有郁少谦接过她喝过的水一饮而尽的一幕,慕雅静闭上了眼睛。

她想要好好睡觉不要再想,然而却怎么也抵不过这些絮乱的思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翌日起来已经是十点了。

慕雅静吓了一大跳。

这还是她第一次那么晚起来,旁边已经没有了慕小白的身影。

慕雅静穿上拖鞋就赶紧去找慕小白。

还好慕小白在客厅。

“大白我醒的时候你还没有醒,我就想让你先睡一下我就自己下来了。”慕小白说道。

慕雅静摸摸慕小白的脑袋:“那你吃早饭了没有。”

“吃了。”慕小白脆生生说道:“大白你还没有吃吧,留了你的早餐,是爹地让人留的哦,要佣人阿姨一直在热着,说你醒来就可以吃了。”

慕雅静迟疑了一下:“你,你爹地也在。”

“在呢。”慕小白的表情很欢喜。

慕雅静点点头就去洗漱了。

等洗漱好后走进餐厅佣人就立即端着温热的早餐过来了,吃早餐的时候慕小白又对慕雅静说道:“大白,我和你说件事情啊,我想让你等下和我去公园玩,中午就在公园野餐,我和爹地昨 晚就说了,爹地也答应我了,连野餐的器具也准备好了。”

慕小白的声音透着满满的兴奋。

慕雅静刚要答应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她今天约了夏蓝蓝还有林昊然。

她一向是个重视承诺的人,既然和人说好的事情就不能轻易更改了。

慕雅静只好为难对慕小白说道:“小白,要不改到明天好吧,我今天有事情。”

慕小白脸上的欢喜一下就褪了下去。

虽然改到明天也没有什么,但心心念念的事情拖后总是让人遗憾的。

“大白,你真的有事情吗?”慕小白问道。

慕雅静愧疚看着慕小白:“小白是的,等我明天好好陪你补偿你好不好。”

慕小白一向懂事就立即点头:“那好吧,那大白就明天陪我吧,那我去跟爹地说一声。”

慕雅静点点头:“乖孩子,去吧。”

慕小白在郁少谦的书房找到了郁少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