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禁伦短文合集,错位沉沦中的女教师

发布时间:2019-07-20 19:1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两个人没有再说过话,却能清楚感知到对方就在身边,而慕雅静心中的紧张和不安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消失。

她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床上的慕小白身上。

慕小白睡得很香很香。

看着睡得香甜的慕小白慕雅静脑袋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她想到以后她走了慕小白会不会还睡得那么香甜,他会不会在梦里哭着喊着叫妈妈。

这样的想象是让人痛苦的。

慕雅静闭上了眼睛,长而浓密的羽睫在眼窝上轻轻颤着。

她尽力让自己的脑袋放空,不要去想这些让人痛苦的事情。

然而脑袋一放空,深深的倦意就席卷了上来。

很快慕雅静竟然坐在座椅上就沉沉睡了过去。

郁少谦是在慕雅静睡了几分钟后发现慕雅静睡着的。

他目光无意扫过,发现慕雅静靠在座椅上,头歪在一边,竟是睡了过去。

郁少谦站了起来。

是他太大意了,以为慕雅静白天睡了这会应该不会困了却没想到……

郁少谦本来想叫慕雅静到床上睡的,但又不忍心叫醒她,索性直接抱起了慕雅静。

这是郁少谦第一次抱慕雅静。

女人很轻很轻,甚至让他感觉比慕小白重不了多少。

而和慕小白不同得是,抱起慕雅静的时候除了感觉到她的轻更感受到了她的柔弱无骨,在抱起慕雅静的瞬间,像是有电流从他的手上传导很快直达全身。

郁少谦的眼眸微眯。

他忽然想到了很多年前的那个晚上,慕雅静在他身下的那个晚上。

禁伦短文合集,错位沉沦中的女教师-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她也是那么的柔弱无骨,那么的楚楚可怜,让人心生怜惜的同时却又忍不住用身体狠狠地欺负她 ……

喉头微微滚动了一下,很快郁少谦压住了心中邪念。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想那些事情的时候。

他要让慕雅静好好休息。

郁少谦就要抱着慕雅静走出慕小白的病房,将慕雅静安置在旁边的病房让她休息。

偏偏快到门口的时候慕雅静却醒了过来。

她纤长的睫毛先是动了一下随即睁了开来。

抬眸看到郁少谦后慕雅静一呆。

很快她意识到自己被男人抱着。

慕雅静白皙脸颊飞过了一抹红晕。

“放我下来……”她说话同时身子挣扎了一下。

恰好挣扎的时候那柔弱无骨的身子蹭到了不该蹭的地方。

郁少谦只觉得下腹一股火苗飞快涌了起来。

他开了口,声音含着克制:“不要乱动。”

慕雅静注意到了郁少谦声音的异样,也注意到了男人眸色里的异样。

她不是不经人世的少女了,自然明白那代表什么。

慕雅静吓得不敢动了。

同时她有些恼怒说道:“放我下来,我要下来。”

“我带你去睡觉。”郁少谦声音低沉。

慕雅静:“……”

她脸上的红晕迅速蔓延,很快连耳根都红烫起来。

郁少谦也意识到了方才那句话有些不对味。

他改了口:“你太累了,我带你去旁边的病房休息,我来守着孩子。”

“不用,我不累。”慕雅静说道。

“你刚刚都已经睡着了。”

慕雅静咬着唇:“反正我就是不累,我要看着小白。”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无论是语气还是神情都是固执极了,相处了一段时间郁少谦也有些摸清了慕雅静脾气,他知道慕雅静这样说就肯定不会去隔壁病房休息。

郁少谦的目光落在了慕小白病房的另一张床上。

那是一张陪护床。

因为慕小白住得是VIP的病房,所以病房里特地准备了陪护房。

郁少谦做出了妥协:“那你就在这里睡。”

说罢他抱着慕雅静走到了陪护床边就将慕雅静放下。

男人还在病房里慕雅静怎么好意思就安然若素睡下,在郁少谦放下她的瞬间慕雅静就立即起身。

偏偏她起得太急了,而郁少谦也还没有来得及站直身体。

“砰”

两个人的脸撞在了一起。

痛意立即从慕雅静的脸上传来。

但此刻她顾不上那痛意了。

因为刚刚那么一撞,不止两个人的脸撞在了一起,更让两个人的唇撞在了一起。

此刻她柔软的双唇就这么贴在郁少谦的薄唇上,没有一丝的缝隙。

慕雅静的脑袋一下就炸了。

甚至她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这么睁大眼睛傻呆呆看着郁少谦。

郁少谦也在看着慕雅静。

那双黑眸似千年古潭,似一汪深井,更似具有魔力的黑洞,能将人吸进去。

下一秒,郁少谦的大掌忽然一下扣住了慕雅静的后脑勺。

虽然只是一个意外,但女人的唇该死的香甜和美好,让他忍不住要加深这个吻,甚至想要侵入慕雅静的口里,细细品尝那甜蜜美好的味道。

慕雅静完全没有料到郁少谦会做出这个动作,她想她应该立即推开郁少谦的,可是身体却一阵发软根本没有推开的力气。

男人霸气的侵入让她没有丝毫的招架之力,甚至更让她感觉到可怕得是,她竟然还生出了一丝意乱情迷。

慕雅静完全放弃了抵抗,承受着郁少谦的吻。

慕雅静跑出病房的时候看到了一扇落地镜。

她的脚步在落地镜前顿住了。

因为她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涨红,衣物凌乱,甚至上衣最上面的一粒扣子都已经松了……

慕雅静咬紧了唇。

她刚刚怎么能做出这么失态的事情!

她怎么能那么糊涂!

忽然镜子里出现了一个高大俊伟的男人身影,那人站在她的身后,正在看着她。

他的目光幽深沉静,像是要将她所有的心思全部看透,让她无所遁形。

慕雅静心口一紧。

片刻后她回了头。

脸色还是发红的,因为难堪。

被这巨大的难堪压着慕雅静开了口:“郁先生,刚刚我失态了。”

“你不喜欢?”别具深意的声音在慕雅静耳边响起。

慕雅静一楞。

下一秒她的下巴被郁少谦抬了起来,郁少谦看着她目光带着审视的光芒:“我以为你会很喜欢,你刚刚动情了。”

郁少谦最后那句话似利剑一般往慕雅静的心里狠狠一扎。

她,确实动情了。

也许是慕小白感染SS病毒后,她最慌张和迷茫的时候,这个男人仿若天神一般出现拯救了慕小白的命,让她对这个男人多了一分不一样的情绪,总之在男人吻她的时候,她不可控制地动情了。

可是她不敢动情。

更不能动情。

这边郁少谦忽然俯身,唇凑到了慕雅静的耳边:“喜欢那样的感觉对吗?我也很喜欢,我们可以再来一次。”

说罢他的唇更近了一步,几乎是贴着慕雅静的耳了,慕雅静的耳垂能清楚感觉到男人薄唇的温热触感:“慕雅静,你动情的样子很美。”

慕雅静长长的睫毛微微颤着。

她不傻。

刚刚情不自禁的迎合让她知道了,郁少谦对她的兴趣更添了几分。

特别是男人此刻在她耳边说的话,简直毫无忌惮透出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欲望。

慕雅静的贝齿狠狠咬住了下唇。

片刻后她忽然扬起了眸子:“郁先生你说对了,我确实动情了,”顿了一下她笑着说道:“毕竟像我这个年纪的女人单身那么久对和一个男人的亲密接触不可能不动情,我也是 个正常的女性,但是即使不是你换做别的男人我也一样会动情,这只是一个正常女人的生理欲望而已。”

郁少谦的呼吸一顿。

他的下巴紧绷着,面上蒙上了一层寒霜,冰冷至极,以至于漆黑如墨的眼中像是带着利光,太过凌厉,所到之处可以削铁怒泥。

“你确定?”郁少谦一字一顿。

他握住慕雅静下巴的手猛然用力,让慕雅静的下巴一阵疼痛。

慕雅静迎着郁少谦凌厉的目光笑容依旧:“我确定!”

郁少谦看了慕雅静整整半分钟,一动不动看着慕雅静,终于他冷笑一声放开了手。

他向慕小白的病房大步走去,恰好前方有一盆盆栽,郁少谦狠狠一脚踢翻。

“砰!”

那巨大的声音砸在了慕雅静的心尖。

等郁少谦身影消失后,慕雅静缓缓蹲下了身子,她将头埋在了膝盖里。

都怪她。

如果不是她控制不住竟然对男人动情了,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而她和郁少谦短暂的和谐,似乎又被打破了。

……

十分钟后慕雅静整理了情绪进入了病房。

她的面色已经恢复如初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慕小白正在兴高采烈和郁少谦聊天。

慕雅静松了口气。

看来郁少谦还是有分寸的,并没有让慕小白察觉到他的怒气。

她一走进去慕小白就脆声说道:“大白,你来了啊。”

慕雅静尽量平静点点头。慕雅静深深吸了口气:“郁先生,可最重要的一点你忘记了。”

郁少谦微抬了俊眉。

慕雅静一字一顿:“那就是你没有考虑到我,你没有考虑到我不会同意。”

郁少谦明显是楞了一下。

他完全没有料到慕雅静会说这样的话。

片刻后他才说道:“之前你的拒绝是因为不想沦为一个男人的玩物。”

慕雅静手不留痕迹攥了起来。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很聪明,眼神也很毒辣。

“但现在我可以给你位置。”郁少谦幽深视线落在慕雅静脸上:“你为什么不同意,你没有道理不同意。”

慕雅静吐出的每个字都觉得费力极了:“因为我不喜欢你。”

“你明明动情了。”

“郁先生我和你说过,那只是一个女人正常的生理反应。”

郁少谦的眉头紧紧拧起:“慕雅静,你没有道理不喜欢我。”

慕雅静勉强笑了一下:“郁先生,你为什么觉得我没有道理不喜欢你。”

男人的眼中带着天生上位者的自信:“没有为什么。”

“郁先生你很英俊,”慕雅静开口道:“在大多数人眼里是,但在我眼里并不是,而且你这个人还自负自傲,所以我不喜欢你很正常,这个世上没有完美的人,就算真有,也不 可能每个人都喜欢他。”

郁少谦的胸口一堵。

他以为早上对慕雅静说了那番话后势在必得。

却没想到根本不是。

慕雅静拒绝了他,还说根本不喜欢他。

郁少谦的好心情忽然觉得消失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得是从所未有的挫败感。

在慕雅静身上,他第一次尝试到了人生中的挫败感。

他的脸沉了下来。

“慕雅静,你是第一个给我挫败感的女人。”说罢他站了起来。

居高临下看了慕雅静一眼后郁少谦又说道:“等下我会让司机来接你回去。”

说完郁少谦长腿一迈竟然是走了。

坐在座位上的慕雅静长长舒了口气。

也不知道刚刚那番话能不能彻底打消郁少谦的念头。

慕雅静秀眉轻轻拢了起来。

她想,应该不会。

郁少谦都提出了要和她结婚,那绝对不是一点点兴趣而已。

男人方才那么走了只是一时气头上而已。

等气消了他会再来。

到时候的她要怎么应对郁少谦?

……

郁少谦回到了公司。

他开着车离开了餐厅却又不知道要去哪里索性去了公司。

到公司恰好看到准备离去的苏克。

苏克讶异了一下:“郁总,你怎么回来了?”

郁少谦沉沉看了苏克一眼:“跟我上来。”

苏克:“……”

他心中“咯噔”了一下。

这一天郁少谦的心情似乎都特别好,怎么这会就晴转多云了。

苏克颤颤兢兢跟着郁少谦来到了总裁办公室。

郁少谦坐在了办公椅上。

苏克站在郁少谦的面前等待着郁少谦的吩咐。

然而郁少谦半天没有说话。

就在苏克几乎都要忍不住去问的时候郁少谦终于开了口:“你说,一个女人为什么拒绝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