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入室强奷系列小说,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

发布时间:2019-07-20 19:1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进入屋内,行至床榻前,见床榻上的被褥倒是新的,她欣然坐下,然后伸手将头上的凤冠摘下,继而又解去霞帔,身上只着大红喜服,落得一身轻巧。

待放好端木暄陪嫁的一些东西后,迎霜自门外进来,见端木暄一身轻便,她不禁蹙起眉头:“奴婢刚还想说凤冠霞帔要等王爷来后才能卸去,却不成想王妃的动作如此之快。”

轻笑着,端木暄丝毫不以为意的道:“若等着王爷来了才能卸去,今日我的脖子只怕得交代在这儿了。”

以轩辕煦对她的厌恶,今日就算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他也不一定会过来。

闻言,迎霜微哂。

端木暄的话虽不好听,说的却是事实。

笑看迎霜一眼,眸华轻闪,端木暄问道:“你对昶王府了解多少?”

静看端木暄,又沉吟片刻,迎霜终是将自己所知悉数告知于她。

原来,过去五年,轩辕煦一直远走边关,在这王府之中,便由侧妃阮寒儿持家。

当然,以轩辕煦的俊美容貌,想要嫁他的女子趋之若鹜,他的妃子也不可能只有阮寒儿一人。在这王府之中,除了阮寒儿之外,还有一位侧妃,她名唤柳莺,擅长歌舞,不过却不似阮寒儿一般 势力,平日里待人极好。

听迎霜讲了王府里的一切,端木暄心中思绪百转千回。

阮寒儿固然没将她放在眼里,不过她何尝不知,府里人对她的态度,完全取决于轩辕煦对她的态度。

如今轩辕煦对她的厌恶明明白白的摆在脸上,府里的那些人对她的态度自然不会好。

一进府便被打入冷宫!

入室强奷系列小说,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之余这一点,端木暄早有心理准备。

既然无力改变,那就努力适应。

闲来无事与翠竹和迎霜一起把陌云轩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直到夜幕降临,把一切收拾妥当,让翠竹和迎霜都去歇着,端木暄这才有些疲惫的捶了捶肩膀,坐到榻上准备就寝。

哐当一声!

不期然间,房门从外面被人……踹开!

抬手拂开轩辕煦攫着自己下巴的手,端木暄复又低头欲要扣上玉带,继而逃离他的禁锢。

她知道,眼前的他,是危险的。因为跟醉酒之人,有理也说不清。

可她想要逃离,就能逃的开么?

压在她手上的手骤然用力,抬手把她的手甩开,紧接着嘶啦一声,锦帛撕裂的声音响起,只是瞬间,未曾扣上玉带的大红喜袍被轩辕煦粗鲁的拉至大敞。

心下一紧,端木暄抓住胸前亵衣,身子一侧,刚想挡开他接下来的动作,却还是慢了一步。

又是一嘶啦一声!

她身上的大红喜服被轩辕煦毫不怜惜的扯拽下来。

泪,在眼框里打转,她抬眸望向轩辕煦,却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到了浓浓的轻蔑和不屑。

圆润的肩头,雪白藕臂,好似盈盈一握的腰肢……

此刻,她的美好尽皆眼前!

“王爷你……”

颤着声,端木暄欲要说些什么,可不等她开口,轩辕煦却猛地低头,用力的吻上她的双唇。

“唔……”

一声嘤咛传来,微喘着,端木暄想要用力推开他,却在片刻之后,竟双手一垂,只任他吻着,却不再有任何动作。

片刻之后,他猛地将她推倒在床。

此刻,她的双唇,早已又红又肿。

“他玩过的女人,也不过如此啊!”

轻啐一口,眸中多了几分清明,静静凝视着眼前只着贴身亵衣又有些狼狈的端木暄,轩辕煦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虽心知他定会对她不喜,却没想到在洞房花烛夜里,他竟会如此羞辱于她。

深吸口气,端木暄极力让自己镇定的问道:“王爷一定要如此么?”

“本王怎么了?”冷嘲着一笑,轩辕煦道:“你是皇上赐予本王的王妃,今夜无论如何待你,那是本王的权利。”看得出她眼神里的不忿,轩辕煦猛地扯过她雪白的手臂 ,俊眉微拢:“怎么?委屈了?你以为被他玩过之后,我还会与你相敬如宾么?”

冷哼一声,他再次欺近床前,却见端木暄先他一步起身,竟是径直堵上他的双唇。

张嘴,她狠狠咬下!

“啊……”

只听一声哀嚎,轩辕煦抬手捂着嘴唇,俊美无俦的容颜纠作一团。忆起方才他说出这话时的嘲讽神情,第一次,端木暄没能忍住胸腔中汹涌的怒火。

她,可以受冷落,但,绝不接受侮辱!

手,顿在半空之中迟迟未曾落下。

睇着眼前怒视自己的女子,一抹熟悉感自轩辕煦脑海中一闪而过。

目光冷飒,他咬牙切齿的道:“你该打!”

他是大楚的第一美男子,每日都有无数女子使劲浑身解数巴结着他,想得他垂青,自他懂事以来,端木暄是第一个敢……咬他的女子,单单这个第一,她就该打!

可,她该死的居然不怕!

“王爷若觉得暄儿该打,直接打了便是,但是在王爷打暄儿之前,暄儿有话要说。”

此刻,她仍是只着亵衣,身子亦在止不住的瑟瑟发抖,这是她第一次在一个男人跟前如此着装,难免羞怯难当,但是即便如此,她的自尊却不容自己在这里低头。

“你以为本王许你说了话,就可以逃过今日这一顿打罚?”

眼中一抹寒芒闪过,轩辕煦虽是冷哼着,却到底还是暂时收手。

唇角痛的厉害,他的酒意早已醒了大半,此刻他倒想看看端木暄如何巧舌如簧,能够单凭几句话,让他打消了睚眦必报的念头。

平抑胸臆火气,复又恢复以往的淡定清冷,端木暄从容问道:“王爷为何要打暄儿?”

“明知故问!”

冷哼一声,微皱眉宇,轩辕煦凌厉的目光扫过端木暄平凡的面庞,其中有怒气,更有隐不去的厌恶。

眉梢微抬,这个问题直接揭过,端木暄又问:“暄儿为何咬了王爷?”

听她又有如此一问,微微眯着眸子,轩辕煦的眉头皱的更深几许。

方才,是端木暄这几年来最狼狈的时候。

她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再去将方才的事情一一描述。

微一侧目,见端木暄睡的正熟,他对迎霜轻声道:“这些日子,你也累了,去歇歇吧!”

依旧噤口不语,迎霜轻轻点头,转身退出密室。

回眸,再次看向床上的端木暄,轩辕煦轻步上前,缓缓落座床前。

床榻上,端木暄侧身向里,呼吸均匀,睡的正酣。

“你气人的本事,永远炉火纯青!”

轻喃出声,情不自禁的伸手轻轻抚上她的侧脸,想起方才轩辕嫒被气到面色铁青的样子,轩辕煦手指微蜷,不禁莞尔一笑!

“迎霜……痒……”

迷迷糊糊之间,感觉到脸上有异物,端木暄咕哝一声,伸手将他的手拂去。

见状,轩辕煦眸底含笑,不禁喉结轻滑,却终是忍俊不禁的又笑了笑!

但是很快,他脸上的笑意便渐渐敛去。

最近,她对他,总是极其冷淡。

这阵子以来,唯有在她熟睡的时候,他们才可以如此安静的相处。

“我该拿你怎么办?”忆起那日在马车上端木暄说过的话,轩辕煦此刻方知,何为感同身受。

轻轻一叹,弯身将缕靴脱下,他侧身躺在她的身后。

抬眸,是她如瀑的青丝。

嘴角微弯,轩辕煦伸出手臂,小心翼翼的自后方将她圈起。

被她圈在怀里的端木暄,只轻轻的挣扎了一下,便又没沉沉睡去。

莞尔一笑!

轩辕煦双眼轻瞌,与她相拥而眠……

……

翌日,清晨,雨过天晴。

蔚蓝的天空中,白云朵朵。

夏日的风,将朵朵白云吹散成各种形状,在金色阳光的映衬下,让端木暄心里的阴霾,也渐渐散去。

方才,在她起身之时,轩辕煦早已不在床上。

心想着大概是这阵子太累了,自己都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起来的,端木暄微微蹙起眉头,看向端着水盆进来的迎霜: “可见着王爷了?”

“是!”轻点了点头,迎霜将水盆搁在一边,“今儿奴婢起身的时候,王爷就起来了。”

“哦……”

轻应一声,端木暄紧蹙的眉形,缓缓舒展开。

起身下榻,她行至水盆边上,双手掬水,轻拂于面。

这面具,透气Xing尚可,整日带着,如此以水清洁,还不至于伤了她原本的面容。

“王爷说今早要陪长公主用膳,等用过早膳,要出府一趟!”伸手,将湿巾递上,迎霜看着端木暄将脸擦干。

刚刚接过湿巾的手一顿,端木暄抬眸看向迎霜:“他自己出府?”

如今,外面形势如何,他该是清楚的。

就算安阳如今还没有朝廷方面的追兵,以轩辕煦的容貌气质,走到哪里都会引人瞩目,怎可随意出去走动!

恰在此时,见迎霜轻轻点头。

端木暄拿起湿巾随意的抹了把脸,转身便向外走去。

“王妃,你这是早膳还未用,这是要去哪儿……”

接过端木暄丢下的湿巾,迎霜随后一扔,连忙追上端木暄的脚步。

“出去把王爷找回来,顺道也看瞧瞧安阳城的秀美风光!”脚步未停,端木暄以腰间手帕将长发束于脑后,快步向着府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