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宝贝乖乖让我疼,男朋友抱着我在图书馆做

发布时间:2019-07-20 19:11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这种被亲人背叛利用的感觉,不太好受。

不出二十分钟,她就按响了我家的门铃,我走过去开门,从鞋柜里拿出给她备着的拖鞋。

“出什么事了?”她低着头,一边蹬掉脚上的高跟鞋,一边问。

我还没回答,就听她一声“我.操”,道:“你家这是被抢劫了?”

“差不多吧。”自嘲的勾了勾唇。

她追问,“你人没事吧?”

说着,抓着我的肩膀,前前后后检查了个遍,在按到我腹部时,我吃疼,被她看出异样。

她掀起我的裙子,看见腹部一团青紫,整个人都炸了,“报警!报警了没有?”

“报了。”

我扯下裙子,她又拉着我要去医院检查,我不肯动,“没事,都不疼了。”

她拿我没办法,从电视机柜翻出药,要给我擦,愤怒地骂道:“你是傻逼吗?好端端的怎么会被人入室抢劫了?你们小区保安呢?都死了?”

我叹了口气,把刚才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

她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爆粗口,“操,这他.妈什么亲戚?见鬼了啊?合着你在帮你表姐家借钱还高利贷,结果,你表姐满脑子想的都是把你往死里整?”

我淡淡一笑,“是不是很可笑?”

门铃再次响了起来,她跑过去开门,看见警察时,顿时把刚才全开的气场收了回去。

“警察大哥,你们可一定要把坏人绳之以法,我朋友一个女孩子,肚子上都被这些抢劫犯,打青了好大一块!”她红着眼眶哭诉。

宝贝乖乖让我疼,男朋友抱着我在图书馆做-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警察进来,在现场拍照取证,录了口供,又去物业调监控。

很快就确定是入室抢劫的性质,让我最好再去医院做个伤口鉴定。

我当然配合,当即就和雪珂去了医院。

折腾一通后回到家,又把家里收拾好,已经是晚上了。

“小机灵鬼,我好像知道你什么报警了。”周雪珂坐在餐桌上,吸着面条,忽然笑嘻嘻的开口道。

我漫不经心吃着面条,也跟着笑了下,问她,“为什么?”

“他们自己送人头,你当然得接着了!对不对?”她很激动。

我不可置否,“嗯,本来我一直想不通,是谁动过那张银行卡。”

结果,林悦蓝因为太恨我,迫不及待的想和我耀武扬威。

也为了那一百多万,自己送了人头到我手上。

我报警报的是入室抢劫,但林悦蓝只要进了警察局,一心想要洗清自己的所作所为,激动或者慌张失措之下,多多少少都会把之前事情扯一点出来。

比如,那里面的钱,本来就是别人转给她的,她只是来我家,拿回属于她的东西。

只要她说出类似的话,设计图泄露的事情,就从我身上洗清了。

只是我没想到,这里面牵扯到的人,远没我想的那么简单。

本来,雪珂想留在我这里过夜,结果她的淘宝工作室又出了点事,她又匆匆赶了回去。

她前脚刚走,后脚程锦时就来了。

他一进门,就抱住我,“怎么回事,我听说你报警了?”

我一整天将落未落的心,在这一刻终于落下。

我点点头,“嗯,出了点事,不过已经解决了。”

现在就等着姨夫和林悦蓝被抓,所有的事情,都能迎刃而解。

只要林悦蓝交代出设计图泄露的事,我就撤案。

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付出代价。

他想追问,被我堵了回去。

他估计是连轴转了好几天,下巴都冒出胡茬了,有些扎人,我推了推他,“很晚了,你回家休息吧。”

因为他这次对我的信任,我多少都有些感动。

只是,我们两个人的感情,我还是不太敢再试一次。

他泛着红血丝的双眸凝视着我,像是示弱,“小希,我有点累了。”

我好不容易硬起来的心肠,又软了回去,没好气道:“那快去洗澡吧,洗了睡觉,就今晚。”

他浅浅的勾了下唇角,一边单手松领带,一边往浴室走去。

手指修长,指骨分明,因为松领带的动作,喉结微微滚动。

举手投足,都性感得不行。

他最近几天,也因为设计图泄露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

不止要查出是谁做的,还要告MY抄袭,更要给苏氏一个交代。

而珠宝品牌那边,原定的新品发布会只能开天窗,也需要善后。

我想了想,在浴室门口,透着水声,问,“你吃晚饭了吗,饿不饿?”

他没回答,一分钟后,浴室的门打开,他裸着上半身,腹肌线条完美性感,短发还在滴水,双眸深沉,“没吃,你要给我吃吗?”

他一语双关,我耳根倏地发热,往厨房走,“那你穿好衣服出来吃面。”

身后传来他的极轻的笑意。

我突然希望,时间能停在这一刻。

我不用去考虑,该不该相信他一次,也不用去考虑,曾经的那些伤害。

可是不行,时间是最现实的东西,永远向前走,永远不停留、不回头。

他吃面的时候,我抱了张空调被和枕头丢到沙发上,然后躺下去睡觉。

“你吃完把碗丢在水槽就行,我明天洗。”

折腾了一天,我实在有些困,一沾着枕头,就意识就渐渐抽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双有力的手臂抱起我,将我从狭小的沙发,挪到了宽敞舒适的床上。

我陡然醒过来,昏黄灯光下,看向正站在床侧解衣扣的男人,从床上爬起来,“我,我去沙发睡就好了。”

他扣住我的肩膀,把我按在枕头上,眸光熠熠,“睡吧,我不动你。”

我鬼使神差的信了,结果,他钻进被子,就把我拖进怀里搂着。

我刚要挣扎,他低沉的声音又响起,带着丝丝缱绻,“我只是想抱着你睡觉,真的不动你。”

他掀开我的睡衣,把手按在我的肚子上,意有所指,“谁弄的?”

“我不小心撞到的。”我随口解释。

我清楚他的脾气,如果让他知道是姨夫踹的,姨夫可能不只是被警察抓这么简单。

他冷嗤,“你再撞一个给我看看。”

他显然不信。

我正想着怎么解释,他忽然轻轻的揉了起来,声音带着清晨的沙哑,“还疼么?”

我连连摇头,“不疼,不疼了。”

我看着他,只觉得,夜空的星辰,也不及此时他的双眸。

起床洗漱后,我就去做早餐。

他倚靠在流理台上看我,“我以前,好像从来没这样看过你。”

我打鸡蛋的动作微顿,不太自然的岔开这个话题,“设计图泄露的事,这两天应该就能有结果了,刚好差不多一周时间。”

以前,他以前何止是从来没有这样看过我。

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过我。

因为我的淡漠,他眸中闪过落寞,“我知道了。”

我低下头只当做没看见,心里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跟着难受。

我做了三份早餐,把我们的两份端出去后,我把剩下那份用保鲜盒装了起来。

他蹙了蹙眉,“那份是谁的?”

我愣了下,不太自然地回答,“给雪珂留的。”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信,但他没再说什么。

吃完早餐,他去公司上班,我回房间换衣服,然后把保鲜盒装起来,出门。

我开着周子昀的车,去他家的方向,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会下意识的骗了程锦时。

早餐是给周子昀的。

他为了救我受伤,我总不能默不作声,不管他。

明明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看见程锦时的目光,我就莫名的心虚。

可能是因为我有些心不在焉,并没有发现,车尾一直有一辆熟悉的轿车。

我到周子昀家时,他已经起床了。

他打开门,扬起笑容,“你怎么大清早就过来了?”

“昨天把你的车开走了,我来还车,顺便给你带了份早餐来。”

我说着,才发现他把短袖挽至肩膀,伤口分外显目,手里拿着医用棉签,看来是在重新上药。

我看着那伤口,心里的内疚又涌上来,从他手里把棉签接过来,“我帮你吧,你一个手不方便弄,还要包纱布。”

“好,麻烦你了。”

他坐在沙发上,任由我给他处理伤口,眸中蒙了一层淡淡的光,很柔和。

我动作很轻的给他处理伤口,“疼的话和我说。”

消毒水擦上去的时候,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不疼,你放心弄吧。”

处理完伤口,我就站起来,“你今天要去公司吗?去的话,我叫小林过来接你?”

小林是公司的司机。

他揶揄浅笑,“去,不过他今天要去机场接客户,这个点估计没时间,要不你送我?”

我抿了抿唇,答应下来。

去公司的路上,他问我设计图泄露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不太顺利。”我轻吁一口气。

如果,林悦蓝进了警察局还是什么都不肯说,那我就走进死胡同了。

他没再追问,“你也别太着急,公司这边不急,等你处理完了,再上班。”

我点点头,“好,谢谢周总。”

到周氏集团,我把车之前驶入了办公楼的地下车库,又下车把钥匙交给他。

他握住我的手,“小希,谢谢你送我来上班,我很开心。”

我愣了下,把手抽出来,笑了笑,“谢我什么,要不是我,你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

“为你受伤,我也很开心,这样,我总算为你做了点什么。”他嗓音淡淡的,但无比真诚。

我鼻子蓦地有点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刚出地下车库,手机进来一条短信。

程锦时发来的,你还在家吗?

我想也没想,回他:在。

因为我是打算回家的。

我远没想到,就这短短的两条短信,后来成了我们之间解不开的隔阂。

“像一个梦遥不可及,一碰就碎了一地……”

手机铃声响起,我以为是程锦时回过来的电话,没看来电显示就接通了。

谁料,那头响起一个冷厉的女声,“宁希,你现在在哪里?”

我没反应过来,看了眼来电显示,才知道是林芷。

她约我见面,我想了想,答应下来。

半个小时后,南城市中心的咖啡厅内。

我到的时候,林芷已经在等着了。

我原以为,电话里她那么强势,见面又要发一番脾气的,谁知道,她竟然和颜悦色的。

“小希,来了。”

我悬着的心放了一半下来,“阿姨,您找我是有什么事?”

我之前不知道,程锦时选择相信我,需要背上多大的压力。

想着,我再回过神来,已经坐上了去东宸集团的公交车。

我无奈的笑了一下,决定顺从自己的内心,去看看他。

我在东宸集团的公交站下车,走了几分钟后,迈进东宸大厦,中央空调的凉意袭来,令我身体都舒缓了一些。

不过,我还没走到前台,就被拦了下来。

印象中,这是第一次。

“宁小姐,您找谁?”前台问道。

我淡淡道:“我找程总。”

“有预约吗?”

“没有。”

“那您方便给程总打通电话吗?”

我只以为,是因为我还背着泄露设计图的嫌疑,所以东宸的员工才对我防备了起来,便没有多想,拿出手机就拨出了程锦时的电话。

连打了两通,都无人接通。

第三通,陈琳接了。

“宁小姐,程总在开紧急会议,不太方便接您的电话。”她说。

我抿了抿唇,“那等他有空了,你让他回我电话吧。”

她回答,“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真正的离我远去。

心里一阵不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