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宝贝慢慢来,啊好烫撑满了主人 yin乱大合集

发布时间:2019-07-20 19:12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我听得云里雾里,心脏都快速跳动,“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叶雨情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步一步地朝我走过来,“他是爱你,没错,如果他不是东宸集团的总裁,没有流淌着墨家的血液,你们是可以幸福甜蜜的过一辈子。可问题是,他是,他身 上背负的和你不一样!

你想不到,墨家和叶家到底在用什么威胁他!但只有我,才能够帮他!你一次又一次的找上他,只会让他分神,让他担心你的安危,让他无法全神贯注地去处理其他事,你会害死他! ”

说到最后,她语气少有的沉了下去,像低吼一般。

我会害死他……

这五个字不断在我脑子里盘旋,心脏顿时抽紧,一时竟然不知道能说什么。

她似乎什么都知道,而我,一无所知。

她说的这些话,我是信的。

这些话,结合起程锦时之前所作的事、所说的话,才合情合理。

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是程锦时的累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墨家叶家,到底是怎么威胁他了?”

他面临着各种威胁,而我,却一个劲缠着他说情情爱爱的事。

还真是个失败至极的女朋友。

叶雨情弯唇一笑,“你的性命、你们两个孩子的性命。安安被绑架,你以为是什么?不止是为了威胁你,更是给程总的警告。当然,除了这些,还有一些你不知道的事。”

宝贝慢慢来,啊好烫撑满了主人 yin乱大合集-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我以为……最多是用我和孩子的性命威胁他。

可是,怎么还会有我不知道的事?

一定……是很严重的事吧。

“是什么事?”

“我不能告诉你。宁希,我和你说这些,是想让你有点自知之明,既然帮不上他,就让他安心处理所有的事。”

她一字一顿地说着,又想起什么似的,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拿着一份假的设计稿在你面前晃悠?是给你看的吗?也许是吧,但也是给墨家、叶家的人看的,只有让他们相信,你和程 总真的玩完了,程总才能松一口气。”

我心脏一点一点抽紧,声音都哑了下去,“所有……你们是合作关系?”

“可以这么说。如果有朝一日,所有事情解决,程总想回到你身边,我不会插一脚。但是,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能够离他远远的,别再成为他的绊脚石。”叶雨情极度认真地说道。

我看着她的样子,忽然心口堵得难受。

连叶雨情都能帮得上他,而我,什么都做不了。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眼眶酸得很,须臾,抬起头,“你能真心实意的帮他吗?”

到现在这个地步,我只想确认这一点了。

叶雨情呵笑一声,“不管我能不能,都只能这么做。我配合他,让他在现在的境况中,有机会占据主动权,而他,会帮我拿下叶家。”

“行了,剩下的你慢慢想吧,你要是再继续拖累程总,我无话可说。”

她耸耸肩,又道:“叶家和墨家的手段你知道,他只要露出一点破绽,所有的事情就前功尽弃了。你如果想帮他,最好就是离他远一点,别让别人再怀疑你们的关系。”

说罢,她转身离开休息室。

我愣在原地,整个都茫然了。

难道,到最后,我能够做的,就是离开他?

我垂下眸子,视线渐渐模糊,自嘲地勾起唇角,宁希,你可真没用啊。

“叩叩叩——”

没一会儿,休息室的门被人敲响。

我吸了吸鼻子,又收回自己的眼泪,调整好情绪,去开门。

周子昀站在门外,脸上有些焦急,看见开门的是我,神色才稍缓,“给你打电话怎么没接?叶雨情没和你说什么吧?”

“没有。”

我摇了摇头,从手包里取出手机,果然有他的未接来电,“抱歉,手机没开铃声。”

他并不在意,“没事,找到你就好,晚宴快结束了,我们走吧。”

我回想着周子昀曾经对我的那些好,心中突然升起一个念头。

我站在原地没动,周子昀疑惑地问:“怎么了?”

“子昀。”

我双唇轻启,挣扎地看向他,“你还想娶我吗?”

我要是结婚了,墨家和叶家的人,应该就不会怀疑程锦时了吧。

他应该就可以放手去做他想做的事了吧。

周子昀猛然怔住,脸上满是错愕,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小希,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知道啊。”

我轻轻笑着,但我知道,自己现在的笑,也许比哭还难看。

他突然一笑,打趣道:“你是不是和雪珂联手,想整我?”

我忽然清醒过来,接茬,“这都被你发现了。”

不论我和程锦时发生什么事,周子昀是无辜的,他不该成为我的备选,也不该成为我掩人耳目的手段。

我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格外自私。

周子昀伸手把我耳边的碎发捋到耳后,眉眼温柔,“其实,我很希望你刚才说的是真心话,不论你是出于什么想法,我都愿意答应。”

电梯到了楼层,周子昀似乎也看出我的意思,主动搂住我的肩膀,“走吧,小希。”

叶姿情信了几分,我不知道。

五个人一同进了电梯。

叶姿情的目光,在我和程锦时身上来回审视,最后,看向周子昀,“周总,宁总是你的女伴,还是女朋友啊?”

周子昀正要回答时,叶雨情亲昵地挽住程锦时的胳膊,娇俏地打断道:“姐姐,当着锦时的面,你就别问这个了吧?”

“行行行。”

叶姿情似乎对这个妹妹不设防,当即应了下来。

一行人走出酒店,程锦时搂着叶雨情的腰,大步上了停在酒店门口的车。

似乎,根本不关心其他的事。

叶姿情见状,故意挖苦道:“你和程总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在一起的时候深情得很,一分手了,马上各结新欢。”

我往周子昀的身侧贴了贴,满不在乎道:“深情?深情能当饭吃吗?”

说罢,我和周子昀一并离开。

上了车,我和脱力一般,靠在座椅背上,偏头看向坐在驾驶座的周子昀,“谢谢你啊,又帮了我一次。”

周子昀微微一笑,眼睛里像是布了星辰,“这一次是帮你,但我一定努力,争取下一次是真的。”

“周子昀……”

我想和他说清楚,他却伸出食指抵住我的双唇,“别说出来,让我有一点希望,哪怕只是一点点。”

我双唇紧抿,还想说话,他再一次开口,有点霸道地道:“不许说,走了,送你回家。”

说罢,他收回手,踩下油门,驱车离开。

见状,我只好妥协。

毕竟有些话,已经说了太多次,如果再坚持说,反而让双方难堪。

回到家,安安和贝贝果然在等着我,客厅里闹得一片欢快。

雪珂把他们都得咯咯咯地笑,特别是安安,一进家门就能听见他的笑声。

“妈妈!你回来啦!”

安安瞪着小短腿跑过来,往我身上扑。

我笑了笑,蹲下去接住他,“嗯,妈妈回来了。”

往常,只要是面对着两个孩子,天大的事情,我都能先压下去。

可这一次,我心里闷得很,连陪他们玩,都是心不在焉的。

安安起初还没发现,玩了一会儿,他就疑惑地问道:“妈妈,你不开心啊?”

我坐在沙发上抱着贝贝,笑着摇摇头,“没有呀,妈妈很开心。”

“可是你笑得很丑耶。”

安安嘟着嘴巴说道。

我不由一愣,转移话题,“你居然说妈妈丑,妈妈难过了。”

安安爬在沙发,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吧唧一口,“安安只是不想你不开心。”

“妈妈没有不开心。”

我腾出一只手,揉着他的小脑袋。

他眼眶红红的,嘟囔道:“那好吧,爸爸说过,妈妈是我们家的老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心口蓦地一疼,看着他的小模样,心疼坏了。

深夜,贝贝倒是很快就睡了。

安安却一直拉着我的手,在我以为他要睡着时,又突然睁开眼睛。

瘪着嘴巴就哭了出来,像是憋了许久,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个劲地往外滚落,“妈妈,为什么……为什么好多天,都……都没有看见爸爸?”

我忽地别开脸,死死压住自己的眼泪,深吸一口气,吻了吻他的额头,柔声哄道:“爸爸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要处理,等他忙完,一定会回来找我们的呀。”

“什么事啊?我觉得……他,他好像不要我们了。”安安抽抽噎噎地哭诉,他一向坚强,很少委屈成这个样子。

我却因为他的坚强,就忽略了他的情绪。

我内疚得不行,把他搂进怀里,“爸爸不会不要我们的,爸爸那么喜欢我们安安,怎么舍不得不要你啊?”

可是,这话说出来,我自己心里都没底。

他会和叶雨情订婚、结婚……还能回来么。

他用手背摸了摸眼泪,声音还带着浓浓的哭腔,“妈妈不许骗人。”

“妈妈不骗你。”

我认真地点头。

等哄睡了安安,已经接近凌晨了。

我轻叹一口气,起身回房间洗澡睡觉。

刚躺到床上,我原本以为躺在我身侧,已经睡着了的雪珂,突然冷不丁地开口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闭了闭眼睛,翻身转向她,“先睡觉,明天再说吧。”

这件事,我自己都一时无法完全消化,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

如果程锦时是真的绝情离开我,那我可以坦坦荡荡的恨他。

程锦时闻言,眸子眯了眯,因为刚抽过烟,嗓音有点沙哑低沉,“是不是有人和你说什么了?”

我不自觉地抠了一下手指,笑容不变,“谁会和我说什么?没有啊,我那天去东宸集团,就已经把话和你说的很清楚了,我和你,再也没有任何关系,这辈子都没有。”

一字一句,也不知道是扎在他的心上,还是扎在我自己的心上。

莫名的,很疼。

他笃定地看着我,“你在撒谎。”

“我为什么要撒谎?程锦时,你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我离了你,照样能过得风生水起。”

我望着他,偏头笑了笑,全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如果只有我离开他,才能让他全心全意的去面对所有事,那我只能选择离开。

离开得坦荡,离开得让他死心。

他微微蹙眉,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把我带了旋转了一圈,后背一硬,我被他抵在了车身上。

我也不挣扎,挑衅地开口,“怎么,只允许你有新欢,就不允许我有了?”

他单手撑在我的肩膀一侧,闭了闭眼睛,再睁眼,眸底都是妥协,“好了,你别故意说这些话来激我,一定是有人和你说什么了,对不对?”

他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