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放松 太紧 动不了 叫出来,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

发布时间:2019-07-20 19:15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原以为上次逗弄她只是一时冲动,没想到这次在酒精的催化下,愈发的强烈。

视线不由自主地盯着她嫣红的唇瓣。

像水蜜桃。

喉头上下滑动了一下。

未曾想,这乏味的女人,也会有诱人的时候。

他很想尝尝她嘴唇的味道。

许佳宁浑身酥软,心像被丢进热水里煮着,拼命想抓住点什么自救,却什么也抓不住。越是紧张,烫得越伤。

逃命般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嘴唇刷过雪白的衬衫领,留下了粉粉的唇印。

心脏快从她喉咙里蹦出来。

身边这性感却不自知的男人,嗯,荷尔蒙本蒙没错了。

“系上安全带,不然要扣分的。”她努力想让声音平静一点,好似这样就比较清白,嗓音却不争气的娇软。她并没有跟他娇嗔的意思啊……

慕肆城重新闭上眼,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动作,懒得动。

许佳宁从后视镜里看了他好几次,他倒是一派从容,把车座当成床了。

可她不能在这耗一整晚,明天还是要上班的。

不管了。

把心一横,倾身过去拉过安全带,顺利插入锁扣,然后发动路虎。一鼓作气。

座椅是按照他的身高调的,很低,许佳宁必须努力坐直身体,才能完全看清前面的路。

心里着急赶紧把他送回家,但她不敢开的太快,几乎是以蜗牛的速度前进。这么贵的车,就怕磕着碰着,把自己搭上也赔不起。

放松 太紧 动不了 叫出来,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您住哪?”

“慕先生?”许佳宁提高了音调。

“钰海皇朝。”

“好的。”

那是A市最贵的住宅区,每平方几十万起价。光有钱买不到,还得有背景。

所以……他究竟什么来头?

小区不远,二十分钟就到了,在门岗处被拦住了,要求刷卡。

“慕先生,卡在哪儿?”

“口袋。”男人人闭着眼,嫌她打扰他休息,声音有些不满。

因为不确定是否在西装口袋,许佳宁不好意思直接伸手进去,只能先试探性地摸了摸他的胸口。

隔着两层布料都能摸到他强壮的胸肌,他一定经常去健身房。

越优秀的人,对自己的要求越严格,包括身材。

“摸错了,下面。”在她还胡思乱想的当口,大手忽然抓住她的手,拉向下方。

许佳宁心头一慌,像被烫伤了一般,急于抽出手,他却把她的手摁在了右边裤袋,她摸到了一张卡。

“……”

准确无误。

既然他没睡着,为什么不自己拿?

而且什么叫摸错了?她不是在摸他啊。

许佳宁要抓狂了。

“摸上瘾了?”闭着眼睛,轻哼,带着懒懒的醉意。

她这才惊觉自己的手一直放在他口袋上,结果一着急一手抖,卡掉进了车缝里。

要捡卡,就必须趴在他腿上。

那姿势光想想就暧昧,尤其是在现在本来就已经莫名变得很暧昧的情况下,还不得尴尬死?

“那个……卡掉了,能不能麻烦你捡一下?”

他的手指那么长,应该很容易摸到的。

“我喝醉了。”

“……”

自己说自己喝醉的……真的不多,而且他刚才说话明明还条理清晰的。故意装醉么?

“就在您右手边,车座缝隙里。”

“动不了。”慕肆城一副不打算再管,也别再烦他的态度。

“叭叭——”后面的车按了几下喇叭。

许佳宁被逼无奈,只好趴向他的腿,不过她尽量把脸抬得高高的,避免接触到不该接触的地方。手指伸入车缝,胡乱摸索。

相连的门岗,一辆兰博基尼从小区内驶出。

“你怎么还不回来?我快被你妈烦死了。我都说了我不喜欢吃营养品,她怎么还天天做?到底什么时候搬走?”宋芊芊烦躁地追问。

“在路上了。”楚寒直接把电话挂了。

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也能从微蹙的眉心看出不悦。

那个家,他越来越不想回去。

打开窗,想透口气,却无意撞见了隔壁车的慕肆城。

他一副微醺的姿态,闭着眼,很享受的样子。似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斜眼看他。

四目相对,看似醉意的眸子,眼底深处却透出一丝精明。

接着,一个女人从他腿上抬头,发丝凌乱,脸颊潮红,开心地对他说了句什么。

那个女人……许佳宁!

她这副模样和在医院绝望的样子判若两人,散发着他从未见过的娇媚,像个热恋的小女人。

而且该死的,他们刚才在做什么?

楚寒眼角的青筋猛地一跳,脸色铁青,情绪没来得及爆发,慕肆城便关上了车窗。

最后一眼,他还勾了勾嘴角,挑衅程度不亚于冲他比中指。

真的很贱!

……

许佳宁把车开进了地下车库,扛着慕肆城上楼,幸好没再发生什么更尴尬的事情。

……如果呼吸交缠,他的脸偶尔蹭过她的脸不算的话。

“到、到家了。”

在玄关处开了灯,许佳宁顾不上换鞋。

双腿快支撑不住,再不卸下身上的“重担”,她就要被他压得跪在地上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辽阔的江景,两岸闪烁着橘色的灯火。

对面就是A市的地标建筑“星辰塔”,塔身不断变换着五彩斑斓的图案,震撼非凡,美不胜收。

不过她来不及欣赏。

把人扛进卧室,却被他的惯性带得一并倒在床上。

“呀。”许佳宁一声惨叫,肺里的空气都快被挤出来了。

好沉。

一米八八,身材强壮的男人,不沉才怪。

“你、你起来,我……我要被你压死了。”许佳宁整张脸憋得通红,差点没气儿。在他胸膛下挣扎了半天,才连滚带爬地逃出来。

喘匀了气,打了一盆水,给他擦脸。

以前楚寒经常喝醉,她就得半夜伺候他,都伺候习惯了。没想到有一天会照顾另一个醉酒的男人,而且还是慕肆城这样的男人。

“热……”慕肆城拉扯着领带。

白衬衣敞开,露出一截麦色肌肤。

许佳宁的耳根又不听话地发烫,双颊酡红,眼睛不知道该往哪看,忙给他扣上衬衫。

可她绝望地发现,诱人的不仅仅是他的身材,还有他的脸,精致凌厉的五官在酒精的作用下,邪魅入骨,让她没法移开眼。

许佳宁也分不清他究竟醉了还是清醒的,要说清醒,不会像个蛮横的小孩儿。可要说他醉了,听他说话又不像。

“先松手……”

她挣扎得更用力,可他非但没松开,还大手一拉,将她带进自己怀里。

“不是说要占我便宜?”

“你听错了……让、让我起来……”许佳宁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掉进了火坑里,全身滚烫滚烫的。

她都能想象到自己现在面红耳赤的模样有多么的窘迫,狼狈。

“别动。”抓着她两只手腕,扣在身体两侧。

慕肆城眼底,翻滚着浓烈的情绪,快把许佳宁吞噬了。她的力气正在一点点消失,呼吸却越来越凌乱。

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一个强势而充满诱惑力的男人。

“清儿……清儿……”

忽而,这个名字从他口中喃喃出来,不断地唤着。

许佳宁脑袋一僵。

他把她当成另一个女人了?

一种怪异的情绪像触电般滑过她心头,她来不及仔细分辨,总之很复杂。

大脑瞬间清醒了许多,飞快地避开了,热烈的唇落在她耳朵上。

“清儿……”慕肆城如梦呓一般不断呢喃这个名字,想要抓紧她,不让她逃离。

“我不是清儿,放开我。”许佳宁卯足了此生最大的力气,推开了他,着急逃离了那张床,仿佛慢一点,就会被它吞噬。

她心跳如雷,惊魂未定。

床上的男人,远远比洪水猛兽可怕。

许佳宁不知道在害怕些什么,抗拒些什么,但有一道声音告诉她——逃,离这个男人越远越好。

她一口气跑出公寓,大口喘息。

但还没从劫后余生的慌乱中缓过来,一抬头,楚寒,这个她这辈子最恨的男人就站在她面前。一件长款黑风衣,宽肩,整个人有种冷肃的气场,像专门来找她麻烦的。

他怎么会在这?是跟踪她来的,还是他在这里金屋藏娇?

许佳宁脸色一凛,当做没看到他,大步流星。

“你和慕肆城究竟什么关系?”

“刚才在车上做什么?”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在我提离婚之前?”

“说话!”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显得咄咄逼人。

追上她,楚寒扣住了她的手腕。

力气很重。

他从来没有这么粗暴地对待她,甚至乎,许佳宁是第一次看到他表现出情绪。

尽管他的声音很冰冷,但对他来说,已经算情绪“爆炸”。

他的冷静克制呢?她也有让他“爆炸”的能力么?

许佳宁讽刺地想着,抬眼迎上他的冷瞳,凉凉地笑。“是的,早在你提离婚之前,我们就已经在一起了。”

“很意外么?呵,我只是用你对待我的方式来对待你,你居然就生气了,不觉得可笑?”

“我是男人!”冰冷的声音添了硝烟味。难道那个什么小白脸也是真的?

“我以前不知道你这么直男癌,不过我以前也不知道你是个可以为了钱抛弃妻子的人渣。”

楚寒眼角青筋一跳。“慕肆城教你说的?”

不然以她这么懦弱,被欺负也只会哭的个性,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变成一只刺猬?

“他只是个私生子,自身都难保,你别指望他当靠山。”

“私生子又怎么样?别忘了,你我都是单亲家庭出身,你不比他高尚。就人品而言,他更比你强一千万倍。不,你连和他相提并论的资格都没有。”

她在不断挑衅他,但,楚寒不是一个容易被激怒的人。

如果连情绪都控制不了,他不可能走到今天。

“你变了。”

“是的,我在变得更好。你还记得高中毕业的时候我告诉你,我没考上吗?我是骗你的,为了你,我放弃了最好的学校和我最喜欢的专业。”

楚寒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