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错位沉沦中的女教师,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

发布时间:2019-07-20 19:1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她知道自己比不过夏美,也不敢奢望能达到她的成就,但至少,她要很努力地在公司待下去。一步一步,扎扎实实地往前走,不管走到哪一步,至少不辜负自己,也不辜负帮过她的人。

“周末有空么?”他忽然问。

“嗯?”他要约她?

许佳宁抑制不住乱想。

但——

“现在很多大学生周末会辅修第二学位,两年能拿到学位。快的话,一年也不是不可能。你可以考虑拿一张毕业证。我跟A大校长有交情,不难安排。”

“真的?”许佳宁惊喜不已。

幸运接踵而至,跟开挂似的,她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人生了。

以前她一直很倒霉,直到……遇见他,他是上帝派来拯救她的吗?

如果之倒霉了那么多年,是为了积攒遇到他的运气,那么她愿意。

“你为什么这么帮我?”

她的心怦怦跳得厉害。

“伯爵是慕氏旗下的子公司,品牌越大,越要讲究企业形象,员工的资历也是其中一部分。如果你想成为设计师,最好有一张文凭。”慕肆城吐了个烟圈,轻描淡写的姿态,分外迷 人。

错位沉沦中的女教师,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许佳宁用力点头。

高中学历,是她被人诟病的弱点。如果她能拿到学士学位,哪怕不是国际一流设计学院,至少能和其他人在同一起点,只是起点高低罢了。

之前为了楚寒,她浪费了太多青春,现在必须拼命追赶。

“谢谢你,您真是我的救世主。”她感激得两眼放光。

“可是你帮了我这么多,我要怎么回报你呢?”

受人恩惠千年记,更何况是这么重的恩情。她欠他太多。

鼻尖喷出烟雾,慕肆城淡淡睨她一眼,“那你觉得,你能怎么回报我?”低低的嗓音,透着几分似有若无的撩人。

“……”

好像是啊。

经常听人开玩笑说“以身相许”什么的,可就是想“许”,也得有“许”的资本。

显然,她没有。

“那个……我一定会努力工作。”许佳宁红着脸,悻悻道。不能用肉体偿还,就只能用劳动力偿还了。

“为我努力工作的下属很多,不缺你这个。”

“……”

那倒是。

许佳宁就真没辙了。

看着她有点丧气的模样,慕肆城无端端想笑。虽然她长相不行,目前才华也还没发掘出来,不过不是一无是处,至少捉弄起来挺有趣的。

现在这么容易脸红的女人,真的不多了。

视线,停留在她的唇上,粉粉的蜜桃唇,难怪说话的声音也像蜜桃一般甜美,汁液饱满。

喉结,微微一窒。

“要不……我帮您打扫卫生吧。”

许佳宁急中生智,因为实在是迫不及待要回报他。

对她好的人太少,以至于别人一对她好,她就恨不得掏心掏肺。

“有钟点工。”

“我知道你有。可你没听过这样一句话吗?如果连打扫都交给别人,那只能叫房子,自己亲自打扫,那才叫家。”许佳宁笑眯眯地讲道理。

可似乎哪里不对。

……这儿不是她家,她哪来女主人的自觉?

他会不会觉得她太主动,也太把自己当回事?

不过没关系,这是她报答他的一种方式。

许佳宁挽起袖子,精神抖擞。别的不行,但干家务,她是最擅长的。

慕肆城拦她的声音被手机铃声打断,他拿起手机,往外面阳台走。

许佳宁跪在地毯上,卖力地整理桌面上的文件。烟灰缸里,十几个烟头。

他的烟瘾似乎有一点重。

她捏起一个烟头观察着。

这是他的唇,含过的。

又鬼使神差地想到了那个吻,许佳宁的耳根再一次燃烧起来。落地窗外,男人回头看她一眼,她如被灼烫,忙把一烟灰缸的烟头全倒进垃圾桶里。

十几分钟后,慕肆城打完电话进来,许佳宁正站在椅子上擦书柜。

“别站那么高,下来。”

“没事的,我会很小心的。”许佳宁踮着脚尖擦拭花瓶。

“快下来。”慕肆城过去拉她。

她一分神,碰倒了花瓶,急忙慌乱地双手抱紧花瓶,自己却没站稳,从椅子上掉下来,她吓得闭紧双眼。

良久,没有疼痛感。

她落入了强壮的臂弯。

怕怕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被慕肆城一个公主抱,稳稳地抱在怀里。

她惊魂未定地望着他,他皱着眉头,眉心一丝恼意。

“让你下来,为什么不听话?”

即便是指责,他的声音依然性感。

许佳宁感受到了衬衫下的胸膛轻微震动着,一股奇怪的热流在她体内肆虐起来。

“对,对不起……”她面红耳赤地从他怀中跳下来,像个犯错的孩子不知所措,一紧张就习惯性地把头发勾到耳后。

红红的耳朵露出来,一张芙蓉面也是红彤彤的,让他不忍心说出更多指责的话。

有点,拿她没办法的感觉。

是不是胆小柔软的女人,总能勾起男人的保护欲,有些于心不忍?

可似乎不是这样,有客户给他送过更软萌,更稚嫩青涩的雏儿,他都没有过一分这般的心动。

而许佳宁,是一个已经结婚五年,还即将面临离异的……少妇。

她这份生涩与她少妇的身份一点也不相符。

可话说回来,慕肆城这张平时禁欲,时不时又邪魅狷狂的脸,别说肤浅的女人,就算是圣女也会沦陷。

在他附近百米范围内,人畜通杀。

就算是小动物,也会比较迷他。嗯,无论公母。

“从来没有女人说我可怕,他们都说我……可口。”

可口?

这两个字,真是从大boss嘴里说出来的?许佳宁睁大眼睛,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这算不算一本正经地撩啊?

还是,他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说这话很撩?

甚至有一点……骚气?

她窘在那儿,不知该如何接话。

换做其他女人,应该会心花怒放地回一句——让我咬一口?

她打了个哆嗦。

啧啧,想想都肉麻,打死她也说不出口。

“那个……差不多该吃饭了,我来做吧,我厨艺不错的。”

找个借口想逃离他。

“叫外卖。”

“不行,外卖油腻,而且谁知道用的是不是地沟油。”

大总裁的胃,不能被地沟油荼毒。

“点贵的就不会。”慕肆城看似脸色如常。心里却泛起淡淡涟漪——这女人,居然不受撩?

没道理的。

“这可未必,黑心商贩比你想的多。”许佳宁走进厨房。

冰箱除了啤酒,就是矿泉水。

厨房比卧室还干净。

“你这儿一件厨具都没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厨艺再好也无法施展。

“我不喜欢油烟味。”

所以今天的早餐也是外卖?

许佳宁好气又好笑。

瞧瞧,多么没有生活气息的男人,不食人间烟火。

“以后有机会的。”慕肆城补充了一句。“想吃什么?西餐可以么?”

许佳宁点点头。“我不挑食。”

她往地毯上一坐,继续整理资料,打算把活干完再走。

慕肆城也拿了一份商业报表看。

两人互不干扰,安安静静的没有交流,却很舒服。

许佳宁偷偷看了他一眼,认真的男人是最帅的,每一个角度都有不同的味道。全是岁月沉淀出的,属于三十岁男人最优质的一切。

一个小时后,外卖送到了,除了餐品,还有一杯红糖水。

许佳宁心里汇入一股暖意。

两人用完餐,分别继续干活。

整理完资料,许佳宁本该离开,可她没走,而是拿出笔记本电脑和厚厚的CAD工具书,认真学习。

一瓶矿泉水放到她手边。

“谢谢。”她抬头一笑,拧开瓶盖,喝了一大口。

慕肆城扫了眼屏幕。“会用电脑软件画图么?”

“还在学。对我这个电脑白痴而言,难度很大。但如果不学的话,它会一直很难,至少现在我每天都在进步。”

她就像一个海绵,不断吸收着新的知识。充实、快乐、满足,和以前每天只会做饭打扫卫生等着丈夫回家的木偶完全不同,现在她是在为自己而活。

从事自己热爱的工作,自力更生,这就是全世界最棒的感觉。

“从设计到做成一件珠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画图是第一步。简明扼要的突出风格和优势,打动客户,是至关重要的。”慕肆城道。

“嗯,我明白。”许佳宁点头。感激他的提点。

“噢,对了,你真的要告楚寒?”

“不舍得?”他的嗓音似有几分阴郁。

“不是,只是听说宋律师的费用是全A市最高的。”她负担不起。

“这不用你操心,我财大气粗。”慕肆城说着,淡定地翻了一页财务报表。

呃,器……粗?

一定是她想歪了。

“你只要抱紧我的大腿就行了,很粗。”接着又来了一句。

“……”

许佳宁开始怀疑也许自己没有多心。

这位总裁大人大多数时候给人一种冰冷,不苟言笑的感觉,可是私底下时不时的,会耍一两句流氓。

对其他女人也这样?

她的魅力远远没有大到让他只对她一个人耍流氓的程度,可他又不像会随便撩妹,或者说话不经大脑的人。

真的看不懂。

可能只是随心情吧。

“你为什么一直帮我?”

“需要理由么?”他反问。

许佳宁点点头。

看着她认真求回答的眼神,慕肆城喝了一口咖啡,从容地回了五个字。

“我闲的蛋疼。”

“噗。”许佳宁一口水差点喷出两米高,忙抽了两张纸巾擦嘴。

大总裁语出惊人,她无话可说。

给大总裁跪了。

“我已经和A大校长打过电话,明天周六,去学校报到。”

“谢谢。我总是麻烦你。”

“如果你什么都能处理好,还要我做什么?”

这话说得……好像他是她男人似的。

许佳宁心湖荡漾开一圈圈涟漪,又不淡定了。

她收敛了心神,捏拳发誓道:“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苦心栽培。”

……

隔天一早,许佳宁就去了校长办公室。她还特意打扮成学生模样,马尾,牛仔裤,球鞋,双肩背包,显得年轻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