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打美女屁屁,不怕我慢点进就不会疼了

发布时间:2019-07-21 20:08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苏婧高傲地扬起清丽的脸蛋,直视荣敬冰冷的视线,一字一句郑重其事道:“这是荣西决的手段,我没有破坏合作关系。”

既然她没有过错,就不需要在荣敬面前低头下气,或者歉意满满。

瞅见苏婧的眼神,荣敬脸上挂着一丝阴柔的笑意,冷声道:“荣西决的律师还出席了酒店那天的视频,法官判决起诉不成立,法官说,苏小姐看上去非常情愿。”

顿时,苏婧轻轻咬一口下唇,冷漠瞪一眼荣敬,低声道:“看来没必要合作下去了。”扔下这句话,苏婧快速转身,大步流星离开,不想跟荣敬交谈下去。

苏婧一直觉得荣敬靠不住,只是没想到两人的合作关系这么快破裂了,还真是讽刺。但是苏婧深知一点,荣敬只不过想要利用她而已,达不到目的,他自然扔掉她这个棋子。

一想到荣西决的手段,苏婧气不过来,竟然被荣西决钻了空子,这下还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苏婧实在难以咽下这口气,气势汹汹去找荣西决理论。到了荣西决的公司,苏婧如入无人之地一般,连荣西决的秘书都对她恭恭敬敬请她到办公室。

“荣西决……”瞅见低头办公的荣西决,苏婧快步上前,白皙的手掌重重落在桌面上,不住地轻吼一声。

她平时冷漠待人,不代表她是个没有脾气的人,正所谓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更何况她向来不是小兔子。

“这次怎么主动来找我了?”荣西决缓缓抬眸,沉稳的眸子闪过一丝得意,性感的薄唇轻轻开启。

苏婧会过来,他早就料到了,看到苏婧微微皱起的秀美,荣西决觉得煞是可爱。

荣西决别有意思的笑意,落在苏婧的眼里就是浓浓的讽刺。

“荣西决,你到底想在怎么样!”苏婧怒火中烧瞪着让西决,微微喘着粗气,直视荣西决的眼眸。

打美女屁屁,不怕我慢点进就不会疼了-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她不很荣西决了,也不报仇了,只想他不要打扰她安静的生活,就像两条平行线永远不要有交集,难道这样子不行吗?

“很简单,搬到华庭别墅跟我一起住。”荣西决一字一句道,冷清的眼眸直直盯着苏婧。

他的要求非常明确,只要苏婧跟他一块住,他就将一切绯闻压下来,并且澄清跟苏烟的关系。

苏婧这个女人这么不安分,他必须亲自看着,不能让荣敬有机可趁。

“荣西决……”苏婧不住地轻吼一声,清丽的美眸怒瞪一眼荣西决,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听她说话!

瞅见苏婧的怒意,荣西决嬉笑一下,轻声道:“考虑得怎么样了?是答应了吗?”话一落,荣西决别有意思朝苏婧挑了挑眉。

见状,苏婧连连深呼吸一口气,恢复到以往的冷然,淡淡看着荣西决,低声道:“荣总,你会错意了,我是来拜托荣总以后不要纠缠我,免得惹来不必要的误会,我们已经离婚了!”

“你……”荣西决愤怒地喘着粗气,刚才的好心情一下子消失不见。一提到离婚两个字,荣西决莫名觉得恼火。

苏婧扬起下巴冷漠看一眼荣西决,冷冷扔下一句:“荣总,我是个名声已经烂到臭的人,配不上你。”

闻言,荣西决秀挺的眉头轻蹙,微眯着眼睛盯着苏婧,冷声道:“你再说一遍!”

这个女人什么意思!竟然说她配不上自己?还是想说他配不上她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荣西决有资格说配不配!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苏婧冷冷扔下这一句话,不假思索转身,迈着小快步离开,她不想跟荣西决待在一起,更加不想跟他又任何纠缠。

然而苏婧万万没想到,自己因为一时冲动跑来跟荣西决理论,却成了另一段新闻头条,只是短短一个下午的时间,苏婧的名声一下子变成让人打骂怨恨的第三者。

看到这个新闻,苏婧不住地冷笑一下,冷然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她的名声已经够差了,不在乎那么一两条新文。

随手关掉浏览器,把手机扔在一边,苏婧专心致志投入到工作中。

苏婧才刚刚投入到工作中,梁秘书一脸紧张走到苏婧办公室。

“梁秘书,难道你不记得什么叫做礼貌了吗?”苏婧缓缓抬眸,冷漠地轻扫一眼梁秘书,自从知道梁秘书的真实身份,苏婧开始对他有点防范。

没有察觉到苏婧眸子里的意思,梁秘书连忙道歉,微微一笑道:“苏组长,总裁有请。”

说到这,梁秘书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说出来。

见状,苏婧淡淡一笑,清丽的眼儿闪过一丝凌厉,稍稍打量一下梁秘书,道:“有什么话说吧。”

“是关于今天的新闻。”梁秘书咽了一下口水,好不容易才把话说出话来。

闻言,苏婧淡淡看一眼梁秘书,轻点头一下,缓缓起身跟着梁秘书去见威龙总裁。

 苏婧抬手轻拍一下脑门,摇晃一下脑袋,努力甩开这个想法,自言自语起来:“不要被荣西决影响了,肯定有别的办法。”

怀揣着美好想法的苏婧当回到部门听到小田汇报的消息,不住地怔住了,清丽的眼儿写满难以置信。

“婧姐,你没事吧?”小田担忧地呼唤一声,她跟苏婧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苏婧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

下一刻,苏婧连忙回到神来,冲着小田淡淡一下,掩饰刚才的尴尬,开声问道:“小田,这个消息你从哪里得来?”

总裁刚刚才提醒她一下,没想到荣氏这么快与别家谈和,幸好对方跟她一样没有签下合同,要不然……

“这个……”小田吞吞吐吐起来,一副不知道该不该说的样子,随即触及到苏婧淡然神色,才缓缓开声:“是梁秘书告诉我的,婧姐,你不要告诉其他人,这是秘密。”

见状,苏婧重重点头答应小田,可是一想起这个消息跟梁秘书有关,苏婧轻抿眉一下,秀丽的眉头轻轻皱起。

先不说这个消息的真假,梁秘书告诉小田就可以看出是别有用心,小田为人较为单纯,要是知道消息了,肯定会告诉她,显然梁秘书想要通过小田的口传达给她。

看来这个梁秘书不简单,他的心思不像她所想的那样,或许他是另一个荣敬,以后她要多加小心才行。

“婧姐……”小田以为自己说错话了,才让苏婧露出这般沉思。

察觉到小田的意思,苏婧微微一笑,轻声道:“我没事,小田你出去工作吧。”小田担忧地看一眼苏婧,还是出去了。

小田出去后,苏婧依旧思考着消息的真实性,不过以荣氏这么一家大公司,想要合作的公司一定是挣破脑袋,要是别家抢先一步跟荣氏合作的话,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清脆的电话铃声惊醒了苏婧。

瞥见手机屏幕显示的号码,苏婧不住地抿唇一下,她越不想跟荣西决有联系,可荣西决越是纠缠她。想起以前,她想跟荣西决联系,荣西决却是一副躲她还来不及的样子,想想她都觉得可笑。

快速按下接听键,苏婧只希望跟荣西决的谈话能够做到速战速决。

“你知道消息了吧。”电话里头的荣西决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语气,这说明荣氏打算跟别家公司是真的。

“荣西决……”苏婧刚把话吐出来,荣西决连忙打断。

“没签合同,合作不成立,这句话我应该告诉你了。”荣西决沉稳而霸气道,一口王者般的语气,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掌握在他手上。

顿时,苏婧紧紧抿着唇,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荣西决所说的话,她跟本反驳不了。

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苏婧不住地深呼吸一口气,一瞬间恢复以往的冷静,淡淡开声:“荣西决,你要怎么样才签合同。”

她不能让自己和同事的努力白白浪费,而这么一个大好机会摆在她面前,她不能白白地看着它溜走,而且对公司也会造成一定的损失,为了这一次跟荣氏合作,公司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

听到苏婧的话,电话里头的荣西决轻笑一声,似乎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似的。

“今晚华庭别墅。”话一落,荣西决丝毫不给苏婧说话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听到电话里头“嘟嘟嘟”的声音,苏婧不由地蹙眉一下,清丽的眼儿掠过一丝怒意,轻咬一口下唇。

荣西决这是什么意思了?谈公事到谈到他别墅去?这不是明摆着……

想到这,苏婧娇躯的身子满满往后靠,姣好的容颜写满惆怅,白皙的手指揉着太阳穴。

荣西决的话忽然让她好头疼,明知道他的意思,苏婧不想去华庭别墅,可又不得不要过去,要不然……

下一刻,苏婧不住地长叹一声,罢了罢了,既然之则安之,如果能签下合同那就好,要是不行,她也不会跟荣西决多费口舌,直接走人便是。

这么决定后,苏婧将惆怅抛之脑后,飞快地投入到工作中。

下班后,整理好文件,匆忙补了一下妆,苏婧开车来到华庭别墅,看到这个熟悉的地方,坐在车内的苏婧不住暗伤一下,那一刻她的心不由地揪痛一下。

那天的回忆苏婧还记忆犹新,直到现在她还后悔那天晚上的举动。

本以为那天是她最后一次踏进这个地方,怎料今天她为了签下荣氏和威龙的合作再次来到这里。

同一个地方,不同的时间,以及不同的她,她已经不是以前的苏婧了,不会为荣西决一个莫名的举动而高兴或者难过。

踏上台阶,苏婧迈着矫健的步子来到门口,刚要按门铃的时候,门突然开了,接着一副娇柔而熟悉的脸孔出现在她跟前。

苏烟?

看到苏烟的身影,苏婧微微变化的表情很好地诠释她的惊讶。

苏烟跟荣西决同居了?这个速度还真快啊!看来离订婚也不远了。

苏婧深知荣西决的性格,要不是得到他允许,没有人可以擅自走进他的房子,那时候她过来打扫房子还是哀求了很久才拿到钥匙。

一刹间,苏婧的脑海里浮现出荣西决信誓旦旦说过的话。

苏烟的话还没有说完,苏婧迅速扬手,白皙的手指毫不留情地给了苏烟一个响亮的耳光。

“苏烟,注意你的言词,你可是苏家小姐,不要跟个泼妇一样。”苏婧冷眸轻扫一眼苏烟,嘴角勾起一丝嘲弄笑意。

苏烟疼痛地大叫起来,抬手捂着扇红的脸颊,低低盯着苏婧,勃然大怒:“你这个贱人,居然敢打我?你……看我打不打死你!”

苏烟气得肺都快炸开了,接连两次被苏婧扇耳光,还被苏婧骂泼妇,她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苏烟扬起手像苏婧扑过去。

瞅见苏烟飞扑过来的身影,苏婧敏捷地往后退一步,轻巧一个转身,华丽地绕到苏烟的身后。

而苏烟控制不住身子,本能地往栏杆上撞去,刚好撞到她的腹部,苏烟痛得大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