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宝贝再快一点别停,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发布时间:2019-07-21 20:09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韩应铖挑眉,吩咐陆子开车先去会场让戚暖换礼服和化妆。接着对戚暖说:“我会结算你加班费。”

“不可以找别人吗?”戚暖宁可不要他的加班费,她晚上真心想留在家陪孩子。

“不好。”韩应铖一本正经拒绝,低靡的声音性感:“我迷你迷得要死要活。”

赤果果的调戏轻薄!

戚暖干脆转头看窗外,气得说不出话!

去到奢侈品会场,戚暖以前不是奢侈品的狂热粉,穿的用的其实都是妈妈给她准备的,她很少自己出去逛街购物,特别发生薄斯言那样的事情之后。

戚暖跟着韩应铖进去,他是韩城里的名人加男神,很多人认识他。会场的几个主管,一路小心翼翼给他导购。

戚暖抬头看向前面腰杆直挺的男人,摸不清他的品味,时而偏好清纯时而又喜欢性感,昨晚竟然给她穿那种轻飘飘的短裙!

她忍不住伸手,扯了扯他雪白的衣袖袖口,他低下眸看她,光华流转。

她小声说:“我不穿暴露的。”

韩应铖握着戚暖的小手,修长手指仔细缠着她五指,薄唇撩开邪肆的弧度,独宠:“嗯,暴露的留在家穿给我看。”

戚暖脸颊泛红,咬着自己的唇。

宝贝再快一点别停,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后面几个会场主管,看着韩应铖亲自牵一个女人的手,惊讶不已,不禁多看戚暖几眼,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小姐,从没有见过。

贵宾室里。

韩应铖早就给戚暖挑选好礼服了:“去换吧,我在这里等你。”

他坐下舒适的沙发上,看着戚暖在女服务员邀请下进去更衣室,倒有些新鲜,他第一次有这种经历,在外面耐心等着一个女人换好衣服。

那是一件森林系的长款礼服,薄纱翠蝶,曼妙蹁跹,很仙气。

戚暖认得,这是巴黎时装秀最新展现的款式,仅有两件,一件浅色一件深色,韩应铖的这件是浅色的,清纯神秘。

她不追奢侈品,但办公室的女同事都会看时装杂志,尽管买不起,也抵挡不住女人爱看漂亮衣服的喜好。

戚暖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慢慢换上礼服,一个人其实有些难穿的,所以她才不喜欢宴会这种场合,过于隆重繁琐。

戚暖好不容易换好出来,高跟鞋只能有劳女服务员帮她穿了,她稍稍拎起过长的裙摆,露出一截白玉似的小脚,没注意到,韩应铖一直在深深看着。

从戚暖出来的一刻,韩应铖的眼神就变得异常专注,连女服务员蹲着身捧着她赤倮的小脚,她细致的凝眉动作,都看在他眼里,没有错过。

一个比名门千金还要有味道的女人,谁说她不够美?明明那么撩人,活色生香!

化妆师给戚暖化了一个淡雅的裸妆,以及做了一下头发,不过韩应铖有要求,并不准动戚暖的乌黑直发,所以,只是戴上一些奢侈发饰的点缀。

离开的时候,戚暖被韩应铖紧紧攥着柔嫩的小手,肌肤被他掌心的炙热烫得微微颤栗。

即使上了车,交缠的手也不肯松开,戚暖烟眉浅浅,刚要开口叫他放手时,韩应铖突然挑起她的下巴。

目光对视,戚暖被男人**猖狂的眼神,吓得心口一紧。

韩应铖充满期待地低喃:“真想看你穿成这样在我面前弹钢琴。”

戚暖羞愤地转开脸儿,眼里尽是慌张!

韩应铖怎么知道她会弹钢琴?该不会是他以前见过?

戚暖心潮起伏,韩应铖沉默不语,两人各怀心思,一直到宴会的酒店……

名流与名流的圈子,其实很小,小到能冤家路窄,情敌眼红,包括撞衫!

戚暖觉得自己只要跟韩应铖一起她的霉运就永不停歇,女人最怕的事她都碰上了,还和韩城第一美人戚筱当场撞衫。

呵!

比美比仙气,她又不是万人迷!

戚暖两只白皙的手挽着韩应铖结实的手臂,稍稍用力,像在抱怨:韩少你看看你挑礼服的品味,那么大众化,做你女伴实在委屈!

韩应铖对此发展饶有兴致,挑眉,注视戚暖,她看上去真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生过两个孩子的女人。

几个集团的老总和韩应铖攀谈,戚暖在他身旁充当有话题性的花瓶。

韩应铖应付之余伸手拿过一杯香槟,递给戚暖,声音温存:“口渴了吧,嗯?”

“嗯。”戚暖接过香槟,垂眸浅尝。

在旁边几个老总眼里,戚暖的这个行为不讨巧也不识趣,竟然连一声谢谢也没给韩应铖,无礼得嚣张。

韩应铖一直觉得戚暖很有傲气。

戚暖看向与她和韩应铖隔着不远的乐祁泽和戚筱,同样礼服的两个女伴,同样在韩城风头强劲两个男人,就像在暗中较劲。

戚筱转开头,乐祁泽的薄唇在动,对她细说唇语。

清脆的一声,韩应铖的酒杯与她的酒杯相互轻碰。

戚暖抬眸与他紧紧对视,他弯起唇戏谑道:“我听说,女人撞衫好比男人戴绿帽,都要勾心斗角的,需要我帮你让戚筱提前退场吗?”

怎么提前?戚暖看他矜贵的手上拿着的一杯上品红酒,摇头:“不用了。”

韩应铖将他和戚暖的酒杯,放回侍应的端盘上,大手攥着戚暖,声线很沉:“那作为我的歉意,我向你赔罪,不知道能否与你共舞一曲?”

“……我怕被人人肉。”戚暖说真的,韩应铖是韩城的大人物,赫赫有名,她还不想出名。

韩应铖低笑一声,希贵俊美:“我刚才没和别人说你叫什么名字,这里没人知道你是谁。也不会有人偷拍你的照片然后去你公司找人对证你是谁。”

“放心,和我跳支舞没你想得那么可怕。”

好吧,她想多了,戚暖答应了,手就连手指都在韩应铖的掌心里被他攥住,她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他,可能心里想打击乐祁泽和戚筱,很幼稚,也不争气。

戚暖第一次和男人共舞,尽管以前有学过,但也很生疏了。

她紧张地一直盯着自己的高跟鞋,一心跟着节拍,怕要跳错的,韩应铖俊颜微沉,不满意眼前的女人用着个发旋对着他:“和你跳舞的人是我,你看着地下做什么?我不好看?”

戚暖认真地看了他一眼,老实说:“我怕踩到你。”

韩应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戚暖,该怕的时候她不怕,这些小事她却怕,不是一般的不识趣。

他问:“第一次和男人共舞?”

戚暖的发旋点了点:“嗯。”

韩应铖心中一软,俊颜染上柔和,眼神越发地深谙!

戚筱看着那个一直在云端之上的男人,如今,被她最嫉妒的女人占据目光。她搂着乐祁泽的手,轻靠他臂膀,柔声呢喃:“祁泽,忘了她吧。”

今晚的宴会,对其他人来说,很有意思。

两个同场撞衫的女人,气质迂回接近。

一个清纯,一个仙气。

神坛上的仙女不易拉下来,**的嫩女孩惹人窥觊!

戚暖在洗手间里洗手,刚才跳舞的时候太紧张,手心都冒了汗。她用吹风机吹干双手的水珠才出去。

 再美好的初恋,终抵不过似水年华。

戚筱长裙飘飘地站在走廊口,戚暖与她擦身而过的时候,她冷若仙道:“你果然想抢回戚家。”

戚暖的腰上被一股猛力推了出去,她立即攥住戚筱暗地里推她的手,两人同时倒在地上,同款的长裙礼服下摆纠缠在一起,难分清楚。

我要从你身边抢走乐祁泽。

16岁的戚筱穿着16岁戚暖的白色长裙,以相同的手法狠推了戚暖一把。

两人跌倒,很快就引来宴会上的其他人。

戚暖扭伤了脚踝,高跟鞋的鞋跟很高,她刚才没站稳崴脚了。

很痛。

电梯一直往下降落。

韩应铖面上稍缓,修长的手揽着戚暖的细腰,仔细收紧:“我是怎么和你说的?提前让戚筱退场不就完事,你的脚也不会扭到。要这些千金名媛,在同一个宴会场合和别的女人撞衫,就等于在凌迟羞辱她们。”

戚暖的脸侧贴着韩应铖的左胸膛,男士华贵的别针咯着她的肌肤,很不舒服。

她拉开了一些距离,其实归根到底起来,也是韩应铖不对,他不叫她当他女伴,她现在还好好的在家陪七夕七年。

‘叮’,电梯下到酒店一楼。

韩应铖抱着戚暖出去,长腿步伐很大,矜贵的手猛地用力扯下左胸膛前的男士别针,甩手扔掉!

金属器碰击地面的声音,很响亮。

戚暖分明看到,酒店大堂的值班经理,小心翼翼地捡起韩应铖扔掉的男士别针,找人保管好,就算是坏掉不要的也得派人还给韩应铖。

没胆子私吞。

戚暖白皙的脸侧没自觉地蹭了一下舒适的西装衣料,韩应铖挑眉,眼底阴影浓郁:“我发现你很能行,每次惹我生气了就对我撒娇,是否觉得我吃定你这一套?”

戚暖不能更冤枉:“我没撒娇,只是脚疼而已。”

韩应铖俊颜一沉,气场很不善!

在车上等候的陆子看到这样的情况,很懂掌握分寸,没多问戚暖如何如何,迅速打开后排车座的车门,韩应铖微微倾下头,修长的腿一跨,抱着戚暖上车。

“韩少,去哪?”陆子询问。

“医院。”韩应铖冷声说,看着戚暖正抬起他的手腕借看他的手表。

才晚上9点,宴会去了一个小时他们就走了。戚暖想趁早回家陪孩子:“不用去医院了吧?不如回家?”

韩应铖按了按食指,骨节在响:“我可以不问你和戚筱是否因为一个男人而争风吃醋。就目前而言,我个人心疼你的成分比较高,我不想对你发脾气,你也不要像不怕死似的一个劲地惹我生气,听话,嗯?”

……提醒一样,让她多带点眼色!

戚暖吓得闭嘴了,她以为他现在的心情已经足够生气。

***

荣光医院。

韩应铖开了一间单独病房,让一名女医生给戚暖处理脚上的扭伤。长裙的裙摆撩起,露出一截红肿明显的脚踝。

其实,并不严重,只是戚暖的肤色较为白皙,很容易制造痕迹,韩应铖在这具鲜嫩的身子上尝试过,一点点的红淤吻痕都显得触目刺眼。

女医生戴上医用手套,替戚暖按摩散瘀,力度精准略重,戚暖疼得凝着烟眉,眼睛眨着眨着泛起湿润,很微弱很微弱地破碎呻吟。

真要命!

韩应铖目光骤深,视线极缓地滑过女人的红唇,喉结性感地滚了滚,吩咐女医生照顾好戚暖,转身,打开病房的门,出去。

韩应铖坐电梯到另一层去看韩爷爷,脑海里分神地在想一个女人,那种声音,在他身下和他缠绵的时候逸出会更美妙动听,每一下都好似弄疼她,又好似弄舒服她,妖娆清纯。

【疼吗?还是舒服?】

【……呜,我不知道……】

【那就是舒服了。】

那么那么的美,引入入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