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村长的后院 阴间神探,打女佣的屁屁 拜师九叔

发布时间:2019-07-21 20:1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一直到回到车上,戚暖都是被韩应铖抱着的,扭伤的脚踝轻松很多,她挪了下自己的身子,与韩应铖高大的身躯贴得太近,他染着红酒味的迷人气息,萦绕她身周。

时刻散发性感魅力。

“回家。”韩应铖开腔道,陆子启动豪车,滑入夜色繁华的车道。

戚暖拧眉,觉得韩应铖回的这个家,应该不是她租的小公寓。她看向他:“送我回家吗?”

韩应铖温存着声音说道:“去我家。今晚我已经很累了,不想再转来转去,你的脚扭伤了也需要休息,别和我闹腾。”

“我不去。”戚暖不肯配合,韩应铖侧着颜一声不响地看她,眼眸凌然厉色,隐含危险!

这个男人的气场,一向强势压人。

戚暖匆匆瞥过车外的路段,垂眸斟酌道:“我昨晚已经没回家了今晚不能再不回,你顾及一下我是有两个孩子的女人,好不好?”

韩应铖觉得不好,很不爽,这种拒绝他又向他撒娇的口吻,何等狡猾!

“回她家!”并不和颜悦色的一声,陆子转入了另一条车道,在下一个红灯口,将车转弯。

戚暖倚着车门,车内的冷气很强,加上韩应铖沉着的面庞,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今晚,好像惹他生气了两次,想想,她确实挺一路作死的。

得罪韩应铖的下场,她不是没有想过,无非就是在韩城很难混很难混,无人敢帮她……

一路无话,直到回到小公寓的楼下,韩应铖仍旧俊颜不善。

戚暖不敢惹他了,白皙的小尾指勾着车门的门扣,开门下车,扭伤的那只脚先下刺疼了一下,她拧了拧眉最怕疼了。

村长的后院 阴间神探,打女佣的屁屁 拜师九叔-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戚暖还没离开车人就被一股重力扯了回去,撞上男人硬绷绷的胸膛!

韩应铖修长的手指,握捏着戚暖的脸儿,心情很不悦很不悦:“你真是欠收拾!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虐待你回来!”

戚暖纠结着烟眉,她也差不多是被他虐过一回了,心灵上的……

韩应铖重开重甩地打开车门,打横抱着戚暖下车,值夜的保安从保安亭里探出个头看了眼,便又缩回去。

男人一看就是非富则贵的公子,不可能是入小区盗窃的,那么凶猛霸道的气场,出头也要看人的,这个,普通人出不了头。

都懂趋利避凶。

戚暖也懂,七夕七年在家,她不想韩应铖上去:“我自己上去就行,不用麻烦……”

韩应铖截然打断,不跟她废话:“再说一句,信不信我反悔抱你回我家?”

……

戚暖觉得韩应铖这个男人,真的是她挡都挡不住的克星!

进了公寓的电梯,戚暖看着数字一层层往上跳,心里忐忑。

这个时间,七夕七年一般差不多要睡觉了,可能邹舟正在给他们两个讲睡前故事,现在回去,两个小孩肯定要闹腾她的,乐开了花,一下子就来精神了。

她当然也开心,最喜欢逗自己的两个小孩玩儿了,可韩应铖在的话……

‘叮’,电梯的楼层到了。

韩应铖抱着戚暖直到到她的门口,才将她轻轻放下来,戚暖看了他一眼,想问他,还不走吗?

可不知道是不是心虚的缘故,这几个字卡在喉咙里,没敢说出来,怕引起韩应铖的奇怪。她一直很怕他接触七夕七年!

戚暖咬着自己的下唇,白皙手指微微哆嗦着拿着家门口的钥匙,狠狠心吸气打开门。

里面,没人。

玄关门前,摆着两双一粉一蓝的可爱的小孩子拖鞋,还有邹舟的人字拖,三人有伴出门去了!

戚暖顿时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软了,才想起,她出门前邹舟告诉过她,会带七夕七年去新开的烧烤店吃烧烤。

佛祖保佑,虚惊一场!

“你家,没有人?”韩应铖低眸看戚暖微红的脸儿,唇在吐气如兰,很热。

“邹舟带他们出去吃宵夜了。”戚暖说着,不自觉微笑。

韩应铖暧昧不明地嗯了一声,薄唇撩起与她相同的微笑,气质邪气:“不请我进去坐坐?”

做……做?

戚暖承认她的第一个反应是想歪的,孤男寡女在一室,对方还是一个对自己有明显企图心的男人,好似连拒绝都变成暧昧不清的情调。

戚暖最后还是请韩应铖进来坐了,他都提出来了,她将人拒绝就是今晚的第三次惹他生气,暂时还是不要作死好。

事不过三,她隐约觉得这是韩应铖的一个底线。

“随便坐吧,我家没什么好看的。”戚暖换了拖鞋,还是自己的拖鞋穿得舒适。

“嗯,很狭小。”韩应铖声音好听,眸光在几十平的小公寓里漫不经心流转,长腿坐下沙发一伸,竟然已经舒展在客厅中间。

他看着戚暖跨过他的腿,进去厨房。

毒舌,戚暖不能指望出身极好的韩应铖夸她公寓精致!

韩应铖打开薄小的电视,这个时间他看的野生探险节目,已经播完,他无趣地起身,跟着戚暖进去厨房。

暖色的灯,空间还是很狭小,冰箱的门前贴满各种颜色的便利贴。

他看着戚暖在这个小厨房里忙碌,肤色柔白,小手拿着水果刀切开嫩黄的柠檬,在水杯的水里挤了半个,洗好,仔细递给他:“我家只有牛奶和白开水。你将就一下喝吧。”

“嗯。”韩应铖眸光闪烁,接过戚暖手里的水杯,慢条斯理地喝完,没有味道的白开水,加了柠檬有些清新的口感,不坏。

戚暖打开冰箱的门,里面都是七夕七年的零食多,韩应铖瞥过边上排满的一罐罐啤酒,薄声问:“不是有啤酒吗?”

戚暖一愣,手里拿着两个苹果:“你喝啤酒?”

他的品格,不是红酒香槟吗?

韩应铖好看的手转动一下透明的水杯,放到洗碗池里:“也会喝一下。”

戚暖耸耸肩,没说话,将洗净的苹果递一个给他,吃水果吧,孤男寡女在一室再喝酒就真的要坏事的!

韩应铖没接,流转着光华的眼神,直视着戚暖,看她张着唇咬了一口红苹果,视觉的诱惑,很有暗示性。

韩应铖修长的五指,轻轻覆上戚暖皓白的手腕,猛地俯下头,迅速并精准地擒住蠕动的一张小嘴,薄唇张开,含住在自己的嘴里,充满果肉的甜美香气!

戚暖手里一顿,松开,原本递给韩应铖的苹果,掉在地上,滚了滚。

她推着抵在她身前气息狂妄的男人,手臂被他有技巧地反剪在身后,后脑勺被他托起,迎合着他的强吻。

唇齿交缠,激烈;

戚暖浑身没了力气,扭到的脚也站不稳了,几乎整个人软在韩应铖的怀里,任他为所欲为,搂着她腰间的有力手臂,将她往他高大的身上提了提,更方便男女身高差的接吻。

那么那么的纠缠不休,没完没了无止境似的。

韩应铖索性将戚暖抱到客厅的沙发上,将她压在上面,薄唇覆下……

戚暖挣扎着,和韩应铖吻合的唇齿间,有了一丝空隙:“停……等一下,我两个孩子快要回来了……”

“我去你房间好不好?”染指耳廓的男人邪魅气息,性感带有诱哄。

干燥手指,抚过戚暖的唇瓣,颈项,锁骨……

戚暖被调戏得快要哭出来了,脸颊潮红:“不要韩应铖。他们……他们一回来就会进我房间。”

“嗯。”韩应铖喉结滚动,声音质感地沙哑,吻上戚暖湿润的眸子,男性荷尔蒙气息浓郁:“那在此之前,你先乖一点,让我舒服一下。”

***

30分钟。

家门口的门,开了关上,掉在厨房里的苹果,已经被男人捡起拿走。

韩应铖走了……

10分钟左右。

邹舟带着吃饱喝足的龙凤胎回来,开门进屋,七夕七年看妈妈坐在沙发上,手里抱着抱枕在发呆。

戚暖瞥着眼前的镜子,手从自己的细腰上拿开,仔细看才发现,束腰的连衣礼裙破开了一个口子,露出腰间的一截女性嫩肉。

白灯光下,隐约可见白皙的肌肤上,有浅浅淡淡的印子。

韩应铖留下的。

戚暖用力咬唇,看着镜子里脸颊潮红的自己,一副含春样,她烦躁地脱掉身上的连衣礼裙,恨不得在地上踩上几脚,但一想到这衣服价值二十几万,她就肉疼!

在矜贵的上流圈子里,千金名媛穿的礼服,一般只穿一次,极少会重复穿第二次。

她的这件,才穿了一个小时就被韩应铖撕烂了,倒卖出去都不可能,难不成找人缝上?只能扔掉!

韩应铖对女人,真不是一般的奢侈!

戚暖拧开花洒,仰起脸儿淋着清凉的水流,唇瓣又热又麻,还有和男人接吻的唇感,她伸手揉了一下自己的嘴,那么清凉的水,脸上依旧红潮不退。

情迷深深。

戚暖洗了一个很漫长的澡,想起还要给七夕七年讲睡前故事,才匆匆擦拭身子长发,穿上睡裙出去。

她关灯爬上自己的床,心绪不宁地辗转半天,才慢慢睡着过去,又是五年前的梦。

赤倮的男人身材性感有型,缠着她身子,很热很热的汗滴落她的皮肤,迷人的气息缠绕,男人低喘的声音,很沙哑,在她耳旁响起:“给我。”

是韩应铖的声音。

一夜旖梦。

韩应铖难得早起,他看了眼卧室里开着的空调,舒适的恒温,他身上的皮肤却有黏人的薄汗,很热,由内而外连血液都在沸腾的燥热。

他皱眉,起床去浴室洗了个清晨澡。

中午时分。

戚暖出去见客户,她刚离开公司,就接到客户打来的电话,说要改一下见面的地方,改去她公司附近的一家高端饭店。

不可能的,戚暖不敢说出来,看到韩应铖眼底里的诡秘幽深,心颤得很,怕他会不择手段。

这是一个从未受过挫败,又只手遮天的男人,她只有一点傲,但他是绝对绝对的骄傲,没有他得不到的,只有他不想得到的,很霸道的存在。

“你不怕我跟你虚情假意吗?”戚暖话音刚落,捏着她下巴的修长的手用上了力,她微微生疼。

韩应铖的俊颜很浅淡,目光很深,把捏着戚暖认真道:“只要你敢,我就期待着你怎么跟我虚情假意。”

他的手松开了,指腹仔细轻抚着戚暖白嫩的下巴,被他捏疼的也是被他抚摸不疼的。

很会软硬兼施,手段厉害。

戚暖不敢的,不是虚情假意的这一块料儿,跟一个随时能玩死自己的男人来这一套,她也觉得有点作死。何况,真也好假也好肯定都有感情在里面,怎么能不动情呢?

不可能,那都是自己骗自己。

戚暖拍掉韩应铖的手,自己揉了揉下巴,被他碰过总有些异样的感觉。

韩应铖看着,在皱眉:“疼吗?你的肌肤比较娇气,昨晚也是,我才弄你一下你就给我喊疼,我其实没用多大的力气。”

……戚暖快要被气哭了,脸红眼也红,色狼,流氓!衣服明明都被他撕坏了!

韩应铖注视着戚暖的脸,突然浮现今早绮丽的梦,喉结滚了滚,声哑:“昨晚,有想我吗?在和我那样亲热过后。”

“没有!”戚暖转开自己的脸儿,白皙小手伸向韩应铖:“昨晚的加班费你还没结给我。”

这样的戚暖有点傲娇,韩应铖看着觉得很有意思,薄唇笑出了声,音色磁性好听:“嗯,你想要多少?”

戚暖转回脸儿,轻飘飘一句:“韩少的股票赚了不少吧。”

韩应铖挑眉,眸光流转,五官俊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