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

发布时间:2019-07-21 20:1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不注意她呢她张张口,想些什么,又发现什么都无济于事。面对他,她总有一种无力感。

“我会让你沉迷。”他一字一顿地对她道。

很快,她会成为他的女人,她会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盼着能爬上他的床,就像其他那些盼着爬上他床的女人一模一样。

她也会亲口把她来这里做卧底的事全盘告诉他,对他毫不隐瞒,对这一点,他有着绝对的自信。

他的唇又一次要压过来,这时健身房门上响起敲击声,并伴有管家的问话“叶先生,您在里面吗海先生到了。”

管家的到来让夏一涵有一种虎口脱险的感觉,她的眼神一闪烁,正好被叶子墨捕捉到。

还敢她口中那个爱的甚于生命的人,不是海志轩吗

他紧抿着唇起身,往门口走去。

“跟我去招呼客人。”他冷漠地命令道。

这些天夏一涵真的很庆幸,能够脱离那些人那些事,独自一个人。

现在他有命令,她只能服从,又要回到所有人的目光里。

她起身,想要拉平自己的裙子,好像头发也在刚刚的拥吻中弄乱了,她得好好的整理一下。

谁知他背后像是长了眼,又冷冷地了声“就这样去,不管是裙子,还是头发,都不许动。”

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他什么意思

又要让她成为众多女人嫉妒的对象吗

他不在乎别人可以,他怎么能够不在乎他未婚妻的看法

也对,他来就不在乎他未婚妻的看法,他也不在乎她夏一涵的看法,他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

她都忘了,他就是个自大狂妄的人,这样的人,她真是没什么好沉迷的。

管家垂首在门外,等叶子墨出来,他就跟在后面。夏一涵也跟在叶子墨的身后,管家偷偷瞄了她一眼,看到她两颊发红,头发凌乱,制服裙子也有很多褶皱。

他不禁在想,这夏一涵可不是一般的妖精,竟然能勾引的太子爷在健身房里搞她。

唉可别真的搞大了肚子,她要是怀孕了,以后他就倒霉了。

这事,他得赶紧去告诉宋婉婷,让她快想办法。

其实不用告诉,宋婉婷应该已经知道了,是她让他到健身房来找叶子墨的,希望聪明无比的未来少夫人能想到好主意。

刚到主宅大厅门口,宋婉婷满脸堆笑地迎出来,口中着“子墨,海和潘潘来了,在会客室里呢。”

她亲热地搂住叶子墨的胳膊,同时往他身后看了一眼。

夏一涵凌乱的外表让宋婉婷的心像被针刺了一样难受,但她掩饰的很好,始终笑着,还热情地道“哎呦,涵妹妹也被管家叫过来了呀。”

“快来快来,我给你介绍我的好朋友们。”

着,她放开了叶子墨的胳膊,走到夏一涵身边,拉住她的手就往大厅里面走。

就在刚刚她还和她的未婚夫在拥吻,她还在做着最不道德的事,一想到此,夏一涵的脸羞愧的更红了。

她想拒绝宋婉婷拉她的手,却被她强势地抓着,叶子墨则像看戏似的看着她们的手牵在一起,什么都没。

会客室的门开着,海志轩和潘瑜并排坐在沙发上,各自手中端着一杯茶,在慢悠悠的品着。方丽娜和孙萌萌被管家安排在会客室里面招呼海志轩和潘瑜,端完茶水后就垂首在沙发边上。

“叶先生,宋姐,请进”管家弯身道。

“夏一涵留下,你们都出去在大厅里等。”

叶子墨朗声命令道,夏一涵于是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而她酡红的脸,她的乱发更成了焦点中的焦点。

海志轩往她身上看过来,眼神最深处,有一种无法言的嫉妒。

他能感觉到叶子墨是为了向他示威,才刻意在亲吻了她以后把她带出来的。

夏一涵也领会到这一点了,她把头垂的尽量低,希望大家不要这样看着她。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与人通奸被抓住了一样,要接受众人凌迟一般的目光。

她在大庭广众之下羞愧无比,感觉再无声地戳她的脊梁骨,她是个不自重的女人。

她很想让他们都看不到她,显然叶子墨和宋婉婷并不想让她躲起来,宋婉婷还抓着她的手呢。

她把她拉到海志轩和潘瑜近前道“海,潘潘,这位就是夏一涵。海见过一次的,不过那时她还不是我妹妹呢。前几天,我们两个人义结金兰了,从此以后我要把她当我亲妹妹的。你们两个,也要把她当成好朋友,不能有门户之见哈。”

叶子墨在主人的位置上落座,淡然看着,不置一词。

潘瑜心里却在想着,这女孩子明明像是刚亲热过的,怎么连仪容都不整理一下就出来见人呢

宋婉婷的话还没完,她转头,又对夏一涵“这位呢,叫海志轩,是会长的机要秘书,前途无量的呢。以后你就叫他海哥吧,这位,是他的女朋友,潘瑜,你就跟我一样,叫她潘潘。”

沉稳的海志轩,早把嫉妒的情绪压下。

他不管他们唱的是哪一出,对他来,都要见招拆招。

他主动起身,伸出一只无比礼貌而又友爱的手,沉声道“涵妹妹,幸会。”

夏一涵还能什么

她只能伸出手,跟他轻握了一下。

宋婉婷笑着推了推夏一涵,提醒道“海都跟你叫涵妹妹了,你怎么不叫海哥呢快叫啊”

她怎么叫的出口她要是真叫了,那个莫名其妙总是犯嫉妒的叶子墨更不知道要对她做什么了啊。

夏一涵沉吟之际,叶子墨平淡地了声“怎么着,婉婷,今天这里是要开认亲大会吗”

宋婉婷面上没什么变化,也没接他的话,心里却在苦涩地想着:你到底还是话了吧你就是不愿意听她跟别人叫哥,是不是叶子墨,你真欺负人。我是你未婚妻,你怎么可以跟她亲热以后还明目张胆地带到所有人面前来。你就那么不在乎我的感受吗

为了让夏一涵不尴尬,海志轩温和地“叫什么都一样,快坐吧。”

姓海的没少在他跟前替夏一涵解围了,叶子墨表情更显的冷漠。

宋婉婷依然微笑着,拉夏一涵在另一面沙发上坐下,问潘瑜“潘潘,你我妹妹漂亮吧”

潘瑜笑道“漂亮,真是少见的大美女。下次有这么好的妹妹,也介绍给我一个,做独生女太孤单了。”

“去,你先别想美事。还是帮我想想,你身边有没有合适的未婚高富帅,给我妹妹介绍一个,她还单身呢。”

宋婉婷完这句话,叶子墨的目光就似有若无地在审视海志轩的脸,而海志轩也在与他对视。

两人均不动声色,又同时在衡量,对方到底对宋婉婷的话有多少嫉妒的成分在。

她单身,怎么像是刚被的样子潘瑜心下暗暗琢磨,却还是应景地答道“你这么一,我还真想不到。我认识的那些男人,一个个都是酒色之徒,不敢把你这么好的妹妹给害了。”

宋婉婷痴痴地笑,反问她一句“酒色之徒这么海也”

叶子墨和海志轩又聊了一阵,他起身道“海,你先坐,我有事处理一下,马上就回来。”

为不让叶子墨进一步误会,夏一涵忙跟上他的脚步,不想单独留在这里面对海志轩。

谁知叶子墨却淡然道“你留下,不定海先生有什么需要呢。”

他颇有深意的话让夏一涵更加不安。

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室内再无旁人,海志轩才能正眼看夏一涵。

只有天知道今天这次见面让他多受折磨,他很想很想单独跟她几句话。

从上次和夏一涵分开,他几乎白天晚上都会想起她,就像中了邪似的。

三十来年,他从未做过一件疯狂的事,可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他就很想要疯狂一次。他想放弃跟潘瑜的婚约,把夏一涵从叶家带走。

“一涵,你在这里还是过的不好吧你看你憔悴了,瘦了很多。”他关切地问道。

“海先生,我很好。”

夏一涵轻声回答,始终低着头,跟他话的时候没看他。

“怎么又叫海先生,不是好了叫志轩吗”

问这话时,海志轩已经放下茶杯,起来走到她面前。

“海先生,这里是叶家,我是这里的佣人,不好那样称呼您。您快坐,不要起来跟我话。”夏一涵低声而急促地把自己意思表达清楚,她谨慎担忧的表情把海志轩心都揪起来了。

他郑重地看着她,沉声问她“告诉我,你到底发生什么了他对你他把你”

海志轩问这些时,不敢的太重,怕伤到她的自尊心。

夏一涵脸微红,简短地道“您别问了,您快请坐吧。

“你在怕什么难道他还会惩罚你吗告诉我”海志轩终于忍不住,双手抓住她消瘦的肩膀,直直地看着她,等她给他一个答案,

也许她给一个肯定的答复,他就会冲动地带她走。

可惜还没等夏一涵回答,门口就响起一声冰冷的喝问“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放开她”

两人同时往门口看过去,就见叶子墨正寒着一张脸大步走进来。

没错,他是刻意出去,刻意给他们制造一个暴露的机会。

果然不出他所料,他一出去,两人就这么如胶似漆地开始就近谈上了。

假如他再晚回来一步,她是不是就打算让他亲她了虚伪透顶的女人

刚被他亲吻完,又渴望着另一个男人,她就不觉得恶心吗

夏一涵慌忙从海志轩的手底下挣脱,抬头对叶子墨解释“叶先生,不是您想的那样。”

叶子墨根不看她,一双充满敌意的眼睛只压迫性地看着海志轩,冷声道“她现在在我家里,就是我的人。你应该是了解我,我的人能许别人碰一根手指头吗”

海志轩也不回避他的目光,与他对视,但没发一言。

他们两人就像在用目光较量,急的夏一涵不知所措。

她不能撇清,不能替海志轩话,否则叶子墨一定更生气。可她要不解释,他们再这么下去,不是要打起来了吗

谁知他们这样对峙了一会儿,海志轩脸上浮现了一抹轻浮的笑。

“子墨,我记得你好像跟我过,要是我看上她可以送给我。你既然都了,我也就多看了两眼,发现还真不错。不知道现在,我是不是还可以把她带走。”

还没等叶子墨回答,夏一涵抢先道“海先生,请您千万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叶子墨没话,心里却在想,姓海的,把夏一涵放我身边,你后悔了吗

想送来容易,想带走,恐怕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吧

夏一涵的意思,海志轩知道。她是想为了给莫军报仇,不管受什么样的委屈都留在这里。

叶子墨的猜想不错,他看到她又是受伤,又是消瘦憔悴,是真的后悔了,真的舍不得了。

人是他安排来的,当然应该由他带走。

海志轩正视着叶子墨,很认真地道“我没开玩笑,子墨大方,一向是言出必行的,我今天就带你走。”

完,他就想伸手拉夏一涵,却被叶子墨长身一挡,海志轩的手落了空。

叶子墨也正视着海志轩,轻描淡写地“任何事,都是有期限的。当时给你不要,现在想要,还不给了。实话告诉你,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的女人,在我腻味之前,是不可能分享给别人的。”

他完,再不想跟海志轩多讨论一句,而是回头死死攥住夏一涵的手腕,沉声命令“跟我走,刚刚的事还没有做完。”

为了尽快脱离他的控制,夏一涵没有挣扎,怕更激发他的征服欲。

她无奈地低声对他“叶先生,只要您愿意,所有女人都会对您臣服,都会迫不及待地想和您有亲密行为,我也一样。”

她的话总算让叶子墨的盛怒有所减轻,压着她身体的力道稍微了些。

他却并没有放开她,她还能什么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