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山里汉宠妻无度杨若晴,打美女屁屁 乖不疼的

发布时间:2019-07-21 20:11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不等雨晴说话,他们便到吧台边上去喝酒了,她想挣扎,可身后的男人一直紧紧地拽着她。

“放开我!”

“好漂亮的小丫头!”那人凑了过来,在她的颈间嗅着,带着冲天的酒气,熏得她恶心连连。

“一定还是个清白的吧?看你这么嫩……啧啧,以后跟着哥哥玩怎么样?保证你天天吃香喝辣的,想要什么都可以跟哥哥说,哥哥给你买!”

那个黄毛家伙一边说着手也没客气,在自己的身上毛手毛脚。

“放开我!”林雨晴转过身对着这个黄毛就是一个耳光甩了过去,啪的一声在酒吧里并不突兀,可是那男人的脸色当即就变了,捉住她的手紧紧扣住,恶声恶气地道:“臭丫头居然敢打老子?”

说完脸色又是一变,“嘿嘿,不过!我喜欢!你越辣我就越来劲!”话落,他低头竟然朝她亲了过来。

雨晴吓得惊呼一声,想要躲开,却感觉腰上一轻,紧接着听到一声惨叫,她吓得睁开眼睛,就看到前一秒还抱着她想要占她便宜的黄毛躺在了地上,痛苦地捂着腹部,而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挡在自己身前,熟悉的气味闯进她的鼻间,不用看她也知道这是谁。

萧铭杨转过身来,幽深的眸中布满怒气,脸色铁青地看着她。

山里汉宠妻无度杨若晴,打美女屁屁 乖不疼的-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雨晴突然想逃,自己怎么会多次在这里遇到他呢?而且都是在这么狼狈的情况下。

兴许是她的想法被看穿,在她还没有实施之前,萧铭杨大手一把将她掠下护在自己的怀中,恶声恶气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话音刚落,就听于薇那边传来一声轰然的声音,雨晴惊得回头,只见刚才那男人一把抱住于薇,想要抱着她出去,谁知道于薇竟然一瓶子砸到他的脑袋上,砰的一声,那个男人的脑袋居然就开始流血了。

“啊……”雨晴吓坏了,惊呼出声:“于薇……”

听到声音,萧铭杨才看了过去,一看到于薇喝得醉气冲天,脸色驼红,他总算明白雨晴为什么会在这里了,而且目前的事情好像还有点棘手,他搂着雨晴朝那边走去。

还末走近,就看到盛南天站在不远处,睨着于薇那边,冷声笑道:“母老虎?这么寂寞?居然跑到酒吧来找男人?”

本来还醉得不行的于薇一听到母老虎这三个人字就都清醒了,抬头看去就看到盛南天,她眯起眼睛,大声骂道:“该死的!你说谁是母老虎?”

“说的就是你。”

“我杀了你!”

于薇说着就要朝他冲过去,那个被她打得流血的男人却狠狠地抹了一把自己脑袋的血,大喝出声,伸出手就捉住了她,“妈的!居然敢打老子?老子今天就给你点颜色瞧瞧!”

说完,他抬手就要去给她一耳光,还末打到,手腕上一疼,盛南天握住了他的手腕,冷眼睨着他:“想打我的女人?问过我的意思没有?”

“你的女人?”于薇大吼大叫:“你这个王八蛋!你胡说八道什么?谁是你的女人啊?”

“闭嘴!”

“我偏不!你休想我会嫁给你!”

“我还不想娶你呢!”

“那你就马上从我面前消失!”

“你以为我不想?我是怕你万一出了什么事,你妈问到我头上来……我麻烦太多……”

“你……”

听着这两人的对话,雨晴瞪目结舌,难不成这个男人就是她口中说的那个相亲的对象?

“看来,我们不用过去了!”

萧铭杨搂了林雨晴就要走,雨晴赶紧叫住仓:“不管于薇了吗?那里还有好多人呢,万一打起来怎么办?”

“盛南天可是跆拳道黑带,就那几个人你还怕他搞不定?”

说完,不顾雨晴的其他顾虑,硬拉着她就往酒吧外面走。

他将她拉到地下停车场,打开车门让她进去。

“我不进去!”雨晴站在原地不肯动,没一会儿就感觉一股冷漠的气息包围了自己,抬头就见萧铭杨站在原地脸色阴冷。

看他这恐怖的模样,雨晴生怕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转身就想逃。

跑不到两步却被萧铭杨扯了回去,跌进他的怀中,脸重重地撞上他的胸膛,顿时鼻子撞得有点疼。

“萧铭杨你干什么?”她嘟嚷出声……

“干什么?”萧铭杨眯起眼睛,危险地看着她:“若不是我今天晚上出现,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若不是他出现,她是不是就要被那几个人带走了,然后再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一想到她有可能会被带走,有可能会被几个男人被……他的怒火就在胸口烧得啪啪作响。

雨晴也知道,可是却不想在他面前示弱:“你什么意思啊?难道要我放着于薇自己喝酒我不管吗?”

“你们喝酒一定非要到酒吧来喝吗?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们可以来为什么我们不能?”

“你是女孩子!”萧铭杨正色道!

雨晴扭头:“女孩子就不能来酒吧吗?”

“不能!”

“那你告诉我里面那些女的怎么能来?”

“你和她们一样?”萧铭杨有些愠怒,这个笨女人,居然拿自己和那些女人比?

听言,林雨晴冷冷一笑,双手挂上他的脖颈,凑近他,将自己的红唇贴在他紧抿的薄唇上,“在你眼中,我不就和她们一样吗?”

她冲他轻挑的笑着,身子如水蛇一般灵活地缠上他,红唇在他的薄唇上摩擦,呵气,却不吻他,只是勾唇笑着,眼神妩媚得几乎要融进他的心里。

 雨晴冷冷一笑:“我希望萧总以后可以做回自己,我只是你的秘书,不是你的谁,请你以后对我放尊重些!”

她答应了要给炫儿和真真一个家的,要给他找一个爸爸安定下来的,既然已经决定了,就还是少了些和眼前这人的来往吧。

说完,她转身就往外走。

萧铭杨在后面追上来,从她的身后将她抱住,下巴磕在她的肩膀上,沉声问道:“你今天晚上是怎么了?”

雨晴低头,看着环在自己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沉默许久,才伸手将他的手扳开。

“我没有怎么了……我不一向都是这样的吗?请你放手。”

话音刚落,雨晴便被她扳过了身子,正视着他,对上他那双如猎豹一般锐利的眼眸,“突然之间跟我这么陌生,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雨晴别过头,下巴却被他扣住,硬对上他。

“说!”他霸道地看着她。

两人的视线相对了好一会儿,林雨晴才扯着唇轻笑出声,却是一点也达不到眼底。

“你不觉得你很莫名其妙吗?我只是你的秘书,不是你的女人……我也从来没有答应过,做你的女人。我只想每天踏实地过日子,把两个宝贝养大,其他的我都不想想,所以,我请萧总,以后不要再打扰我。”

萧铭杨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说出这番话来,一时间愣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她。

哪个女人对他的宠爱都是期盼的,她却避如蛇蝎,倒好似是他强人所难了。

想到这里,萧铭杨哈哈大笑出声:“好!原来是我让林秘书难做了!”

说完,萧铭杨进了车里,啪的一声甩上车门,车子发动引擎,呼啸而去。

雨晴在地下车场站了好一会儿才离开,原本打算去找于薇的,可是一想到那个男人是她的相亲对象,再说两家的父母都认识,便也没有再去理会。

回到家的时候,炫儿真真已经睡下了,她在他们床边呆了好一会儿,望着两人的睡颜,心里突然难受起来。

萧铭杨临走前那眼底的冷意让她觉得心口疼痛,她伸手捂住胸口,脸色有些难受。

为什么?一开始她只是想图个清静的日子,努力工作也都是为了存多点钱好让炫儿和真真过上好的生活,可如今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于薇一夜末归,一直到早上快上班的时候才回来,雨晴火烧屁股一样的穿着衣服提着包包要出门,却被于薇拦住,“你干什么去?”

“上班啊!”

“今天周末!”

说完,于薇推开她往沙发上倒下去。

听言,雨晴这才记起今天是周末,她哀嚎一声也跟着她倒下去,才发现她身上满是酒味,便推着她:“快去洗个澡。”

“不要,累死了……全身酸痛得要命。”于薇摊着不肯动。

“酸痛?”雨晴狐疑地眯起眼睛凑近她,“你昨天晚上一夜末归,一直和那个盛南天在一起?”

于薇脸上一红,猛地看向她:“你怎么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雨晴抿唇:“萧铭杨告诉我的,两人认识的啊,原来他就是你的相亲对象啊?看起来一表人才,挺不错的。”

“切……一表人才?也就是个衣冠禽兽!”说到这里,于薇脸上浮现两朵可疑的红晕。

雨晴仔细地端详着她,才发现她的嘴唇略微有些红肿,衣衫虽然整理好了,但脖颈之处还是有几抹红痕,她朝她衣领中探去。

“你在看什么?”于薇却发现了她,赶紧伸手将自己的衣领拉好。

“不对劲啊不对劲!”雨晴坏笑着凑近她,“你昨天晚上一晚上都和那个盛南天在一起?”

“谁……谁说我一晚上都和他在一起了?”于薇的脸更红了,红到了脖子处。

“没有?那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雨晴眯眼,伸手要去扯她的衣领:“你老实交待,你们两个昨天晚上……是不是……哼哼?”

“啊!”于薇尖叫出声,“不知道不知道!你还不是和萧总一起消失了!”

“这么说你们两个真的是……”

于薇不再看她,抱着包包就跑进自己的卧室,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因为是周末,没事做,雨晴收拾好了以后便带了炫儿和真真一同出门了,至于于薇,她想她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后,可以会对那个盛南天印象有些改观吧?

三母子走在大街上,雨晴左右手各牵一个,笑着问:“正好炫儿今天不用拍杂志,想去哪玩呀?妈咪带你们去好不好?”

“妈咪……”真真停下脚步来晃她的手,轻声央求道:“真真想去游乐园玩。”

“那炫儿呢?”

炫儿摆摆手,表示他没有意见。

“好,那妈咪就带你们去游乐园玩。”

“好耶!”

“叭叭——”

突然一辆黑色的轿车在身旁停下,雨晴一征,车窗摇下,露出萧铭杨那张帅气的脸。

两人视线相撞,他眼神灼灼,雨晴别开眼睛,心突然毫无预警地加速跳动起来。

用力地甩开他的手,她快速地朝前跑去。

萧铭杨站在原地哈哈大笑,冲她大喊:“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心思?”

笑完才发现自己的异样,敛了笑容,站在原地发愣。

他一向不苟言笑,可是和这个小女人在一起,他居然无时无刻不在笑着,心情也是愉悦的,就连刚才……

真真见他还站在原地发愣,小跑过来牵住他的手:“萧爸爸,快走吧。”

其间真真一直吵着要玩旋转木马,萧铭杨便去给她们买子票,还顺带买了她的一张,雨晴在旁边推阻着:“别买我的,我可不玩这种幼稚的木马!”

萧铭杨才不管她,当下就买了三张,雨晴见状,便多拿了一张。

“要我玩也可以,你!”她把票往萧铭杨面前一摊,“也必须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