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打美女屁股 打女佣的屁屁,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发布时间:2019-07-21 20:12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容一诺见撒谎说不下去了,只能硬着头皮看了一眼容雍。

“你不要看你叔叔,你就老实告诉我。”

“我,我喜欢西西。”

小孩子老老实实地说着,将西西的好都给夸了一次。

“奶奶,我可喜欢西西了,我长大了,就要娶西西做老婆了!”容一诺越说越开心,将老太太哄得高高兴兴的。

老太太也开心,看来这个叫西西的,还真的是不错啊!

白首长家的女儿也叫西西,不知道这个西西,是不是那个西西要是是白家的西西啊,真的是太棒了。

“妈,一诺,我带走了。”

“是啊,奶奶,我得走了,我今晚还要跟西西一起吃饭呢!”

容一诺激动的从沙发上跳了下来,然后拔腿就走。

“三儿啊,我不管,你要找媳妇可以,但是不能将一诺给带坏了!”老太太这一个原则还是有的。

“行!”容雍看了一眼满脸鬼主意的容一诺,人小鬼大,他还带的坏吗?已经就是一个小坏蛋了。

顾茗西出院了,为了感谢他们俩对自己的照顾,所以在家里做了一桌子的菜。

但是最开心的就是容一诺了,他早就想要尝尝西西的手艺了。

打美女屁股 打女佣的屁屁,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西西,你做的饭真好吃,就像是我妈妈做的饭一样!”小孩子提起自己的妈妈总是骄傲的,但是大人们的心里就是一阵痛,他还什么都不懂。

“西西,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去看电影了,我也想要去看!”容一诺委屈的说着,他也想要去看电影,但是没人陪着自己去看。

顾茗西怜爱的摸着孩子的头,但是眼睛却落在了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男人的身上。

容雍,他会答应吗?

“去。”他继续吃着碗里的饭,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手艺真的不错,他这样挑剔的人,吃的也还是不错。

得到了容雍的允许,容一诺开心坏了。

“西西,我终于可以去看电影了!”

饭后,顾茗西牵着容一诺的手去电影院。

容雍买了电影票,还有爆米花,上前来,一把搂住了顾茗西的肩膀,然后走向了检票口。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这个场景,让顾茗西想到了一个词,约会。

容雍呆呆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顾茗西拿过他手里的票,然后将票根给撕了下来,温声的对那个吓坏了的小姑娘说,“对不起啊!”

然后就拉着容雍往里面走。

顾茗西以为容雍是无所不能的,但是却没想到,他也有这样的一面。

容雍偷偷看了一眼顾茗西,他见到她的嘴角微微上翘,似乎带着一丝丝的愉悦。

他没想到,原来逗女人开心,这么的容易。

而且,她似乎也不排斥自己。

容一诺一点都没有注意到两个大人之间的那点小微妙,整个人都蹦蹦跳跳的。

他们看的是动画片,容雍其实不太喜欢看这些东西。

当他转过头的时候,看着她的侧脸,她是那么的认真,仔细的看着这上面的动画片,还不时的往一诺的嘴里塞爆米花,两个人互动的十分的开心。

顾茗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

就连他自己都有些捉摸不透了。

电影结束的时候,容一诺开开心心的就出来了,他们再也不会说自己没去过电影院看电影了。

“西西,你真好!”容一诺可怜巴巴的看着顾茗西,觉得顾茗西就是最好的人了。

顾茗西揉了揉孩子的头,“但是,现在下雨了,你赶紧跟叔叔先回家,好吗?”

顾茗西觉得这个时候,确实是挺晚了,而且还是下雨天,真是不应该在外面多呆下去了。

顾茗西还在说这话的时候,忽然身边的男人就将自己的衣服给脱了下来,然后高高的举在了她的头顶上,然后单手就将容一诺抱在了怀里。

“容先生——”顾茗西惊呼了一声,“我能自己打车的,你们先回去吧!”

她不想跟这个男人再有任何的联系了,她不会忘记顾铭城对只说过的话。

“哪来那么多废话,上车!”他冷冷的说着,把她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然后往前冲了出去。

顾茗西从来都没感觉到过这样的感觉,就像是小鹿在心里乱撞,砰砰跳着。

顾茗西,不行,不行,你不能这样子。

虽然有容雍护着,但是三人还是淋湿了,尤其是容一诺,他都怀疑自己不是亲的。

“叔叔,你刚刚都让我淋雨了!”小家伙委屈的说着,他将衣服都给西西盖住了,然后抱着自己一起淋的雨。

“容一诺,你是男子汉!”容雍冷峻的说着,用这样的话,说服了容一诺。

容一诺举起自己的小胖手,一想到自己是小小的男子汉,然后就放下了自己的手,十分的服气。

“西西,刚刚我说的话,你都没听到哦,我是小小男子汉哦!”

容一诺回头认真的对着顾茗西说着,生怕顾茗西会误会了自己什么。

顾茗西捏了捏他肉嘟嘟的脸蛋,心情十分的开心,说实话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自从去了顾家之后,她都是一直在看顾家的脸色的。

见顾茗西不说话,小家伙急了,都爬到了她的身上,“拉钩,拉钩,西西赶紧忘记掉!”

“好,好,我立马就忘记!”她笑了,然后抱着湿湿的容一诺十分的开心,眼睛里都是母爱。

容雍开着车,但是却从后视镜里看着后面打闹的两人,嘴角挂上了一抹不易被人发现的浅笑。

顾茗西到家的时候,却发现这叔侄俩竟然默契的一起下了车。

“容先生——”顾茗西喊了容雍一声,她想要提醒容雍,他们该回去了,孩子还淋了雨。

但是容雍就像是不为所动一般,站在一动不动的。

容一诺更是可怜巴巴的望着她,“阿秋!”

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一诺!”顾茗西的心一软,原本打定好的的主意又泡汤了,她还是抱着孩子,让容雍上了楼。

容一诺得意的对着容雍一笑,然后搓了搓自己的小脸蛋。

顾茗西现在都着急坏了,生怕冻着了容一诺,哪里会看得出来他们之间的小动作,开了门就拿了块浴巾将容一诺给裹上了。

可是小家伙身上被雨淋得湿湿的,身上黏黏糊糊的,十分的不舒服。

他可怜巴巴的看着顾茗西,然后就央求着,“西西,我都淋湿了,你给我洗澡,好不好?”

洗澡?

顾茗西一下子就愣住了,她完全没想到,他居然想要让她给他洗澡。

这毕竟是一个小男孩,她有点犹豫。

“给他洗吧!”容雍发话了,顾茗西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抱起孩子,将人带到了浴室里。

“西西,我自己脱嘛!”容一诺哄着脸,捂着自己的屁股,但是又捂不住前面,一张胖嘟嘟的小脸蛋红红的,十分的慌张。

顾茗西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子,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来。

“西西,你不要笑话我,”

“哎呀,西西,你不要笑了——”

顾茗西一阵尖叫,她就滑倒在浴室里。

原来是她在跟容一诺这个小家伙在玩水,但是她没有穿拖鞋,大理石实在是太滑了,所以她就滑倒了。

但是她滑倒的时候,浴室的花洒被她一摁打开了,整个水全部都浇在了她的身上。

顾茗西今天穿的是一件蓝衬衫,这水洒下来,全部都淋在了她的身上,她的衣服全部紧贴着皮肤,露出了完美的曲线来。

她的肌肤雪白,腰间几乎都没有任何一丝的赘肉,身材十分的甜美较好。

容雍的眼睛落在了她起伏不定的胸口,那黑色的蕾丝边,呼之欲出,就像是一道魔咒吸引着他。

他强迫自己转过头,然后一把将那小家伙从水里捞了起来。

容一诺趴在了容雍的怀里,担忧的看着顾茗西,“西西,你疼吗?”

刚刚如果不是他要玩水的话,西西也不会这么摔倒的。

顾茗西这会儿屁股正撞在大理石板上,疼的龇牙咧嘴的,十分难受。

“我,我没事!”她这个月好像十分的倒霉,又是腿,又是脑袋,这会儿居然连肉最厚的屁股都遭了秧了。

容雍看了她一眼,然后快速的拿浴巾将小家伙一裹,带去了房间里。

容一诺不开心被带出来,这会儿披着床单站在床上,然后似乎要跟叔叔谈判。

“叔叔,我要去看西西!”他觉得西西摔倒了肯定很疼,而且叔叔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的,肯定是不会好好疼爱西西的。

“不许去!”那个女人身上都湿了,那场景,简直就是教坏小少年,这个该死的女人。

容一诺听到这一声,原本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就灭了一半了,可是他还是想要忍不住的争取一下。

“叔叔,我穿好衣服,我就把西西去浴室拉出来,你说好不好?我给西西呼呼,西西就不疼了。”容一诺可怜巴巴的请求着,他可以给西西呼呼屁股,那样她就不疼了。

可是这话刚说完,容雍就高高在上的睥睨着这小子,这小子,竟然还敢看那女人的屁股,肯定是活的不耐烦了,“如果你将她给带出来了,她就要让你离开了,你今晚就不能睡在这里了!”

他可以肯定那个女人,一定会迫不及待的赶他们离开。

容一诺一听这个,不管三七二十一,急忙钻进了被窝里。

“不行,我一定要住在这里,叔叔,你赶紧将西西给抱出来!你一定要说服西西,我今晚想要跟她睡在一起。”容一诺是不懂大人之间的事情,他觉得叔叔跟西西之间亲密是理所当然的。

容雍闪过一丝狡猾的笑容,然后就关上了房门。

浴室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容雍离开了,顾茗西大松了口气。

刚刚他盯着自己的目光实在是太过于灼热了,几乎都要将自己给烧穿了。

她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可是尾椎骨那个酸爽,可真的是让她欲哭无泪,她的两条腿都软了。

她低头,这才看到自己的衣服全部都湿透了,她这样子根本就像是没穿一样。

她忽然就想到了容雍的眼神,她忽然就明白了容雍眼神里面的意思。

她一把就捂住了自己的脸,她真的是丢脸丢大了,还好,他已经出去了。

可是她总觉得,这样应该不放心。

她小心翼翼的扶着墙,然后捂着自己的胸口,想要确定外面是没人的,然后从里面出去。

可是这才走到门口,浴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了。

顾茗西目瞪口呆的看着容雍,他怎么又进来了?

“你!”顾茗西想要说什么,但是好半天,才说出了这么一个字来。

“顾茗西,”容雍喊着她的名字,有一种咬牙切齿的的味道,听出了一点什么感觉。

“到!”她两腿收紧,就像是一个听话的兵一样。她的脸色紧张,她不敢面对这个男人,一双眼珠子里都是不安。

容雍高大的的身躯压了过去,然后将她压在墙壁之间。

她不安的左右看了一眼,似乎没有可逃的机会。

她的一双手不安的放在自己的胸口,似乎想要拉开他们之间的一些距离。

可是容雍根本就没将她的小把戏看在眼里,将她的双手高高的举起,放在了她的头顶上。

“顾茗西——”他的声音沙哑,染上了一丝丝的情欲,眼睛里都是浓厚的墨,浓的抹不开。

“唔!”顾茗西不防,他的吻重重对上了自己的嘴。

跟以往那些吻不太一样的是,这一次他似乎带着一点点的小心翼翼,还有一点点的试探。

顾茗西的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不知道是应该闭上,还是应该张开。

还有她,应该怎么做呢?

她心里都是慌张。

容雍很有耐心,他不着急就这么吃了她。

他慢慢的,轻轻的吮吸着顾茗西的嘴唇,就像是在吃上好的果冻一样。

她的双手不安的在头顶,想要抓住一些什么。

最终,他的两只手跟她十指紧扣。

顾茗西的心随着这一举动,更加热烈的跳动着。

“笨蛋,”容雍暗暗的骂着,“呼吸!”

顾茗西的脸腾地一下子就红了,她没有接过吻,但是就差点将自己给憋死了。

听了容雍的话,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可是她这一张一闭,就像是对容雍一种无声的邀请一样。

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忽然用力强势的闯了进来。

顾茗西的双手在他的肩头上用力的拍打着,可是根本就无济于事,他在她的嘴里肆无忌惮。

她的唇舌被疯狂的吮吸着,她甚至都感受到了自己舌根的疼痛。

“呜呜!”她无力的拍打着他的肩膀,抗议着。

可是这个男人恍若未闻,将她死死的压在了浴室冰冷的墙上。

他的一双手不规矩的大力游离在她的身上,一双大手用力的一扯,将她的衬衫分成了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