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啊啊啊 快点嘛人家痒,村长的后院

发布时间:2019-07-21 20:12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娄婧的伤没有好全,头上还包着纱布,脸上也是带着淤青。白伊然知道娄婧平时吃东西都是对付的,所以来之前特意去了趟超市给她买了好多东西,这会正在一样一样的码进冰箱里。

“你买这么多东西我又吃不完,扔了就浪费了。”娄婧坐在沙发上边吃着白伊然买的水果边说。

“那你不会全吃了啊!”白伊然把最后一样东西放进冰箱,回身对娄婧说道,“我今天出了很多汗,先去洗个澡。”

“嗯!去吧!我的东西在哪你都知道。”

冷奕琛回到家时,看见刘姐还在厨房做毛氏红烧肉,却没有看见白伊然的影子,“白伊然呢?”

刘姐摇摇头,“还没回来呢,我以为她会和先生你一起回来呢,没有吗?”

冷奕琛看看手表已经快七点了,按理说白伊然是五点半下班,六点半之前怎么的也会到家了,现在还没回来的话就不正常了,冷奕琛面色一沉脸色不好起来。

刘姐看出冷奕琛应该是生气了,想着应该是在生白伊然的气。下午的时候冷奕琛特意给刘姐打电话让她做白伊然喜欢吃的毛氏红烧肉,想着这个小丫头生气了,弄些她爱吃的也许会高兴。

结果,人家压根没回来!

娄婧家,白伊然还在浴室里面洗澡,这边手机就响了。

“白伊然,你手机响了!”隔着浴室门,娄婧在外面喊道。

“你帮我接一下!”浴室里传来白伊然的声音。

啊啊啊 快点嘛人家痒,村长的后院-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娄婧从白伊然的包里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

大!恶!魔!

这是谁得罪了白伊然,让她这么讨厌,还标注成大恶魔。

娄婧没有多想接起来电话,“喂,大恶魔!白伊然在洗澡!”

大恶魔?

冷奕琛一愣,电话那头的声音不是白伊然的,是一个陌生女人的。

她在洗澡。。。她在哪洗澡?

“我是冷奕琛,你是谁?”冷奕琛的声音低沉有力,透着股清冷和不悦。

“冷。。。冷奕琛。。。”娄婧一愣,不敢相信正在和自己通电话的人就是华美国际的冷奕琛,但是直觉又告诉她这个人是真的!

白伊然这个澡洗了很长时间,里里外外仔细的清洁了一遍,还在浴缸里舒服的泡了一会,整整的洗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洗完澡想要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没有带换洗衣服来,刚洗干净的身体又不想再穿回那身衣服。

“娄婧,借我一套衣服穿。”

白伊然一面背对着浴室门擦拭身体,一面对着门外的娄婧喊让她给自己找件衣服。

很快浴室的门就开了,“谢谢,放在那边就行了,我擦干了身体就出去,一会给你做好吃的!”

奇怪,娄婧似乎根本就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你在这干什么。。。”

白伊然若无其事的擦干身体转过身,却惊愕的发现站在浴室里的人竟然不是娄婧!

白伊然下意识的一手捂着上面一手捂着下面,由于刚洗过澡的缘故,脸还是红红的,一脸不可置信的瞪着冷奕琛。

“娄婧!娄婧!”白伊然试图喊娄婧进来,可是喊了半天娄婧也没有进来。

冷奕琛看着白伊然滑稽而又狼狈的样子,轻笑着,“不用挡了,你什么地方我没见过?”

冷奕琛的话让白伊然羞愤极了,这个男人怎么这样厚颜无耻呢!

“你出去!”

听见白伊然赶自己出去,冷奕琛的眼眉一沉,大步迈向白伊然。面对着冷奕琛的步步紧逼,白伊然只能步步后退,忘记了后面就是浴缸,结果白伊然的小腿撞上了浴缸,脚上一滑立即就要狗血的摔倒了。

冷奕琛长臂一捞,顺势把白伊然捞进自己怀里,白伊然头发上的水溅了冷奕琛一脸。

白伊然一手护着胸,一手去推冷奕琛,“你出去呀!你变态吗!女人浴室你也进!”

冷奕琛一把抓住白伊然不听话的小手,语气霸道,“进自己老婆的浴室,怎么就变态了!”

“你!”白伊然竟然找不到话反驳他,“这里是娄婧家!这是娄婧的浴室!你就是变态!”

“呵!”冷奕琛冷笑了一声,“你也知道这是别人家的浴室!怎么?自己家没有浴室吗?要你到别人家里脱光衣服洗澡!”

白伊然觉得冷奕琛简直是无理取闹,自己只不过是在朋友家洗个澡而已,更何况还是个女性朋友,他这是说的什么话!

“你有病!我在娄婧家洗澡怎么了?娄婧受伤了我来看看她,白天出了太多汗身上黏黏的,我就想洗个澡有什么不可以的!要不是白天在库房你。。。总之你就是个变态!”

白伊然挣扎着想要挣脱冷奕琛的桎梏,自己一丝不挂的和冷奕琛两个人以这样的姿态站在娄婧的浴室里,怎么想都不合适。

谁知道,白伊然越是挣扎冷奕琛就搂得越紧,光滑细嫩的皮肤紧紧的贴在冷奕琛的身上。

冷奕琛喉咙一热,隔着衣服他都能感受到白伊然那充满胶原蛋白的皮肤,邪魅一笑嘴唇贴在白伊然的耳朵旁,“怎么?还想再来一次吗?反正这里是浴室。。。”

白伊然额头直冒黑线,没想到冷奕琛竟然这样无耻啊!白天才在库房里来了一次,现在又打算在娄婧家的浴室!每回的地方都这么刺激!难道他是精虫上脑吗!

“冷奕琛!你这个无耻的变态!你给我滚出去!”

娄婧在浴室面被王海看着,两人听着浴室里面时不时的发出撞击声和东西砸到地上的声音,瞪着眼睛面面相觑。

这两人在浴室里搞什么?

冷奕琛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身上有些湿,看见娄婧说道,“麻烦你借身衣服给白伊然。”

“哦,好!”

衣服娄婧早就准备好了,刚想拿到浴室给白伊然就被冷奕琛拦住,“我来吧。”

娄婧呆呆的把衣服给冷奕琛,看着冷奕琛再一次返回浴室给白伊然送衣服。

“出去!!”浴室里传来白伊然愤怒的爆吼。

总之,尴尬的不得了。

冷奕琛看着白伊然红着脸低着头的样子,嘴角不自觉的勾起,这个妻子也太可爱了些。

“娄婧,我先走了,以后再和你解释。。。”

车上,白伊然坐在车后座的最右边,故意和冷奕琛拉开距离,扭着头不看冷奕琛。

车厢里很安静,偶尔能听到白伊然几声叹气,冷奕琛也是静的很。

“大恶魔是谁?”冷奕琛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将白伊然吓了一跳。

大恶魔是谁?当然是你了!

不过,冷奕琛怎么会知道这个称呼的?

白伊然不说话,把冷奕琛的话当成耳旁风。

“手机给我。”冷奕琛伸出手,示意白伊然把手机给他。

“为什么要给你!”

见白伊然昂着脖子反驳自己,冷奕琛眯起眼睛,“你这样很不乖。”

说着,冷奕琛栖身过来,将白伊然瞬间压在车窗和自己的中间,一脸的威胁,“你是逼我在车上再来一次吗?”

白伊然一听,顿时吓得两腿夹紧,睁大眼睛猛摇头,“不要!”

“乖,手机给我。”冷奕琛在笑,可是白伊然却觉得这笑简直太可怕了。

于是,只能乖乖的拿出手机给冷奕琛。

冷奕琛接过手机,熟练的解开密码。

白伊然简直惊呆了,“你怎么知道我手机的屏保密码?”

冷奕琛低头操作着手机说道,“有多难猜,除了你的生日还能是什么?”

白伊然一愣,这家伙知道她的生日!

冷奕琛拨弄一阵白伊然的手机之后还给她,白伊然看着手机上冷奕琛的备注从大恶魔改成了亲爱的老公大人。。。

额。。。没想到冷奕琛是这样的冷奕琛。

“这是什么?太恶心了。。。”说着,白伊然就想改回去。

“你敢改就试试!”

冷奕琛一道凌厉的目光射过来,白伊然顿时放弃了,算了。。。好女不吃眼前亏。。。这个男人就是个大恶魔!

白伊然默默的收好手机,继续看着窗外。

“以后不要和你那个朋友再来往了。”冷奕琛的声音淡淡的,却带着不容拒绝。

“为什么!她是我的好朋友!难道你连我交朋友也要干涉吗?”

白伊然真是生气,这个男人真是越老越霸道了!

“她是黄金城的公主,有了上次的事情还不够教训吗?”冷奕琛指的是上次尹少爷的事。

即便这样,娄婧也是朋友,“公主怎么样?要不是生活所迫谁会去做公主!再说公主也是凭本事挣钱的,你少瞧不起她!”

白伊然气的小脸通红,拳头握得紧紧的,似乎只要冷奕琛再多说自己朋友一句,她就彻底翻脸的意思。

白伊然咬着手指,定定的看着冷奕琛的卧室门。。。

死就死!

当白伊然破门而入的时候冷奕琛刚洗完澡身上只围了一条灰色浴巾,都说看一个男人那方面强不强就要看看那个男人有没有狗公腰。

狗公腰是指男人有腰身且臀部较向外突出,上围比较大,腰围比较小,臀部比较翘的部分,弯腰或者侧腰就像那啥时候的公狗一样,可以自行脑补彭于晏和宁泽涛的腰,就是那种!

而此时冷奕琛正在拨弄自己的头发,微微弯腰,上身肌肉分明精壮,这男人的身材白伊然见过很多次了,每一次都会让她脸红心跳。

看见白伊然进来,呆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发呆,冷奕琛不由得一笑。

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可爱呢!

冷奕琛这一笑让白伊然回过神来,不自然的低下头,“我的东西呢?你放哪了!”

冷奕琛不说话,只是撇着嘴摊手,意思是你自己找。

白伊然咬着嘴唇,这男人真是讨人厌。想了想衣服什么肯定在冷奕琛的衣帽间里,于是白伊然就径直的向浴室边上的衣帽间走。

刚走两步,白伊然就感到身后一阵热浪袭来,还没回头看就被冷奕琛贴了上来。精壮的身体从后面抱着白伊然,湿湿的头发蹭在白伊然的耳朵上,火热的嘴唇一下一下的蹭着,弄得白伊然浑身战栗。

“你放开我!”

“以后就睡在这。”冷奕琛的声音很有蛊惑人心的魔力,听在白伊然的耳朵里就像魔音一样。

“我。。。我不要。。。之前不是都说好了分房睡的。。。”

“我现在反悔了,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诱人吗?”

“你。。。你不要脸!”白伊然本来也不会骂人,碰上冷奕琛耍无赖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是我妻子,我怎么不要脸了?”

说着,冷奕琛一把抱起白伊然将她扔在大床上,白伊然的身体弹了一下想要起来,却被栖身过来的冷奕琛死死的压住。

“丫头,乖乖听话,不要闹了!”冷奕琛看着白伊然的小脸恨不得立即吞了她。

“你不守信用,我才不要听你的话!”

冷奕琛邪魅一笑,“不听话也行,但是你要想想你舅舅的工作或者你好朋友的生活,你觉得我会不会因为你不听话生气然后误伤他们呢?”

“你!卑鄙!”

“我怎么会卑鄙呢?”冷奕琛抚摸着白伊然的小脑袋,“我只是一个可怜的丈夫,为了让自己的妻子可以和自己睡在同一张床上想些办法而已。”

 真是没脸见人了!

白伊然快被臊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