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我和寂寞艳妇全文目录,寡妇被折腾的死去活来

发布时间:2019-07-21 20:13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王琨从王伯身后走出来:“爸,墨少什么时候说过让路小姐去吃晚饭了?我怎么不记得他有说过?”

啪……

王伯一巴掌呼在他脑门上,看白痴一样看着自己的傻儿子。

然后,一句话没说,施施然走了。

王琨被打的莫名其妙:“爸,您为什么打我?我说错什么了?”

路遥小心翼翼走到寒冰的正中央,首位端坐着一身黑衣浑身泛着寒气的男人。

身后候着一旁手端着盘子的佣人。

在悄咪咪看了眼某个男人,经她目测,他现在生气等级达到了九级暴风雨。

暗自吞了吞口水,现在过去死的几率那肯定是百分之万。

见他拿着平板看着什么,没注意到自己。

悄咪咪一个转弯,在悄咪咪邪看他一眼。

猫着腰一小步一小步,往前走。

眼看就要走出餐厅,身后熟悉好听到让人胆寒的声音,让她步伐一顿。

我和寂寞艳妇全文目录,寡妇被折腾的死去活来-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过来!”

路遥好想装作没听见,最后还是转身往餐厅走。

“我刚刚就是想去倒杯水,真没想走的意思。”

墨云琛说道:“倒咖啡”

佣人上前给她倒了一杯咖啡,那水杯等于正常水杯的五倍。

面对他的视线,视死如归的端起水杯。

在他森冷眸光的注视下,一大口一大口灌咖啡。

喝到她满嘴的苦涩味,喝的想吐,怀疑人生。

“我真的喝不下了。”苦着脸把被子放在桌子上。

“好喝吗?”墨云琛说道。

路遥小心翼翼观察着他的脸色,悲剧的发现自己根本看不穿他的心思。

自己是该说好喝,还是不好喝?

如果自己说好喝,他让自己喝完,她不是今晚都要废了。

如果说不好喝,把他惹毛了,他会分分钟把自己废了吧!

这简直是一个送命题!

她挤出一抹笑容:“还可以!”

墨云琛声音冷了一度:“咖啡馆的咖啡,好喝吗?”

路遥脑袋有片刻的短路,想到中午跟莫禹辰喝咖啡。

恍然大悟。

脑袋快速转动,正义凌然说道:“咖啡馆的咖啡怎么会有你家的咖啡好喝,你这里都是顶级的咖啡师。”说着,她怕他不信,又喝了一大口,以示自己说的话是真的。

“既然好喝,喝完!”墨云琛欣赏着对面女人铁青的脸色,眸子里跳跃着火焰。

再次悠悠然说道:“浪费,是可耻的!”

路遥:“……”脸上笑眯眯,心里把他骂了个遍。

知道浪费,还给自己倒一壶的咖啡。

绝对!成心的。

她低垂着头,良久没听见对面的声音。

悄悄抬头,看见墨云琛脸色好像不太好,剑眉因为痛苦蹙着。

想到他一顿准时不吃饭就胃痛,心急的走上前,关心的看着他。

“你是不是胃痛犯了?”

墨云琛黑眸幽冷的凝视着她,剑眉蹙着:“你在关心我?”

“我问你是不是胃痛!你要是胃痛,我这就去让王伯给你准备胃药。”

“我是不是胃痛,你会关心吗!”墨云琛幽深的黑眸直勾勾的看着她。

路遥不知道他为什么痛的脸色发白,额头冒冷汗,还坚持问这句话。

她有些气,气他不知道珍惜自己的身体。

明知道自己过了饭点不吃饭,还等自己那么久。

“我关心不关心你,重要吗?关心你的人那么多,不差我一个。”、

王伯拿着药从远处走来:“少爷,药来了。”

路遥接过药,从佣人手里拿过水杯。

把药送往他嘴边,见他不张嘴只是用晦暗不明的眸光看着自己。

她翻了个白眼:“张嘴!”

墨云琛张嘴,吞下药。黑眸深沉,幽幽的看着她。

王伯问道:“少爷,可以开饭了吗?”

“嗯!”墨云琛端坐在主位上。

佣人鱼贯端上饭菜。

路遥发现这些菜虽然个个价值不菲,但都没粥。

“没有粥吗?”

王伯说道:“路小姐是要喝粥吗?我去让厨房做。”

“不是我要喝粥,是你家少爷!胃疼的人,最好是多喝粥。”

墨云琛优雅的一口接一口吃掉,这是他吃过最普通也是最温暖的一碗稀饭。

随着稀饭的热度一点点温暖他的脾肾和心。

她浅笑的容颜,如一道温暖的光束,一点点温暖他黑暗冰冷的生命。

路遥感觉自己也有点饿了,坐在他对面也给自己贴了一碗稀饭。

他放下碗筷,擦了擦嘴。

“你父亲现在在a国,你如果需要过去我会派人送你过去?”

“不用了!父亲已经跟我通过电话了。他说他事情完了,就会回来。”路遥咬着勺子,神色复杂。

她没想到昨天他那么愤怒,还会去查自己父亲的事情。

“那个,我不在乎他!”低垂着头喝粥不敢去看他的表情:“我今天去跟莫禹辰见面,是有事要谈。”

墨云琛动作顿了顿,眸子阴转多晴,薄唇上扬。

话语寡淡:“什么事!”

“就是我想成为明星的事情!我上次不是救过他一命吗?他给我一个进入他公司和给我一个试镜的机会。”既然都说了,她干脆全都说了。

“他公司?”墨云琛脸色越来越怪异:“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他是我公司旗下的艺人。。”

路遥:“……”

他脸色更加的阴沉:“你就为了一个进入我公司的机会,拿自己的命去博?”

“你应该感谢我,我救了你公司一个摇钱树。”她嬉皮笑脸的说着。

墨云琛话锋凌厉:“路-遥-”

路遥浑身一颤,立马怂了:“我错了,我再也不会了。”水眸如小鹿一样无辜,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他脸色冰冷,但语气软了几分:“再有下次,我就把你关在家里,哪也不准去。”

“好的,好的。再也没有下次。”她举手发誓状。

“我给你派个经纪人,以后她会安排你一切事宜。只要你想要的任何资源,都可以跟她说,她都会给你拿下。”他淡淡的说道。

“啊……”路遥张大嘴愣在原地,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墨云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那傻乎乎的样子。

手指屈膝,在她脑门轻敲了一下,喃喃自语:“怎么会看上你这么傻的女人。”

“啥?”路遥根本听不清他说什么,只隐约听见他说什么傻女人,不用想肯定是说自己。

“我其实已经有了经纪人,莫禹辰把他助手给我了……”她弱弱的说道。

话音落下,她感觉客厅好不容易回暖的气息瞬间变得狂风四起。

墨云琛眸光凌厉:“让她从哪来回哪去!”

“这样,不好吧……”话落,看见某人要杀人的眼神。

她瞬间怂了:“咳咳……我还是觉得送她回去是很好的提议,毕竟人家莫禹辰失去一个助手肯定会不习惯的。我明天就把她送回去,我保证。”

在她的保证下,看见某男脸色瞬间阴转多晴。

她悄悄松了一口气。

见他脸色好了,她赔着笑脸说道:“明天可不可以问你借些人。”

“去干吗?”

“今天,有人把我父亲房子输给我了,我去收回我父亲房子。”

王伯看着笑眯眯的路小姐,擦了擦冷汗。

本以为她是个软弱的女孩子,没想到却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

他看着少爷,少爷是个理智英明的少爷,肯定不会跟着路小姐胡闹的。

“不行!”墨云琛说道。

王伯松了口气,他就知道少爷是英明神武的。

路遥笑脸垮了下来:“我可是合法!我不用自己动手,这是别人赌输给我的!”对于这房子,就算闯破天,她也要夺回自己的房子。

墨云琛悠悠的说道:“动武这样粗手粗脚的事情,还是让王琨来!。”

王伯:“……”

“不用,我只要借用你的人就行。”明天可是一场硬仗。

“王琨。”墨云琛喊道。

王琨从身后走了出来:“墨少!”

“明天你挑一队人跟着遥遥。”

还没等王琨开口,路遥率先开口:“王琨你还是留着好了,我就是去给我壮声势。我总用王琨,万一有人对你不利怎么办!”

她的话让王伯和王琨的脸色好了不少,这个女人虽然哪哪都匹配不上他们的主子。

但最起码是真心的为他们家主子着想。

“也好,你跟着王琨去挑。你喜欢谁就挑谁,以后那些人就一直跟在你身边。”

路遥连连拒绝:“不用了,我真的随便谁都可以的。”

“这是我的底线!”墨云琛强调:“你放心他们都是从小培训出来的,你不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会无形中在你身边,不会给你增加任何烦恼。”

“而且,他们还会各种技能!”他循循善诱。

“各种技能?比如呢?”

“服装搭配!厨师!美容师!”看着对面女人闪闪发光的脸,他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下了计猛料:“还有专门教演戏的,他们都是经过专业培训,有专业证书,行业顶尖人物。”

路遥感觉自己智商受到了碾压:“他们真的是保镖?”

“嗯!为了更好的融入社会,他们必须会生活技能!”

“那我付给他们薪水好了。”话落,看见王琨和王伯,看自己的眼神带着珍重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