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早安总统大人,宝贝儿你已经湿透了

发布时间:2019-07-21 20:14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墨云琛看着整个人坐在路遥怀里的小人,怎么看怎么碍眼。

“李姐,以后如果还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你就可以不用在这里做了。”

“是。”她诚惶诚恐,伸手去接孩子:“路小姐,还是我来吧!”

路辰看见她伸来的手,立即哇哇大哭。

“我看还是等我喂完他饭在说。”毕竟刚离开家来到完全陌生的地方,熟悉的只有自己。

对于一个一岁半的孩子来说,是件很不安的事情。

李姐看了眼主位上男人阴沉的脸色,从怀里不断掏出玩具。

不断的跟他玩,安抚他内心的恐惧。

经过一个小时后,终于,他肯要她抱了。

她抱着孩子匆匆退下:“少爷,路小姐,我先带孩子下去了。”

“嗯!”墨云琛悠悠的问道:“你怎么对付他的母亲。”在法律上姐姐是没有监护权的。

路遥脸色变得冰冷:“我有她喂孩子安眠药的证据,她也不敢闹!等我爸回来,我再把孩子送回去。”

早安总统大人,宝贝儿你已经湿透了-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嗯!”

管家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跟着欧阳钰。

“少爷,欧阳少爷有事找你。”

“嗯!”

路遥起身:“那我去看看路辰。”

“好!”

欧阳钰等她走了脸色变了。

墨云琛说道:“去书房说。”两人移步到书房。

门内的欧阳钰表情严肃:“你是想听一个好消息还是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

“你如果想听见你父亲的消息,就接着跟我皮。”墨云琛扫去一抹眼刀。

“那我先说好消息吧!你家的老祖宗知道你金窝藏娇的事情,但没有很生气。不好不坏的消息是,他想让你带人去看看,原话是看那女人配不配给墨氏生孩子。”

“我知道了!”

“那你带去还是不带去?”欧阳钰问道:

墨云琛说道:“还不是时候!”

“以你家老祖宗的性子,感觉绝不会那么简单放过她,你自己小心点。”

“好!”

欧阳钰问道:“你打算让她什么时候怀孕,等生下孩子,怎么打发她离开。我看她跟别的女人不太同,你对她不要太过于残忍。”

咚……

“谁?”墨云琛大声呵斥。

两人走出房间,房门外却什么都没有。

墨云琛心底总有种不安的感觉,随手把门关上。

认真的对着欧阳钰说道:“她不仅是我孩子的母亲,将来也会是我墨云琛唯一的妻子。”

“你认真的?”

“嗯!”

“好样的,以后如果需要私奔,我大不了牺牲点回去跟那个丑八怪订婚。帮你私奔了,我在逃。”欧阳钰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没你那么怂!”墨云琛淡淡的说道。

欧阳钰气急大声说道:“我这么惨了,你还欺负我!没天理啊!”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路遥逃回房间,匆匆关上门。

手摸着不断跳动的心脏,脸色苍白,缓缓跌坐在地上。

心,寸寸冰凉。  原来他一直只是把自己当作生子工具罢了,而自己还傻傻以为两人不一样,差点送上自己的心。

四人来到场地,一路上遇见的明星都对她冷着脸,好像她欠了她们几百万一样。

“切,不就是一个靠后门进来的人嘛!”

“对啊!就这样的人还不是靠陪睡陪出来的,不然她一个新人怎么能进入安导的电影。”

后面两人的说话若有若无飘进几人的耳朵。

王煜拉了拉衣袖:“遥姐,这样的人我去给你收拾了。保证收拾后,乖得不行。”

“不用了!我用拳头堵得住一张嘴,不能堵住所有人的嘴。”路遥看向身后的两人,悠悠的说道:“没用的废物才喜欢说别人废话,强者都是用事实说话。”

她的话飘进身后两人的耳朵里,她们没想到她一个新人居然敢这样公然顶撞她们两人老人。

“你说谁是废物?”

“我可没指名道姓!”路遥双手环胸看着对面的女人,叫郭菲菲。

勉强算个二流演员,只是有个富二代男友捧着。

就算富二代男友捧着,也始终捧不红。

另一个叫王丽菲,也差不多。

郭菲菲睥睨着路遥:“我警告你,这可是我的地盘。你要是敢惹怒我,我让你现在就从这部剧滚蛋。”这部戏,是她男友也是投资人。

她本来一直看中是女三的角色,却被安导拒绝了。

只能演个不足轻重的角色,后来听说这个女三居然被一个零演技没任何经历的新人拿下了,她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路遥看傻子一样扫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自己居然这样被一个什么都不是的新人无视了,还在这么多人面前。

这让她面子往哪搁,她上前一步直接拽住她的胳膊。

抬高下巴,睥睨的看着她:“如果你今天给我跪下道歉,我就勉为其难原谅你今天的行为。”

“跪下?道歉?”路遥看制杖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她是那只眼睛看出来自己要道歉的?还是跪着道歉?

郭菲菲等了好久,见她居然还不跪下道歉。

怒火滔天,抬起手就朝着她脸蛋狠狠甩去。

在半空中被王煜稳稳接住,他一个用力甩出去,她踉跄着倒退了好几步。

周围的人不敢靠近看热闹,只能悄悄躲在后面看热闹。

娱乐圈欺负新人的事情常出,这个新人没任何的势力,她们可不敢得罪背靠大山的郭菲菲。

郭菲菲连连后退还是被王丽菲接住,才勉强没有摔倒。

“郭姐,这位新人您怕是得罪不起,我们还是走吧!”她明着劝,暗地里却希望他们掐的你死我活。

她没有对面新人好看的脸,也没有背景。

只要这两人走了,她才有机会拿到女三的角色。

“你意思是我怕一个新人?”郭菲菲倨傲着走到路遥面前:“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跪下给我道歉。不然的话,我分分钟把你踢出这个剧组。你信不信。”

王煜从怀里掏出一把瓜子,分给旁边的木槿被他冷脸拒绝了。

贱贱的走到叶菲菲面前:“菲菲,你说这人也叫菲菲,咋脑子的差距就那么大呢?”

叶菲菲眼神如刀:“王煜,你如果想挨打,就实说,我会满足你的。”她说着摩拳擦掌,大有冲上去揍他一顿的冲动。

王煜笑笑退后一步:“你说这人是不是傻,居然在我们主子投资的片子让遥姐走,你说这个女的最后会多惨。”他眼神悄咪咪朝着她挺起的胸部看去。

叶菲菲阴阴的说道:“她多惨我不知道,你在靠近我一米内,眼神看不该看的,我保证你能很惨!”

“嘻嘻,我没看真的!没看!”说着,他快速逃离。

走到路遥身边:“遥姐,她说要把你开除剧组,你别慌!你最大王牌还在手上,只要你拿出主子这张王牌,保证炸死一座城。”

路遥脸色眸色暗了暗,心针扎一样淡淡的痛。

郭菲菲见她那么久没跪下的意思,话都说出去了,如果自己不做到。

那么多人看着,她郭菲菲的面子往哪搁。

“真是可惜了,你马上就要从这个剧组离开了。你也别妄想再在这个娱乐圈混下去了,得罪我郭菲菲的人还从没在娱乐圈能混下去的。

说着,她真的拿起电话拨打了过去。

她故意摁了免提,语气瞬间变得温柔的滴的出水:“喂,亲爱的,你在干嘛呢!”

“我在工作。”

“亲爱的,我被人欺负了,你还管不管了。我都被人欺负死了,你管不管嘛!嗯~~”

“管,管。说,谁欺负你了。”  “还不是那个剧组新来的女三号,我不过就是想跟她打个招呼,她居然骂我!骂的好难听,人家好伤心!”她声音嗲的人头皮发麻:“你一定要把那个新来的女三开了,

她真的好嚣张。我委屈事小,但她那样性格的人,还是个新人。怎么会演好这部戏,你投资的钱不就打水漂了嘛!”

电话那头,顿了良久。

说道:“好,你说了算。我这就去跟安导说,让他把女三开了,换你上!”

“亲爱的,你真好!啵一个!”

啵!小妖精,看我晚上回去怎么收拾你。”

郭菲菲挂断电话,得意的看着对面的路遥:“你等着安导亲自来跟你说开除的事情吧!得罪我郭菲菲,你休想在娱乐圈混下去。”

 众人小声的话语断断续续传入大家的耳朵。

郭菲菲更加得意高昂着头看着对面一脸无所谓的路遥。

安导走到路遥面前:“你叫路遥?”

“是的,安导!”路遥安静的站在原地。

众人屏息以待等待着安导开口让她滚蛋,她一个新人能一举拿到安导女三那么重要的戏份。

一没背景,二没实力,任何人心里都不舒服,巴不得她早点滚蛋。  郭菲菲笑着上前,施舍的说道:“你别灰心,虽然这次你错失了安导的戏份。但我会安排你到别的剧场去的。对于你这样的新人来说,有个躺尸的戏份已经很不错了。

不考验演技,还有钱赚。”

“菲菲姐,您对新人真好。”王丽菲看向路遥说道:“还不赶紧谢谢菲菲姐的大恩大德。”

“闭嘴!”安导看白痴一样看着眼前的两人,看向对面的路遥带着一丝讨好:“在这里你要是有什么不习惯的,尽管来找我!”

“好的!谢谢安导!”

郭菲菲感觉不对劲:“安导,您不是来叫她滚蛋的吗?”

“谁说我来叫她滚蛋的。”安导转身面对郭菲菲语气瞬间变成了嘶吼。

“安导,您一定是记错了!您肯定是来叫她滚蛋的。”她笑着提醒。

“郭菲菲,我的戏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三流明星来指手画脚了。”他气的破口大骂:“你赶紧收拾包袱给我从这里滚蛋。”

“安导,您肯定是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他没跟您说清楚是让那个新人滚蛋吗?”郭菲菲极力解释,却让安导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这个愚蠢的女人,自己要作死就算了,还非得拉上自己。

在接到墨总电话的那一刻,他惊喜万分。

可还没等他拉近关系,就听见他的女人在自己手下还被人欺负了。

这还得了,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的知道。

星辉集团幕后的墨总,不仅仅是这个身份那么简单,他可能还是墨氏集团内部成员的人。

如今豪门很多,但称得上真正古老豪门的,也就是那么几个。

古老豪门,底蕴深不可测。

墨氏集团随便出来一个内部人员,都是外界豪门想尽办法结交的对象。

周围人看着郭菲菲的表情变得诡异,甚至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郭菲菲脸色更加的难看:“安导,您不能对我这样!您让我再打个电话确认下好吗?”说着,她还不服输掏出电话拨打过去。

电话那头很久才被接起。

她委屈的说道:“亲爱的,我被欺负了!你可要帮我。”

“郭菲菲,你个贱人!你知不知道你给我惹上大麻烦了,从今天开始我们断绝关系。”还没等她再开口,那头好像把她当瘟疫一样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脸色苍白站在原地,不信邪的再次拨打。

但无论拨打多少次,都是被占线。

她抬头恶狠狠的看向路遥:“贱人!是不是你勾引我亲爱的,让他帮你的。”

啪……

叶菲菲冷然的站在她面前:“这一巴掌都替你父母打的,他们没有教好你,我来教你说人话。”

啪……

“这一巴掌是替我自己打的,跟你这样低智商的人叫一样的名字,让我恶心。”

郭菲菲气得跳脚:“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教训我。”

“我当然不是东西!难道你是东西!!”她淡淡的回道。

郭菲菲气的不行,还想说什么直接被安导打断。

“好了,你别在这耽误大家的时间。赶紧收拾东西走吧。”

“安导,我为您这个戏研究了很久,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一定会演好这个角色,我保证。”她央求道。

“不必了,你的角色我已经找到了替代的了。你赶紧收拾东西,离开的好。”安导话语没有丝毫改变的余地。

“遥遥,你在这啊!”莫禹辰从场地外走进来,脸上还有些明显的淤青。

动作也有些不便,腿脚走的不是很利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