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老扒夜夜春宵张敏,玩弄美妇系列桃花村的女人

发布时间:2019-07-21 20:14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扣子扣上‘啪’的一声,戚暖突然想到,昨晚她喝醉之后,好像也是韩应铖帮她系的安全带。

转眸,戚暖看韩应铖已经睁开眼,目光灼热地盯着她的唇,昨晚她和他就在这车里的唇吻,彼此都还记得,印象深深的烙印在唇上的肌肤。

戚暖恍惚回神,坐回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怕韩应铖突然拽她过去强吻她,他不止一次对她乱来。

启动车子,戚暖开得不快,一是注意交通安全,二是韩应铖的车很贵她赔不起。

戚暖边认真开车,边问韩应铖:“你喝很醉吗?”

韩应铖没说话,闭目沉默。

戚暖斟酌着继续说道:“你先别睡好不好?等下回到你家我背不动你的。”

一路开车回去,戚暖都断断续续地跟韩应铖说着话,也不需要他回应,只是不想他睡过去而已,等下又要叫醒他,他跟她发脾气她就冤了。

戚暖不知道,韩应铖一直听着她的声音,她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在变相撩拨着他,那么可爱的自言自语,就像跟他不依不饶地撒娇似的,缱绻入骨,很有感觉。

40分钟,回到韩应铖的别墅。

戚暖将车开进他的车库,熄火,拔掉车钥匙,车里黑暗模糊着影子,她小声叫身旁的男人:“韩应铖?”

“嗯?”韩应铖声色沙哑,终于回应戚暖一声,喜欢她叫他的名字。

老扒夜夜春宵张敏,玩弄美妇系列桃花村的女人-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我还以为你睡了。”戚暖顿时松了口气,下车,过去韩应铖那边,扶他一把。

抱着戚暖细软的腰身,韩应铖眼底漩涡黑暗、难耐。

他们从车库进去别墅里面。

戚暖打开屋里的灯,韩应铖突然将她抵在墙上,围困着,炽热的大手用力按住她两肩,薄唇热吻她颈上肌肤,气息不稳:“今晚谁让你来的?我没打电话叫你来,你过来做什么!”

“周景时叫我过来的,他说你喝醉收不了场……”戚暖缩着脖子躲不开他疯狂的落吻,手指用力推拒压着她的男性身躯,他体温很高,快要将她融化:“韩应铖,你放开我!”

“你发什么酒疯!我在家连孩子都不陪就赶过来接你,你就这样对我?”

戚暖越说越委屈,推不动身前高大的男人,想咬他。

韩应铖突然捏起她尖细的下巴,薄唇狠狠覆下,这张撩人的小嘴,他想吻了很久,与其让她叫别的男人名字,不如含在他嘴里,软嫩甜美,乖巧地任他索取。

戚暖被吻得全身发软,推拒的双手还被韩应铖按住在头上,与他唇齿气息交缠的接吻,让她从未有过的敏感,肌肤泛起阵阵红潮。

直到韩应铖结束这个疯狂的吻,戚暖眼红红地喘息,好像连魂都没了。

韩应铖用指腹抚摸着她的下巴,看着她迷离烟媚的模样,眼神诡谲深谙:“知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应该来?因为我没叫你来,我在尝试能不能戒掉你,放下你这个女人,就当我跟你从未邂逅过。”

“偏偏你一点也不知道好歹,非要来找我。我喝醉了,你就想关心我,照顾我?那么乖,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要么对我狠,要么对你狠!我这人从没吃过苦,只能委屈你一下了!”

说着,韩应铖直接抱起戚暖,将她丢到客厅的沙发上,眼眸泛着狠光,疯狂吻着她白皙的肌肤,看她泛起绯色,在他身下颤栗。

戚暖尖叫着挣扎,在喝醉酒的男人眼里,不能更**了:“你说说看你今天叫了我名字多少次,嗯?不知道我很喜欢你叫我名字吗?你根本就是在存心勾引我!”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叫你名字了,啊!”戚暖肩头一痛,被韩应铖咬的,她不能更冤屈。

叫他名字也是错,他喝醉酒去接他也是错,出现在他面前还是错,她……她快要疯了!

韩应铖压制着戚暖,炙热身体和她隔着单薄的衣服,紧贴:“刚才在俱乐部里,那个女人偷摸我,我没有感觉,反而在车上一直听着你说话的声音,我很快就有了感觉,一路隐忍着想象一边占有你,一边听你的声音叫我的名字。”

戚暖听得脸红耳赤,眼睛都快要被调戏得流水了,看韩应铖在拉扯她的衣服,慌忙胡说八道:“不要撕我的衣服,新买的新买的……”

韩应铖果然没撕戚暖的衣服,修长手指反而掀起她的衣摆,露出她白皙盈盈一握的细腰,肚脐随着她紧张的呼吸,颤抖起伏,像很有弹性的果冻。

很美。

韩应铖喉结滚动,声线很低哑很低哑的杏感:“我一直怀疑你家两个小鬼是不是你生的?那么细的腰,怎么看都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你有没有事在骗我?”

……骗。

戚暖吓得胸口一颤,抚摸着她腰上的一双男人的手,炙热带电似的,酥麻敏感,还捏着她腰上的肉,很痒!

“韩应铖……别,不要摸那里……”戚暖隐忍地咬着红唇,还是忍不住痒,笑出了声,在韩应铖身下扭捏着颤抖着身子。

“你怕痒?”韩应铖手上一顿,紧紧盯着身下让他发狂的戚暖。

“我怕痒,真的,不要弄我那里……”戚暖快要难为情得哭出来了!

韩应铖目光幽暗,薄唇微勾,俯下身贴紧戚暖小巧的耳廓,邪气迷人:“哪里不能弄,这里吗?”

戚暖没说话,整个人都羞耻得发烫泛红,她以前本身就是个小泪包,这几年长进了不少,但也是爱哭的,只是躲着自己哭而已。

她用力推韩应铖,讨厌死他!

韩应铖峰眉一挑,主动让开高大的身躯,没再压制着戚暖,再弄她下去刚刚止住的泪,又要流出来了。

戚暖一得到空隙,柔软的身子像条鱼儿似的,灵活地滑下沙发,坐在地毯上,离韩应铖一定距离。

她将衣服的衣摆整理好,腰上的肉酥软着,被他捏的,可能已经留下他的手印。

她的皮肤她自己清楚,稍微用力一点都要青红一片的,容易过敏的那一类。

“去给我煮解酒茶。”韩应铖捏了捏眉宇,看着坐地毯上的戚暖一头乌黑的长发,伸手撩起一缕青丝缠绕在他修长的指间。

真漂亮。

戚暖拍掉他轻薄的手,红着眼睛瞪他。

韩应铖薄唇弯起,在笑:“快去,我是真的有些醉了,你要知道喝醉酒的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很可怕的。”

戚暖哆嗦着红唇,已经不敢再挑战韩应铖有多刘芒了,喝醉酒后的他说的话,更直白露骨,色狼!

她迅速起身,进去厨房煮解酒茶,给他解解酒也好,万一等下酒劲上头还想对她乱来,她哪够料儿当他的对手。

每次都被他戏弄到哭,丢脸死了!

打开冰箱,戚暖拿了煮解酒茶的材料,忽然想起什么,转头看了眼在客厅的韩应铖,他低着眸,好看的手在揉自己的肩膀,醉酒并不那么舒畅的。

戚暖多拿了一盒冰糖,上次给他煮解酒茶的时候,他说喜欢喝甜一点的,真要命,她这奴隶命!

解酒茶很快就煮好了。

戚暖倒在瓷碗里的时候,裤袋里的手机响了,她连忙放下盛器,拿出手机看,担心是邹舟打来的,七夕七年再乖再懂事也还是个孩子,也会哭闹找妈妈的。

乐祁泽的来电是否接听,手机屏幕显示。

戚暖愣了一愣,眼帘不停眨动眼前所看到的字也没有改变,是乐祁泽的电话,那么晚打给她,他通常只有在夜深的时候,才会流露出白天所没有的深情温柔。

【小七,我很喜欢很喜欢你,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人,我已经中了你的毒,无人可解。】

曾经乐祁泽给过她那么令人沉溺的告白。

戚暖心有所动地看向韩应铖,他也在深沉看她,显然听到她的手机响了。

与他目目相对,戚暖指头一滑,拒听了乐祁泽的电话,顺便将自己的手机关机,接着端着煮好的解酒茶出去。

“加了糖的。”戚暖将解酒茶递给韩应铖。

他接过,喝了口,大手一直握着她的手腕,要她坐下提问她:“谁的电话?”

戚暖坐在他身边,能感到他炙热的体温,和迷人的酒气,想了想,不想冒险去骗一个喝醉酒的男人,老实道:“乐祁泽的,我已经关了手机。”

韩应铖意味不明地嗯了声,喝完一碗解酒茶将空碗搁下,才低沉道:“这么乖,讨好我,还是害怕我?”

戚暖抬头看他:“你想我怎么说?别等下又冤枉我勾引你。”

韩应铖眉峰微动,被一个欠收拾的女人顶嘴还挺有意思的。

他歪斜下高大的身,枕在戚暖的腿上,目光所及的上方,是女性丰满的胸部,他若有所思:“这么看着,你还是像生过孩子的女人。”

戚暖顿时用手臂护在自己的胸前,不敢推开枕着她的腿的韩应铖,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发酒疯。

反正她快疯了:“你做什么?”

“帮我揉一揉额头,很头疼。”韩应铖修长骨节分明的手,点了点自己的头,慵懒好看。

戚暖咬着自己的唇,白皙的手指轻轻帮他揉了,她其实也不会按摩,没学过也从没帮人揉过,纯粹乱来的,应付着韩应铖。

喝醉酒的男人,比刘芒还刘芒,惹不起!

韩应铖枕在戚暖的腿儿上,闭目养神,一派纨绔公子的范儿,享受美人恩。

过了好半晌。

戚暖不揉了,两只手都酸了,她戳了戳韩应铖的肩膀叫他:“韩应铖,你别在这里睡,明天早上张姨上班看到你睡在客厅,形象不太好吧?”

“你呢,今晚睡哪?”韩应铖慵懒地睁开眼问戚暖。

形象对韩应铖来说也就那么一回事,他从不当绅士,喜欢过得随心所欲,惹他的人他必定狠狠报仇,他喜欢的人捧上天上去都行!

很霸道的一个男人!

“客房吧。”戚暖想回去也不行,都深夜凌晨了,打不到车的。

“扶我上去。”韩应铖从戚暖身上起身,好看的手揉了揉眉宇。戚暖发现他眉间的浅红加深,俊美并且越发杏感,他体温很烫,喝醉酒的原因。

上了二楼,韩应铖的卧室。

戚暖扶着他到床上,腰身被他手臂勾着,连带着跟他一起甩到柔软的大床上,被他紧紧圈在臂弯之中,男人引诱的嗓音,迷人:“今晚就跟我睡,别走了。”

“你一定要这样吗?”戚暖拧眉。

卧室没有开灯,黑暗中她被韩应铖从身后抱着,看不到他的人,只有他的身体以及气息包围着她。

亲密得连毛孔都要舒展在一起。

韩应铖搂着戚暖的细腰,闲闲散散道:“不跟我睡觉,那跟我继续做刚才没做完的事?就在这张床上,让我要你一次。”

“睡觉!”戚暖双颊发着烫,还好韩应铖看不到。

她其实,不太信他说的话,刚才他没强要她,现在也应该不会强行要她的。

男人的语望,过了那个关键时刻就是过了,之后会冷静许多。谁都不可能随时随地发情的,又不是荷尔蒙过量。

韩应铖嗯了一声,抱着戚暖当抱枕,慵懒并舒服,声音也越渐柔和:“睡吧,我也好几天没好好睡过,都是被你闹的。”

戚暖眨眨眼,倚在韩应铖温热的怀里,以为自己不易睡着的,耳旁只有他均匀的呼吸声,卧室里漆黑并且安静,她慢慢跟着韩应铖沉稳的呼吸节奏,眼帘渐渐阖上,也睡了。一夜无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