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恋上你的床偷情小说,宝贝把它掏出来憋不住了

发布时间:2019-07-21 20:15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戚暖转身想出去叫七夕七年准备洗手吃饭,韩应铖突然撞上来,男人的身体撞疼她,修长手指用力扯她到他怀里,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炙热的薄唇狠狠强吻她,下巴被强行挑起,大手有力量地按住她的细腰,固定在他发热的下腹前,紧紧相贴。

强烈的男性荷尔蒙令戚暖面红心跳!

她用没有指甲的手指挠着韩应铖结实的手臂,唇张着被禁锢在他怀里承受他的强吻,隐约听到外面房间的开门声,七夕七年喝完牛奶出来正走近厨房要丢盒子。

戚暖急得胸口发颤,眼眶都红了,白皙小手滑落韩应铖的手臂,无力扶上他腰间,紧张地揪着他t恤下面的长裤皮带,快要受不了了,被他欺负得很惨很惨。

七夕七年进来厨房丢掉牛奶的盒子,叔叔高大的身形几乎霸占一半的厨房,遮挡着妈妈,隐约看到妈妈在后面低着头搅拌着炖锅里的牛腩。

“妈妈,饭好了吗?”七夕在问。

“去洗手。”韩应铖打发着两个没眼色的小鬼。

七夕七年出去厨房了,戚暖才敢轻轻咳嗽出声,激情的余温烫着她,脸红唇红眼睛也红,一副被欺负完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韩应铖用质地极好的衣服给她擦拭眼角,语调轻薄:“弄疼你了?还是很刺激?”

戚暖狠狠瞪他,火光璀璨。

很**,韩应铖还想再吻她,胸膛的孽火烧得他眼神灼热。

恋上你的床偷情小说,宝贝把它掏出来憋不住了-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别……”戚暖颤了颤,泛着红的鼻尖有薄汗,那么那么可怜:“我两个孩子在,我会怕。”

韩应铖喉结滚了滚,嗯了声,音色喑哑。

直到吃完晚饭,韩应铖要离开,戚暖都还是恍惚惊魂未定的,唇里唇外好似全都是男人的味道。

“送我下去。”韩应铖在门口提出要求。

戚暖条件反射摇头,说什么也不敢送他下去,怕被他强行拽上车上又要受他欺负。天黑,对象还是韩应铖,发生什么都有可能的:“我要在家看着孩子,最近治安不好,我不放心他们。”

韩应铖目光极缓地滑过戚暖湿润的眸子,颔首,没说什么就走了。

戚暖关上家门口,顿时脚软,精力真的被这个男人榨干了。

邹舟在晚上8点前回到家,看戚暖在浴室里洗一件男人的外套,诧异问她:“谁的衣服?”

“韩应铖的。”戚暖干巴巴道。

这时,七夕七年指着客厅两个儿童座椅给邹舟看,讨表扬似的将今天的事情全告诉邹舟,末了还要邹舟夸他们机智!

邹舟夸了,但还是吓了一跳,韩应铖和戚暖一起带了一天孩子,太劲爆,她消化不良!

七年总结对韩应铖的评价:“那叔叔够高够帅,有钱,大方不小气,就是偷亲妈妈的嘴不好!”

戚暖顿时从浴室里出来,被儿子的话憋得脸红!

“小七,你打算嫁入豪门吗?”邹舟很认真地在想,如果戚暖和韩应铖真有这个发展可能,就要趁早好好计划好策略,这世界没有傻白甜的灰姑娘,只有精心设计的经营。

戚暖当她开玩笑:“韩家会让我带着两个孩子进门?”

一句话,将邹舟堵死。

***

晚上8点整。

张姨准备要下班,薄茜却在这个时候来了,她的司机替她拎着好几袋名牌衣服的袋子进来,显然是刚刚逛完街血拼过。

张姨要招待薄茜,延迟下班时间。

“给我煮份水果茶,然后拿上来给我。”薄茜边上楼边吩咐张姨,水果茶时间要煮长才好喝。

张姨今晚要加班很久了。

韩应铖面无表情地应声,让张姨去下班,他换了拖鞋上楼,打开卧室的房门,薄茜正在落地的镜子前,拿着新买的名牌包包在试造型,笑着对他说:“应铖,我今天买了几套礼服,你帮我看看哪一套最漂亮,明天陪你出席的慈善晚会我就穿这套了。”

“嗯。”韩应城瞥了她一眼,坐下书桌前的按摩椅,微微仰着俊颜,闭目养神,饱满的喉结突出,很有男人独特的魅力。

薄茜对此深深着迷,她一直美丽地在韩应铖面前,就算他和薄安订婚和薄安好上,她也爱着他不惜跟薄安抢男人!

薄茜拿了一套性感的礼服进去浴室换上,她没有关门,女人拉开裙子拉链的声音,若隐若现带着暗示性的引诱,无限遐想。

只要男人睁开眼稍稍转眸去看,就能看到千金美人半倮脱下肉色丝袜的香艳春色。

韩应铖缓缓睁开眼,转眸看向落地窗外,同一片繁华夜景,远远眺望好似还能够看得到戚暖那小阳台的一抹暖光。

那张含着羞的白净小脸,不敢送他下楼说着蹩脚的借口,欠收拾得可爱,韩应铖薄唇撩起淡淡的笑。

薄茜换好礼服,腰肢款款地在韩应铖面前转了一圈,美丽尤物,胸部曲线诱人:“漂亮吗?”

“漂亮。”韩应铖声音沙哑,想到了别的:狭小的厨房里,戚暖的胸部挤压着他的胸膛,触感很柔软弹性,身体都被她弄得半个身酥麻。

“这么敷衍我,一点也不会哄女人开心。”薄茜微笑走到韩应铖身后,玉臂交叉地抱着他的脖子,玉指戳着他结实的胸膛,媚声:“你以前对安安可不是这样的。”

韩应铖五官浅淡薄凉,不语。

男人有多心不在焉,聪明的女人一眼就能看得出。

薄茜松开手,走回镜子前扶着柳腰照来照去,不经意似的提起:“我刚刚在你的床上找到一根女人的头发,很长的黑发。不似是张姨的。”

韩应铖终于抬眸直视薄茜,薄唇勾起猖狂傲慢:“你想要问什么,不如我替你问出来?”

说着,韩应铖起身,长腿修长地走向薄茜,矜贵的手搭上薄茜的裸肩用力按住,镜子倒映出他眼底的冷酷,声音一字一字倾吐:“你想问昨晚睡在我床上的女人是谁,我有没有跟她上床,她是戚筱还是别的哪家千金小姐,对你是否有威胁。”

薄茜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与韩应铖同样出生在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平起平坐的矜贵之躯,却在天生的气势上他强她弱。

韩应铖板着她的脸,对着镜子,玩赏一样,俊男美人公子千金天造地设:“你看看你,聪明高贵,脸蛋也好身材也好,穿上这套礼服没有哪个男人会说你不漂亮,不过你在我眼里最顺眼的时候,就是安静不说话的时候。”

“我不喜欢被女人试探,以后有话,直接问。你是薄家的长女,我肯定会给你面子。联婚,本来就是要相敬如宾。”

“但你要记住,你只是薄茜不是薄安,我的私生活你少插手!”松开薄茜,韩应铖面无表情离开卧室!

薄茜背倚着墙深深战栗着,男人冷酷的霸气让她心生折服又嫉妒被他拥抱的女人,她进退两难,韩应铖必定要在外面有女人的,谁让她命里没有孩子!

***

周日中午。

戚暖陪七夕七年窝在床上睡午觉,旁边的手机响了,她起来看了一眼,乐祁泽打来的电话。

上次,她没接听他的电话还将手机关了机之后,他一直没再找过她,直到现在。

戚暖拿起手机轻手轻脚起身,七夕七年有些醒了,她柔声哄着孩子:“你们继续睡,妈妈出去听一个电话。”

“快点回来。”女儿七夕揪着她的裙摆,撒着娇。

戚暖笑着说好,出去阳台接起乐祁泽的电话,阴郁的天透着潮湿风可能要下雨,手机那边的清冷男声,极缓极缓地划在她心上,空空的。

乐祁泽同样站在戚家别墅的阳台,从上眺望下面的玫瑰花房:“上次我的电话你没接还关了机。避我如洪水猛兽?”

戚暖垂眸,白皙手指攥住阳台的护栏,肌肤微凉透心:“你有什么事?”

乐祁泽淡淡说:“你不是想拿回你和你妈妈的合照吗?过来我这里,我给你。”

“在哪里?”戚家?戚暖意外。

“下午5点在国际酒店有个慈善晚会,你过来在房间等我,不要想着偷偷自己去戚家,我已经吩咐过佣人,你进不去的。”乐祁泽了解戚暖,柔弱又傲气,那么爱他。

“好。”戚暖应下,那样的防着她明明曾经是保护她的人,心情突然很差。

戚暖想挂电话,没什么好说的了,早就物是人非。这五年她不是没有悟彻过来,只是忘不掉而已。第一次心动爱上一个男人,以为乐祁泽会保护她一辈子,陪着她等她长大岁月静好。

豪门里,残酷的现实比童话要多很多很多。

“小七。”乐祁泽叫住戚暖,想问那晚为什么不接他的电话还关了手机,是否身边有人在不方便接他的电话。最后说出口的却是别的话:“我等你。”

乐祁泽心里很清楚,他的小七已经经历过男人,可能还不止一个,连孩子都那么大了,他绕开这些话题不愿谈不愿知道她有过关系的男人,都是谁。

戚暖挂了电话,在阳台站了好一会,大风刮吹掉一件衣服,她才恍惚回神,收下晾在阳台上的衣服,一件件洁癖似的反复叠好,拿进房间里分类放好。

做完这些,她重新窝回床上,却毫无睡意,一个人蜷缩在床角发着呆,直到外面下起了雨,滴滴答答地拍打窗口,她才慢慢阖上眼睛睡过去。

五年前,她偷偷离开戚家,也是这样的下雨天气,雨滴淋在她身上,像针一样,刺痛她全身神经。

陆子找人借了一把雨伞,晚会的后台有明星专用的化妆师更衣室,里面有不少品牌商提供的牌子衣服可供挑选,他和晚会的负责人交流了一下,拿了一件新品上市的女款春装外套,匆匆坐电梯下去,接戚暖。

别等下将人淋雨淋感冒了,韩少怪他办事不力。

国际酒店外面。

陆子撑开雨伞,左右张望,还过了对面的马路口看,没见到戚暖的人,怎么都找不到她,已经不在了。

陆子心知不好,戚暖弄丢了,搞不好后面还要弄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女人苦情的手段不都这样,一哭二闹三以死相逼。

陆子赶紧打电话给韩应铖告诉她,找不到戚暖。

“不在了。”韩应铖低沉喃喃,似叹气,周围载歌载舞的晚会声音越来越模糊不清,喧嚣并落寞。

五年前,戚暖和他缠绵一夜后人间蒸发,他派了那么多人地毯式地翻遍整个韩城找她,最后那些一个个的人怎么跟他说?

找不到戚暖。

韩应铖挂断陆子的电话,立即拨打戚暖的手机号码,语音提示,对方已关机!

手机屏幕亮起、熄灭,亮起、熄灭,韩应铖俊颜没表情无意识的举动,薄茜挨着他玉手挽着他手臂,以为他无聊,手指在他胸膛转圈:“应铖,我喜欢那条项链。”

慈善晚会上主办方正在竞价拍卖一条钻石翡翠项链,嵌在中间的一粒粒玉石温暖剔透,高贵奢华,名字内涵:暖情深爱。

韩应铖抬眸,薄唇倾吐:“一千万。”

***

国际酒店的高级套房。

戚暖在韩应铖进去之后就上来了,酒店经理亲自推着餐车进来,尊敬道:“戚小姐,乐先生安排厨房给你炖了热汤还有一些精致点心,让你先吃着东西等他。”

“放下就行。”戚暖没胃口吃,坐下沙发拿手机上网,才发现没电关机了,早上和中午她都没给手机充过电。

她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雨景,不知道怎么的想到了韩应铖,刚才他也看到她吧,短暂的对视后他转身和薄茜进去。她没想到韩应铖会在这里,不过想想也不奇怪,能出席这种晚会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他是韩城的大人物肯定第一个邀请他。

戚暖用手指点点下巴,韩应铖和薄茜都来了,戚筱有没有跟乐祁泽一起来?如果也来了,四个人的局面也是蛮精彩的。

等了半天。

乐祁泽在韩应铖以三千万高价拍下项链送给正牌女友薄茜缔造豪门佳话之后,提前离开慈善晚会,上去10楼见戚暖。

套房的门开了关,女秘书小心翼翼跟着乐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