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一女四夫,闻香又被湿太玩坏了 花间高手

发布时间:2019-07-21 20:1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美妙的歌声从海滨路520号飘出,王妈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心态还年轻着,她是孤家寡人一个,靳北森是她的救命恩人,三年前,王妈,的丈夫和儿子死于一场车祸,王妈侥幸存活,醒来后却想去自杀。

靳北森就这么阴错阳差的救了她,王妈醒后十分的感激他,决定用自己的下半辈子报答靳北森。

之前王妈住在乡下养老,靳北森说不需要王妈报答,她年纪也大了,靳北森给了她一笔巨款,让她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那笔钱王妈一直存着,没舍得用,她自己也有不少的养老金。

上个月,靳北森忽然给王妈打电话让她来他家做保姆,王妈高兴地一夜没睡,只要能让她为靳北森做点事,苦一点也不算什么,王妈一个人在乡下过得很孤单,在这里,至少还有周曼纯和靳北森能陪她说说话。

住在海滨路520号的日子,王妈有了一种家的感觉,每晚看着靳北森和周曼纯回来,她都感觉像是迎来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她把周曼纯和靳北森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尽心尽力的在照顾着。

夜已深,周曼纯说有些困了,靳北森就抱着她去睡觉了。

靳北森很是霸道,也不顾王妈在不在,直接把周曼纯打横抱起走回房间,周曼纯见王妈冲着自己坏笑,脸瞬间涨的血红。

“北森,我感觉王妈似乎很是孤独,刚才她的歌声那么的忧伤,我听得都有些想哭呢。”周曼纯是个情绪敏感的人,一点点小小的风吹草动,都能被她发现。

“傻丫头,感慨怎么那么多?不过王妈确实可怜,她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亲人了,所以我才会把她叫来照顾你。”靳北森也叹了口气道。

“王妈真是太可怜了,我以后一定要对王妈好一些。”

“傻丫头,这世界上可怜的人多着呢。”靳北森笑着摸着她的头发。

一女四夫,闻香又被湿太玩坏了 花间高手-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邹叔呢?邹叔有没有老婆?”周曼纯顿了顿,忽然想到了邹叔,她总感觉邹叔也是孤家寡人一个。

靳北森摇摇头说:“邹叔单身,邹叔以前是特种部队的精英,退伍以后就一直在我们家做事,他可以说是看着我长大的,很多年前,他爱的人死了,他就一直没娶,直到现在。”

说这些的时候,周曼纯紧紧的望着靳北森的眼睛,她看穿他的眸中隐藏着一丝悲凉,是多么的落寞。

爱的人死了,是一件多么可怜的事。

“北森,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想我啊?”周曼纯也不知为何,忽然一股脑子热了起来,问出一个很奇葩的问题。

靳北森目光瞬间收起,脸色沉戾的说道:“不许胡说,你怎么会死呢?”

“等我七老八十了,肯定会死啊。”周曼纯单纯的笑道。

“你要一直乖乖地在我身边,将来,我们一起死。”靳北森唇角一勾,邪肆的脸上泛起一层深深地笑意。

就连死都要和周曼纯一起,他是多么的霸道。

苏氏别苑。

夜很静,安静的能听到窗外叽叽喳喳的知了。

书房内,苏慕尼随心所欲的发着脾气,情绪愤怒的大吼大叫。

苏清晏也是一脸恼怒的看着她,冰冷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慕尼,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可以这样肆意发脾气,你一定要学会忍耐。”苏清晏口吐烟雾,此刻,也只有抽烟才能让他静下心来,女儿这样子大吵大闹,他实在是招架不住。

“爸爸,周曼纯这个坏女人这样羞辱我,她还说靳北森不要我,这口气我怎么咽得下去?我恨不得……立马杀了她!”苏慕尼的眸光中冒着怒火,表情狰狞,眸子也渐渐地变成猩红。

苏清晏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慕尼,不是爸爸打击你,靳北森他确实不要你啊,他要是喜欢你,早就和你在一起了,天下好男人那么多,你为什么非要吊死在一棵树上?”

听了苏清晏的话后,苏慕尼的情绪更加崩溃了,她蹬着眸子嚷嚷道:“爸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是一直很支持我的吗?”

苏清晏是过来人,他的感情路也不顺利,所以他不想让自己的女儿重蹈覆辙,爱情是这个世上最勉强不得的东西,看着苏慕尼今天从外面回来后就一直在发脾气,苏清晏忽然意识到是自己的教育方式出了问题,他不能一味地纵容着她,这样一定会酿成大祸!

如果,从一开始苏清晏就告诉苏慕尼你和靳北森没戏,说不定苏慕尼早就死心了,也不会像今天这样,动不动就发脾气,苏慕尼现在整颗心都扑到在靳北森身上,丝毫没有理智。

“慕尼,强拧的瓜不甜。”苏清晏无奈的叹了口气,又开始吞云吐雾起来,他整个人都被烟雾所缭绕,看上去特别的落寞忧伤。

 后来张虹没有和苏清晏再生个孩子,苏慕尼感觉自己的地位保住了,所以也就没怎么闹,在外面面前,她还是会恭敬地叫她一句妈妈,但是一旦外人离开,苏慕尼就是一副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模样。

“需要你多什么嘴?”苏慕尼气不过,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现在连张虹都敢来说她了。

“慕尼,你别那么焦躁,我这是为了你好,想要得到靳北森的心,就一定要学会控制脾气,你想啊,今后,他身边一定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女人,现在只是一个周曼纯,就让你大动肝火,将来怎么办呢?”张虹表现出一副十分真心的模样,实则虚与委蛇。

苏清晏看了看两人,感觉这个时刻女人和女人应该更加有共同话题,他直直的起身走了出去。

“那你说说看,我现在要怎么做。”苏慕尼眸光一扫,忽然间觉得张虹的话里有几分意思,她毕竟也是过来人了,当初能让她爸爸那么着迷,并且干掉了她妈妈,苏慕尼心里虽然恨,但是此刻,她选择听一下张虹的意见。

张虹一听,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笑容,她用手拍了拍苏慕尼的肩膀道:“孩子,我们在一起生活那么多年了,我也没有孩子,一直把你当做自己的亲生的一样,可是你一直对我有偏见,真是让我很伤心呢。”张虹耸耸肩,目光轻睨苏慕尼。

苏慕尼舔了舔唇,被张虹这番话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她说道:“阿……妈妈,过去是我不好,只要你能帮我挽回北森的心,我一切都听你的。”

“慕尼,我也不期望你一切都听我的,但是我和你爸爸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我只希望我们能像真正的一家人一样生活,不要再对彼此产生偏见。”张虹顿了顿,目光流露的尤为真切。

苏慕尼现在哪有心思管这些,她只想有个人给她出出主意,支个招,让靳北森早日回到自己身边来。

“恩呢……妈妈,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苏慕尼两只铜铃一样大的眼睛咕噜噜的盯着张虹,眼神里流露出少许的期盼。

“慕尼,你先把牛奶喝了,我就告诉你。”张虹假惺惺的说道。

苏慕尼从下午回来后,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现在都已经将近晚上十点半了。

为了早点听到张虹的主意,苏慕尼二话不说,拿起牛奶直接往自己嘴巴里灌,没过几秒钟,牛奶就喝完了。

“恩,这就对了。”张虹故作慈祥的一笑,要不是苏慕尼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就差点被她给骗过去了。

“那妈妈你快说吧。”苏慕尼迫不及待的说,她是个小孩心性,心事都藏不住。

“你下午找周曼纯谈话了,然后她不肯离开靳北森是吧?”

苏慕尼眼睛一瞪,脸色变得和调色盘一样,非常不爽的撇撇嘴道:“是的,这女人简直就是太嚣张了,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既然暂时动不了她,那我们就从她身边的人下手,你让人去调查一下,看看周曼纯有没有什么好朋友或者关系比较要好的亲戚,找茬还不容易吗?”张虹面色冷静,嘴角却挂着奸诈的笑,老谋深算极了。

苏慕尼这才恍然大悟过来,对哦,她暂时动不了周曼纯,因为周曼纯在医院上班,就算要绑架,也没有机会,但是周曼纯的朋友就不一样了,从她身边的人下手,到时候以此威胁周曼纯。

“还请妈妈和我详细说一下。”苏慕尼装出一副乖乖女的样子,一改平日里趾高气扬的模样,此刻,她是真心实意的佩服张虹。

“我认识一个在道上混的兄弟,他是我堂哥的好朋友,绝对信得过,这样吧,明天我带你一起去找他,到时候我们再计划一下。”

“妈妈,你真是太好了。”苏慕尼一脸感恩的望着张虹。

苏慕尼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和张虹变成朋友,果然两害相权取其轻啊!

“傻丫头,我是你的妈妈,我们是一家人,不管你认不认我,我都是你的妈妈。”

苏慕尼点点头,微笑着说:“恩呢,以后,我们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谢谢你,妈妈。”

话落,苏慕尼的脸上渡上一层寒气,她抿着唇躺在了沙发上,手心轻轻地捏成拳,心里冷冷一笑,哼,周曼纯,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

忽然间,三个穿着黑色工字背心的男子疾步跑了过来,就冲着郁伊娜的方向。

郁伊娜见状,瞪大了眼睛撒腿就跑,可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跑得过人家黑社会的小混混。

没过几秒后,郁伊娜已经被一个飞机头的男子擒住了,由于身体强烈的挣扎,耳机已经从耳朵里滑落了,三个流氓一时间也没注意到耳机的存在,他们着急的把郁伊娜往面包车的方向带去。

郁伊娜哪里肯,她拼命的挣扎着,手脚并用却感觉到了一阵无能为力,再加上太阳当空,晒的她快要晕过去了,力气自然发挥不上。

“你……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郁伊娜颤抖着问道,面色好一阵苍白。

“老大,她似乎在打电话。”一个黄毛兄弟注意到郁伊娜背带裤的口袋里藏着的手机,警惕的说道。

飞机头的男子立即将郁伊娜的手机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拔掉耳机一看,果然在打电话,他立即按下屏幕上红色的结束键。

“事情不妙,我们得速战速决,快把这小妞拖进车里。”飞机头的男子吩咐道。

郁伊娜害怕到了极点,她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遭人绑架,这种情节以前只在电视剧里看到过,今日居然成真了,一想到自己有可能会死,郁伊娜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黄毛兄弟嫌她太吵,干脆把郁伊娜给打晕了,三个人快速的把郁伊娜抬上车,一辆银色的面包车冲出名城花园。

林巧巧十分震惊,刚才郁伊娜被绑架的整个过程都被她听得格外清晰,她浑身一震,整个人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三秒后,她立即从床上冲了下来,背上包赶往佳儒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