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一夜残欢 小说,最佳女婿最新章节打美女屁屁

发布时间:2019-07-23 17:2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厉景琛刚在心里想好“虐宋迟的108招”,餐厅中央的钢琴旁,一个经理模样的男人拿着话筒开始讲话,“ladysandgentleman,各位尊敬的来宾,在场的情侣们,今天是我们海底餐厅的周年庆,大家都知道,我们每年的今天,都会有活动,今年更是不例外!

身为一家情侣餐厅,今年我们的主题是‘暗夜之吻’,等会我们会把全部的灯关掉三分钟,在这三分钟内,您可以和跟您一起共进晚餐的对象接吻,三分钟过后,还处在热吻状态的情侣,我们将为您免单!”

“好!”话音落下,餐厅内便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唯有相隔不远的两个人,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

厉景琛扫了一眼杨雅柔娇羞又期待的脸,俊美的脸顿时黑如锅底。

他就说,刚刚来的时候,服务生为什么会先问他的女伴什么时候到。

他一心想着见他的小野猫,没放在心上,随口回了句“一会到”。

谁曾想,这里居然会是一家情侣餐厅!

所以谁能告诉他,小野猫和唐诗为什么能进来?

布桐正拿着餐具的手,倏地攥紧,一张精致的巴掌脸紧绷了起来。

接吻?

厉景琛要当着她的面,和杨雅柔接吻?

“十、九、八......”

耳边,是热闹的倒计时的声音,可布桐的心,却随着不断倒数的数字,一点点沉了下去。

说不清那是什么感受,就是觉得一秒钟都不想待在这里。

一夜残欢 小说,最佳女婿最新章节打美女屁屁-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唐诗刚巧去了洗手间,布桐咬着唇,拿起放在一旁的包包,站起身就准备往外走去。

她还没迈出腿,伴随着主持人最后一声“一”落下,整个餐厅顷刻间陷入了一片黑暗。

布桐毫无准备,侵入骨髓的恐惧,瞬间席卷了她的全身,整个人忍不住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她下意识地扶住了桌子,强行让自己保持着镇定,想要去拿出手机照明,下一秒,一双有力的大掌,握住了她的双臂。

“谁!”布桐惊呼出声。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别怕,是我。”

“厉景琛?”布桐不可置信地问道,“是你吗?”

“是我,”厉景琛将她搂进了怀里,清冽好闻的纯男性荷尔蒙气息瞬间将布桐包围,“你不要害怕,闭上眼睛,很快就会过去了。”

布桐也不知道为什么,前一秒还在处在恐惧中的心,随着他的话,一点点平静了下来,她乖巧地闭上了双眼,脸蛋贴在男人的胸膛,感受着他有力的心跳声,渐渐忘记了害怕。

只是下一秒,身子便一个腾空,被厉景琛打横抱进了怀里。

“你放我下来吧。”她看了一眼厉景琛,他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了一副墨镜。

男人依依不舍地放下了她,随手取下了墨镜。

布桐看着他俊美刚毅的脸,刚刚在餐厅里的失落,隐隐浮现了出来。

她抿了抿唇角,闷闷的道,“谢谢你带我出来,你回去吃饭吧,别让人家姑娘等你太久。”

男人盯着她的唇角,“布桐,你在不高兴?”

布桐心跳加快了几分,“你胡说八道什么呀,我才没有!”

“哦......”男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布桐心里更烦闷了,往后推开了一步,道,“我先走了,你忙吧。”

刚转身,就被男人一把拉住,“我送你。”

“不用,我给诗爷打个电话,她有开车来的。”

话音落下,包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布桐看了看自己被握住的手腕,“我接个电话。”

厉景琛松开了她。

布桐拿出手机,很快接了起来,“诗爷。”

唐诗着急的声音传来,“桐桐,你在哪里?”

“我已经出来了,刚刚里面的灯全关掉了,我待不了。”

“没事就好,我刚刚接到公寓的保安部打来电话,有人去你家门口泼油漆被保安逮到了,我现在要去一趟警察局处理一下这件事,为了安全起见,你今晚还是回老宅住吧。”

布桐一惊,“我怎么这么招恨啊?”

“天都能妒英才,更何况是人呢,别怕,小事一桩,要不我现在先出来送你回老宅?”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你去忙吧,注意安全啊。”

“好......对了,我有样很好玩的东西要给你看,一会发你微信啊。”

“嗯。”

布桐挂上电话,一抬眸,正对上厉景琛凝视着她的双眼。

心跳毫无征兆地漏了半拍,布桐眨眨眼,随口找了个话题问道,“刚刚那么黑,你怎么能看得见啊?”

厉景琛晃了晃手上的墨镜,“桌上有夜视眼睛,你没找到?”

“我没注意......”布桐实在不知道该聊些什么了,开口告别,“我先走了,再见。”

“我说了,我送你。”厉景琛牵起她的手来到一旁的黑色世爵旁,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把她塞了进去。

直到男人坐上驾驶座,帮她系好安全带,布桐才回过神来,“你就这么走了,杨小姐怎么办?”

“布桐,”厉景琛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并没有急着开车离开,而是转过头来望向了她,认真地开口道,“我不知道那是情侣餐厅。”

布桐抿了抿唇,“这不重要,你要跟谁吃饭是你的自由,不需要跟我解释,刚刚是我破坏你们的雅兴了......”

“你还敢说你没有不高兴,嗯?”厉景琛突然勾起了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知不知道,你每次不高兴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抿着唇。”

布桐赌气道,“你才认识我多久啊,就能总结出我不高兴时的小动作,是不是说明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都不开心?”

“你承认不开心了,嗯?”

“才没有!”

“那你笑一个给我看看。”

她拿出手机一看,是唐诗给她发的小视频。

布桐点开,瞬间心情大好,笑得眉眼弯弯。

视频里的画面是在刚刚的海底餐厅,灯已经亮了,杨雅柔正站在她和厉景琛吃饭的那张餐桌旁,抱着一个服务生打扮的男人,吻得如痴如醉。

“看到什么这么开心,给我看看,嗯?”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布桐恨不得立刻拿到他面前,让他好好膈应一下,但想了想,这种行为未免有失风度,故意把手机往自己怀里一收,“不给看。”

厉景琛:“......”

唐诗紧跟着发来了一段语音,布桐点开,也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直接用了扬声器。

“桐桐,我快笑死了,我刚刚从洗手间出来,一眼看见杨雅柔抱着服务生在乱啃,那叫一个沉醉啊,你猜怎么着,原来她是把人家服务生当成厉景琛了哈哈哈,结果睁眼一看,冲着服务生发了好大一通火,气急败坏地跑了......”

布桐收起手机,假装长叹了一口气,语气里却是止不住幸灾乐祸,“哎,都怪我不好,否则刚刚被热吻的人可就是厉总了......”

厉景琛淡淡勾唇,“那你是不是该补偿我,嗯?”

“可以啊,停车放我下去,你去找杨小姐吻个痛快......呀!”

黑色世爵一个急刹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布桐在惯性作用下,往前倾去,又撞回到了椅背上。

她第一反应就是车子出什么故障了,“怎么了?发生什......啊......”

男人的脸,在她眼前迅速放大。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安全带,转身面向了她,带着薄茧的双手捧住了她的脸,两个人鼻尖对着鼻尖,彼此的呼吸交缠着,唇瓣隔着最后一张纸的距离,眼看着就要吻在一起......

布桐紧紧揪着衣角,一颗心还在砰砰狂跳。

“厉景琛,你下次不可以这样!”女孩红着脸抱怨道。

男人扭头看了她一眼,“不可以怎样,嗯?”

“不可以离我这么近。”

男人低笑一声,“太太,你这就嫌近了?夫妻之间的距离,可还有更近的......比如,负距离。”

“厉景琛!”布桐的脸红到了耳根,嗔怒地瞪着他,“你好好说话,不许开车!”

“不开车怎么送你回家,嗯?”

布桐差点没被他噎死,“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好了,不逗你了,”厉景琛伸出一只手,揉了揉女孩的发心,“可是你欠我的,必须加倍补偿。”

布桐撇撇嘴,“我欠你什么了?”

“你自己刚刚也承认了,今晚因为你,害我失去了一个吻。”

布桐不假思索的道,“那你刚刚为什么不吻下去?这样不就可以讨回去了吗?”

话音落下,她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她这是在抱怨厉景琛刚刚没有吻她吗?

丢死人了......

厉景琛一本正经地开口道,“我主动讨要,跟你主动偿还,性质是不一样的,做人要有诚意,不能等别人跟你讨了才想着还......”

布桐不敢置信地撑大了双眸,“你的意思是要我主动吻你?”

厉景琛没有否认,“所以是要现在还吗?是的话我就停车了。”

“谁说我要吻你了?”布桐简直快怀疑自己出现幻听了,好端端的,她怎么就欠他一个吻了呢?

世爵很快再次在路边停了下来,男人扭头看着她,低沉的嗓音缓声道,“那个杨秘书是不是吻了服务生?”

“是啊。”

“是你说,原本她想吻的人是我。”

“对。”

“所以刚刚我问你是不是要补偿我,你亲口说可以。”

布桐:“......”

“我说的是你放我下车,回去找杨雅柔吻去!”

厉景琛似笑非笑的道,“太太,你是在框我吗?想抓到我婚内出轨的证据?你别忘了,我们是不会离婚的。”

布桐被气得不轻,亏他还记得他们不会离婚的约定,也不知道是谁在结婚前说不会触碰她的底线的。

“厉景琛,怎么理都被你占光了,是我让你带秘书去情侣餐厅吃饭的?傻子都能看出来,她对你另有图谋,你开后门让她来当你秘书,难道不是也对她有想法吗?”

很多事情,她本来不想问的,但是越看他这副神态自若逗弄她的样子,就越是忍不住。

难不成,厉家的男人,骨子里花心的劣根性都是一样的?

“真生气了,嗯?”厉景琛看着女孩涨红的小脸,心里漫起了一股心疼。

布桐扭头望向了窗外,“我没资格生气,我只是觉得,你如果做不到坚守道德底线,起码在跟别的女人约会时,应该避开我。”

“布桐,”厉景琛伸手转过她的脸,迫使她望向自己,“你说的没错,我知道她对我有想法,但是我破格让她来公司上班,不是因为我对她也有一样的想法,而是因为别的。

简单的说,就算不是她,厉盛也会想办法安排别的女人在我身边监视我,我用杨秘书,一来可以消除厉盛的戒心,二来反而可以利用她......那些尔虞我诈的事情,我不想跟你细说,但是你相信我,我连她的名字都记不住,更别谈其他的想法了。”

布桐抿了抿唇,语气里多了一抹自己都没察觉的撒娇,“那如果我就是很介意她的存在呢?”

厉景琛毫不犹豫的道,“我明天就开除她,以后她再也不会出现在我们生活里半步。”

布桐的心情没由来地好了不少,淡淡的道,“算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没有容人之量呢。”

厉景琛挑眉道,“你难道有?”

“我当然有了,厉景琛,我警告你,虽然我们是塑料夫妻,没什么感情可言,但我也是要面子的,你要是敢在外面给我带绿帽子惹恼了我,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我当然不敢惹太太了,”厉景琛没忍住,捏了捏她柔软的脸蛋,“但是我们之间不是塑料夫妻,很快就会变成真夫妻,等我们住在一起,可以慢慢培养感情,嗯?”

布桐的脸红了红,嘟喃着道,“我昨天给你发那条短信,说要搬去你家,你一直没回,我还以为你没做好准备呢。”

厉景琛嘴角扬起一个浅弧,温柔出声,“我只是在担心,你会不会喜欢我给你准备的家。”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字眼的布桐,心底的某一处,像是被针轻轻扎了一下,眼里又酸又涩,很快氤氲起了一层雾气。

男人察觉到了她的变化,始终捧着她小脸的手,指尖僵了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