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丫头乖乖让我吃(下),不怕我慢点进就不会疼了

发布时间:2019-07-23 17:2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苏念美滋滋的回了别墅,晚饭还没好,苏念只能先坐在沙发上看会电视,这会正是新闻时间,“云氏公司被人举报偷税漏税,司法机关已介入调查。”电视上播放的正好是云深父亲被带走的画面。

怪不得今天云深今天接了电话表情凝重,匆匆就走了,原来是云家出事了。

今天云家和苏雅萱同时出事,这也太巧了,还是说是有人故意促成了这个巧合,苏念捧着水杯坐在沙发上沉思,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

苏念看到慕斯年的时候,心想,“会是他吗?”

一直到坐到餐桌前吃饭的时候,苏念还在想这个问题,吃饭都有些心不在焉。

“你今天回苏家了?”慕斯年冷不丁问了一句。

“啊?哦,今天下午回去了一趟。”苏念盯着慕斯年,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但慕斯年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她什么也看不出来。

吃了饭,苏念继续去看电视,慕斯年也破天荒的没有去书房,而是和苏念一起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看起了书。

一开始两个人各不相干,苏念心存疑问,总时不时的偷瞄一眼慕斯年,后来干脆直接瞪着俩眼盯着慕斯年看,看到后来苏念撑不住在沙发上睡着了,慕斯年终于抬头将目光放在了苏念身上。

有佣人轻轻走过来,小声询问是否要拿张毯子给苏念盖上,慕斯年摆摆手,放下书,轻轻将苏念打横抱了起来往楼上走。

楼下的佣人们互相看看,眼底都是羡慕,先生对夫人真好啊!文叔眼底欣慰更盛,先生好像开窍了,然后悄悄拿出手机对着慕斯年抱着苏念的背影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慕崇杉,老先生看了也会高兴吧。

慕斯年轻轻把苏念放在床上,苏念睡着翻了个身,慕斯年则进了浴室洗澡。

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躺在床上的苏念睁开了眼睛,本来她在沙发上睡的就不熟,慕斯年抱她的时候她就醒了,不过一直没敢也没好意思睁开眼睛。

浴室的水声很快就停了下来,苏念没来得及闭上眼睛装睡,目光正和慕斯年碰在一起,怔了一秒,苏念赶紧又闭上了眼睛。

下一秒一件睡衣就盖在了她的脸上,慕斯年的声音也传进了苏念的耳朵,“去洗澡,我不想和一个满身臭汗的人睡在一起!”

丫头乖乖让我吃(下),不怕我慢点进就不会疼了-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苏念叹口气,这下想继续装睡也不行了,认命的起床进了浴室,边走边闻自己的胳膊,“哪里臭了,一点都不臭好吗?”

话虽如此说,苏念进了浴室之后,还是认认真真从头到脚清洗自己,光沐浴露就打了三次,出来的时候还专门喷了香水,“这下看你还说不说我臭了,香死你!”

苏念出来一靠近床边,慕斯年就皱起了眉头,这香味他不喜欢,平时苏念身上的那种淡淡的香味就很好。

“你用了什么?”

“香水啊,你不是说我臭吗?所以我洗完澡专门喷了香水,这样不仅不臭了,还够香!你闻闻,”苏念看着慕斯年皱眉的样子,故意吧胳膊往前伸了伸,心里幸灾乐祸,但面上可不敢笑出来,所以憋笑憋的很辛苦。

只不过她还没高兴几秒钟,就感觉到一股冷风,然后她就被慕斯年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扔到了浴室,“重新洗!”慕斯年冷着声音。

“为什么?”苏念一脸不服气。

“难闻!”

苏念简直要气死了,没洗澡的时候嫌她臭,洗了喷了香水又嫌弃难闻,这个人怎么这么难伺候!

“我觉得挺好闻的,我不洗!”苏念噘着嘴把头扭向一旁,她觉得自己现在真是不得了了,都敢跟慕斯年对着干了,心里还有那么一丝丝小得意。

半分钟后,慕斯年直接打开花洒,对着苏念冲水,浴室传来了一声尖叫,“你干什么?水喷到我的眼睛了!”

慕斯年眸光一暗,苏念不敢再说话了,但也不敢跑,生怕像上次一样再摔一次。

很快苏念身上的睡衣就湿透了,紧紧贴在身上,姣好的身材曲线吸引了慕斯年的目光,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莫名的有些燥热。

 当她站到镜子前的时候,看到自己湿透的睡衣紧紧的贴在身上,而且因为颜色浅,现在衣服很透,苏念忽然想明白了刚刚慕斯年看她的眼神是什么意思,那眼神叫做欲望。

苏念的脸突的就红了,还好他没对自己做什么。

不过很快她就释怀了,慕斯年喜欢男人,但最近天天回来和她睡一起,应该憋得太辛苦了,所以对她露出了那样的眼神。

打开淋浴又仔细洗了一遍,出去前还仔细的又闻了闻身上,嗯,味道基本没了,她怕再被慕斯年扔进来洗一次!

苏念用浴巾擦干身上的水,吹干头发之后,发现没有睡衣穿,刚刚她被慕斯年提进来,身上的那套已经湿透了没法再穿,但要她直接裹着浴巾出去,又太难为情,思来想去,只能这么办了。

苏念裹上浴巾,把浴室门打开一条缝,探出脑袋,“那个……你能帮我那套睡衣过来吗?我刚刚那套没法穿了。”

回应苏念的是一片寂静无声,睡着了?不会吧!

“那个……你能帮我把睡衣拿过来吗?”苏念拔高了声音。

“你想让整个别墅的人都知道你没睡衣穿吗?”慕斯年终于出现了,手里拿着苏念的睡衣。

苏念躲在浴室门后面,尴尬一笑,“那个,你把睡衣放在地上就好,等会我自己拿。”

“我没有名字吗?”慕斯年拿着衣服并不放下。

这话什么意思,谁没有名字,尤其是他慕斯年的大名谁不知道,苏念小心回答,“当然有啊。”

“是什么?”

“啊?”苏念硬着头皮回答,“慕……慕斯年啊。”

“很好!记住以后叫我的名字,而不是“那个”。”慕斯年满意的点点头,把衣服给苏念放下。

苏念一脸黑线,合着刚才不理她就是因为这个,当他面叫他名字,她也得敢啊!

伸手把衣服拿进浴室,穿好后在镜子前来回转着检查了好几遍,确认自己穿好了,没有什么外露的地方,才开门出去。

虽然刚刚的事情她谅解了他,但也不想再被慕斯年那种眼光看一次。

苏念出来的时候,环视一圈发现慕斯年不再屋子里,轻呼一口气,迅速爬上床进被窝躺下,可能今天耗费了太多精力,苏念躺下不久就睡着了。

慕斯年回书房处理了一份文件回来,发现卧室的灯已经关了,只留了床头一个小灯,而苏念早已经去见周公了,慕斯年嘴角微微勾起,才这么一会就睡着了。

轻轻的掀开被子躺在床上,闻着另一侧苏念身上传来的淡淡的清香,慕斯年眼中闪过一丝满意,并且刚才压下去的火气又有卷土重来的迹象。

苏念又梦到了那个大暖炉,她很惊喜,跑过去就紧紧抱住了它,感受它给她带来的温暖。

慕斯年醒了,因为被苏念抱得太紧,而且她嘴里还一直说梦话,“大暖炉,好舒服呀!”

慕大总裁脸色一黑,她这是把自己当什么了?

慕斯年伸手就把苏念推开了,苏念睡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看了看天还没亮,翻个身又闭上眼睛睡了。

慕斯年也得以重新入睡,后半夜,苏念又抱了过来,再推开,这一晚上慕斯年不知道推开苏念几次。

早上文叔看到一脸疲惫的慕斯年和神清气爽的苏念时也吃了一惊,心里暗想到底夫人年轻,竟把总裁折腾成这个样子,看来老先生抱孙子的日子不远了!

苏念吃早餐的时候看着慕斯年脸上略带疲惫,心里纳眛,“你昨晚没睡好吗?”

慕斯年听她这么问冷飕飕的看了她一眼,一晚上光听梦话,自己是个正常男人,被她的身躯紧紧贴着,体内的火气就没下去过,怕吓到她,所以一直强忍着把她吃干抹净的冲动,天一亮就去冲了凉水澡才好一些。

苏念被他眼神吓的差点噎到,心里暗骂自己笨蛋,“苏念你是傻吗?昨天他眼里的神情你又不是没看到,那么久没碰男人了,他能睡的好吗?”

想到这,苏念觉得自己应该善解人意,贤良淑德一些,“那个,其实你晚上可以不用回来,去做你想做的就可以。”

慕斯年听完这话脸色更黑了,什么叫他晚上不用回来,这就开始往外赶他了吗?自己想做的事情,自己把她吃干抹净能行吗?

苏念睁大双眼,瞳孔收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待反应过来,挣扎着想要躲,但双手被慕斯年紧紧的箍住,她根本动不了,反而慕斯年抓的更紧。

几番挣扎之后,苏念发现自己根本挣不开,心中的委屈一下就爆发了。

这时她的初吻啊!

她一直想要把最美好的东西留给最重要的日子,所以追在云深后面那么多年也一直保留着初吻,况且她所期待的初吻是浪漫的,是心意相通的两人的小心呵护,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一个醉酒的人肆意掠夺。

一滴泪,从苏念的眼角滑下,慕斯年察觉到,猛然回过神,放开了苏念。

心里有些烦躁,他今晚和顾煜祺他们在一起多喝了些酒,刚刚在苏念过来时,闻到她身上熟悉的清香,竟一时没有控制住。

慕斯年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让风吹进来,他本不是心慈手软的人,苏念本来也是老爷子给他选的女人,就算他刚刚真的要了她,也没什么。

但不知为什么,刚刚他眼角余光撇到苏念眼角的眼泪时,竟隐隐有些心疼。

再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眼神有些空洞的苏念,慕斯年转身离开了卧室。

听着卧室门关闭的声音,苏念的眼泪终于止不住了,心里委屈更甚,强行夺走他的初吻,连个道歉都没有,还直接摔门就走了,简直就是流氓。

沉浸在悲伤中的苏念也没有心思考虑喜欢男人的慕总裁为什么会突然吻了她?

苏念躺在床上越哭越伤心,把这近一个月受的的委屈基本都哭出来了,哭到最后累了直接睡着了。

后半夜,慕斯年进来一次,坐在床边盯着苏念看了好一会,伸手将苏念眼角的一滴泪擦去,转身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苏念顶着两个肿成核桃的眼睛出现在一楼时,把家里的佣人吓了一跳,赶忙找来了冰块给苏念敷眼睛。

文叔见苏念眼睛肿成这样,又想到早上先生走的时候好像脸色也不太好看,猜想两人昨晚昨晚肯定吵架了,先生也是,夫人年纪小,怎么就不多让让她呢。

苏念敷完眼睛回了房间,正巧钱多多给她打视频电话,苏念就接了,钱多多一看到视频里的她,惊的不得了,“你怎么了?念念,眼睛怎么这样了,是不是那个慕斯年欺负你了?”

苏念被她一问,有感觉委屈的不行,抽抽噎噎的跟钱多多讲了昨晚慕斯年强吻她的事情。

“太过分了!”钱多多怒声说。

苏念连连点头,就是就是,居然还连个道歉都没有!

“你居然没有顺势把他拿下。”

苏念又点头,忽然觉得不对,啥?

钱多多还在一脸很铁不成钢的表情教育苏念,“送上门的肉你都不吃,你男人不是弯的吗,这是个多好的把他捋直的机会。”

“钱多多,你还是不是我朋友了!”苏念又想哭了,她这是交了个什么损友,她要绝交,绝交!

钱多多见苏念一脸生气的表情,立马换了口风,“嘿嘿,我当然是了,这个事情都是他的错!”

苏念泪眼婆娑的点头,“那可是我的初吻啊,初吻!一点都没有以前我想象的浪漫,只有满嘴的酒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