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万古神帝元尊,逆天邪神 杏花村的女人

发布时间:2019-07-23 17:21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虽然没光着,可身上自己的衣服都不见了,包括贴身的那两件,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宽大的男士衬衫。

“醒了?”

落地窗处传来沉静的嗓音。

厚实的窗帘微动,从后面走出夹着烟的高大身形。

霍长渊依旧是只围了条浴巾,坐在床尾,指尖的烟气还在缠绕,隔几秒往左手握着的烟缸弹了弹烟灰,视线一抬,“等会把药吃了。”

林宛白注意到枕边放着的白色小药瓶,被冷水从头浇到脚。

“昨晚……”她的手发抖,感觉白割腕了,“你都对我做什么了?”

“该看的都看了,该摸的也都摸了。”霍长渊眉眼戏谑。

“你趁人之危!”林宛白眼前发黑。

霍长渊将烟蒂捻灭,幽幽的说了句足以让她狂喜的话,“不过我没上你。”

“……真的?”

跌到谷底崩溃的林宛白被捞上来,不敢置信。

霍长渊眼尾微微往上吊着,讽刺她,“我怕你醒来后自杀。药是消炎的,你昨晚喝那么多酒,容易刺激刀口。”

“……”林宛白抿嘴,缩了缩缝针的左腕,心里却很激动坏了,很快想到另一个问题,呐呐的问,“那我的衣服哪去了?谁给我换的?”

万古神帝元尊,逆天邪神 杏花村的女人-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吐脏了,扔了,我换的。”霍长渊很惜字的回。

林宛白听到前面还好,听到后面不由攥紧手。

不过不管怎么说,没再被他上就好!

见他有所动作,林宛白浑身都警觉起来。

倒是没有像之前那样扑过来,却是直接扯掉浴巾,露出仅有的四角裤,当着她的面就肆无忌惮的开始穿衣服,壁垒分明的胸肌,结实的小腿,还有胯下鼓起的包……

林宛白低下头,不敢斜视。

有什么东西扔过来,她下意识的伸手接。

看清楚后,失而复得的喜悦难以掩饰,林宛白双手紧紧握着折叠的军刀放在胸前,生怕会再次丢掉,抚摸着边缘,那人笑起来的眉眼也浮现在眼前……

林宛白斟酌了下,只好留下来等,不过安全起见打算去离他远一点的外面客厅。

脚步刚动,手腕被扯住了,整个人被他直接拽到了腿上,有铁般的手臂随之缠上她的腰,看着近距离放大的立体五官,夹着烟草气息的声音随之拂在眼鼻上,“昨晚什么都没做,我总得拿回点什么。”

林宛白惊慌的睁大眼睛,他的吻落下来。

林宛白不知道那晚他们有没有接吻,但他实在是个吻技高超的男人,对于青涩果子的她来说从未感受过这样意乱情迷的吻。

感受到房间里的暧昧,她羞恼的推他站起来,推了两下,就僵硬住了,因为他变深的眸色,以及明显灼热起来的体温……

“别动!”霍长渊嗓音很粗。

他也很奇异于她每次带给自己的强烈反应。

林宛白当然不敢动,甚至连气都不敢喘。

稍稍动一动眼角眉梢,都有可能会惹祸上身,她现在就站在危险的悬崖峭壁上。

“你帮我。”

陡然听到一句,林宛白惶恐:“怎、怎么帮……”

蜷缩的右手被抓住,直接往下带。

林宛白瞪圆了眼睛。

霍长渊已经包裹着她的右手,下巴抵在她肩膀上,喘息越来越重。

灵魂就像被抽离了,整个人都处于懵逼的状态,不知道具体多久,感觉到他像座山一样把重量都放在了她身上,“嗯~”

林宛白第一次知道,男人也可以叫的这么媚。

“叮咚!”

恰时响起的门铃声,让她如梦初醒。

而右手手心里的感觉,提醒着自己刚刚给他做了什么荒唐事。

看着男人餍足的眉眼,林宛白想哭。

她能不能一头撞死?

林宛白避如蛇蝎一般,几乎从他身上弹跳起来的,快步朝着门口奔。

顾不上门口服务生诧异的目光,身后像是有狼在撵,接过衣服后便护在身上,最大程度不走光的冲向走廊尽头的公共洗手间。

霍长渊办事很仔细,从衣服到鞋子,以及两件贴身都是新的,而且尺寸竟然正好,不知是蒙对的还是摸对的……

林宛白脸红,右手心也灼烫起来。

用洗手液洗了三次,她才从洗手间出来。

霍长渊沉敛幽深的眼眸紧攫着她,眼底最深的地方卷起暗欲。

傍晚吃饭时,他看着她就有些忍不住了……

否则,向来工作第一的他也不会推掉个很重要的饭局,跑来pub里花天酒地。

她的手很软,骨架纤细的仿若无骨,似是一泓清泉静躺在掌心里,只是这样简单的覆住她的手,他竟仿佛中了邪,恨不得抱起她在房间每个角落里都放浪一遍,难以置信他对她的诱惑力如此之大。

霍长渊稍稍俯身向前,“回答我!”

林宛白被他这么陡然一喝,似乎才反应过来,忙抽回自己的手,下意识的回答,“不怎么样……”

“林家长女,亲生母亲被小三逼到跳楼自杀,8岁就被赶出了林家,和外婆两人相依为命至今。一年前外婆住院,心脏衰竭,每个月都需要支出笔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医药费。”

“你调查我?”

林宛白听他说完,睁大眼睛。

霍长渊薄眯起眼眸,手指浅浅敲击在自己紧实的大腿上,沉缓的说,“跟了我,你就不用再来这种地方赔笑脸,也不用再委屈自己到林家挨巴掌换钱。”

“不是什么人都能让我开口。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继的想替我暖床,这对你来说是别人想得都得不到的机会。”

暖床……

林宛白闷头快步离开。

秦思年见她身影眨眼就消失,吊儿郎当的走进来一屁股坐下,没窥探到什么热辣又激烈的场面空欢喜一场,踢了踢身旁的男人,“长渊,就这么让她走了?”

霍长渊端起酒杯,晃动着里面悬浮的冰块。

刚刚那双倔强到明亮的眼睛,似乎连房间内的灯光都逊色了几分。

朝着秦思年无声的举杯后,送到唇边轻啜了一口,冰块含在嘴里咯吱咯吱的响,笑得勾魂动魄,“床事还是你情我愿的比较爽。”

秦思年大跌眼镜,认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他如此一面。

不由自主往旁边挪了挪,感觉他这些年压抑在骨子里的骚,好像经过那一晚之后全部被勾了出来……

晚上吃饱喝足了,洗过澡两人躺在大床上。

关了灯,房间里光线晦暗不明起来,怀里的女孩子就像是可口的水蜜桃一样,哪怕什么都不用做,就那么直勾勾的望着自己,就足以令江明时心猿意马。

更何况,她的小手还这么不安分。

她其实没什么技巧可言。

唯一的经验,可能也都只是在他的床上积攒的。

可她偏偏胆子大,江明时对她做过说什么,她都能依葫芦画瓢,有样学样的,特别的有好奇心。

这一晚,自然免不了折腾。

兔兔精疲力尽,这个时候她都很乖,呼吸轻缓,像是只小兽一样紧紧蜷缩着,仿佛对于未知的世界充满了不安全感。

江明时把她抱在怀里,掌心在背脊上抚摸半晌,她才会慢慢放松下来。

他正准备睡时,听到有呓语声:“陆冕……你别离开我……”

声音细微,江明时听得不太真切。

第二天醒来,兔兔坐起来伸了个大懒腰。

江明时已经洗完了澡,立身在窗前,正在对着镜子系领带,湛清的下巴微抬,露出优雅的脸颚线条。

兔兔见状,立即趿拉着拖鞋跑过去,踮起小脚,主动请缨的帮忙。

皱起眉头的小模样,特别认真。

兔兔将领带系好了,很满意的在上面拍了拍。

江明时对着镜子照了下,的确系的还不错,他斜昵向她得意的小模样,不由问,“兔兔,你昨晚做梦了?”

“呃?”兔兔呆了呆。

江明时问,“你在梦里喊着陆冕,陆冕是谁?”

兔兔抿了抿小嘴,随即眼珠又转了转,她煞有所事的说,“唔,就是我家村子里养的一只大狼狗!”

江明时惊诧,“农村的大狼狗起这样的名字,有名有姓?”

“对呀对呀!”兔兔直点头,嘿嘿笑着问,“很有文化对不对!”

江明时:“……”

算了,没有再纠结于大狼狗身上,江明时早上还有个会。

他看了眼表,把她拉到身前,“今天晚上别乱跑,下班后我来接你,带你出去吃饭!”

“去哪儿呀?”兔兔兴致勃勃。

江明时道,“记不记得我上次带你去江南参加的婚礼?”

“记得!”兔兔点头,“你说那是很重要的场合,所以我扮了自己最爱的小兔子!”

江明时哭笑不得,他解释说,“那天婚礼上,你不是把人家的甜品台给弄翻了吗?我当时答应他们,等着婚礼结束后请他们吃饭作为弥补!”

兔兔问,“你确定要请他们吃饭吗,新郎官骂你变态来着!”

江明时:“……”

他保持唇边扬起的浅笑,“他这样不礼貌,但我却宰相肚子里能乘船,不跟他一般见识,还请他吃饭作为弥补,这样才能说明我比他更大度!”

贬低了秦奕年,把自己的形象太高了,江明时心里舒坦了不少。

兔兔点点头,问他,“那我穿什么比较好?我可以cosplay美少女战士吗?”

江明时沉思了下,“还是穿成熟点的吧!”

毕竟总被人叫做变态,还是挺烦恼的。

看着她忽然亮起的眼睛,江明时有种不好的预感,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之前那一身黑寡妇的形象,他连忙道,“算了,你在家等着我,晚上我给你带衣服回来!”

“嗯嗯!”

傍晚时分,江明时提着纸袋回来。

兔兔听到汽车引擎声,就从沙发上跳起来了,像是只小狗一样守候在门口。

双手接过他递来的纸袋,里面是条崭新的裙子。

兔兔拎着领标上垂着的吊牌,惊讶的问,“这是新衣服?”

“嗯!”江明时扬唇,微抬下巴,“上楼去试试看!”

兔兔欢天喜地的跑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