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地铁艳遇_办公室诱惑,炮灰女配逆袭记

发布时间:2019-07-23 17:22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回到玫瑰苑的家,袁雨灵已经上学去了,而秦菲雪却仍然在卧室里睡觉。她有一个大玩具熊,此时正在床上抱着玩具熊睡觉,一条雪白的玉/腿还搭在玩具熊身上。

看着这个玩具熊,我有点羡慕嫉妒恨:“妈蛋,你个臭玩具熊滚开,让老子来。”

来到客厅的时候,发现一个空酒瓶,看来昨天晚上秦菲雪又酗酒了。

大约一分钟之后,自己才算彻底醒了过来,看到秦菲雪穿着睡衣,露出两条美腿盘坐在沙发上,直接拿着一瓶红酒对着嘴喝。

“靠,你疯了!”我起身夺下了她手中的酒瓶:“想喝死自己啊。”

“你管我,要不陪我一块喝,要不滚蛋。”秦菲雪想要抢夺酒瓶,但是被我躲开了。

“把酒给我!”她大声对我说道。

“不给,就不给,老子今天还就管定你了。”

“你他妈凭什么管我?”秦菲雪对我大吼大叫。

“老子是你合法的老公,有证,老子就凭这个管你。”我针锋相对。

“你是我老公?哈哈,跟我睡过觉吗?你他妈就是一个假货,孬种,窝囊废。”秦菲雪对我破口大骂。

听到她的骂声,我心里一股怒火直冲头顶,随后把手中的酒瓶往茶几上一放,朝着大骂的秦菲雪扑去,直接将她扑倒在沙发上,硬分开她的双腿,自己的下/体隔着衣服顶在她的黑色内裤上。

“老子现在就上了你。”我吼道。

本来以为秦菲雪会剧烈的挣扎,但是她却在一愣之后,突然哭了起来,眼泪汹涌而出,仿佛决堤的江水,止都止不住。

因为第一次看到女人哭得这么伤心,并且还是一个倾国琉裳的大美女,我他妈早已经被哭得六神无主,脑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听到袁雨灵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我脸上有点尴尬,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那天晚上我被你灌醉了……”

可惜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袁雨灵抢着说道:“姐夫,怎么?提起裤子想不认账?”

地铁艳遇_办公室诱惑,炮灰女配逆袭记-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听到她的话,我心里这个别扭啊,什么叫提起裤子不认帐,如果叫外人听到的话,还真以为我跟袁雨灵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似的。

“雨灵,别说的这么难听。”我说。

“好,想不让我说的这么难听也可以,那你告诉我,昨天晚上去那里了?为什么不回我的电话,是不是在外边找女人了?”袁雨灵对我质问道,看她的样子,还真把自己当成我的女人了,竟然想要管着我。

“雨灵,退一万步讲,就算我真得在外边找女人的话,好像也轮不到你来管吧?”我想了一下,试探的对袁雨灵说道。

“我怎么没有权力管?”袁雨灵梗着脖子说道:“那天晚上可是我第一次为一个男人做那种事,再说了,你的阳痿可是我治好的,如果你真敢出去找女人的话,不用我姐出手,我就先阉了你。”

听到袁雨灵的话,我头有点大,想了一下,说:“雨灵,你还小……”

可惜自己话没说完,又被袁雨灵打断了:“我十八岁了,已经成/人了,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再说了,人家一个女孩子为你做了那种事情,你要负责,呜呜……“说着说着,袁雨灵哭了起来,本来自己还想跟她争辩一下,但是一看她哭了,我马上麻爪了,那还顾得上争辩,只剩下道歉的份。

“雨灵,别哭了,姐夫错了,姐夫请你去吃大餐,再哭脸都花了,就不漂亮了。”我拿出纸巾一边给袁雨灵擦着眼泪,一边说道。

“那你说,昨天晚上到底去那里了?”袁雨灵边哭边问,看来她对昨晚的事情耿耿于怀。

 “姐夫,我要验验你还是不是处男。”说着她竟然不顾我在开车,伸手解开了我的皮带,然后把小手伸了进去。

妈蛋,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石化了,这、这、这他妈太凶猛了,现在的女生也太开放了吧。

下一秒,我感觉自己的宝贝被一个小手抓住了,上下动了两下,然后它就一柱擎天了。

“嗯,还是处男,看来没有骗我。”袁雨灵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把小手拿了出来。

她倒是满意了,自己却难受无比,于是没好气的说道:“喂,只管点火,不管灭火啊。”

袁雨灵看了我一眼,然后挑衅的说道:“管啊,只要姐夫有胆量现在带我去开/房,我保证把姐夫二十几年的存活全部吸干。”

听到她这样说,我瞬间感觉脸皮有点发烫,干咳了两声,说:“咳咳,没胆量。”

“胆小鬼。”袁雨灵说道。

“别激我。”我说。

“就激你了。”袁雨灵挑衅的瞪着我。

我反瞪了回去,可惜很快败下阵来,因为自己是真没有这个胆量,虽然做梦都幻想着把秦菲雪和袁雨灵这对姐妹花搞上/床,但是真到了这一步的时候,自己却退缩了。

如果是秦菲雪这样激自己的话,我肯定二话不说直接把她抱上/床,狠狠的蹂躏,但是袁雨灵马上要高考了,虽然已经十八岁,但是毕竟还是一个高中生,再说还是秦菲雪的表妹,我如果真得跟她突破了最后一层关系的话,我不知道以后还怎么跟她相处。

“别闹!”稍倾,我把目光移开,对袁雨灵说道。

“姐夫,你跟我姐又没有夫妻之实,为什么不可以跟我好?”袁雨灵突然认真的对我说道。

看着她认真的表情,我也认真了起来,说:“姐夫要钱没钱,要能力没能力,就像你说的,是一个小地方来的穷屌丝,配不上你,也配不上你姐。”

“配不配得上,不是你说了算,姐夫,你知道吗?那天纪强要侵犯我的时候,我是多么的无助,多么想有一个英雄从天而降,就在这个时候你突然出现了,把纪强打倒在地,然后一个眼神就把纪强的两个小弟给镇住了,太帅了,你满脸是血,怒目圆瞪的样子直接钻进了我这里,出不来了,自从那天之后,我每天晚上睡觉都会梦到你满脸是血的样子。”袁雨灵用手指着她的胸口,表情十分深情的说道,随后她的嘴唇慢慢的靠了过来。

“雨灵……”

我刚要说话,袁雨灵却抢着说道:“不要说话,吻我!你就是我的英雄!”她闭上了眼睛,仰着头,娇嫩艳红的小嘴等待着我的亲吻。

其实自从那天晚上袁雨灵把我灌醉之后,用手和嘴将我的宝贝给重新激活之后,并且自己还喷了她满嘴满脸的白色液体,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潜移默化的发生了变化。

“袁雨灵都不介意,自己介意什么,就像她说的,自己和秦菲雪又没有夫妻之实,本来就是假结婚,跟袁雨灵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想到这里,我就准备答应袁雨灵一会去唱k,可是正当自己准备答应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大哥韩勇打来的,于是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同时把手竖在嘴唇上,示意旁边的袁雨灵不要说话。

 “哦,我马上过去。”我应道,随后挂断了电话。

“姐夫,你有事?”袁雨灵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我问道。

看到她的样子,实在不忍心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但是卫五的事情更加重要,所以最终我点了点头,说:“姐夫改天带你去唱k,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马上离开。”

“好吧!”袁雨灵点了点头,看起来很不开心。

稍倾,我结了账,然后又在酒店门口把袁雨灵送上出租车,然后这才开着车朝着大哥韩勇家赶去。

本来今晚我已经下定决心,只要袁雨灵心甘情愿为自己张开双腿,就跟她去开/房,然后突破最后一层关系,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也让自己告别处男的生涯,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袁雨灵长相甜美,活力四射,能让她成为自己第一个女人,我很满足。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自己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时候,大哥韩勇的电话来了。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开车在路上的时候,我在心里暗暗的想道。

当天晚上,我没有回去,住在了大哥韩勇家里,通过今天的事情,我发现大哥确实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绝对不会做一些偷偷摸摸的勾当,在这一点上我应该向他学习。

不过自己不把真实的情况告诉秦菲雪,也是有苦衷,总不能跟她说,你妈去梦幻娱乐会所找鸭,在滚床单的时候被黄胖子给偷拍了下来,然后拿来威胁你妈,让你妈和你陪他出去玩一个星期,不然的话就把视频放到网上。

刘静是大学教授,大知识份子,多么要面子的一个人,视频一旦公布,我敢肯定,她百分之百精神会崩溃,至于秦菲雪,她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情,刘静在她心目中的高大形象也许会瞬间垮台,母亲的尊严也将荡然无存,甚至于为了刘静,秦菲雪很可能答应黄胖子的任何要求。

正当自己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的时候,手机上来了一条微信,我打开看了一眼,差一点鼻血喷出来。

微信是袁雨灵发过来的,是一张照片,她下身只穿了一条黑色丁字裤,两条黑色绳子连着一块小得不能再小的布片,根本遮挡不住她下面的春光,并且布片还有一点透明,我看到了里边黑色的杂草。

咕咚!

我咽了一口口水,同时摸了一下鼻子,还好没有流鼻血,不过自己下面却一瞬间坚硬如铁。

“妈蛋,这是诱惑死人不尝命的节奏啊!”我在心里暗道了一声,随后鬼使神差的用手机拍了一张自己下面高高撑起帐篷的图片,发给了袁雨灵。

发完照片之后,我有点脸红,袁雨灵毕竟是自己名义上的小姨子,再说了,秦菲雪早晚也是自己的女人。

  自己发完撑帐篷的照片没多久,袁雨灵的微信又来了,她竟然发了一张吃香蕉的照片,下面还有一行小字:香蕉还是姐夫的好吃!读完之后,我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内裤湿了。

“我去洗澡换内裤,都怪你,小妖精!”我回了一句,然后将手机扔在床上,去卫生间冲凉水澡,不然今天晚上就不用睡了。

等我洗完澡回来的时候,发现微信上来了十几条消息,打开一看,刚刚压下去的邪火又燃烧了起来。

袁雨灵这个小妖精,竟然穿着丁字裤和一件透明的薄纱拍了十几张诱人的照片发了过来,有双腿照,翘臀照,双胸照……姿势妖娆,性感撩人,特别是丁字裤和薄纱根本挡不住她胸前和两/腿之间的春光,我总有看到那么一点点,但是又看不全,这种既露又不露的朦胧感,比全/裸的杀伤力还要大。

“妈蛋,这是想要了我的老命啊!”看着袁雨灵发过来的照片,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滴滴!

又一条微信来了,这次不是照片而是一行文字:叫你不陪我去唱k,难受死你,哼!

“妖精,老纳要破戒收了你。”我回道,在网上,自己仿佛更自由一些,什么挑/逗的话都敢说,如果在现实之中,面对面的跟袁雨灵站在一块,我八成不敢说这种话。

“来啊,来啊!”袁雨灵回道,随后又发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一发过来,我真得流鼻血了,只见照片上的袁雨灵张开了双/腿,丁字裤已经不见了,她一只手挡在双/腿之间,另一只手应该是在拿着自拍神器拍照,照片下面配了一行字:姐夫,你说错了,是我收了你。

照片配上文字,我他妈一个大处男那里能受得了,如果现在袁雨灵就在自己身边的话,我也许想都不会想,直接就将她扑倒了。

稍倾,我拍了一张流鼻血的照片发了过去,说:“不聊了,再聊我就的鼻血就止不住了。”

“嘿嘿!”袁雨灵回了嘿嘿二个字。

结束了跟袁雨灵在微信上的聊天,我更加的睡不着了,辗转反侧又欲/火焚身。

“妖精,绝对是妖精,难道现在的女生都这么开放了?”我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

在自己去了三趟卫生间,冲了三次凉水澡之后,终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