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激情乱伦,好 舒服 好 粗 好硬

发布时间:2019-07-23 17:23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一身价值不菲的西装,衬得他丰神俊逸,里面是一件规制的衬衣,扣子沿着紧实的线条一路向上,一直扣到了领口,把那副极具力量感的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他眉目深邃,鼻梁高挺,仿佛上帝最精妙的绝世之作,侵染了墨色的眸子,深不见底,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散发着无限魅力的男性荷尔蒙,在空气中发酵。

好帅的男人!

慕星辰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

就是他了!

与其嫁给一个傻子,倒不如找个顺眼的男人,狠狠疯狂一把。

想着,慕星辰借着酒精上脑,一头栽进了男人宽阔的怀里,笑嘻嘻的道:“帅哥,陪我睡一晚怎么样?”

“刚帮你赶跑了一个,还不受教训?”

男人冷峻的脸上浮出浓浓的不悦,浓眉皱得死紧。

一个小丫头,独自来酒吧喝得醉醺醺的,差点被不怀好意的男人带走,竟不知收敛,还主动对别人投怀送抱!

男人显然把慕星辰当不自爱的那种女孩儿了,立马就想推开她。

可是慕星辰却像八爪鱼一样挂在他身上,拼命往他怀里挤。

酒香味混合着女人身上的体香,形成了异样的催情剂,让男人的心里竟有了异样的感觉!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激情乱伦,好 舒服 好 粗 好硬-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真是见鬼!

他明明不是一个容易动情的人。

“女人都主动约你了,你怕什么?”

慕星辰仰着脑袋,挑衅般的娇笑,身体却极不安分的在男人怀里扭动,像一条蛇,不断挑战者男人的极限。

“你醉了。”

男人漆黑如墨的眸子瞥了一眼慕星辰,拽着她那双正胡乱游动的小手,低声道:“而且,我对小丫头片子没兴趣。”

“咯咯,是没兴趣,还是你不行?”

慕星辰语气轻佻的说,丝毫不知道自己说出了多么危险的话。

“不行?”

男人脸色平静,可漆黑的眸中却倏然跳上两朵火焰。

身为男人,最忌讳的事,大概就是别人说他不行,更别说他这种天之骄子般的存在。

男人绷着脸,伸出强壮有力的臂膀,搂上慕星辰的纤腰,用力一扯,将她整个人禁锢在怀里,接着俯下身,霸道朝她的唇吻了过去。这一吻来的猛烈,男人惩罚似的,吻得很用力。

慕星辰本就涣散的意识,在他大肆的掠夺下,立马就消失殆尽。

热,好热!

慕星辰浑身发烫,酒后口干舌燥,拼命吸允着水源,男人也被她的热情感染。

慕星辰很青涩很笨拙的回应着,一双小手更是毫无章法的摸索。

摸着摸着,忽然摸到男人的皮带,下意识的就想去解开。

可下一秒,被一双强有力的手制止了。

男人眼眸中闪烁危险的光芒,喉咙滚动间发出低沉嘶哑的声音:“你确定要在这里?”

“怂了?”

慕星辰不怕死的笑道。

男人笑了,漆黑如墨的眸中闪着幽光。他承认低估了女人的疯狂,这已经是第二次被质疑,放在以往根本不可能发生。

在酒吧上演真人秀,他并没这个嗜好。

不过,既然她已经挑起了头,那他不好好满足,也实在说不过去,只是…得先换个地点。

男人抱起慕星辰,疾步走出酒吧,来到马路对面的君悦酒店,直接乘电梯来到顶楼,用专属的黑色磁卡开启了房门。

刺啦一声,一进门,男人就将慕星辰丢到大床上,并扯掉她身上的衣服。

没了衣物,凉意袭来,让慕星辰恢复了一点神智。少女的羞涩,让她有些不习惯如此坦诚。

这一幕,落在男人眼中,饶是强劲的自制力,也在此刻被刺得全面失控。

他用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褪去,随后便欺身而上。

没有任何前戏,只有直截了当。

这时,慕星辰却抵住了他的胸膛。

“怎么,后悔了?”

男人嗓音沙哑,眼底燃着两朵火花,额头青筋微微浮现。

事情发展到了最后一步,要是这丫头此时反悔,他真不能保证会不会一时失去理智的强来。

“我怕疼,你轻点儿……”

慕星辰半咬着唇,模样羞涩的道。

她身边有两个损友,平日老听她们说女人的第一次多疼多疼,耳濡目染下,就记在了脑海里。

男人凤眸微眯,嘴角微微上扬,第一次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意。

这丫头,倒也有趣。难道她不知道这句话说出来,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多么强烈的刺激么?

他收起嘴边的笑意,拖着她的腰,身子猛地往前一挺。

一股剧烈的疼痛,猛地贯穿慕星辰的身体。

那一瞬,她感觉整个人仿佛被什么撕裂了一般,疼痛肆虐着她每一根神经,眼泪控制不住的哗哗而下。

男人在慕星辰的尖叫下,也怔了一下。

他显然没料到她竟是第一次。

理智告诉他,要立刻抽身,可是身下传来的紧致感,却又让他忍不住想更进一步。

就这样僵持了半晌,慕星辰疼痛减缓,哭兮兮的推搡男人:“好疼,你出去,我不要了。”

在她的挣扎下,男人不由倒抽了口气,理智彻底被欲望击溃:“这时候才说不要,不觉得太晚了么?”

……

一整晚,慕星辰感觉自己都在云海里起伏,嘴里不断发出求饶声,可又有什么用呢。

一夜荒唐!

她从中捕捉到几个片段……自己主动勾引了男人,还大胆的迎合,随后是男人的勇猛、喘息,以及狂野……

显然,昨晚她和一个男子,在这床上滚了一夜的床单。

她隐约还记得,那男人似乎缠着她,要了一次又一次,最后她被折腾得累到不行,直接昏睡了过去。

慕星辰脸上带着些许惊慌。

她昨晚原本只是借酒消愁而已,没想到放纵过了头,竟直接跟陌生男人开了房。

她心中那个后悔啊,暗骂酒精果然不是好东西,一醉起来,什么傻事都敢干。

第一次就这样稀里糊涂给了一个陌生人,想想真是有些疯狂!

慕星辰欲哭无泪的起身,想进浴室洗簌一翻。

结果脚刚着地,身下便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双腿更是酸软的站不住,害她扑通一声,直接跪倒在地。

她差点没哭出来,在心里把昨晚的禽兽骂了一通。

这特么得是什么战斗力,才能把人给摧残成这样?

跟陌生男人滚了一夜床单,慕星辰心里还是有些慌的,所以在酒店洗完澡后,便匆匆回了家。

被折腾了一整晚,她觉得浑身筋疲力尽,只想好好躺在床上睡一觉。

可刚进家门,就看到坐在大厅沙发上,正翻看时尚杂志的继妹,慕晚晴。

慕星辰皱了皱眉头。

这个点,慕晚晴不是应该陪她母亲去逛街么?

每天都是如此,今天怎么会待在家里?

心里虽然疑惑,不过她也懒得搭理,转身就要往楼上走。

慕晚晴却在这时喊住了她;“姐姐,你可算是回来了。你现在可是有未婚夫的人了,夜不归宿,可不太好哦!这要是传出去,可会被别人说闲话的。”

慕星辰淡淡瞥了她一眼,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厌恶。

每次回这个家,她都有种奔赴刑场的感觉。

特别是在面对这些人的讨厌嘴脸时,心情更是烦躁不堪。

她懒得理会慕晚晴,继续往楼上走,直接把她当作空气。

慕晚晴自尊心受挫,声音提高了八度:“姐姐,爸爸等了你一整晚,你都没回来,他很生气呢,你是不是应该去解释一下?”

慕星辰步伐一顿,若有所感的朝楼上看去。

果然下一秒,二楼出现了一对中年男女。

男人大概四十出头的样子,体态保养的很好,一身笔挺的西装,衬得他更精神奕奕。正是她的父亲,慕振国。

慕星辰听了,不禁有些想笑。

“是吗?那我还真是谢谢爸爸的‘担心’呢!不过,我现在有些累了,想回房休息一下,就不陪你们在这上演所谓的温情戏码了。”

话落,慕星辰也不等他们反应,提步就要上楼。

她现在很累,实在没精力在这应付他们三个。

可是,她刚往台阶上走了两步,慕晚晴却跑过来拽住她的衣服:“姐姐,你这样说太过分了,爸爸他心里一直很关心你……”

话未说完,她忽然瞪大眼睛,惊呼了一声:“天呐,姐姐!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慕星辰身上到处都是恩爱后留下的痕迹,特别是脖子上,她进来时已经尽量用衣服遮掩,没想到慕晚晴如此眼尖,还是看到了。

“胡说八道什么?”

她眸中不由出现些许的慌乱,连忙扯回衣服想要遮掩。

可已经来不及了,慕振国已经看到了,脸色当场巨变。

昨晚,慕振国已经和厉家谈好了婚事,接下去就等着举办订婚宴了,他真没料到,慕星辰彻夜未归,居然跑到外面去野。

这要是被厉家人知道,那还得了?

气急之下,慕振国蹬蹬蹬的下了楼,狠狠的甩了慕星辰一巴掌:“你这不知检点的东西,明知道已跟厉家订了婚事,你还出去鬼混?”

慕星辰被打得猝不及防,脑袋侧到一边,脸颊肿得半天高,一阵火辣辣的疼。

听有脚步声,慕星辰蓦地转过头,在看到是他的时候,眼泪掉得更凶了,啪嗒啪嗒的往下跳。

“小叔……”她委屈的唤道。

一张娇俏的小脸布满了泪痕,晶亮的瞳眸都哭红了,厉君御感觉自己的心揪了下,他上前一步,轻声的对她说:“没事了,我送你回去。”

慕星辰点头,然后要站起来,可是跪了太久了,她的脚早就麻了,这一动让她倒吸了凉气,整张小脸都皱在了一起。

见状,厉君御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脚麻了。”她抬头,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唇角牵起一抹无奈的笑。

厉君御愣了下,随即微微勾唇,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我抱你。”

声音里有他都没有察觉的宠溺。

“不……”不用了。

拒绝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慕星辰就被他抱了怀里,一股清冽好闻的气息窜进了她的鼻腔,她的脸不由得红了。

这时,厉君御感觉到不对劲,她的身体很烫,就算隔着彼此的衣服,还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体异常的烫。

他腾出一只手,摸向她的额头,异常的热度让他瞳孔紧锁,她发烧了!

而慕星辰在被他抱起后没多久,就觉得自己的头晕得厉害。

她好累,好想睡觉。

月光下,她笑靥如花,厉君御不禁有些看痴了,心头有些燥热,脑中不由得浮现了那一夜的荒唐,眸色渐渐转浓。

慕星辰察觉到了他的目光,转头,对上了他深邃如清潭的黑眸,一时之间怔住了。

因为喝了酒,她的眼眸染上了醉意的水波,目光有些迷离,更是惑人。

厉君御感觉到一股燥热自身下往上窜,好想把她抱进怀里,他想起了那一夜她带给自己的极致感觉,差点就把持不住,在理智还没崩塌之前,他起身脱下外套披到她身上,“夜深天凉,早点回房间休息。”

话落,他就转身匆匆的离去。

慕星辰扭头望着他离去的身影,莫名有种他是落荒而逃的感觉。

细眉轻扬,她拢了拢身上的外套,一股清冽好闻的味道窜进了鼻腔,这是他的味道。

心头不由得泛起了涟漪,外套还残留着他的体温,披在她的身上,就仿佛他抱着自己。

想到这里,慕星辰抬手拍了下自己的脑门,骂道:“慕星辰,你在想什么呢?小叔那样完美的男人,怎么也轮不到你,好不好?”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她的心不由得有些空落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