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别墅贵妇好爽,宝贝儿你已经湿透了老师的诱惑

发布时间:2019-07-23 17:2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叶总,我动用了所有关系,正常的,非正常的渠道都查了,这个凯瑟琳好像一直生活在美国,有她小学,中学,大雪的所有记录,甚至我还找人查访了她的同学,都说这个人就是凯瑟琳,但是对于她的中文名字却没几个人知道。

宋涛的话让叶南弦的眉头微皱了起来。

这个凯瑟琳有没有什么空窗期?比如说休学过一段时间,或者发生过什么事故?

叶南弦这么一问,宋涛就有些懵了。

叶总,这个我还没查。

给你半个小时,我要所有资料,记住,是所有。

说完,他也不管宋涛什么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凯瑟琳一直住在美国,从小到大都有记录,可是为什么她和沈蔓歌那么多相似的地方呢?这难道真的是个巧合?而一直生活在美国的人,又怎么会和一直没出过国的蓝灵雨扯上关系呢?偏偏蓝灵雨还是他妻子最好的闺蜜。

这些疑问在叶南弦的脑子里不断地盘旋着。

他打开抽屉,里面是沈蔓歌五年前给他留下的离婚协议书,还有那个婚戒。

结婚三年来,他貌似只给她买了这一枚婚戒,还是为了结婚而买的。

本以为这场婚姻不是自己想要的,对一个颇有心计,算计自己的女人他也无法付出感情,可是每次他加班回来的时候,总能看到一抹灯光为他留着。不管他回来多晚,沈蔓歌总是把饭菜热好,即便他不吃也是三年如一日的坚持着。

他其实是知道沈蔓歌为了生孩子四处求医的事情的,只是当时没觉得要去阻止。一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对他而言更好,反正这场婚姻就不是以爱为基础的,多个孩子反而多个责任,让彼此更加牵扯不清。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看到沈蔓歌吃那些难以下咽的中药时,他居然会心疼。当他得知沈蔓歌吃偏方中毒住院的时候,他第一次失去了冷静。

那时候他就知道,沈蔓歌在他心里的地位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可是他不喜欢这种改变,所以强迫折自己更加疏远她,冷漠她,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一切回到原点。可是沈蔓歌那个傻女人啊,总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管他怎么冷漠,她都笑容相迎,把苦涩和泪水留给了自己。

别墅贵妇好爽,宝贝儿你已经湿透了老师的诱惑-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宋涛起身离开了。

叶南弦却再也按捺不住,连忙起身换上一套休闲服下了楼。

他要去找沈蔓歌,就算她不肯承认,他也想去见见她。不为别的,就为了那双熟悉的眼睛,就为了心理那蠢蠢欲动的怀疑和念想。

三月十八号!

那一天正好是沈蔓歌葬身火场的日子!

这么多的巧合叠加在一起,就绝对不是巧合。而沈蔓歌那张陌生的脸或许就是揭开这一切的根本。

如果五年前,沈蔓歌变成了现在的凯瑟琳,顶替了凯瑟琳的身份生活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叶南弦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

他快速地下了楼,却看到楚梦溪带着叶睿正在一楼吃饭。

爹地,你要出门吗?

叶睿看到叶南弦下来,特别开心,直接推开餐桌扑了过来。

睿睿,你的手脏,别碰到你爹地的衣服。

楚梦溪看到叶睿手上的油腻,连忙阻止,可还是有点晚了,叶睿已经扑进了叶南弦的怀里。

看着怀里这个小豆丁,叶南弦那双冷漠的眸子总算有了一丝温度。

他摸着叶睿的头,笑着说: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今天是周末,怎么起的这么早?

我和同学约好了要去爹地的公司参观一下,爹地你能开车载我们去吗?

叶睿抱着叶南弦的大腿,仰着脸,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甚至带着一丝祈求。

叶南弦看着他的脸,突然就想起了另一张脸。

一张和他长了一双一模一样的丹凤眼的臭小子!

那臭小子看着天真浪漫的,却尿了他一脸,更是让他成了整个海城的笑柄!要不是叶家的地位和权势在那里,尽快的压下了那个头条,还不知道现在他被议论成什么样子呢。

怎么就想起那个臭小子来了?

叶南弦微微皱眉,脸色多少有些难看。

楚梦溪一直小心翼翼的观察者叶南弦。

五年前生下叶睿,为了不让孩子有心理阴影,叶南弦一直让叶睿叫他爹地,这也让楚梦溪觉得自己有一丝机会了,可是五年来,叶南弦对她一直很冷漠,只有在面对叶睿的时候才会温和一些。

本以为叶南弦对叶睿的要求都会满足的,没想到今天叶睿提出这么个要求,顿时让叶南弦变了脸。

她快步上前,一把将叶睿抱了过去,斥责的说:你这个孩子怎么那么不知轻重?恒宇集团是你一个小孩子能随便带人进去参观的嘛?万一泄露了公司机密,你担待得起吗?

叶睿被楚梦溪这么一训斥,立马哭了起来。

叶南弦微微皱眉,冷冷的说:你训他做什么?他是恒宇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去参观一下公司怎么了?再说了,几个孩子,还能盗取了公司机密?以后没事儿少训斥叶睿。

说完,叶南弦直接从楚梦溪手里抢过了叶睿,揉着他的头发说:赶紧去吃饭,吃了饭爹地开车带你过去,你的同学在哪里等你?我和你一起去接他好不好?

如果她不是沈蔓歌,如果不了解叶南弦和楚梦溪之间的一切,或许她还真会信了叶南弦的鬼话,可是现在她更加瞧不起叶南弦。

本以为他还算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没想到这么渣!

当初自己怎么就瞎了眼,爱上这么一个渣男了呢?

她怎么都没法忘记当初叶南弦陪着楚梦溪去做产检的样子,现在说叶睿不是他儿子,谁信?

沈蔓歌突然就觉得心口堵得难受。

她一把抢过叶南弦手里的碗,憋着气把姜汤喝完了。

现在可以了吗?叶总可以走了吧?我要休息了。

沈蔓歌突然表现出来的反感让叶南弦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在解释,怎么她会那么生气呢?

难道是因为楚梦溪住在叶家的关系?

叶南弦想了想,这么多年因为照顾叶睿,他一直让楚梦溪住在叶家,现在看来还真的有些不妥了。

你好好休息,我周一来接你上班。

谁说我要去上班了?我都说了,我要让总公司换人!叶总你听不懂吗?

沈蔓歌的语气很不好。

叶南弦却笑了,眼神中甚至带着一丝宠溺。

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沈蔓歌瞬间有些呆愣,等着她反应过来想要反驳的时候,叶南弦已经起身朝外面走了。

她搞不懂叶南弦是什么意思。

那个冰山不会对一个女人动情这么快的,所以这一切都是阴谋!

她的崩住才好。

沈蔓歌不断地告诉自己,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

看到沈梓安的来电,沈蔓歌的脸上顿时春暖花开。

宝贝,怎么了?

沈蔓歌划开接听键,声音温柔的可以掐出水来,顿时让叶南弦的脚步停下了。

他微微回头,就看到沈蔓歌笑得好像拥有了全世界,那种满足幸福的表情瞬间刺痛了叶南弦。

给她打电话的人是谁?

难不成是她现在的男人?相好?还是丈夫!

这么想着,叶南弦的脸色瞬间冷若冰霜,那双冷眸恨不得透过电话直接刺杀对面的男人。

刚才沈蔓歌打电话的时候柔情万丈的,现在对待他就一副很不待见的样子,叶南弦顿时心里不平衡了。

谁要来海城?不如我替你去接他?

沈蔓歌多少有些摸不清他什么意思,不过却淡淡的说:我的事儿就不牢叶总费心了,叶总还是赶紧走吧,被我朋友看见可别引起误会来,我可解释不清。

叶南弦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也没说什么,有点气呼呼的走了。

沈蔓歌很少看到叶南弦生气,现在居然觉得有些新奇。她打开手机查看了一下沈梓安的位置,决定给自己入手一辆车代步了。

叶南弦离开沈蔓歌的住处之后,心里郁堵的厉害,正好楚梦溪打电话过来,问他要不要回来吃饭,叶南弦十分不耐烦的说:今天有事儿要忙,不用等我吃饭了。

挂断电话之后,叶南弦看了看沈蔓歌的房子,不由自主的去了附近的超市,买了几样蔬菜和鱼肉回来,再次敲响了沈蔓歌的家门。

沈蔓歌见到他重新站在自己面前,手里还拎着这些东西,一时间有些皱眉。

叶总,请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病了,也没个人照顾,我给你做点吃的再走。

说完,叶南弦打算进去,却被沈蔓歌堵在了门外。

谢谢,但是我和叶总之间貌似没有这么亲密的关系。再不济,我还可以叫外卖。

外卖不营养,你还病着,作为合作公司的总裁,我得关心好你这个下属。

叶南弦说完,不由分说的挤了进去。

沈蔓歌从来不知道叶南弦还有这么无赖的一面,况且她可不觉得叶南弦会做饭。

结婚三年,哪一次不是她做饭给他吃?这个富家公子根本就是君子远离厨的那种人。

沈蔓歌双手环胸的靠在厨房的门边,看着叶南弦利落的洗菜,切菜,然后热锅倒油,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那么的熟练,那么的优美,她一时间居然看痴了。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学会的做饭?

难道是因为楚梦溪和他们之间的孩子?

沈蔓歌的心理突然就冒出了一股酸涩。

看不出来叶总还是个做饭高手啊。

沈蔓歌话说的酸不溜秋的。

叶南弦却笑着说:叶睿从小身体不好,吃不得别人做的东西,我就学了一些。

叶睿是谁,沈蔓歌当然知道。本来还有些酸涩的心情此时却突然多了一丝愤怒。

为了一个小三的儿子,他可以亲自学着下厨,可是对于沈梓安和沈落落,他这个父亲当年都做了什么?

出去!你给我出去!

沈蔓歌突然就扯过了叶南弦的胳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吧叶南弦给推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眼眶却已经湿润。

她告诉自己不要在乎这些,早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渣男了不是吗?可是那颗心还是会痛。当她听到他可以为了楚梦溪的孩子做一切的时候,她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

如果没有五年前的那场大火,如果不是因为他心狠,她的落落怎么可能一出生就在医院里待着?

叶南弦简直不可原谅!

沈蔓歌靠在房门上慢慢的滑落在地板上,强忍着泪水不让他流下来。

叶南弦简直莫名其妙,身上甚至还围着那可笑的海绵宝宝的围裙,却突然被赶了出来,不过他貌似看到了沈蔓歌红红的双眼。

他仔细的想了想自己刚才说的话。

叶睿!

叶南弦突然有些懊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