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雪白的屁股,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

发布时间:2019-07-23 17:27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林宛白想站起来,可刚有动作又停住,就这么被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

霍长渊拿钥匙的手插在兜里,刚刚离老远就看到了她,蹲在路灯下面像是只被遗弃的小猫小狗,这会儿眨巴眨巴眼睛,样子要多傻气有多傻气。

 林宛白缩了下肩膀,扶着膝盖也试图站起来,可麻木的双腿令她直打晃,“我脚麻了……”

霍长渊黑了脸,伸手搀了她一把。

她不禁抬头看向走进去的霍长渊,心跳莫名。

不像是之前那样趿在地面上啪嗒啪嗒的响,不宽松也不挤脚,尺寸符合的刚刚好。

林宛白咽了咽唾沫。

像是进门时一样,她跟在他后面,一前一后的走上楼。

走到卧室门口时,霍长渊忽然回头问她,“东西买来了吗?”

“买来了……”林宛白害臊的垂眼睛。

包里塞的两盒小东西,这一路上隔着皮料每次的不小心触碰,都让她脸红心跳的。

“嗯。”霍长渊很满意。

下一秒,蓦地伸手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啊!”

雪白的屁股,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林宛白被吓了一跳,小小喊出了声。

然后她闭上嘴巴,脸上的红却像是蒿草一样疯长,尤其是从他身上爆发出来的雄性力量,红晕很快没过了耳根。

霍长渊两条大长腿迈的步子很大,直奔卧室。

林宛白感觉吞咽唾沫越来越难,忍不住提醒他,“……还没有洗澡!”

“嗯,一起洗。”霍长渊淡淡说了句。

“喔……”林宛白习惯性的温顺。

等等……

一起洗?

林宛白意识到他刚刚说了什么,不禁瞪圆了眼睛。

可阻止已经来不及,奋力伸出的手还没碰到浴室的门框,霍长渊的脚步转眼就迈进了玻璃的淋浴房里。

花洒打开的同时,他强势的吻落下。

一切都像燃烧的火焰一样势不可挡,在狭小的空间里,林宛白很快被剥了个干净。

霍长渊的手指就像是在拨弄花瓣一样,让她发颤不已。

哗哗的水声不停,夹杂的还有男女的喘息声……

…………

一大清早林宛白就被肚子饿醒了。

昨晚的霍长渊依旧急切,从浴室出来后在床上也没有放过她,以至于窗帘都忘了拉上,晨光从窗纱肆无忌惮的洒进来。

当看到两人的睡姿时,林宛白红了脸。

霍长渊半个身子都压着她,像是只巨型犬严丝合缝。

一条结实有力的手臂直接打横在她上半身,而掌心的位置刚好覆在她左边的柔软上……

林宛白试图拿下来,却被他握的更紧。

拉起的百叶窗外夜幕已临,一栋栋的写字楼像是一个个水晶盒子。

自从跟了霍长渊后,林宛白忽然觉得时间不再那么紧促。

以往若是公司加班的话,她会很着急,怕导致pub的兼职迟到经理会找茬扣钱。

快八点的时候,工作终于结束,部门里的同事都陆续收拾东西离开,林宛白出电梯时,平时和她办公桌挨着的男同事开口,“小白,你家是不是在故乡附近住?”

“对啊!”林宛白点头。

“正巧了!”男同事笑着拿出车钥匙,“我要去亲戚家送东西,也在那附近,顺路能送你!”

男同事很热心,林宛白不好推辞跟着坐进了车内。

这个时间路上已经不太堵,桥上桥下都很畅通,只有再遇到红灯时才会偶尔停下。

车内放着广播,男同事也主动起了话头,“小白,感觉能在公司外和你这样多说几句话可真不容易啊!每次下班你都第一个离开,听说你晚上还有份兼职要做?”

“现在不做了……”林宛白笑了下。

“嗯,你一个女孩子别太累!”男同事点头,看了她两眼,似是很不经意的问,“小白,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林宛白摇头。

可她的身子不属于自己,心里又住着一个人。

因为垂着眼,没看到男同事听后眼睛里的欣喜,“如果没有的话……”

包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林宛白不由打断对方,“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手机摸出来,上面显示着“霍长渊”三个字,是之前被他存上的。

“你在哪儿!”

一接起来,上来便是质问。

林宛白有些怔愣,“我?我在车上……”

“谁的车!”霍长渊仍旧是质问。

“……”林宛白皱眉,十分的莫名其妙,但还是老实回答,“一个男同事,他给亲戚家送东西,就在我家附近住,顺便送我一段路。”

线路那边顿了两秒,吐出来两个字:“下车。”

“呃?”林宛白惊讶。

汽车的鸣笛声响起,她不禁看向右边的倒车镜,看到不知何时有一辆黑色的宾利正亦步亦趋的跟着,冲着她打起双闪。

这辆车林宛白曾坐过,知道里面是谁。

挂断的手机放下,林宛白只好跟旁边的男同事说,“不好意思,我突然有点事,把车在路边停一下吧!”

男同事虽是很不解,但也还是将车停了下来。

林宛白道了谢,便推开车门往回走。

“小白等等,你的包!”

林宛白没走两步,男同事从后面追上来。

拍了下脑袋,她伸手接过来,还未等说谢谢呢,旁边忽然有辆电动车横穿过来,还是男同事反应的及时,伸手拉了她手一把。

手上的皮肤干燥,被这样硬性的擦拭蹭得很疼,尤其是他的力气很大,就连指缝里都不放过,没几下就已经红了一片。

林宛白想抽抽不回来,“能不能轻一点,很疼……”

“给我忍!”

“……”

林宛白不敢再吭声,只能咬牙硬挺着。

过了好久,手背和手指都被搓得通红,霍长渊似乎才勉强是满意了,放下车窗,十分嫌恶的将手帕像垃圾一样丢出去。

林宛白摸着泛疼的手,敢怒不敢言。

偏偏这个时候手机又再次响起。

要不要这么大男子主义?

真霸道……

她抿嘴,忍不住小声抗议,“干脆像是狗一样在我身上撒个尿算了!”

“你嘀咕什么!”霍长渊斜睨过来。

“没……”林宛白很怂的摇头。

霍长渊冷哼一声,向后靠在椅背上,叼了根烟点燃。

之后车厢内始终沉默着,林宛白也不开口,心里还觉得憋闷,扭脸看着车窗外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司机驾驶技术很稳,小区入口减速带时都感觉不到颠。

宾利停下后,因为高层是靠在的是霍长渊那侧,车门也打开的一侧。

林宛白在他下车后,挪着身子跟在后面。

谁知他回手便将车门甩上,差点撞到她鼻头。

林宛白:“……”

江放见状,忙替她将车门再次打开。

林宛白瞪着已经往楼内走的高大背影,气呼呼的,“江先生,谢谢你!”

“林小姐,您也叫我江助就可以!”江放笑着表示,见她两手攥起小拳头,多嘴做起了和事佬,“我跟在霍总身边很多年了,其实他向来都不动声色,只有跟身边亲近的人才会这样喜怒无常。”

这句话里隐藏了另一层含义,想要告诉其实她很特别。

至少对于常年跟在霍长渊身边的江放来说,自从林宛白的出现,boss不再像以前那样人畜不近,反而更多了些血肉。

林宛白差点吐出一口鲜血:“那我还得觉得荣幸呗?”

“是的!”江放肯定脸。

“……”林宛白无语问苍天。

江放继续为boss拉好感,“别看霍总性子比较冷,但人很不错的。上次因为林瑶瑶小姐从中作梗,霍总捞您出警局费了不少力气呢!”

“你说帮我出警局的人是霍长渊?”林宛白被惊到。

“是啊!”江放点头,“您在酒店被警察带出去时,我看到了以后和霍总说的,当天约好的饭局都临时取消了。”

林宛白慢慢消化着这个事实。

再看向那道冷硬的背影,喃喃的自言自语:“真的是他……”

怪不得,那天她从警局出来后就遇到了他,只不过当时她以为是给萧云峥打了那通电话的关系,压根没有联想到会是他帮自己费力周旋,还当他是在冷眼看笑话。

“这就是你对我的态度?”

想起那晚他的沉声,原来当时黑了脸是因为这个……

…………

林宛白从电梯里出来时,霍长渊刚开门进去。

皮鞋甩掉后,也没有穿拖鞋,赤脚就直接往里面走。

一路手就没停下来过,像是个发脾气的小男孩一样,将脱下来的西装外套丢在地上,继续解衬衫和西裤,然后再随手一扬的丢。

林宛白跟在他后面,只好默默的在后面捡。

到了楼上卧室时,她手烫的将四角裤捡起来,团在衣服里。

都没敢抬头,好在霍长渊直接进了浴室。

似乎只是简单的冲了一下,不到十分钟霍长渊就围了条浴巾从里面出来,紧致结实的肌线是力量的展现。

走过去时连眼角都没斜,直接躺在床上,从车上紧绷的薄唇依旧。

林宛白见状,也进了浴室。

等她洗完出来的时候,霍长渊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一动都没动过,沉敛幽深的眼眸阖着,胸膛起伏的节奏很匀速,似乎是已经睡着了。

林宛白放轻脚步,想要给他把被子盖上。

刚临近,就被他陡然拽住。

林宛白哪里敌得过他的力量,像是只小羊被他按在身上。

她动了动,腰侧的肉被狠狠捏了把。

“啊……”

林宛白疼的叫出声。

霍长渊似乎很满意,“不装哑巴了?”

“我没有装……”林宛白讪讪的。

霍长渊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不过紧绷的唇线消失了。

这样的姿势很累,不过林宛白并没有挣扎,视线里是他线条犀利的下巴,看起来冷冰冰的难以接近。

想到下车时江放的话,她舔了舔嘴唇,温顺的说,“呃,上次被带到了警局,我不知道是你救得我……总之,谢谢你!”

“你的谢谢总是用嘴说?”

“那你想怎样……”

见他不领情,林宛白苦着一张脸。

霍长渊眯了眯黑眸,猛地扯掉了浴巾,“取悦我!”

林宛白蒙了,被他轻易拽住腿换了姿势,像是骑马一样。

也正是因为这样,能很清楚的感受到他的变化。

“我、我不会……”

林宛白无措的快哭出来。

她没有撒谎,是真的不会,手脚僵在半空,脸烫得像是开水。

霍长渊低笑的叱了句,“笨!”

下一秒,捏着她的肩膀翻身而上,像吸血一样舔着她的脖子。

在霍长渊的疯狂里,她破碎的声音很快逸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