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我想要你,寡妇被折腾的死去活来

发布时间:2019-07-23 17:28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一路上,秦菲雪虽然抓到了我和大哥韩勇在微信上串通的证据,但是我直接以假结婚为理由,拒绝回答她的任何问道,因为在结婚协议上写得清清楚楚,双方都是自由之身,不得干涉彼此的私生活。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开进了玫瑰苑,秦菲雪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从我嘴里套出来,她气急败坏的下了车,朝楼上走去,在离开之前还恶狠狠的对自己说了一句:“沈浩,你等着。”

我吹着口哨上了车,发现扔在车里的手机正在响,看了一眼,是袁雨灵打来的电话,思考了片刻,最终接了起来:“喂,雨灵。”

“姐夫,你怎么送我姐回来之后又走了,你是不是一点都不想我?”电话刚刚接通,便传来袁雨灵撒娇的声音。

“那个,姐夫有事,等过几天就回去。”我说。

“姐夫,你是不是在外边有女人了?”袁雨灵问道。

“没,没有,姐夫一个穷屌丝怎么会有女人喜欢。”我心里急着到江大跟刘静亲热,所以并没有太多心思跟袁雨灵调情。

“骗人,没有女人,你为什么这段时间不回家里住?”袁雨灵质问道。

“姐夫真有事,好了,不跟你说了,我挂了啊!”我说。

“喂喂喂,姐夫你别挂,再跟我说会话……”

手机里传出袁雨灵的声音,不过下一秒自己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又关机,因为江大的校门已经出现在自己视野里。

为了以防万一,我没有将车子开进江大校园,而是停在了百米之外的一处地下停车场。

虽然前边两次秦菲雪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车子,但是自己却不敢掉以轻心,跟刘静的事情已经被假小子给发现了,绝对不能再让其他人知道。

我不知不觉来到了刘静家门口,夜已深,周围静悄悄,即便在校园里花前月下的大学生男女,此时应该也去开/房去了,不可能在外边打野战。

我想要你,寡妇被折腾的死去活来-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假小子的事情让自己越发的小心,我躲在离刘静家门口大约二十米之外的一棵树后面,朝着四周观察着,直到确定周围没人之后,这才急步走到刘静家门前,按下了门铃。

“秦菲雪来了?”我心里大惊,不过同时告诫自己,不能慌,绝对不能慌,一定要镇静。

“沈浩,我们怎么办?如果让囡囡看到我们两人这样,我……我没脸活了。”刘静都快急哭了。

“别慌,镇静一点,门外的人也许还是秦菲雪,就算是秦菲雪,她现在不是还没有看到我们两人躺在床上?”我对刘静安慰道。

“那现在我应该怎么做?”女人在关键的时候果然抗不住,即便像刘静这种大学教授,此时也是六神无主。

“别慌,听我说,不要开门,也不要开灯,摸黑去卫生间洗漱干净,记着把我扔在卫生间的衣服藏起来,不要丢进洗衣机,如果真是秦菲雪的话,她肯定会检查卫生间。”我渐渐的镇定了下来,此时天已经晚了,即便晚点去开门,也可以解释睡沉了,没听到门铃声,这就为我和刘静两人赢得了一点时间。

“嗯!”刘静点了点头。

“还好,记得把我在门口的鞋子拿进来。”我对她嘱咐道。

“嗯!”刘静再次点头。

“即便真是秦菲雪,你也不要慌张。”我说。

“嗯!”刘静又一次点头,随后她重新拿了一套睡衣,摸黑赤着脚悄悄的离开了卧室。

待刘静离开卧室之后,我马上拿了一条床单围在自己身上,快速的走到窗户边,刚要拉开窗帘,却发现外边好像有一道光闪过,于是下一秒,我立刻躲到了窗户的一侧,免得被人看到窗户后的一个黑影。

稍倾,我悄悄用手拨开窗帘的一角,往外边看了一眼,发现窗户不远处有人正躲在树后面玩手机,如果刚才此人没有在玩手机的话,我肯定不会发现窗户外边还有人。

借着手机微弱的光,我看清了这人的脸,但是看清之后,自己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妈蛋,躲在窗户外边的人竟然是袁雨灵。

“我靠,她怎么会在这里?”我愣住了:“难道是跟踪自己?”

“嘘!”我将她拉到了窗户一侧,在其耳边小声的说道:“窗户外边有袁雨灵守着。”

“啊……”

刘静刚要惊呼就被我捂住了嘴。

“现在怎么办?”刘静听到窗户外边有袁雨灵守着,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要不你躲书房里。”刘静慌乱的说道。

“不行,既然秦菲雪是有备而来,肯定会检查书房。”我说道。

“那怎么办?”刘静彻底的慌了。

我看了一眼窗户外边,想了想自己和袁雨灵微信上的暧昧对话,还有她发给自己的图片,最终下定了决心,准备赌一把。

“你去应付秦菲雪,其他的事情不用管了,我有办法。”秦菲雪的敲门声越来越大,我怕把邻居也吵醒,那就更麻烦了,于是马上让刘静去开门。

“什么办法,告诉我。”刘静盯着我问道。

“秘密,说出来就不灵了,总之,肯定会没事的。”我十分有信心的说道,其实自己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只能赌一次。

刘静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卧室,我则心一横,打开窗户跳了出去,然后讯速的又把窗户关上,朝着袁雨灵跑了过去。

袁雨灵可能也发现了自己,刚要惊呼,瞬间被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了眼前,捂住了她的嘴:“雨灵,是我,你不要出声,我就放开你。”黑暗之中的袁雨灵马上点了点头。

稍倾,我放开了捂着她嘴的手,说:“什么都别问,帮姐夫这一次,姐夫算欠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后你叫姐夫往东,姐夫绝不往西,你叫姐夫撵狗,姐夫绝不追鸡。”

“姐夫,你和我大姨……”袁雨灵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肯定不会承认了,但是袁雨灵的目光在我身上一扫,马上露出一副“你当我是傻子”的表情,因为此时自己身上只围了一条床单,刚刚又从窗户跳出来,别说鬼灵精怪的袁雨灵能猜到是怎么会事,就是傻子也能猜到。

我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朝着远处跑去,在离开之前,又特意嘱咐了袁雨灵一句:“一定要帮姐夫这个忙。”

袁雨灵会不会帮自己,我不太肯定,现在只想尽快离开江大,然后开车回玫瑰苑,这样才能在秦菲雪面前洗脱自己的嫌疑。

还好现在是凌晨,江大校园里基本没人了,我又总是在暗处奔跑,所以很快就离开了江大校园,等自己跑到百米外的地下停车场,坐到车子里的时候,已经全身是汗,一半是吓得,一半是累得。

当卧室的门关上的时候,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稍倾,我马上拿出手机,给刘静发了一条微信:“一切都搞定,没事了。”发完之后,想了想,我把手机上了指纹锁,以免里边的东西被秦菲雪看到,以前自己嫌麻烦手机根本没有上锁。

经过晚上这一通折腾,我也累了,于是关了电视,躺上沙发上准备睡觉,正当自己快要睡着了的时候,发现袁雨灵悄悄的从房间溜了出来。

本来以为她是去上厕所,但是没有想到直接来到了我的眼前,一脸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

被袁雨灵这样盯着,自己有点心虚,于是小声的说道:“那个,雨灵,这么晚上你不睡觉,这是干吗?”

“姐夫,你是准备在这里说呢?还是去我的房间说。”袁雨灵说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小声的说:“我不都在微信上跟你解释清楚了吗?我就是没地方去,暂时在你大姨那里睡一晚上,可是没有想到……”

自己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袁雨灵打断了:“姐夫,这种哄小孩的话就不要说了,我要听真话。”

“我说的就是真话。”我说。

“真的?”

“嗯!”我点了点头。

“好,是不是真话,一验就知道了,姐夫,你把裤子脱了。”袁雨灵说道。

“呃?啊!雨灵,你要干吗?”我紧张了起来,乖乖咧,现在不知道秦菲雪睡了没有,万一她出来上厕所,看到我没穿裤子站在袁雨灵面前,她会怎么想?到时候自己就是百口莫辩,肯定被她骂成/人面兽心的畜生。

“脱不脱?不脱的话,我现在就去找我姐,把刚才……”

袁雨灵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马上说道:“脱脱,我脱,不过雨灵,你要告诉我,你想干吗?”

“验验你是不是处男,不就清楚了,你在微信上说的话是不是谎话。”袁雨灵说道。

“啊!”我愣住了,因为不用验,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处男了,不过这处男要怎么验呢?

“我数三个数,如果还不脱的话,那我就把今天晚上……”

“脱,我脱!”这么一个大把柄抓在袁雨灵手里,自己只能任她宰割的份。

本来前段时间已经被袁雨灵撩拨的欲/火焚身,如果没有刘静的话,我八成会跟袁雨灵做那种事,因为我们两人之间,也就差了一层窗户纸的阻隔而已,不是自己不想伤害她的话,可能在跟刘静做之前,已经把袁雨灵给上了。

我一边盯着秦菲雪的卧室,一边慢慢的将裤子脱了下来,脱完之后,看了袁雨灵一眼,我感觉脸皮有点发烫,随后十分尴尬的笑了笑,说:“雨灵,你又不是没看过。”

“哼!”袁雨灵没有说话,经过一番检查,她阴着脸盯着我说道:“姐夫,你继续编啊!”

“我……”我知道自己编不下去了。

“姐夫,我那里不好,你竟然不碰我,而跟……”袁雨灵说不下去了。

“那个,雨灵,我是不想害你,毕竟你还小。”我解释道。

自己不是圣人,但是也不是禽兽,但袁雨灵还小,以后的路还长,我不能毁了她。

袁雨灵惨笑了一下,然后用手指了指她的口,又指了指我的下面,说:“都已经那样了,你以为跟做过还有什么区别,对了,有区别,那就是我的处女膜还在。”

“啊!什么?”我听到袁雨灵的话彻底的惊呆了,自己在迪厅看到她跟一个男生那样热吻,还以为她早就跟别人上过床,并且还可能跟不少男生上过床,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是一个处女。

“没想到我是处女是吧?哼,是不是在你心里我就是一个小太妹?”袁雨灵看起来有点生气:“你知道那天晚上我下了多大的决心才给你做那种事?因为是我的原因让姐把你电阳痿了,而我知道你还是一个处男,所以我知道阳痿对你来说有多大的打击。”

“还有,你知道吗?你那天晚上救我的时候,就像一个骑士闯进了我的心里,我才突然明白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跟这个人帅不帅,有没有钱,没有一毛钱关系。”说着,说着,袁雨灵哭了起来,我急忙手忙脚乱的找来纸巾给她擦泪。

“那个,都是姐夫不对,你想姐夫现在怎么补偿你,姐夫都答应。”我十分认真的说道。

“别人用过的男人,我不要。”袁雨灵扔下这句话,朝着她的房间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