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啊不好大好舒好深一女四夫,我想爱爱一夜残欢 小说

发布时间:2019-07-23 17:29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言安希下意识的紧了紧浴袍的衣领,干笑了两声:“慕迟曜……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不能来吗?”他反问,“你全身上下哪一个地方我没看过,有什么好遮的?”

言安希握着浴袍领子的手一僵,缓缓的放下来,尽量若无其事的转移了话题:“可以可以,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你当然想来就来。”

慕迟曜把指尖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语气悠悠的:“你也是我的。”

他本来是在书房,处理了一点琐事,可是一想到今天晚上,家里除了他以外,多了一位名义上的女主人,他心里……莫名的就有些痒痒的。

尤其是,昨天晚上她在身下辗转承欢的模样。

“我当然是你的……”言安希咽了咽口水,“而且,你是我的丈夫……”

慕迟曜朝她步步逼近,语气却依然是那样的漫不经心:“那你知道,身为妻子,应该要履行哪些义务吗?”

“知道……”

“说来听听。”

慕迟曜已经走到了她面前,伸出指尖,在她的锁骨处,轻轻的摩挲着。

言安希浑身紧绷,终于有些不自然了:“我……我只知道,慕太太这个身份,要对你履行多少义务,就能享有多少的权利。一直以来,义务和权利都是平等的……”

慕迟曜唇角一扬,眼色却瞬间一冷:“哦……跟我谈平等?谈权利?”

啊不好大好舒好深一女四夫,我想爱爱一夜残欢 小说-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我知道我没资格谈,但是……”

言安希在他面前一直都小心翼翼的。但是她觉得,这样长久下去,不是办法。

“没有但是。”

慕迟曜的指腹一直在她锁骨处摩挲,危险得很,随时都能往下面滑去。

而且言安希只穿了浴袍,里面什么都没有。

昨天晚上她是喝醉了酒,还被下了药,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她是清醒的,她……根本对慕迟曜一点想法都没有!

言安希咬咬牙,干脆把话都挑明了:“慕迟曜,我是慕天烨推到你面前来的,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慕天烨在今天的赛车场上,是故意输给你的。”

“我当然知道。”

“那你还娶我?你不怕我是慕天烨派来的?”

慕迟曜忽然一笑,笑容里满是胸有成竹:“就算你是慕天烨派来的,你又能怎么样?”

言安希的脸一下子就垮了:“是啊,我的确不能怎么样。况且,我和慕天烨除了名义上的关系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联系了。”

“我既然敢娶你,那我就有一定的把握,能掌控你。”

   “可我是慕天烨故意输给你的啊,你也不考虑一下,就要了我?”言安希说着,摇了摇头,“不对不对,是娶了我。”

要和娶,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

“娶了你又怎样?”慕迟曜毫不在意的说着,紧接着却又声音一冷,“想反悔?”

言安希连忙否认:“没有没有,我一百个一千个愿意。”

她只是疑惑,她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慕天烨在那么多名门千金小姐中,选择了她做未婚妻。她又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让慕迟曜二话不说就和她领证结婚。

这里面一定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只是他们不想让她知道的话,那她就真的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这个女人,娶了就娶了吧。

他要是再不结婚,恐怕慕城的八卦杂志、新闻,都快要造谣说他不喜欢女人了。

言安希擦着药,忽然开口打破了安静:“其实,慕迟曜,你今天在咖啡厅那样做,不是因为我受了欺负。而是你在杀鸡儆猴,警告慕天烨。我说的对不对?”

他挑挑眉:“还挺聪明。”

他这么爽快的承认,言安希反而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这是很浅显的事情。只是慕迟曜,你完全可以不必要这么麻烦的。你当初直接……不娶我就好了。”

“有些事情,想做便做了。”

他对上她有些慌乱的清澈眼睛:“你的未来掌握在我手里,你弟弟的命也在我手里。言安希,你该怎么做,心里有数!现在,履行你的义务吧!”

“你要拿我弟弟威胁我?”

“是要让你乖乖听话。”

“慕迟曜,我们现在……算是隐婚吗?”

她虽然和他结了婚,但他还没有在任何公开场合承认过她的身份。

按理来说,慕迟曜这样的身份,结婚这么大的事,这么低调简单,的确有点说不过去。

慕迟曜的手一顿,紧接着眼神一冷:“言安希,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是你说,我是你的妻子。可我除了那本结婚证,什么都没有了……”

“你知道贪心的女人,下场会是什么吗?”

言安希看着他,眨了眨眼,手紧紧的揪住他的衣袖:“我只是想要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这不算贪心,慕迟曜。”

他眉尾一挑,一只手圈着她纤细的腰肢,一只手却慢慢的掐住了她的脖子:“言安希,你以为你是谁?”

言安希的手也越来越紧的揪着他的衣袖:“我……我是你赢回来的,妻子。”

慕迟曜忽然低头,薄唇险险的擦过她的脸颊,最后落在她的耳畔上,轻轻的咬着:“既然是赢回来的,那说不定有一天,我也会把你输给别人,你信吗?”

言安希眼睛蓦然睁大,被他这句话吓得不轻。

那样的话,她和一个风尘女子有什么区别?

 “慕迟曜……”言安希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的说道,“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你。”

慕迟曜一动不动,浑身的气场凛冽得让人不敢直视。

“既然我嫁给了你,那以后,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的太太。”

他将所有人都抛在身后,径直往车这边走来,司机恭敬的替他打开车门,他弯腰坐了上来。

言安希轻声喊道:“慕迟曜……”

他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沉声吩咐道:“回慕氏。”

说完他就往座椅上一靠,有些懒懒的,闭了闭眼,然后又睁开,看样子是有些疲倦。

言安希眼珠一转,想了想,于是凑了过去:“老公,我给你捏捏肩膀。”

慕迟曜瞥了她一眼,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言安希只当他是默认了,连忙伸出手去,开始给慕迟曜捏肩捶背。

她靠得很近,头发从肩膀上滑落下来,发尖软软的垂在慕迟曜的西装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慕迟曜的指尖搭着眉骨,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说话了:“你以为叫一声老公,我就会原谅你?”

言安希摇摇头,认真的说道:“我不是在求你原谅,因为你本来就是我老公啊,我没叫错。”

慕迟曜侧头看着她,她赶紧笑笑,手上捏肩的动作丝毫没有停下,眼前当务之急,是赶紧把她和慕迟曜的关系给修复好。

以后她真的再也不多嘴了,有些事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不说出来了。

对于慕迟曜和慕天烨而言,她只是一个赌注而已,是不该有自己的思想的。

慕迟曜收回目光,被她这样揉揉捏捏,肩膀倒还真的舒服不少。

言安希一愣:“啊?我有什么……什么目标?”

“讨好我。你忘记了?”

她无辜的说:“我现在就是在讨好你啊,你感觉不出来吗?”

一边说着,她一边微微加大了力道,更加卖力的给他捏肩捶背。

慕迟曜唇角一勾,笑得意味深长。

言安希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讨好你不是我的目标,而是我的本分。性质不一样。”

慕迟曜嘴角边的笑意越来越大了,言安希在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个做法是对的。

“裙子挺漂亮,”他忽然说,“是在你房间选的吗?”

言安希点点头:“对,我随便选了一条连衣裙……”

其实言安希是想选最贵的一条连衣裙,可是看来看去,没有最贵,只有更贵,她就放弃挑选了。

而且这些衣服都是高级定制的,只有一件,随便哪件都贵。

“心里在想什么?”慕迟曜淡淡开口,“是在想,我给你最好的吃穿用度,却不肯慷慨的付清你弟弟的医药费?”

言安希一惊,慕迟曜他……是会读心术吧?怎么能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

可她还是下意识的否认:“没有。我已经很满足了。”

慕迟曜坐直了身体,顺势拂开她的手:“看在你今天捏肩的份上……”

言安希眼睛一亮:“看在我今天捏肩的份上,你不扣我这个月的那一千块钱了?”

昨天在民政局,慕迟曜给她的那张银行卡,他说每个月可以刷两万,可是后来因为她不经意的抱怨了一句,他就扣掉了她一千块,变成一万九。

这件事,言安希一直记在心里,心心念念着什么时候可以加回来。

看她这么高兴,眼睛里闪着灵动的光芒,眼眸又清又亮,像是能把人吸进去似的。

慕迟曜点了点头。

言安希高兴的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一千块也是钱啊,都是她弟弟救命钱。

她看了一眼车窗外,很快就要到慕氏集团了。没想到在车上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她竟然能有这么意外的收获。

慕迟曜向来不喜欢压抑自己,他也从来不需要压抑自己,所以在他低头吻上她的红唇,听到她一声惊讶的低呼的时候,他心里是……畅快的。

自从那晚之后,他可就再也没有碰过她。

不管怎么说,她是他的女人,想怎么样,他说了算。

车子里的隔屏忽然缓缓降下,把前座和后座之间完全给隔开了,不留一点缝隙。

言安希脸一红,下意识的想推开他,可是理智又告诉她,不可以。

她的手原本是抵在他的心口处的,僵持了一下,她慢慢的放松,伸手环住了他的后背。

她忍不住轻轻的战栗。

她的红唇很软。

他更加粗暴的攻城略池,将她牢牢压在身下,大手移到她的后脑勺处,紧紧的扣着,不容许她有半点的退缩。

言安希整个人是僵硬的,她不知道要怎么办,只能任凭他为所欲为。

唇瓣忽然一疼,却是慕迟曜狠狠的咬了她一口,她吃痛,却换来他的加倍对待:“不专心?”

言安希疼得脸都皱起来了,她心一横,气不过,也回咬了他一口。

血腥味在两个人嘴里蔓延。

慕迟曜微微放开她,声音又哑又沉,无比的霸道:“我的女人,在我怀里,想着什么事情,嗯?”

言安希看着他,看着他被自己咬破的唇角,又舔了舔自己被他咬破的唇角,忽然一用力,不管不顾的,把他的头拉下,主动的吻了上去。

讨好他。

言安希始终记得这三个字。

既然他兴起,那她就必须陪他。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接个吻而已。

可是慕迟曜却一把推开了她,眼神骤然冷了下来。

他差点就忘记,身下的这个女人,是怎么到他身边来的了。

该死,他竟然差点失控?

言安希看着他,眼神依旧那么清澈,却带了一点迷离的感觉。

这比之前更加诱人。

慕迟曜的指腹摩挲着她的唇瓣:“言安希,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她摇了摇头,双手无意识的揪着他的衣服,因为过于用力,而微微有些泛白。

“毁了你。”他沉声说,“你看起来,太干净了。”

言安希不明白他的意思,眼神里带上了一点疑惑。

慕迟曜的手突然上移,遮住了她的眼睛:“不要这样看着我。言安希,不然我无法保证,我会不会在这里要了你。”

言安希一惊,想了想,马上闭上了眼睛:“那我闭上,我不看你……”

这是在车上,她可没忘记。

他俯下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