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我想爱爱 宝贝自己来,真人性做爰求求你不要弄了你那太大了

发布时间:2019-07-23 17:3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慕迟曜看着她这副模样,眼眸微眯,唇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冷冽,而且深不可测。

她长长的眼睫轻轻的颤着,那双灵动清亮的眼眸也闭上了,秀气的眉尖微微皱着。因为过于紧张,呼吸也有些急促,心口处不停的起伏,女性姣好的曲线一览无余。

慕迟曜的视线再往下,落在她笔直纤长的美腿上。

短裙下的这双腿,又长又直又细,像是上帝最杰出的雕刻品,该翘的地方翘,该凸的地方凸。

这双美腿,要是缠着他的腰上,那该是怎样的销魂滋味……

这个女人,身材还真的是好得没话说。

言安希已经挪到了他的身边,指尖碰到了他裸露的肌肤,像是触电一样,猛地缩了回去。

她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慕迟曜,你……你要我过来干什么?我如果知道这是你的房间,我绝对不会打扰你休息的!”

慕迟曜沉声说道:“睁开眼睛!”

言安希原本咬着下唇的,现在一下子松开了,微微张着嘴,两片红唇发出诱人的光泽,仿佛在无声的邀请。

她傻了。

她现在哪里敢把眼睛睁开啊!自己手里还一直紧攥着他的浴巾,那就是在告诉言安希,他现在还是……一丝不挂的。

言安希想,慕迟曜是不是有裸露癖啊,正常人在这个时候,都不会像他这么镇定啊,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要。”她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不会睁开眼睛的。”

话音一落,她耳后十分敏感的肌肤上,瞬间拂过热热的气息,激得她浑身轻颤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一睁开眼就看到了慕迟曜深邃的眼眸,那眼底一片漆黑,瞬间就让她失了神。

他的薄唇就在她耳后上方,声音低沉有力:“知不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

言安希摇摇头,想了想,又点点头。

我想爱爱 宝贝自己来,真人性做爰求求你不要弄了你那太大了-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给你一个机会补救。”

言安希一听,眼睛顿时就亮了:“什么?你需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的!”

见她回答得这么爽快,慕迟曜唇角一勾:“替我围上浴巾。”

言安希拿着浴巾的手抖了抖。

“你扯掉的,当然由你来重新围好。”

言安希小心翼翼的说:“我可以收回我刚才的话吗……”

“不可以。”

言安希差点都要哭了。

慕迟曜却没有理会她的话,另外一只手抬起,捏住了她的下巴,指腹在她的下颌处,不停的摩挲。

言安希紧张得都不知道怎么调整呼吸了。

现在这个情形,怎么看,都是对她十分不利的。

这房间里只有她和慕迟曜两个人,慕迟曜什么都没穿,而且也没有打算放她走的意思,现在他又上了手……

言安希一张小脸憋得通红,都快觉得自己要缺氧了。

她又不敢看他,一低头的话看到的又是他的下半身,言安希一双眼睛只能四处乱瞟,就是不落在慕迟曜身上。

慕迟曜却用力的捏紧了她的下巴:“你在怕什么?”

“我……没有。”

言安希想往后仰,可是她只能和他这样贴着,不留一丝缝隙。

太暧昧了啊……

言安希一只手攥着浴巾,防止再次从慕迟曜的身上滑落下来,一只手抬起,抵着他的胸膛:“你放开我吧,我把浴巾围好,我马上就走……”

她的手有些凉,而他的胸膛却如火一样滚烫。

慕迟曜想起了那晚,她热情的躺在他的身下,喉间顿时一紧。

言安希看着他,虽然心里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要违抗他不要忤逆他,可手上还是忍不住的推搡着他。

她做不到啊,平日的的乖巧听说,她忍一忍,装一下,事事迁就慕迟曜也就罢了。可是现在,她被他这样压在身下,不用想,她都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

她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出卖自己的性格,出卖自己的笑脸去讨好他,但是她做不到,用自己的身体,去迎合他。

“不要……”言安希连连摇头,“我什么都可以顺着你,但是慕迟曜,我们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的感情,你不会从我这里得到满足的。”

“噢……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满足?”

慕迟曜的语气里,尽是自负。

他说对的事情,那就是对的,他说错的事情,那就是错的。

无人可以反对。

一直以来,他就是站在权利的最顶峰,没有人可以超越他,也没有人可以揣测他。

言安希拼命的摇头,双手一直抵在他胸膛上,用尽全力,可慕迟曜还是一动不动。

他将她压在床上,低头就吻了下去,强势的让人畏惧。

攻城略池。

“唔——”言安希还在试图挣扎抵抗,眼睛里已经慢慢的涌上了晶莹的泪花。

慕迟曜只觉得身心舒畅,他想了这么久,今天终究是到手了。

她的滋味,原来这么好。

只是她的手一直抵触在他胸口处,慕迟曜毫不犹豫的钳制住她双手的手腕,然后高举,按在她的头顶处。

这个姿势,让言安希不得不挺起上半身,更加的贴近他。

他的吻十分的撩人,即使言安希这么的不情愿,可身体还是情不自禁的为他疯狂,有了最诚实也是最原始的反应。

言安希直骂自己不争气。

慕迟曜的唇和他的身体一样滚烫,而且顺势而下,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印记。

“不要,慕迟曜,你松开我,你不能这样……你要我做什么都行,不可以,这个不可以……”

他在她脖颈的大动脉处,轻轻的啃咬着:“我什么都不要你做,只要你让我……爽。”

言安希真的哭了。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落入发间,长长的眼睫上也沾上了泪水。

我见犹怜。

慕迟曜心里也软了,俯身一一吻去她的泪水:“哭了?”

言安希攀着他的肩膀,声音里带着哽咽:“你放过我好不好,我做任何事都可以,但是不要这样对我……”

“可是除了这身体,你还有什么能给我的?”

言安希愣住了。

慕迟曜的话,让她瞬间无言以对。

他说的没错。

也就是在言安希怔愣的这个时候,慕迟曜的手指灵活的解开她衣服的扣子,一把扯了下来。

他的眼眸顿时幽深了。

言安希的双手被他钳制,整个人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她的内衣,也被他快速的脱了下来。

言安希绝望了。

她能感受到慕迟曜的变化,也能感受到他手指的轻捻。更加明白,自己身体深处的那股燥热,代表着什么。

她哭出声来,一直在求饶:“不要,慕迟曜,你给我留最后一点尊严……”

“你是我的女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可是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啊。”言安希抽噎着说道,眼泪一直在往下掉,“不爱一个人,做起来,难道你就不觉得恶心吗?”

像是一场肮脏的交易。

慕迟曜脸色微变,低头狠狠的咬了她的锁骨处一口,留下一排浅浅的牙印,他才松开。

“之前和我睡过也做过,忘记了吗?”慕迟曜冷声说道,“那天晚上,你热情得让我都把持不住……”

“是慕天烨让人往我酒里下了药……”

言安希下意识的回答着,突然脑子里灵光一现,赶紧说道:“对,是慕天烨。我是慕天烨送到你身边来的人,慕迟曜,难道你就一点也不防着我么……”

她话音一落,只觉得喉间一紧。

慕迟曜的手掐着她的脖子,虚虚的握着,并没有用力,神色阴霾:“言安希,你再说一遍?”

他的眼睛里已经恢复了清明,没有刚才那么的朦胧,染着那么强烈的情.欲。

“我说的是事实,慕天烨把我推给你的。你越是这样对我,说不定……就越是中了他的下怀!”

为了自救,言安希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她真的不想把自己变成一个交易品。

言安希一直都在告诉自己一句话,在人之上要看得起人,在人之下要看得起自己。

慕迟曜是人上人,他看不起她,可她要看得起自己。

不能堕落。

而且今天慕天烨找过她,也把他的目的给说了出来,言安希心里也有了数。

她有些畏惧的看着慕迟曜的神情,心里明白,自己这句话,算是再一次的把他给惹毛了。

不过这也说明,慕迟曜和慕天烨之间,的确有着看不见的斗争。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把她牵扯进来了。

慕迟曜没有再继续动作,唇角微勾,带着一丝森冷的笑意,指腹轻轻的,慢慢的擦去言安希眼角的泪水。

言安希茫然的抬头,吸了吸鼻子,随便的走进了一间客房,径直的去了浴室,打开蓬蓬头,用力的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脖颈处青紫一片,唇瓣微肿,这是慕迟曜留下来的杰作。

但愿这次以后,慕迟曜对她再也没有任何兴趣了。

言安希不停的搓着身体,直到皮肤发红发皱,她才关掉蓬蓬头,换了睡衣,在床上倒头睡下。

她也不管自己是睡在哪里了,她知道自己的房间是在慕迟曜的对面,可是她不敢去睡了。

慕迟曜站在卧室里,抽完了一根烟,才走到监控系统前,一眼就看到了蜷缩成一团,侧躺着的言安希。

假如她是慕天烨的人,她应该是迫不及待的想爬上他的床,为什么还会……这么抗拒?

欲擒故纵?

慕迟曜收回目光,薄唇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看来,这越来越有趣了。

夜色正浓。慕迟曜打量了她几眼,言安希十分真诚的看着他,眼睛清澈明亮,没有半点闪躲。

慕迟曜这才缓缓的放开了她。

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动作优雅从容,言安希不时的看他一眼,总觉得还有什么事在等着她。

果然,慕迟曜放下咖啡的时候,还淡淡的问了一句:“那你想把身体,留给谁?”

语气不咸不淡,却生生的让言安希打了个冷颤。

“……其实,你身边不缺女人,愿意给你解决需求的人多的是……”

“那为什么你不愿意?”

“我……”言安希小声的说,“因为,我们迟早会离婚的,不是吗?”

慕迟曜眉尾微挑。

言安希继续说了下去:“你这样的人,我配不上。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娶我,但是我知道,我们不会长久的。我不想把自己变得那么……低下。”

其实,在言安希心里,一直都有一个疑问——她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会让慕天烨选择她做了未婚妻,而慕迟曜又为什么,这么毫不犹豫的让她当了慕太太。

他明明知道慕天烨是故意输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