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白洁小说高义白洁少妇,高校生的玩物欲女多情

发布时间:2019-07-24 19:2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这个女人真是恶毒,竟然拿旧日的情事来嘲讽他。五年前,她狠狠甩了他,让他在全校师生面前颜面无存,五年后,她还拿他当初的痴傻来嘲讽他!

这个女人肤浅,势利到了骨子里。可是看着她冰冷的眼睛,看着她傲慢的嘴角,他虽然怨恨、愤怒,却还是控制不住的心动,控制不住的想要得到她。

无法舍弃。这个女人,给他下了蛊。

“林总,控制一下表情哦,您的未婚妻回来了。”沈唯打了胜仗,心情愉快地提醒林彦深。

“彦深,怎么了?”纪远歌发现林彦深脸色铁青,担心的问道。

“走吧。”林彦深不答,拉住她的手,大步离开了咖啡座。

梁悦生打完电话回来,发现桌上多了两杯没动过的饮品,林彦深和纪远歌却不见了。

“林总和纪小姐呢?”

“走了。”

“怎么这么急?咖啡还没喝呢。”

“可能有急事吧。”沈唯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道。

“什么急事,方寸大乱的样子,连购物袋都忘记了。”梁悦生指指桌脚的购物袋。

“啊,忘记提醒他们了。”沈唯看看那几个婚庆用品的购物袋,心里很郁闷。

归还购物袋的任务,自然落在她身上,这意味着,她明天又得见林彦深。

她现在是真的不想见他。每次见面,都不愉快,她只想躲他躲远点。

咖啡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周蕊蕊一个人从会场出来了,嘟着嘴,气鼓鼓的样子。

白洁小说高义白洁少妇,高校生的玩物欲女多情-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看到沈唯旁边还坐着梁悦生,她脸上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不得不说梁悦生真是聪明人,尺度把握得特别好,跟周蕊蕊打过招呼之后,他就跟两个女孩告别了,“你们闺蜜肯定有话要说,我就不打扰了。沈唯,我们已经交换过电话和微信了,以后 常联系啊。”

“好的。再会。”沈唯和周蕊蕊都跟梁悦生挥挥手。

梁悦生的声影刚消失,周蕊蕊连自己的不快都忘记了,兴冲冲的八卦,“唯唯,这个梁悦生不错啊,长的帅又很会来事,可以发展一下!”

沈唯笑笑,“随缘吧。”

她对梁悦生有好感,毕竟他是个有趣的聊天对象,人聪明又有分寸,但也只限于有好感而已。以后会怎么样,她不想做过多假设。

“唯唯!你能不能不要总这么高冷!好男人就像鲜果,你不采别人就采走了!”周蕊蕊恨铁不成钢。

“说说你吧,刚才看你跟那个男人不是聊的挺开心的吗,怎么出来的时候黑着脸?”

“别提了!”周蕊蕊气道,“那男的是个gay!说家里逼婚,他想找个人结婚应付长辈。说结婚后他可以养我,我们试管生个孩子之后,我想干嘛就干嘛,交多少个男朋友他都 不会管。奶奶的,真是晦气!”

“啊,这人也太自信了吧,好端端的大姑娘,他凭什么觉得人家就愿意跟一个同性恋形婚呢!”

“活着真不容易啊,想结婚真是难于登天啊,不仅姑娘们要跟我们抢男人,现在男人要跟我们抢男人!天理何在!”周蕊蕊义愤填膺。

“那个命中注定的人,就在某个拐角等着你呢。等时机到了,你就会遇到。”沈唯安慰她,“我们蕊蕊这么优秀的姑娘都嫁不出去,这世界上99%的单身女都可以洗洗睡了。 ”

周蕊蕊被她说的笑起来了,“唯唯,你真的相信有命中注定的缘分吗?”

林彦深看着她郁闷着急的样子,心中也有些歉疚。

他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忘了呢。刚才真是气昏头了。

“不要紧,沈律师看到了会帮忙收好的。不会丢的。”林彦深安慰纪远歌,“一会儿我打个电话跟她说一下。”

“哦,是吗?那就好。”纪远歌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只好拼命的微笑,“彦深,那你记得给她打电话哦。我先回去了。再见。”

纪远歌转身就走,心里却冰冷得像浸了凉水。

一,他有沈唯的电话,两人之前肯定私下联系过。二,他说过一会儿给沈唯打电话说这件事,其实就是不肯当着她的面给沈唯打电话。

他和沈唯之间的关系,比她想象的复杂得多。

林彦深刚调转车头,有电话打进来了。

“林总,您让查的事查到了。昨天晚上在皇朝酒店,沈律师参加的是家宴。”

“家宴?”

“是的,是沈律师的姑母沈定岚的生日宴,据服务生说,生日宴不欢而散,席间,沈律师被她爸爸沈定国打了,起因是沈律师不尊重沈定国的第二任妻子,二人起了口角。”

“被沈定国打了?”林彦深的声音听上去颇为阴沉,吓得那人赶快解释,“是的,沈定国打了沈律师一耳光。”

说着,他仔仔细细地把打听来的情况说给林彦深听。

从沈定国婚内出轨,一直说到父女不和,沈定国偏爱沈心怡,对前妻所出子女不闻不问。

林彦深拿着手机听着,车停在路边久久不动。

难怪。难怪她盯着那一家三口哭得那么伤心。

骄傲精明的沈律师,也曾在深夜独自舔舐着伤口。

两人相爱时,他也只知道她是单亲家庭,父亲另外组织了家庭。

沈唯从来没对他说过,她的处境这么艰难。

骄傲的沈唯,要强的沈唯,从来不服输,不低头,人前总是开朗爱笑的沈唯。

原来,有这样灰暗的童年。

“林总,还有别的事吗?”

电话另一端的人,等不到林彦深的回应,小心翼翼的问道。

林彦深回过神来,“查一下沈定国公司的经营状况,和最近主要在做的项目。”

“是。林总。”

林彦深又默默出了会儿神,才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这个号码,他手机的电话薄里没有保存,可是,那串数字那么熟悉,七年的时间,。

他不知道,这五年里,她有没有换过手机号码。

他只知道,此时此刻,他很想听到她的声音。

“喂,您好。”沈唯公事公办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很明显,她不知道是他打的电话。

林彦深的嘴角抽了抽。

果然,她没有偷偷记下他的电话——他特意在续签的合同里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她想记下来,易如反掌。

可是她没有。

“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陆景雯讽刺道,“沈唯,不就是你大学时死追了好几年都没追到手的女人吗?你现在都跟沈心怡订婚了,怎么还惦记着她?”

陆景修气结,“你胡说八道什么?今天不是她,萌萌就被人贩子拐走了!是她和周蕊蕊看见了萌萌,给我打的电话!”

陆景雯听陆景修这么说,忍不住在萌萌脸上狠狠掐了一把,“死丫头,我说你怎么老黏着沈唯,我养你四年,还抵不过人家帮你一次呀!”

陆景修无语极了。这个姐姐他真是无话可说,她不感谢沈唯救了萌萌,反而吃醋萌萌跟沈唯亲近。

难怪姐夫要跟她离婚。这样的老婆,带出去的确丢人。

沈家,沈心怡正在敷面膜,接到了陆景雯的电话。

“心怡呀,我跟你说个事,你可别怪我多嘴。”

“什么事呀?景雯姐你说吧,不管什么事,你肯提醒我就是真心对我好,我懂的。”

“景修跟你虽然订婚了,可你也要盯紧点呀。他以前在大学的时候,追过一个女孩,追了好几年你知道吗?最近他跟那女的又黏上了。”

“景修追一个女孩追了好几年?谁啊?我认识吗?”沈心怡顿时紧张起来,这事她都没听陆景修说过啊。

“我不知道你认不认识,那女的叫沈唯,跟景修是大学同学。今天他俩还见面来着。”

沈唯!!

沈心怡只觉得大脑都要炸裂了。不,这不可能,一定是同名同姓!景修追沈唯,还追了好几年?这怎么可能!

“那女的长的挺漂亮的,个子高高的,鼻梁特别挺,短头发,很利索。你可得小心啊!”

高个子,高鼻梁,短头发……

沈心怡呆在了原地。听陆景雯的描述,那分明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沈唯!

陆景修追过沈唯,陆景修追过沈唯……

陆景雯的话就像一记耳光,狠狠扇在了她的脸上,让她难堪,愤怒,又妒忌不已!

难怪,那天同学聚会,她跟沈唯说,即便她脱光了站在陆景修面前,陆景修都不会看她一眼时,沈唯会用那种眼神看着她。

那是胜利者的高傲眼神,沈唯分明是在心里笑话她!

笑话她捡了她沈唯不要的男人!

“啊!!!”沈心怡恼羞成怒,顺手抄起桌子上的水晶花瓶,狠狠朝墙上砸去!

“砰”的一声巨响之后,刘慧琪紧张地冲了进来,“心怡,怎么了?什么声音?”

“妈!”沈心怡的眼泪瞬间爆发,委屈地扑入刘慧琪怀中,大哭起来。

刘慧琪哄了半天,才从女儿嘴里得知了陆景修追过沈唯的事。

“你这傻孩子,这有什么好哭的呢,你管景修以前喜欢过谁,现在他是你的未婚夫,这就够了。”

“妈!你不懂!景修对我根本不怎么上心,我怀疑他心里还有沈唯!”

刘慧琪紧张起来,“你说他心里还有沈唯,有证据吗?”

沈心怡摇摇头。

刘慧琪沉吟一下,“这事还是要防患于未然,沈唯现在还没结婚,要是景修真跟她旧情复燃,这就是个定时炸弹。咱们得想办法除掉这个定时炸弹。”

“怎么除?”沈心怡呜咽,“我们又不能杀了沈唯……”

“杀人放火当然不行,但别的就不好说了。”刘慧琪转转眼珠,俯在沈心怡耳边低声说了一场段话。

“妈,这样,行吗?”沈心怡有些害怕。

“有什么不行的?做女人不容易,想要地位稳,下手就要狠!”刘慧琪咬咬牙,“别怕,万事有妈给你撑腰。景修这桩婚事,决不能被沈唯这臭丫头搅黄了!”

远扬公司顶层。

沈唯正把封好的购物袋递给秘书,“这是林总的东西,麻烦你转交给他一下。”

沈唯气得怔住,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她是智诚的律师,只是派驻远扬工作,他还真把自己当她的老板了?

“林彦深,你这样刁难我有意思吗?你和纪小姐马上就要结婚了,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在等着你,你为什么还要揪着过去的恩怨不放?”

林彦深短促地冷笑一声,“过去的恩怨?沈律师,过去我们有什么恩怨?”

他这是明知故问,蓄意挑衅。

沈唯咬咬牙,很想索性把话说开“不就是我五年前甩了你吗,至于这么斤斤计较,怀恨在心吗?”

可是看到林彦深眯起的眼睛,她知道她不能说。

智诚还要在远扬手里讨饭吃,她不能把关系彻底弄僵。

沈唯刻意放软语气,“如果我伤害过你,那我跟你道个歉。你看,如果当年我没有提出分手,你也找不到纪小姐这么好的女朋友对不对?”

林彦深又冷笑,走近一步逼问她,“这么说,还要感谢你当年的不嫁之恩了?”

沈唯语塞,“……”

两人只有一步之遥,近的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四目相对,彼此都深深看进对方的瞳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