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快穿之情欲羞耻(h)冉冉,女神沦落为玩物李雪菲 翁熄系小说人说

发布时间:2019-07-24 19:2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麻烦,她虽然是特助,却不是那种意义的特助,她只负责提醒秦子非每天的工作行程,给他端茶水谁,准备衣食住行,和保姆差不多,工作上的事情秦子非都是和另外一个特 助张锋商量的。

虽然秦子非没有让她回避,但是每次看见那个张锋推开门,她就识趣的退出去把空间让给他们,唐煜城在她来的时候就说得很清楚,她只负责日常行程生活,别的事情不要过问。

张锋和秦子非关起门来商量了一个下午,到下班时候门才打开,叶清歌拿起包和秦子非打声招呼就准备走人。

却没有想到秦子非叫住了她,“张锋有事情,今天晚上的饭局你陪我去。”

秦子非在南城最好的酒店请客,发现他不知道从哪里找了几个绝色妹妹陪吃,几个妹妹一番轮流劝酒,几位领导吃得红光满面。

吃过饭后还没有消停,又转战南城最大的夜总会夜色,叶清歌在夜色的大门口看见了夏小乔。

夏小乔换了一身衣服,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和几个富家千金走下豪车。

看见叶清歌她眸色闪了闪,马上转到僻静处拿起手机给刘淑芬打了电话,“妈,我看见了叶清歌,她陪着一群男人在夜色呢!站北今天晚上也在这里,我觉得她应该是知道站北在这边故意 过来想去勾引站北的!”

“是吗?这个小贱人真不要脸,既然天堂有路他不走就让她下地狱,今天晚上让她名誉扫地!”刘淑芬冷笑。

“妈你准备怎么做?”

“你们今天晚上不是约了人聚会吗?据我所知那个刘少也在吧?”

“是。”

“那个刘少是个见了漂亮女人就挪不开脚步的主,那个贱人长这么漂亮,他一定不会放过,你想一个办法让那个刘少动手。”

这话让夏小乔眼睛一亮,那个刘少可是出名的花花公子,到处玩女人,出事也找不到由头,姜还是老的辣,还是母亲高明。

叶清歌并不知道这恶dú的母女俩准备对付她,她跟着秦子非一行人进入了夜色的豪华包厢。

快穿之情欲羞耻(h)冉冉,女神沦落为玩物李雪菲 翁熄系小说人说-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秦子非出手阔绰把夜色里面的头牌小姐全都叫来了,有美酒还有美人相陪

包厢里热闹起来,酒一瓶瓶的开,后来张锋也赶来了,秦子非刚刚在饭桌上喝得有点多了,现在换张锋来劝酒。

夜店和酒店不同,酒店众人还是道貌岸然的,到了夜店就统统卸下了伪装,看见有人把小姐按倒在沙发上面,叶清歌起身去了外面。

和热闹的包房相比,外面宁静多了,叶清歌让自己离包房远一些,她把身子靠在墙上,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

眼前一花,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美人!”

叶清歌吓了一跳,定睛看过去见一个男人嘴里喷着酒气色眯眯的看着她,这男人正是城建刘局的儿子,在南城可是一霸。

刚刚在包厢里和一群豪门千金小姐和公子喝酒,喝到中途大家玩真心话大冒险,书记千金夏小乔给他出题,让他出门右拐找一个戴黑框眼镜的女人接吻。

刘少于是出门等候,本来以为只是夏小乔随口出的题想要刁难他,却没有想到真的遇到了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女人,最主要的是这个女人取下黑框眼镜竟然出奇的漂亮。

刘少这心里瞬间yǎng起来了,这样绝色的美女要是能够弄上床去疼爱疼爱。心里想着就见叶清歌移过他准备走,他马上伸手拦住她,“美人,别走嘛,陪哥哥喝杯酒!”

嘴里说着话就准备来搂叶清歌,叶清歌厉声喝止:“让开!”

“不让!这小模样长得水灵灵的,今天晚上跟哥哥走吧,让哥哥疼疼你!”

刘少说着话手袭上叶清歌的xiōng,叶清歌气急避开身子扬手就是一记耳光抽过去。

“你敢打我?”这一耳光抽下去,刘少睛里火直冒,“你敢打我?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滚开!”这边的动静惊动了人,刘少带着的保镖过来了,“刘少!你没有事情吧?”

刘少摸着火辣辣的脸,这口恶气哪里咽得下去,恶狠狠的指着叶清歌吩咐,“把这个女人给我带到包厢去!”

“刘少,她不是那种女人!”保镖看了眼叶清歌回答。

“我管她是不是那种女人,今天小爷看上了她,赶快把她带到那边包厢去!”

两个男人没有敢再废话,一把拖住叶清歌就走,“救命!”叶清歌只喊出这两个字嘴巴就被捂住了,她拼命的挣扎,但是那里是两个强壮男人的对手,很快就被拖进了其中一个没有 人的包厢。

把她放在地上,两个男人关上了包厢的门堵在了门口,那个刘少则一脸yīn沉的盯着叶清歌看。

“你们想干什么?”叶清歌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还从来没有人敢打我,你是第一个。”刘少bī近一步,叶清歌朝后退一步,很快她的后背就就碰到了墙壁,无路可退了。

“我警告你别乱来!”

“我就乱来你敢怎么样?”刘少伸手抓住叶清歌的衣领,猛地用力,撕拉一声,她的衣服被撕了一个大口子。

叶清歌伸手护住被撕开的衣服,男人却欺身上来,一把将她推到在沙发上面,叶清歌刚想爬起来,男人却已经扑了过来。

喷着酒气的嘴朝着她的脸吻了过来,叶清歌拼命的躲开他的吻,“流氓!”她拼命的挣扎,却越发激起了男人的售xìng。

他用一只腿按住叶清歌,手则腾出来去撕她的衣服,又是撕拉一声,叶清歌的衣服又被他撕开一条口子,露出了雪白的肌肤。

男人眼睛里有yínyù闪过,大手毫不停顿的继续去撕扯她的衣服,叶清歌知道在劫难逃也存了拼命的心思,伸手去抓刘少的脸,刘少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剽悍,淬不及防脸上已经是 五道血口子。

恼羞成怒的他扬手一记耳光抽过去,叶清歌直觉得眼冒金星,嘴角有血腥味道出现,刘少突然放开他起身,对着门口站着的两个男人吩咐,“你们两个来轮了她!”

说话间秦子非走到了他们身边,看清慕站北搂着的是叶清歌,他的脸色变了,“姓慕的,你敢动我女人!”

说着话对准慕站北就是一拳,秦子非喝得有些高,不过打人丝毫不含糊,慕站北疼得龇牙咧嘴,不过最让他来气的是秦子非说的那句你敢动我女人,这句话听在慕站北耳朵里比打他还难过,他 放开叶清歌回头对着秦子非就是一拳。

秦子非被他打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叶清歌见状赶紧伸手扶住秦子非,都是有身份的人,这一人一拳你来我往也就算了。

可是秦子非看见叶清歌身上被撕烂的衣服和嘴角青紫的痕迹时候脸色变了,以为是慕站北干的,他马上脱下衣服披在叶清歌的身上,然后回头对着慕站北又是一拳。

嘴里骂道:“姓慕的,你他妈的打她?老子都不舍得碰她一下,你竟然打她!”

慕站北又还了他一拳,秦子非也不顾什么身份了,扑过去雨点般的拳头对准慕站北就开打,慕站北哪里肯让,两人纠缠在一起。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包厢里的人,全部出来看热闹,慕站北的特助刘建和张锋也赶来了,看见眼前的这一切马上上前分开他们。

拳脚不长眼,秦子非和慕站北都破相了,看起来狼狈不堪,张锋扶着秦子非,“秦总你没有事情吧?”

“没有,我能有什么事情?”秦子非冷笑,“姓慕的,改天咱们再练练,这仇我一定报回来。”

“奉陪到底!”慕站北也不解释。

秦子非虽然说没有事情,但是叶清歌刚刚看得很清楚,他和慕站北打架时候明显的吃亏,毕竟他喝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从前很讨厌很讨厌秦子非的,可是今天晚上在他脱下衣服披在她身上时候,她突然发现秦子非其实一点也不讨厌。

慕站北沉着脸坐在包厢里,他的嘴角被秦子非打破了,脸上有清晰的指印,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刘建命人给他找来治伤的yào物,“慕总,你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

“这点小伤算什么!”慕站北咬牙切齿的,和他心里的伤比起来,这点伤完全不算什么啊。

想起叶清歌扶着秦子非离开的情形,他忍不住bào粗口,“jiān夫yínfù,活脱脱的jiān夫yínfù!”

“当时那种情况秦少不了解,以为你欺负夫人。”刘建解释。

“夫人?什么夫人?”慕站北对着刘建吼,“我和那个女人早就离婚了你不知道吗?她是你哪门子的夫人?”

“是我口误。”刘建忙承认自己的错误,然后又加一句,“叶小姐嘴角流血,那刘少真他妈的狠!”

“王八蛋!敢在我地盘上面闹事,看我怎么收拾他!”慕站北想起叶清歌嘴角的血迹。

他去得晚了一步,秦子非今天晚上有句话说对了,老子都舍不得碰她一下,你他妈的凭什么动她!他眼睛里闪过yīn冷之色,“找个合适的机会让人去打断他的狗腿!顺便断了他的爪子! ”

刘建应了一声,他心里明镜似的,慕站北收拾刘少可和闹事没有丝毫的关系,从前刘少就曾在这里闹过事,也没有见他这么生气。

刘建在心里替刘少惋惜,他要是知道一巴掌就让自己断一只手一条腿,肯定怎么也不会动手的。

回去的路上秦子非终于弄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原来是他误会了慕站北,欺负叶清歌的另有其人。

张锋埋怨他,“秦总你也不问清楚就动手,慕站北在这南城可是不是一般的人,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把人得罪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秦子非不以为然,“那姓慕的我看着就不是东西,再来一次我还揍他!”

刘建深知秦子非的xìng子,吃软不吃硬,只好放弃劝说。

把叶清歌送回家后秦子非和刘建返回,在路上秦子非吩咐张锋,“你找几个人,把那姓刘的放放血。”

“秦总,那刘少是刘局的儿子,现在我们有事情要求着刘局,这事情是不是缓缓再说?”

“怕姓刘的给我们小鞋穿?”秦子非冷笑一声,“我告诉你,经过今天晚上的观察,我是看出来了,那个姓刘的滑得像泥鳅,他压根不会和我们一条心。”

“就算他不和我们一条心,我们也不能得罪他,毕竟他在这南城是父母官,以后打jiāo道的机会多了去了。”

“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王子承反问,张锋一下子不做声了。他怎么会不清楚他的为人,跟着他三年,他可是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个嬉皮笑脸花名在外的大少爷的。

在秦家他是最无害的一个,可是却又是任何人都不敢惹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