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一女四夫交换系列38部分阅读,淫乱小说师生淫乱专辑

发布时间:2019-07-24 19:27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房间里的格调太暧昧了,略显昏暗的灯光,粉红色的窗帘,折shè出一种特殊的气息。

不一会儿工夫,一个很年轻的女孩敲门进来。

黄星抬头瞧了一眼,感觉嗓子像是卡了鱼刺,心里扑通直跳。女孩儿将门反锁。妩媚地望着他直笑,很完美的身材,妆也化的恰到好处,娇艳但不妖气。

说实话,黄星也只是凡人一个,也很想去亲身感受一下帝都宫廷般的贵族服务。但是有一种声音,一直在心里作祟。

黄星用一只手按在xiōng口处,不想让心脏跳的那么快。但他控制不住。女技师身上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清香,让人魅惑。她从容地蜷在黄星身边,冲黄星妩媚地笑说:宝贝儿,你是想让我保持一 点神秘感,还是喜欢直接为你服务?

确切地说,这一刻,黄星心里很纠结。但是如果自己一旦享受了这个技师的服务,那自己在付洁心目中的形象,是不是一下子就被损坏了?尽管,这次能来帝都,是受付洁指使,帮助她招呼客 户。

不知是处于一种什么力量促使,黄星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女技师不明其意。但她毕竟是风月高手,一下子靠在黄星身上,一只手在黄星身上轻轻揉按,嗔声嗔气地说:怎么了宝贝?

黄星伸手拨拉开女技师的那只手,说了声,对不起。

然后翻身下床,拉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的男服务生凑上来询问原因,黄星只是摇头。

下楼后,黄星换回衣服,到前台jiāo回手牌。前台小姐还以为是女技师服务不周,说如果不满意,还可以再换。黄星说不必了。

一女四夫交换系列38部分阅读,淫乱小说师生淫乱专辑-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黄星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心想自己终究还是抵御住了诱惑。掏钱付账时,前台小姐报了个价。黄星掐指算了算,追问说,账算的不对吧,我没接受服务,这也要收钱?前台小姐解释说,和您一 块来的那位先生,要了两个……

黄星禁不住咋舌,心想这个吴经理果真是名不虚传!

坐在大厅里等了大约有半个小时,仍然不见吴经理下来,黄星拿手机玩了一会儿游戏,一抬头瞅见付洁的辉腾车,已经停在外面。

黄星走出去,上了付洁的车,将剩下的钱jiāo给付洁。付洁见只剩下两三张,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也叫……叫了服务?

黄星赶快摇头说:没,没有。那吴经理叫了两个。

付洁一声苦笑,将几张钞票塞到车里的储物盒里,笑说:看来,我没有看错你。

黄星不明其意,追问:什么,什么意思?

付洁道:你确实和其他的经理不一样。不瞒你说,像这种好色的客户我真不想跟他们来往,但是社会如此,我们是销售公司,要想公司不倒毙拉住客户,就必须要投其所好。我之前曾经带曹经 理、陈经理、吴经理陪过客户,但你是唯一一个没被诱惑击垮的人。黄副主任,记住我的话,色字头上一把刀。这东西比吸dú还要上瘾。

黄星点是称是。但实际上,他心里却是百般思量。黄星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正如某位作家所说,世界上本没有君子,伪君子多了,也便有了君子。男人遇到美女没有反应,除非生 理不正常。帝都国际会所,是男人的天堂。黄星扪心自问,倘若不是付洁提醒,倘若不是对付洁存在某些天真的幻想,那自己今天晚上能抵御得了那个技师的万种风情吗?

想必很难。

回味着付洁的风华绝代,黄星忘情地自娱自乐着。

突然间,他听到一阵细微的动静。

像是有人在拿钥匙开门……

黄星第一反应,是不是来了小偷。但是门很快被打开,轻盈的脚步声,让他嗅到了一种异xìng的气息。

莫不是付洁又重新折返了回来?

这样一想,黄星的情绪再次被点燃。这是付洁家,能够用钥匙开门的,除了付洁还有谁?但是黄星有些想不明白,既然付洁真的想和自己发生什么,却为什么还要装出一副正人君女的样子,把 自己发配到这间空房?想着想着黄星想出了一些门道,付洁毕竟是女人,她这样的单身女人即便是再寂寞,也很难主动向男人索要。于是付洁趁自己睡下之机,先是以送被子为由探探路,然后又悄悄地 打开房门,主动投怀送抱……付洁以这样一种方式潜入房间,让黄星再一次热血沸腾。

但实际上,付洁并没有开灯,而是直接进了卫生间……紧接着是淋浴的喷水声……

她在洗澡?

黄星用颤抖的手按在心口位置,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了。黄星一次次扭捏自己的大腿,连续的疼痛,让他确定这绝不是梦。潺潺的水声,冰清玉洁的身躯,jiāo汇成一幅绝美的画面,在黄星脑 海中播映。那水声竟是那般xìng感,撩拨着黄星身上的每一个神经,像是一段魔幻般的旋律,促使黄星浑身激烈地震颤着。

天堂的入口,仿佛越来越近。

水声越来越淡,变得越来越迟缓的滴嗒声。

啪噔清脆的一声,卫生间灯光被关闭。付洁轻盈地走进了卧室……

黄星激动的不知所措,干脆半闭上眼睛,用心一起感受这种澎湃。他想伸手打开台灯,却担心那微弱的光芒,会将这一段魔幻般的偷腥,大白于天下。

付洁的身影越来越近,她同样没有开灯,而是借着手机屏幕的光亮,坦然地站在床头前。

借助这微弱的亮光,黄星隐约地看到,她只是胡乱地裹了一条浴巾。黑暗并没有掩饰住她白皙润滑的肌肤,和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黄星想睁大眼睛仔细观赏,却又担心自己那灼热的眼神,会 刺伤这一份如梦似幻的情调。

他静静地看着付洁,在床头柜的抽屉里翻看了几下,然后她站直了身子。

猛地,她的浴巾从身上骤然滑落……

夜蒙蒙,夜寂寂。黄星第一次感到夜竟是如此美好,它的幽静,更是无声地映衬出付洁身体的曼妙。

她拎起手机来,咚咚按了几下,嘿嘿一笑。

手机被搁在床头,亮光很快消褪。付洁嘴角处还崩发出一丝惬意的低吟。

突然间,付洁一侧身子,率先与黄星来了个亲密接触。

这一刻,整个世界不复存在。

黄星像是全身被接通了电流一样。

啊——

一声划破长夜的惊恐吼声!

这声大叫,把黄星吓了一跳。与此同时,他感到像是被一只脚狠狠地踹中了臀部,差点儿从床上骨碌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

黄星见床上这个光溜溜的身子一下子跃了起来,惊惶失措地打开了台灯。

瞬间真相大白!

黄星傻了眼,怎么会是付贞馨?

付贞馨更是傻了眼,她尝试用双手遮掩着身体,但是怎能遮得住?她抱在xiōng前颤抖着身子骂了起来:怎么是你,怎么是你……你个混蛋,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

黄星惊魂未定之中,赶紧扯过那条毯子裹在身上。

暂时将所有疑惑搁浅,黄星这一次彻彻底底地不留死角地目睹了付贞馨的整个身体。很震撼。姑且不去想付贞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单单是这戏剧xìng的遭遇,就让黄星有些五体投地 。确切地说,这是第三次,付贞馨在自己面前春光乍现。三次,一次比一次深入,到今天这第三次时,她竟然以一副生命之躯站在自己面前!

我的天!

付贞馨的身体真美,肌肤如玉,晶莹剔透。台灯微弱的光芒,更是将她的身体映衬的如诗如画。雪白滑腻的香肩勾勒出优美动人的曲线,xìng感迷人……黄星不得不承认, 付贞馨身体的xìng感指数,远远超乎自己的想象。

在付贞馨的肚脐上方,有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展翅飞翔。不知是不是纹身。

当然,这些都是黄星在惊慌中浏览到的风景,震撼之余,他又不得不裹着毯子翻下床。他像做了错事一样,不敢直视。

但他究竟做错了什么?

付贞馨羞赧至极,她的眼睛在刹那之间湿润了起来。她不知所措,发生这种情况,她甚至忘记了在第一时间去裹住自己的身体。她bào发了,像原子弹一样bào发了。她疯狂地抓 过床头上的枕头,朝黄星砸去,边砸边骂:流氓,又是你个大流氓!

她痛苦地揪着头发,狠狠地跺着脚,几近疯狂。

黄星虽然也觉得委屈,但在挨了好几枕头的攻击之后,他还是冲付贞馨提醒了一句:你先穿上衣服好不好?

付贞馨这才恍然大悟。她颤抖地将浴巾系在身上,然后像天外飞仙一样跑出了卧室。趁这空当,黄星也三下五除二地穿好了衣服。捏一下大腿,生疼。黄星心想自己和付贞馨究竟是几世的冤家 ,否则为什么……正苦笑之际,付贞馨已经穿好衣服,气势汹汹地杀了回来。这一回来不要紧,手里竟然还摸了一把扫把,像美少女版的母夜叉一样,疯狂地冲过来,对着黄星就是一阵猛 烈抽打……

太***不讲理了吧!

黄星一把抓住抽来的扫把,付贞馨见夺不回来,干脆扑上来狠狠地咬住了黄星的手臂。

黄星疼的大叫起来,他相信,即便是被老虎咬到,也没有如此钻心的痛感。她简直是把自己往死里咬。

黄星双手一抖,好不容易才将付贞馨抖开。她咬着嘴唇瞪着自己,眼泪像豆子一样哗哗往下落。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让黄星心中的怒火渐渐降了些温度,他低头一看手臂,血晕血晕的一个小半 圆,鲜血正往外涌了出来。在某些程度上来讲,黄星能体会付贞馨的感受,一个年纪轻轻的大姑娘,晚上和一个她十分讨厌的男人睡在一张床上,并且被对方窥探到了自己什么都没有的身体 ……这种羞耻,足以让她无地自容,甚至是疯狂。

付贞馨粗喘着气,倒是安静了下来。但越是安静,她的泪水便淌的越发汹涌。

黄星伸手攥住手臂那一处咬痕,皱眉说,哭,你哭什么哭!发什么疯!

付贞馨咬着嘴唇一字一句地骂道,流——氓——无——耻——

付洁骂道:胡闹!简直是胡闹!把我这个房子的钥匙jiāo出来,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再过来住!

付贞馨噘着嘴巴道:姐你什么意思?我是你妹妹,亲妹妹!为了这个臭流氓,你竟然对我这么无情?姐你现在的眼光怎么这么差了,一个小小的售后,你至于这么护着他吗?还留他在家里住, 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付洁愤愤地道:你给我闭嘴!付贞馨我告诉你,今天的事情就这样了,纯属巧合。这样吧,你过来跟我睡。

眼见着因为自己姐妹俩起了争执,黄星心里出奇的歉意。他突然觉得自己很无耻也很天真,原本是付洁处于好心留自己住下,自己却错以为她寂寞难耐,想要投怀送抱。从而导致了这一系列滑 稽事件的发生。他不明白,付贞馨上辈子究竟与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连续三次在自己面前春光乍泄。更无法想象的是,她竟然还有luǒ睡的习惯,导致她整个身体在自己面前暴露无疑。

黄星想趁机溜之大吉,但却觉得双腿发软。

付贞馨仍旧是虎视眈眈,委屈地吼了起来:姐,你还是不是我姐?一句纯属巧合就完了?你知不知道,我,我刚才……没穿衣服,我全身都让这个禽兽看完了!我接受不了。自从 黄星来到公司,我就没一天好日子过。反正我不管,你马上赶他走,让他滚蛋,让他永远永远离开鑫缘公司!他简直是我的克星,是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