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白洁性荡生活小说h,啊好烫撑满了主人

发布时间:2019-07-24 19:27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很久没有这样安静过了。为了事业打拼,长期置身在喧哗的大都市奔波忙碌,每天都在跟钱权利打交道,根本没有让精神休息下来的时间。如今,好不容易逮住一个空闲,更重要的是身边多了 一个美男子,是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的男人,是得好好消磨一下这美好的时光。

就这样摇曳着,两人似乎很默契,都在心里面想着美好的心思,没有说话。忽然,胡丽梅发话了,说:韦嘉,你说说看,我跟那个金田田,谁更有女人味道?

韦嘉没有料到胡丽梅会说出这个话题。于是稍作思忖,说:这还用说嘛,当然是你更有女人味道。

胡丽梅说:我不信你的话。你还没有了解我的身体,怎么知道我的女人味道?那个金田田倒是被你彻头彻尾见识了,相比较而言,她更直观些,更女人一些。我呢,更微观朦胧些。你说对不对 ?

胡丽梅抬起头来,直接目视着韦嘉。那种目光,生怕韦嘉说了假话。这时候,她需要听真话。纯粹的真话。

韦嘉最怕碰到胡丽梅这样的目光。有几分妖媚,里面还蕴涵着几分犀利。她仿佛能看透你的心灵细胞,让那些虚假分子,没有逃生的地方可藏匿。

韦嘉说:女人与女人之间是没有可比性的。我是从自己真实的感觉出发的。丽梅,你身上最有女人味道的就是这身旗袍,她把你心底最迷人的女人味给包裹出来了。你不用开口,静坐在那里, 就是一幅古香古色的仕女画儿。若是开口了,这幅画就活了。你的女人味先是漂浮在外观上的。等知道了里面的内容,那真是不可预见有多么的女人味呢!

胡丽梅情不自禁地笑了,她欢喜地搂住韦嘉的脖子,含情脉脉地望着韦嘉,说:小韦,你真会说话。你知道吗,你的这番话可是能深入到女人心里痒痒地方的话。是女人,都爱听。那好,今天 晚上,我就好好让你见识一下真正女人的味道。

胡丽梅就用这样导电的眼波望着韦嘉。她演绎了充满女人味道的眸子,盯着韦嘉的眼睛看。渐渐地c胡丽梅把脸移近韦嘉的脸,她魅惑的双眼轻轻闭上了。

韦嘉感觉到胡丽梅甜润的气息,携带着从鼻翼传递出来的呼吸柔和在一起,传递进他嗅觉的细胞里。

的确,只有品尝过真正过程的男人,能够嗅到女人这般细腻独特的气脉味道。这气味是有灵性的。会让你没有触摸到真实前,就会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此时的韦嘉已经不再是前几天那个在胡丽梅卧室犹疑不定的韦嘉了。尝过一次女人味道的男人,不必再进修学习性生活的技巧。他是顶尖聪明的男人,只要真实品尝过一次,第二次他就会做得 更加完美和大胆。

白洁性荡生活小说h,啊好烫撑满了主人-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韦嘉毫无羞怯感地迎接上去。用他那湿润c有棱角的嘴唇,主动捕捉到胡丽梅柔软的红唇。他们忘情地亲吻起来。胡丽梅接吻是有艺术经验的。她先是轻启两瓣厚度适中c温热性感的爱唇。然后 在韦嘉的嘴唇急切的索要下,把自己鲜嫩柔滑细腻的美舌递进韦嘉的嘴里。

这有如涂抹了油绿春雨般的美舌,吮吸在嘴里,软和c细糯c绵甜;此刻,的神经似乎全部集中在美舌的味蕾上面,韦嘉只顾包圆了嘴巴,尽情含着胡丽梅的软舌亲吻。

这一吻,足足吻了半个小时!其间,他们还相互交换着彼此的舌头,像没在水里的鱼儿,相互吞吐自如,只顾丢了魂似的静静享受。

胡丽梅丰满的胸脯在起伏着,她的气息一阵阵急促,又渐渐平息下去。亲吻到中途,韦嘉实在受不住了,便腾出一只手来,想解胡丽梅旗袍布纽扣。却被胡丽梅用手意外制止住了。

胡丽梅按住韦嘉的手,嗔怪地说:别急,亲爱的。晚上有你好看好摸的。在这里显眼,我们只许亲嘴,不许做别的,好嘛?

女人惟一能控制男人的秘密武器之一就是高品质的生活。

在这方面,胡丽梅是有研究的。她喜欢看杨贵妃的故事。她对杨贵妃这女人非常感兴趣。杨贵妃是如何利用特殊的技艺魅力手段,让皇帝三千宠爱在一身?这古典女子能力真是超前而非凡!

胡丽梅一直在研究,在捕捉他钟情喜爱研究的对象。很快,韦嘉走入她的视线。为了那个千万项目利用韦嘉去搞定金田田,这只是一个方面;更多用处,她是在寻觅猎物。货真价实的猎物c能与 自己达到高度和谐c高品质生活的猎物!

时间就这么沉浸在无限浪漫的黄昏中被打发走了。这是亲吻战役的开始。是简单的序曲。胡丽梅是一个出色的战争导演。她知道该在前戏布局什么样的程序,中间的过程通过哪即种艺术手段, 来完美演绎一场富有情趣c意味深长的游戏。

胡丽梅是要吊足男人胃口,若即若离,通过距离的间距,把男人身上猴急的心性扭转过来。她希望充满情节式的性生活。先有一个浪漫氛围的慢镜头故事作铺垫,然后再激情式地逐步深入,渐 渐达到戏剧的顶峰c再高峰直到回味无穷无尽的结束

天黑尽了。胡丽梅与韦嘉才在吊椅上分开。胡丽梅说:亲爱的,你抱着我回别墅吧!那样我会更快乐的。

胡丽梅的领口解开,露出纤细的美脖子。那遮半掩映的衣领口,裸露出些胸部的秘密。那有如羊脂玉般细腻的肌肤,辉映着洋溢着微微酒晕醉意脸颊,很是妖艳c动情!

韦嘉的目光盯着胡丽梅看着,有点忘情状态。眼前这熟女,是熟透的柿子,她的魅惑力带着青春色彩,那是春天的颜色,健康地渲染在她的肌肤上面。让人看了,就想着要主动去拥抱她c占有她 c融化了她

胡丽梅见晚餐吃得差不多了,起身对韦嘉,说:你先坐一会,我上楼洗个澡。洗好了我叫你。待你冲完凉,到卧室来找我。你还没有看过我的闺房呢。今晚就让你好好见识一下。

胡丽梅说毕,扭动着窈窕的腰肢,迈着款款古典莲步,轻盈地上楼去了。

约摸十多分钟光景,楼上传来胡丽梅娇媚甜甜的声音。胡丽梅喊韦嘉上去,说自己洗好澡了,韦嘉可以上楼冲凉,睡衣也给他备好了,就在浴室衣帽间挂着的。

信号正式发出了。韦嘉一阵欣喜,浑身开始颤栗。终于等到了这个醉心的时刻。

这一天太折磨人啦!胡丽梅这妖魅的女人已经吊足了韦嘉一整天的胃口。她的举动,不是那么显山露水,而是循序渐进c潜移默化式延续着。是在考验男人的耐心,磨砺男人猴急的心性。

韦嘉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迅速上楼去了。但刚快步走到楼梯边,他忽然放慢了脚步。得稳住!一定要稳住!与胡丽梅这样的女人打交道可是不能心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得放松精神,应和 着她的节拍走,哪怕慢两拍都是可以的。

韦嘉不紧不慢一步一步上了楼梯。虽然此刻的心里有上百只兔子挠心跳跃,但面子上是要保持住安静c再安静,最好是让胡丽梅先着急,这样,真正的主动权就握在自己的手里了。

韦嘉进了浴室。满屋洗发香波味道在弥散着。浴室装饰依样豪华。高级进口按摩浴缸,所有洗浴器皿都是上好几千元的名牌精品货。连便桶也是带自动冲洗c恒温调制的。

奶黄色的墙壁,有一幅特制的贵妃出浴瓷砖壁画,人物细腻传神,杨贵妃丰腻圆润的,把一池华清池的莲花映衬活了。

这是胡丽梅喜欢的人物绘画。她喜欢这幅画的真正原因,并不是杨贵妃的美,而是杨贵妃这个奇异的女人,是如何运用手段将三千宠爱汇聚在一身的智慧。

这是古代的性智慧。胡丽梅总是这么认为的。好女人要牢固拴住一个好男人,除了外表保持年轻美丽的魅惑,关键还要花费一番功夫,在内涵的性智慧上面下真功夫!

韦嘉对冲凉不怎么感兴趣。他一般淋浴时间很短,把身体各个部位清洗干净就成,不必把过多时间花费在泡澡时段。

韦嘉很快洗完澡,从衣帽挂架上取下胡丽梅给他的睡衣。这是一件高档纯粹蚕丝奶白色睡衣。是全新的。上面好像喷了些巴黎香水,睡衣里夹带着清新迷人的芳芳味道。味道清心淡雅,闻起来 很让人惬意c舒服。

韦嘉附身下去,环抱着胡丽梅柔软的身体,亲吻住胡丽梅的爱唇。胡丽梅轻轻呻吟了一声,然后热情响应,将温热的软舌伸进韦嘉的嘴里。

胡丽梅围拢玉臂,环绕住韦嘉的脖子。宛如常春藤缠绵,忘情地与韦嘉拥吻着c拥吻着

韦嘉感到胡丽梅的气息渐渐急促了,他知道女人发出这样急促讯号的用意,她的身体便是需要你一层层剥离的时候了。

韦嘉探出手来,用极其轻的动作,缓慢地解开胡丽梅的睡衣。一根新鲜的春笋被剥离开了叶子。

胡丽梅的肌肤,有如春笋,简直就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那肌肤细腻得用手抚摸上去,像涂抹了一层油绿的酥油一样润滑。两个白瓷碗形状的,饱满地张扬在那里:精美c玉润c漂亮!

韦嘉真正见识到了梦中女人的身段。他情不自禁用嘴唇舔了上去。那宝贝的玉碗儿,经了韦嘉柔软温热的舌头一触动,胡丽梅浑身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她终于吐出一口恬静的气息。她太需要激 发这一敏感地带了,她的身体舒展开了。

果真,那埋伏在乳窝里c平日不轻易露脸的宝贝小“珍珠”,悄然冒出了头来!这才是优等羊脂玉极品品质的玉色!形如樱桃颗粒,色泽有如羊脂美玉,十分精致绝妙!

韦嘉激动万分,美美地看了一会,然后慢慢含住它,用非常轻的力度含在口里,再运动柔软的舌头,不断卷动着它的身体。

就这样,韦嘉采用同样的动作,来回在两座羊脂玉峰上游离c磨砂着。此时,他像一名高级的金匠,在研制他尊贵的作品一样专注c体贴。

胡丽梅不是像金田田那样疯狂。她很内敛,身体的起伏也是极其轻缓c律动有致的。尤其是她呼出的气息,甜润c声若娇婴,那样发出温婉细腻c夺人心魄的刺激频率。达到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境 界。

做完了玉峰安抚工作,韦嘉的眼神就往胡丽梅下身去了。胡丽梅下身并不是全裸的,她还穿着条肉色真丝纱的性感短裤。

胡丽梅的腰身收得很紧,腹部稍微画出优美曲线的坡度。坡度中间点缀着一个美美的肚脐。

再往下,就是那层肉色的短裤了。这是女人最后一层珍贵的面纱。透过这层诱人的肉色纱,韦嘉已经隐约可见那个最具魅惑力的私人宝贝儿!粉粉的,宛如深夜的蓓蕾,刚刚要睡醒的样子,在 等候唤醒她的人。

韦嘉的手颤抖着,渐渐朝着那层遮羞纱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