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轮奸小说 掀起衣服含着乳,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发布时间:2019-07-24 19:28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汽车厂很大,他见安小离进了西南方的一个车间,正要跟着进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姐姐,你迟到了五分钟哦!”

暖暖?她怎么会在这儿?季司沉浓墨似的剑眉紧蹙,下意识地躲了起来,然后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往里看。

安小离不想跟安小暖废话,她四处看了一眼,略显急躁,“巡儿的骨灰呢?”

“别急啊,你从我胯下钻过去,再学两声狗叫,我就把巡儿的骨灰给你,怎么样?”安小暖张开双腿,指了指胯部,俏丽的小脸上充满了恶意。

季司沉紧贴着墙壁,几乎不敢相信,这个人真的是那个善良纯洁的暖暖?而且巡儿的骨灰怎么会在她手里?

他薄唇紧绷成一条线,正要进去,便见安小离缓缓跪下,从安小暖的胯间爬过,然后学了两声狗叫。

他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心头似是压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

“巡儿的骨灰呢?”安小离吃力地扶着地面站了起来,强忍着心底的愤怒问道。

“扔到海里面了啊!”安小暖摊了摊手,一脸厌恶,“那个小野种跟你一样,讨厌死了!”

安小离眼底的光彩瞬间没了,她失魂落魄地摔坐在地上,颤抖着质问,“安小暖,巡儿可是你亲外甥,你为什么要那么对他?”

“他才不是我亲外甥,他只是你这个野种生下的一个小野种而已!”安小暖像是被她这句话刺激到了一样,面色狰狞,“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说车祸是你做的吗? ”

轮奸小说 掀起衣服含着乳,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季司沉身体一僵,难道这件事真不是安小离做的?

安小暖指着安小离,声音因过度拔高而显得尖利,“因为你就是个野种!你妈当了我爸妈的第三者,我妈好心没怪她,她居然设计我妈做了十多年监狱!而我呢,我居然认贼作母!我只要 一想起来我喊了她这么多年妈,就觉得恶心!”

“你疯了?!”安小离觉得简直可笑,“如果你不是妈妈亲生的,她怎么可能对你这么好?”

“我跟我妈已经做过亲子鉴定了,这些都是她亲口跟我说的!”安小暖瞪着她,尖酸而刻薄,“你跟你妈一样淫荡无耻,明明知道我喜欢司沉,还去勾引他,你知道我每次看到 他对你笑,心里有多难受吗?”

安小离怔住了,愤怒、恨意全都变为了震惊,直到刚才,她从未想过她跟安小暖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但她绝不相信妈妈是第三者!

安小暖死死盯着安小离,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和恨意

“我不知道多少次想弄死你,你死了,我就能跟司沉好好过日子了!”

“可你的命怎么这么硬呢?把你跟小野种一起关在冷库,他死了,你没死!做手术的时候,我用全部积蓄买通医生和护士,让他们别给你打止疼针,而且你都大出血了,还是没死! ”

她的声音太小,季司沉没听清,他精神恍惚地站在门口,双腿似是灌了铅一般,想要进去,可却怎么都迈不动。

他突然有些害怕,怕看到安小离眼底的恨意和厌恶。

季司沉心绪纷杂地站在门口,脑中不断闪过安小离躺在血泊中说恨他时的决绝,胸口处一阵阵发闷。

直到门关上,浓烟自车间冒出时,他才回过神,快步跑去拍门,大吼,“安小离?安小离?你能不能听到我的话?”

里面没有半点回应。

季司沉俊脸上倏地血色全无,他动了动门把手,里面锁住了,根本拧不开。

他瞬间慌了,怕了。他后退几步,跑过去大力踹开门,掩着口鼻进了车间内,“安小离?安小离你在哪儿?”

里面浓烟滚滚,黑压压一片,根本看不清。

季司沉被呛得直咳嗽,他一遍遍喊着安小离的名字,恐慌感越来越重。她不能出事,她绝对不能出事!

车间内不知都放了些什么,不时有或大或小的爆炸声响起,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可季司沉根本不想去考虑这些,他只知道他一定要找到安小离。

“安小离!”在车间的一个角落,季司沉终于找到了昏迷的安小离。她额头上有一道十寸左右的伤口,脸上还有身下都是鲜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他颤抖着手轻轻拍着她的脸颊,声音从未有过的温柔,“安小离,你醒醒。”

可安小离依旧紧闭着眼睛,苍白的脸色跟鲜红的血液形成鲜明对比。

他摸着她瘦削到颧骨突出的脸,心一阵阵抽疼。

爆炸声接连响起,不断有重物掉落的声音。

季司沉手穿过安小离的腰肢和腿弯,抱着她站起来,大步朝着门口走去。到达门口时,突地一道爆炸声响起,半截废旧汽车飞了过来。

他瞳孔中倒映着烧成一片火海的车间,在汽车马上要落到两人身上时,毫不犹豫地把她保护在身下……

 “被安小暖关在冷库里,活活冻死的。”安小离知道爸妈肯定不相信,又要替安小暖说话。她打开手机,翻出车间内的录音。

直到录音播放完的那一刻,安家父母还是愣愣的,不敢相信。

短暂的沉默后,便是爆发

“我最开始就说不要那个孩子,你非不听!”安母哭着打丈夫,“林娜璐给你下药做小三,我忍了,她挪用公款被判十几年,你说要把孩子接过来,我也忍了!我这些年来自认 待那个野种不薄,我得到什么了?”

安父任由她打,红着眼不出声。

“我外孙才不到两岁啊,就被这个狠心的给活活冻死了!要不是我女儿命大,现在早就没了!安建东,你还我外孙!”安母拳脚并用,哭得眼睛都肿了。

她那么懂事可爱的巡儿,到底招谁热谁了啊?

安小离静静躺在病床上,手指抚上平坦的小腹,咬牙把到了眼角的泪水又逼了回去。

她害死了自己的孩子,以后再也当不了妈妈了,这是报应!她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不配当妈妈!

啪嗒。

这时,门被推开了。

安小暖走了进来,在看到病床上的安小离时,泪水倏地流了下来,“姐姐,你怎么受伤了?伤得严重吗?”

安小离冷眼看着她,没出声。

“你现在瘦了好多。”安小暖没注意到几人的异常,哭得梨花带雨,“还有你的手,怎么烫伤了?”

她擦了擦眼泪,哽咽道:“你等下,我去找医生拿点烫伤膏。”

“每天这么演戏,不累吗?”安小离撑着床,十分艰难地坐了起来。

安小暖咬了咬唇,异常委屈,“姐姐,你在说什么呀?什么演戏?你这次脑袋是不是伤得太严重了,才会胡说八道?”

安小离冷笑一声,懒得跟她演戏,觉得恶心。

“爸妈,”安小暖无助地看向安父安母,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我真的不知道姐姐在说什么。”

跟平时不一样,没人接话。

安小暖擦了擦眼泪,重新转向安小离,柔柔地说道:“我知道姐姐很爱司沉,所以司沉爱我让你很嫉妒还有不甘心,可是一个人的爱不能控制啊。姐姐,你还是放手 ……”

“跪下!”安父再也听不下去了,厉声喝道。

安小暖眼底满是不可置信,“爸,你怎么……”

“我当不起你这声爸!”安父一脸铁青,“现在跪下磕头道歉,或者我把你送到派出所,你自己选一个!”

安小暖没想到他会这么狠,反手指着自己问道:“你居然为了一个小三和一个小野种,出卖自己的亲生女儿?你根本不配当一个父亲!”

她说完,直接跑了出去。

安父立刻去追,但只是拐了弯便找不到人了。

警察来了后,做了些登记,又把安小离手机上的录音拷贝了一份,便离开了。

“这些年,委屈你了。”安母拉着安小离的手,眼泪怎么收都收不住。

“我没怪您,别哭了,毕竟我之前也没看出她的真面目。”安小离扯了扯唇,笑得凄凉,“可是巡儿再也回不来了。”

安母也跟割肉似的疼,但还是安慰她,“你还年轻,可以再要孩子。”

安小离抿了抿唇,没出声。医生说过,她不可能再怀孕了。

“对了,司沉现在在ICU,还没醒过来,你要不要去看看他?”安母问得小心翼翼,她知道女儿很爱司沉,怕她知道这个消息受不了。

安小离眸光闪了一下,摇了摇头。

“你不去?”见此,安母很震惊,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他是为了救你才进ICU的,而且还没脱离危险期,你真不准备去看看他?”

安小离冷笑了一声,一字一句说道:“我巴不得他去死。”

“你……”安母还想说些什么,可安小离直接打断了她,“妈,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安母叹了口气,“那你好好休息吧。”

晚上,安小离正在喝粥的时候,季母推门进来了。和平时的雍容华贵相比,她今天眼睛红肿,头发也有些凌乱,看起来异常狼狈。

“小离,你能不能去看下司沉?”安母走到床边,直接开门见山。

安小离忍着嗓间的疼痛咽下粥,声音没那么哑了,但依旧干涩难听,“抱歉季夫人,我身体不舒服。”

“你爸妈都跟我说了,我知道你在生司沉的气。”安母抓着她的双手,眼底满是乞求,“可一日夫妻百日恩,而且他是为了你才昏迷不醒的,嘴里还一直在喊你的名字,你就忍 心不去看他吗?”

“恩?”安小离冷嗤了一声,在安母的帮助下,无比吃力地坐起来,仰头直视着季母,“他不让我见我亲生骨肉,还想把巡儿的肾换给安小暖,这是恩?”

“他也是被你妹妹蒙在鼓里,才会做出这种错事。小离,我记得你一直很爱司沉,就原谅他这一次吧,他一定会好好对你的。”季母讪讪地笑了下,极力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