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打女佣的屁屁乖不疼的,美女屁股翘起来 熟妇的荡欲

发布时间:2019-07-24 19:3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林彦深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那种从心底生出的狂喜,如巨大的海浪奔涌而来,他挟裹其间,头晕目眩。

“你买的?”他抬头看着沈唯。

昏暗的灯光中,她的脸颊格外柔美,精明强干的女律师不见了,眼前的沈唯,又变成了五年前他深爱的女孩。眼神纯良,语气温柔。

沈唯被林彦深灼热的眼神看得局促起来,她舔舔嘴唇,支支吾吾,“你没事那我先出去了。”

林彦深盯着她的嘴唇,看着她粉色的舌尖一闪而过,他的热血一下子涌了上来。

大脑几乎无法思考,林彦深冲动地抓住沈唯的手腕,“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沈唯慌了,彻底慌了。

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林彦深你放手!”她用力的挣扎,想挣脱。

“你先回答我。”林彦深固执地追问。

沈唯脸红了,“林彦深你是不是喝多了?你赶快给我松手!”她咬牙切齿,低头盯着他,威胁他。

“沈唯。”林彦深突然开口喊她的名字。

他的声音极轻,轻得如同呓语。

五年前,他曾无数次这样轻声呼唤过她的名字。床笫之间,辗转呢喃,声声入耳。

沈唯的心狠狠痛了一下,一时竟忘记了继续挣扎。

打女佣的屁屁乖不疼的,美女屁股翘起来 熟妇的荡欲-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电光火石的一秒钟,林彦深站起身,从背后抱住了沈唯。

“唯唯。”他抱得极用力,两个人的身体严丝合缝,亲密无间。

“不!”沈唯突然清醒,双手撑在身侧,拼命推林彦深。

他疯了!他真的疯了!房门还开着啊!

刚才为了避嫌,她根本没有关门!

门口随时有人走过!

“嘘!”林彦深扳住她的身体,“别动。”

此时此刻,沈唯反而不敢大声呵斥他,她只能压低声音哀求他,“林彦深,你喝多了,头脑不清醒,你松手行吗?”

“不行。”林彦深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喝多了,还是借酒装疯,他已经不想分辨。

此时此刻,他脑子里只有沈唯温软馨香的身体。

他想要。

她在乎他的,沈唯还在乎他的。

她知道他胃不舒服,特意买了药给他送过来。

“那你让我过去关门。”沈唯可以确定,林彦深的确喝多了。自控力大打折扣。

只要他松手,她就可以借机逃掉。

“不行。”林彦深不想松手。

被人看到又怎么样?全天下看到都没关系。他不在乎。

“你……”沈唯真是没脾气了,“林彦深,你和纪小姐马上就要结婚了!你这样,我们俩以后都没办法做人。”

“可以不结。”

“你怎么能这么……”沈唯话还没说完,嘴唇已经被林彦深堵住了。

他的吻热烈缠绵,柔情万千。

积攒了五年的思念和痛苦,全都释放出来,铺天盖地,沈唯浑身如同触电般,控制不住地轻颤起来。

她用尽最后一丝理智,提起膝盖顶他。

林彦深一定是很疼的。

可是他还是不肯松手,他只是短暂的猛吸了口气,随即,他的唇又落了下来。

仿佛是为了惩罚沈唯,这一次,他的吻。

沈唯觉得有火在烧她,那么热,那么烫,那么疼……

周蕊蕊说的没错,荷尔蒙决定了你爱谁,不爱谁。

她天生就对他有感觉。那么直接,又那么真实。

浑身的皮肤都滚烫,沈唯难受地仰起头,用力地呼吸。

她修长的脖子在空中形成了柔美的弧线,天鹅一般优雅神秘。

走廊突然有人声远远传来,房门大开,声音直扑入耳。

沈唯一惊,昏昏沉沉的大脑突然清醒了一些。

浑身无力,她只能低声哀求林彦深,“不要!放开,快放开!”

林彦深不放。不仅不放,他还变本加厉,大手更加疯狂的兴风作浪。

人声越来越近,最后来到林彦深的房门前。

“咦,门怎么开着?”

“黑着灯,林总不在吗?怎么没锁门?”

沈唯吓的浑身僵硬,屏住呼吸,动都不敢动一下。

听声音,门外的人是分公司的领导。如果他们进来,她不如死了算了!

林彦深现在就压在她身上,手还在她的裙子里。

“林总,您在吗?”有人在门上笃笃笃敲了几下。

“嗯。”林彦深开口,“有什么事明天再说,都回去吧,帮我把门关上。”

他的声音嘶哑,嗓子仿佛被火烧过一样。

“林总,您没事吧?嗓子都哑了,是感冒了吗?”另一个人关切的问。

“说了让你们马上离开!没听到吗?”林彦深发火了。

“对不起对不起,那您好好休息。”

接着,是门被关上,门锁咔嗒的一声轻响。

沈唯长长松了口气,刚才真的快把她吓出心脏病来了!

经过这么一闹,她的脑子也彻底清醒了。

她抓住林彦深的手,不让他继续,“林彦深,放开我。你马上就要结婚了,我们这样,是不道德的。”

“道德……”林彦深嗤笑一声,似乎听见什么好笑的事情,“你跟我讲道德?当初劈腿陆景修的时候,你怎么不讲道德?”

沈唯:“……”

又来了。五年前她甩了他,真的伤他这么深,让他至今念念不忘吗?

沈唯用力想推开林彦深,“林彦深,你真无耻!”

“对,我就是无耻,”林彦深使劲钳制住她,“你主动送上门,不就是想要我更无耻一点吗?”

沈唯愤怒地推搡着他,“林彦深,你信不信,你敢再动我一下,从这个门里出去之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报警!”

沈唯绝对不是恫吓他,此刻,她真是恨透了他。

林彦深眯起眼睛盯着她,黑暗里,什么都看不清,只能看到沈唯的脸颊白皙的轮廓。

林彦深知道她没有开玩笑。她浑身的肌肉紧绷,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

林彦深突然松开她,拽住她的手腕往门口一推,“滚!”

沈唯跌跌撞撞地跑出房间。

林彦深在黑暗中独自坐了很久,才烦躁地起身打开灯。

室内空寂,空气中还有她身上的幽香。沙发旁边的地上,那盒胃药静静的躺着。

林彦深捡起那盒胃药,捏在掌心。

此时此刻,林彦深不得不承认,心底涌起的那股情绪,叫懊恼,叫悔恨。

林彦深到浴室洗了个冷水澡,无精打采地回卧室睡觉。

手触到被褥,摸到一枚圆圆的小东西。

捡起来一看,是沈唯的珍珠耳环。

金色的细扣,下面是一颗饱满的珍珠。灯光下,光彩氤氲,像极了沈唯那双流光溢彩的眼睛。

林彦深把耳环握在手心,慢慢进入了梦乡。

沈唯卸妆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耳环不见了。

这耳环是她和周蕊蕊一起买的,一人一对。周蕊蕊那对是沈唯付的钱,沈唯这对是周蕊蕊付的钱。

她和周蕊蕊约好了,八十岁的时候要戴着这对耳环一起环游世界的。

很有可能是落到林彦深那里了。

但是沈唯不想问他。

“你主动送上门,不就是想要我更无耻一点吗?”

林彦深这句话,像一把刀,把她的心割得鲜血淋漓。

这已经不是好心被人当做驴肝肺的问题了,这是林彦深把她的好心踩在脚底下,还要用粗硬的鞋底狠狠碾压一番。

第二天早上,在酒店自助餐厅,沈唯又见到了林彦深。

他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面前的盘子上只有一枚白水煮蛋,盘子旁边是一碗白粥。

活该!沈唯才懒得关心他胃疼是不是还没好,她冷着脸拿着自己的餐点。

小蛋糕看上去不错,拿一块;锅贴看上去很香,拿几个;羊肉汤好像很清爽,来一碗……

沈唯面前的桌子上,放得满满当当的。

昨晚没吃好,今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沈唯拿完餐就埋头苦吃,吃的不亦乐乎,连林彦深什么时候在她对面坐下来的都不知道。

“沈律师。”林彦深淡淡开口,声音平淡疏远。

他摊开掌心,示意沈唯看。

她的珍珠耳环,躺在他手心。

果然是落在林彦深房间了。沈唯脸有点发烧,一言不发地伸手去拿。

她的指尖无意间蹭到了林彦深掌心的肌肤,两人心里都有一抹异样的感觉。

沈唯把耳环收好,低头继续吃饭。

她一句话都不想跟林彦深说。没什么好说的,夜里纠缠过的男女,天一亮重新变回了林总和沈律师。

他叫她沈律师,只说明一件事,昨夜,他真的只是想占占她的便宜。

他对她,没有丝毫的尊重,更没有丝毫的旧情。

“谢谢沈律师的药。”林彦深突然轻声说道。

说完,他不等沈唯回答,就起身走了。

沈唯看着他的背影,将掌心的耳环捏得死紧。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和林彦深的纠缠,。下次他再敢碰她,她就真的报警!

上午沈唯正在分公司查合同,李婧笑眯眯的进来了。

“心情这么好?遇到什么好事了?”沈唯随口跟她说笑。

“是遇到好事了,”李婧美滋滋的,“刚才林总夸我俩了呢。”

“夸我们?”

“是呀。夸我们办事得力。”李婧高兴道,“林总今天心情很不错啊。跟人说话和颜悦色的。早上还听他们说,昨晚林总身体不舒服,本来喊了他们过去开会,结果到了林总房 间门口,林总把他们撵走了。”

沈唯心虚的要命,却只能假装惊讶,“是吗?”

“嗯。”李婧说着,皱皱眉,压低声音对沈唯道,“分公司有些人,感觉挺下作的。财务部那个,非说林总昨晚不是不舒服,是正在办事。说他是男人他知道,林总昨晚发火, 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是因为正在办事,被他们打扰了!”

沈唯听的心惊肉跳,脱口而出,“他怎么知道的?”

难道她后来从林彦深房间出去,被人看见了?

“他说林总嗓子哑了,还是那种嘶哑,一听就知道欲求不满。”李婧摆摆手,“反正一派胡言。大家都当笑话听听而已。”

沈唯松了口气。

“难怪分公司搞不好,这些人整天无所事事,上班就吹牛打屁,造谣生事。”李婧颇为感叹,“林总未婚妻美得像天仙一样,他还用得着出差的时候打野食?也太小看林总了吧 。”

打野食……这三个字如生了刺,在沈唯心里扎着。

她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深深的耻辱。

下午,沈唯正在干活,李婧匆匆忙忙过来了,“沈唯,快,收拾东西,跟林总一起去见包工头家属。”

“行。”沈唯麻利地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我就不过去了,我还要见法院那边的人。咱们分头行动。”

她单独跟林彦深出去办事?沈唯迟疑了一下。

李婧好奇的扬扬眉,“发什么呆呀?赶紧的呀,林总的车已经在下面等着了。”

沈唯赶紧收回心神,“哦哦,我这就走。”

“对方好像不好对付,不过也没关系,我们已经做好功课了,就按之前的方案跟他们聊,应该没什么问题,”李婧道,“再说林总还在,有什么要变通的,可以直接跟他请示。 ”

“放心吧。”沈唯信心满满。

“嗯。金牌律师,这事肯定能搞定!”李婧冲沈唯竖竖大拇指。

车子等在楼下,林彦深已经在车上了。

他今天穿的很随意,人似乎也有些疲惫,见沈唯上来,就吩咐司机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