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总裁的替身前妻 快点嘛人家痒,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

发布时间:2019-07-24 19:35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到了酒店,沈唯连晚安都没有跟林彦深说,自顾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越想越觉得憋闷,沈唯打电话给周蕊蕊,说了昨晚林彦深强吻她的事。

沈唯说的很简单,周蕊蕊却听得很带劲。

“只强吻了?没干别的?”她不怀好意地八卦。

“去去去!”沈唯不满,“我都快烦死了,你还唯恐天下不乱。”

“嘻嘻,是呀,我巴不得你们早点和好,终成眷属呀!”周蕊蕊笑,“趁着林彦深还没结婚,赶紧把他撬过来。”

“你说,他这样是什么意思?”沈唯苦恼地问周蕊蕊。

周蕊蕊假装正经的分析,“原因很简单嘛,一,他还爱着你,看到你,就忍不住想抱你。二,他喝多了,米青虫上脑,想跟你来一发,满足一下。三,他想试探你一下,看看能不能搞定你 ,如果能,将来你就是他的地下女朋友,跟正牌女友纪远歌同时并存,一王两后。”

“呸!他想得美!”沈唯啐道。

“你还别不信,男人都这样。男人都巴不得三妻四妾,享齐人之福。所以《鹿鼎记》才受到那么多男人的追捧。”

“可惜,现在是法制社会,一夫一妻。他没这个福气了。”

“哎呀,我乱说的!”周蕊蕊又开始转弯,“我觉得应该还是第一个可能性比较大。林彦深挺专情的,这点,咱们上大学的时候就知道。那时候那么多女生倒追他,也没见他动 心。他很可能还爱着你。”

“他都有未婚妻了!”沈唯准备挂电话,“算了不跟你说了,我算是看出来了,从你那儿,不可能得到任何有用的建议。”

“就是嘛,我这种简单粗暴的人,只会让你及时行乐,想啪啪就啪啪,想挖墙脚就挖墙脚,哈哈!”周蕊蕊哈哈大笑。

沈唯挂了电话,翻来覆去睡不着。

总裁的替身前妻 快点嘛人家痒,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在另一个城市里,还有个女人也同样辗转难眠。

纪远歌靠在床头,看着窗外的月光。

林彦深和沈唯一起出差去了,在同一个城市,住同一家酒店,甚至同一个楼层。

她却一个人坐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

周小光说,早上吃饭的时候,林彦深给了沈唯一只珍珠耳环。

林彦深为什么要给沈唯一只耳环?如果送礼,应该是一对。

所以不是送给沈唯的,这只珍珠耳环,是林彦深还给沈唯的。

什么样的情况下,沈唯的珍珠耳环会被林彦深捡到,而且他在一大早还给她?

之前的晚上,他们干了什么?

她的身体不好,不能过姓生活。她和林彦深,一直是无性恋爱。

林彦深自然有他的需求。

纪远歌闭上眼,凄楚地笑了笑。

如果仅仅只是生理需求,她不介意的。真的。

可是,林彦深那种人,又怎么可能为了生理需求去将就一个女人?

沈唯呢,她为什么选择跟林彦深在一起?为了钱,还是为了爱?

“笃笃笃”房门被敲响了,纪远歌擦擦眼泪,扬声道,“进来。”

杨婉玉披着睡袍,皱着眉头走了进来。

“妈!”纪远歌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这么晚,你怎么还没睡?”

“你还说我,你呢,这么晚了还不睡!”杨婉玉嗔怪女儿,“你身体不好,医生嘱咐过多少次,一定要早点睡,不能熬夜的。”

“妈,我睡不着。”纪远歌把头埋进杨婉玉臂弯,“妈妈,人活着,其实也挺没意思的。”

杨婉玉心里一惊,“怎么说这种话?远歌,你马上就要做新娘子了,这种话多不吉利。”

“新娘子……”纪远歌喃喃自语,“妈,我想跟彦深分手了……”

“胡说什么呢!”杨婉玉沉下脸,“林彦深这样的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你当初也是费了不少心思才跟他在一起的,这马上要结婚了,怎么能动分手的心思?”

“我坚持不下去了。”纪远歌哭起来,“妈,他喜欢上别的女人了。他不爱我了。”

也许从来都没爱过,纪远歌在心里默默补上一句。

“爱上谁了?”杨婉玉急了,“你听谁说的?那女人是谁?两人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纪远歌把林彦深办公室垃圾桶里的女人衣服,还有两人一起出差,林彦深还给沈唯一只耳环的事都说给杨婉玉听。

看到女儿伤心欲绝的样子,杨婉玉心疼坏了,她伸手抚摸女儿的头发,“这件事我会找人调查的,你安心养身体,林彦深看着倒不像是爱乱来的人。”

“所以他如果乱来,就是动了真心了。”纪远歌无力的摇摇头,“算了,妈,你别管了,等他出差回来,我主动跟他分手好了。”

主动分手,也给自己留点尊严。

救命之恩算什么?她捐出去的脊髓,不救林彦深,也会救别人。

只不过机缘巧合,让她认识了林彦深。

其实,林彦深并不欠她的啊。

不过是她的私心。

“远歌,你可千万别傻。”杨婉玉劝女儿,“妈知道你很喜欢他。这是你唯一的心愿,你放心,妈会帮你完成的。你和林彦深,一定会顺利结婚的!”

“结婚又什么用,他的心不在我身上,结了婚,成了林太太,又能怎么样呢?”

“远歌,你还年轻,你不懂。男人和女人之间,最坚固的纽带不是爱情,是孩子。”杨婉玉轻声道,“你现在还能来例假,我已经找医生打听过了,可以取了你的卵子,再用林 彦深的种子,找一个代孕妈妈,帮你们生一个健康的孩子。有了孩子,你们就是一家人。其他的女人再美,再让他动心,林太太也只能是你!”

“何必呢……”纪远歌迷茫的摇着头,心里却已经动了心。

有一个孩子,这种事她之前根本不敢想的。

杨婉玉突然抹起了眼泪,“远歌,我苦命的孩子……”

她的女儿,活不了几年了,如果能留下一点血脉,将来等她不在了,老两口也有个挂念。

纪家的家产,可以给亲孙女,不会白白便宜了林家的人。

只剩最后一家比较难搞定,不过也约好了晚上的饭局,对方肯谈,问题一般就不大了,无非就是钱的事。

“经费不是问题,能谈下来就行。给多少钱你说了算。不用跟我请示。”林彦深坐在办公桌后,疲惫地揉揉眉头,“这件事要尽快解决,董事会那边压力很大。不能再拖了。 ”

沈唯看着他眼睛里的红血丝,轻声道,“放心吧,我明白。我这边你不用操心,”她顿了顿,终究还是忍不住叮嘱,“晚上能早点睡还是早点睡吧。事情再紧急,也得一件件处 理。”

林彦深没有看她,他双手疲惫地撑在额头上,垂着眼睛问她,“你这是在关心我?”

沈唯毫不犹豫地点头,“是。”

“以什么立场?”林彦深抬头,看向沈唯。

“朋友,校友,合作方,一起经历过菜刀追杀的战友。”沈唯回答得很坦然。

林彦深盯着她看了好几秒,忽然笑了笑,“好,去吧。注意安全,我等你的好消息。”

“嗯。”沈唯转身离开,已经走到门边了,听见林彦深说:“你是智诚的律师,派驻在远洋而已。可是事情交给你,比交给远洋的人更让我踏实。沈唯,你说这是为什么? ”

沈唯不知道他有没有言外之意。

即使有,她也当他没有。

所以沈唯没有任何停顿,利索回答道,“因为我诚实可靠。”

晚上要见的网络主编,比沈唯想象中难缠。

这位主编姓赵,年纪很小,大概只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一头卷发,打扮得很朋克,并没有什么书卷气质。

见到沈唯,他眼前一亮,本来懒洋洋的眼睛瞬间有了神采。

“沈律师,幸会幸会,没想到沈律师这么年轻漂亮。”他伸手和沈唯握手寒暄。

沈唯伸手一握。

赵主编的手冰凉粘腻,手汗很多。给沈唯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

后面的谈话更印证了这一点。赵主编不禁贪婪,狮子大开口,言语之间还很轻浮。

“沈律师这么漂亮,一定有男朋友了吧?”

沈唯微笑点头,“嗯。有。马上就要结婚了。”

赵主编并不失望,反而来了劲,“可惜我结婚早,不然我一定把你从你男友手里抢过来。”

沈唯心中冷笑,脸上只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我已婚,你有男友。其实我们挺适合做红颜知己的。”赵主编开始展示男文人的的情怀,“现在的婚姻制度其实是最不人道的。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结婚就是一辈子,到 最后看到对方就倒胃口。在床上根本提不起来劲。”

沈唯心中一动,手默默伸到包里,打开了录音笔。

赵主编见沈唯只是笑,没有反驳他,更来了劲,“开放式的婚姻其实是最合理的,但是,这么超前的婚姻形态,注定会遭到大多数人的反对。”

沈唯两眼看着他,唇角勾起一个迷人的笑容,她频频点头,却没有开口附和他。

她不想留下自己的声音。

赵主编得到了鼓励,眼神越发猥琐起来,“其实男人和女人都一样,在婚姻之外最好都有一位红颜知己。这样,家庭的稳定性能得到维持,情感需求也能得到满足。”

“你说的就是异性朋友吧?这很常见啊。已婚人士有异性朋友并不罕见。”沈唯开始放鱼饵。

“不不不,当然不止是朋友那么简单。”赵主编的目光露骨地扫过沈唯的胸,“我说的红颜知己,其实就是情人。”

“你这种观点,是对主流婚恋观的挑衅呢。”沈唯笑得很迷人。

“主流价值观之所以是主流,只是因为这样有利于统治者维护统治,有利于社会稳定和人类延续。”赵主编慷慨陈词,“每个已婚男人心里都渴望有个情人,这话绝不夸张。 ”

“也包括你吗?”沈唯微微一笑。

“当然包括!沈律师,难道你不是吗?在你男朋友之外,你不想尝尝其他男人的滋味吗?”

沈唯露出害羞的表情,嘴上却没说话。

“其实,沈律师,你可以跟我试试。我们俩虽然第一次见面,但我感觉特别投缘。你长的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皮肤白,胸大,性格也温柔。”赵主编压低声音,“我体力不错 的,不信我们约个时间,让你感受一下。”

沈唯关掉录音笔。

“赵主编,我们还是谈谈删帖的事吧,刚才谈人生谈的很深入了,现在来谈谈正事?”

赵主编愣了愣,知道自己约失败,冷冷道,“这也没什么好谈的,刚才就说过,20万,少一分钱都不行。”

沈唯淡淡道,“5万是行价,撑死十万,20万,你要价未免有些高啊。”

“那就随便你们了。不怕远洋股价继续跌,你们就再扛几天。我这边呢,也跟对方家属约好了,准备给他的帖子置顶,让更多人关注到这个事件。”

沈唯早料到他会这么说,拿出包里的录音笔,在他面前挥了挥,“赵主编,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我用这支录音笔里的内容,换你删掉那堆帖子和评论?”

赵主编脸色大变,“姓沈的!你什么意思!”

沈唯把录音笔打开,赵主编的声音响了起来,“开放式的婚姻其实是最合理的,……其实男人和女人都一样,在婚姻之外最好都有一位红颜知己 ……”

赵主编勃然大怒,站起来就想夺沈唯手里的录音笔,“你敢偷偷录音!”

沈唯后退几步,用身体护着录音笔,“赵主编,不要冲动,只是做个交易罢了,对你没任何损失。”

“贱女人,把录音给我删了!”

赵主编冲过来夺录音笔,沈唯转身想往包间外跑,结果被他一把拽住,眼看录音笔就要被姓赵的夺走,沈唯抬脚就朝他重要部位踢去。

这一踢更加惹怒了对方,赵主编抓住沈唯的头发,啪啪扇了她两个耳光,“臭娘们!把录音笔拿来!”

沈唯哪里肯给,拼着被他拳打脚踢也不放手。

女人体力终究不如男人,沈唯的手腕都差点被拽脱臼了。

“救命啊!救命啊!”沈唯忽然醒悟,她为什么不喊呢?为什么要默默跟这个猥琐男打斗呢?

沈唯这一嗓子直接叫来了服务员。

服务员“砰”的推开门,看到赵主编正拉着沈唯打,大喊一声,“你们干什么!”

沈唯趁机夺路而逃。

一直跑到另一条街上,沈唯才知道害怕,浑身瑟瑟发抖,后背上全是冷汗。

正准备用手机叫个车,她的手机响了。

沈唯一看,是林彦深的电话,赶紧颤抖着接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