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我和寂寞艳妇全文目录 快穿h,寡妇被折腾的死去活来

发布时间:2019-07-24 19:35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看着主持人一叠连声的夸奖她心地善良,夏小乔心里真心不是滋味,她搞这些可不是为了做道德模范的。

现在慕站北面对广大南城人民口口声声说和她没有关系,口口声声否认她费尽心机的订婚,让夏小乔情何以堪。

她宁愿被世人指着鼻子唾骂也不要和慕站北没有关系,特别是看到慕站北说感谢她的付出,感谢她成全他和叶清歌,夏小乔气得要疯了,她跳起来对着刘淑芬大喊,“都是你,说了万无一 失的,现在怎么办?”

“你冷静一点!”刘淑芬看着女儿狂躁的样子皱眉,“不是没有到最后一刻吗?”

“你让我怎么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冷静就能让慕站北收回他说过的话吗?啊?都怪你……要不是你,事情不会变成这样。”

被女儿口口声声的职责刘淑芬也火了,“我不是为了你吗?要不是我你连慕站北边都沾不上,竟然你怪我,那好,你的事情我从现在开始不管!”

“不管我就去死,得不到慕站北我就去死!”

“那你去死好了,我刘淑芬的女儿没有这么孬种,你想死就去吧,我绝不拦你!”刘淑芬摔门而出。

看见母亲不管自己,夏小乔瘫倒在地上,捂着脸嚎啕大哭,她哪里想死,她是不甘心,为了慕站北她苦苦守候了八九年,明明已经柳暗花明,可是一转眼什么都没有聊,这让她怎么能够想得通 ?

刘淑芬站在走廊上听见卧室里女儿的嚎啕大哭,心里真不是滋味,这件事说起来是她的失策,本来以为置之死地而后生会博取到筹码,没有想到慕站北竟然出此下策。

她敢这样肆无忌惮是因为她吃定慕站北不会让自己的母亲处于风口浪尖中,可是没有想到,慕站北竟然一反常态,竟然上电视说起这件事。

现在该怎么办才好?慕站北既然亲自上电视台说这事情,就表明他压根不想和夏小乔有丝毫的关系,这事情难道就这样算了,可是怎么想怎么不甘心啊?

辛苦谋划七八年,只一日就付诸东流,刘淑芬不甘心,一定要扳回一局,这事不能这么算!

秦子非看完节目,冷笑着关了电视,姓慕的果然高明,这样一出戏一箭三雕的戏他唱得真是好啊!

我和寂寞艳妇全文目录 快穿h,寡妇被折腾的死去活来-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慕站北接到母亲气急败坏的电话后马上回聊家,他刚推开门,迎面一个抱枕就对着他砸过来,他伸手接住,林玉珍已经从沙发上跳起来冲到了他的面前,迎面就是一个大嘴巴扇过来。

慕站北不躲不闪,硬生生的挨了一个嘴巴,看见儿子不躲不闪,林玉珍心里也疼,只是想到他为了一个女人这样丢自己的脸,她又硬起心肠,“逆子,你这个逆子,为了一个女人诋毁自己 的母亲,你还是人吗?啊?”

慕站北皱眉看着林玉珍,“妈,你悠着点,这么大年纪了,传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

“笑话?谁敢笑话我?”林玉珍闻言突然想起家里还有一个外人,慕站北堂堂总裁在外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自己打他着实过分,于是瞪了一眼刘兰芝,刘兰芝马上识趣的退了出去, 却没有走远,继续在门口等候观望。

“我告诉你,你不要夏小乔可以,没有意见,但想和叶清歌重新开始,别做梦了,我就是拼着这条命不要也不会让她进慕家的门的。”里面传来林玉珍的咆哮声,刘兰芝摇头,摊上 这种母亲慕站北也够难的了。

面对林玉珍的咆哮,慕站北很淡定的扶她坐下,又去倒了两杯水回来,把其中一杯放在林玉珍的面前,“妈,你先喝杯水消消气,听我慢慢的和你解释。”

林玉珍哪里喝得下水,“不管你耍什么花招,反正我不会同意。”

“妈,我今天和你说句实话,除了叶清歌我对所有人都没有兴趣,你现在只能选择叶清歌,要不慕家就会真的绝后了。”

“你别想骗我,我告诉你,我绝不会上当的!”

“我没有骗你,妈,你可以自己想想看,这三年来你可曾看见我和别的女人有过什么jiāo集?”

“小乔不是女人?”刘淑芬反问,“就算你不喜欢夏小乔,不还有那个田婉柔吗?”

“我对夏小乔和田婉柔从来都没有男女之情,和你jiāo个底,除了正式场合带他们出席的必要礼节,私底下我连她们的手都懒得碰。”

“你……那个女人到底有哪里好?”林玉珍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喜欢叶清歌,就对她有感觉。”

“不行,我不能接受,你可以不要夏小乔,妈也同意你和她分手,妈再重新帮你找,那么多富家千金,我就不相信没有你中意的,退一万步,你不喜欢富家千金,那些小家碧玉也可以,反 正不能找叶清歌。”

“当年你bī我离婚是因为叶清歌不能让慕家有后,现在叶清歌能生孩子,我为什么不可以和她开始?”

“会生孩子的女人都死绝了吗?”林玉珍反问。

“会生孩子的女人很多,不过你儿子愿意和她生孩子的女人却只有叶清歌一个。”慕站北说了这么多觉得口渴,端起杯子喝水。

“我呸!那狐狸精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yào?一个有孩子的二婚女人也值得你如此费尽心机?”

林玉珍一把抢过慕站北手里的茶杯砸在地上,“我不同意,我告诉你,你不要做梦,这件事打死我也不会同意。”

慕站北的脸上有清晰的掌印,看样子是林玉珍的杰作,果然母老虎今天晚上发威了,叶清歌装没有看见,只是淡淡的问,“你找我有事情?”

“清歌,我们谈谈,好吗?”

“好!”

慕站北没有想到叶清歌会这么好说话,原来以为他洗白夏小乔,叶清歌会很生气很生气的,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希望叶清歌不要生气,但是当看到她若无其事他心里竟然有些不安。

慕站北把叶清歌带回了香山溪谷,因为自己有目的,所以叶清歌一直都表现得很配合,她从来没有这样急切过,希望慕站北最好禽兽一点,进屋就扑倒。

可是慕站北却没有她想象的那样,他帮叶清歌倒了水,坐在了她的对面,“电视节目你看到了吧?”

叶清歌点头,不过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等他的下文,慕站北看着她,“你一定觉得我很虚假,很恶心吧。”

“有点。”

“清歌,这次的事情不知道是谁要故意放大,影响很坏,我没有办法,所以才想了这样一个办法,只有这样才能挽回夏小乔的名声。”

慕站北伸手握住她的手,“清歌,日久见人心,我不要求你马上原谅我,我只请求你给我机会,我们重新开始!”

誓言永远没有真实来得可信,经过这么多的沧桑,叶清歌已经很难相信慕站北,目前不是她相不相信慕站北爱不爱她的时候,而是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叶清歌避开慕站北热切的目光,把手从 他手里抽出来,“慕站北,如果你说的一切是真的,那么我会给你机会,反之……”

“清歌,我说的都是真的,只要你给我机会,这次我绝不负你!”

慕站北的话说得很坚决很真诚,就像从前他对她求婚时候说的那样,可是叶清歌知道她再也不会去相信他了。

他们已经错过了太多,永远不可能回到从前。

她不会抱着幻想,想着慕站北会真的爱自己,会真的让自己和他复合,会给孩子一个家,她所经历的那些苦难给予了她清醒的头脑,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和慕站北纠缠的目的是什么,她要的是 什么,所以,她不再傻,不再会因为他的任何举动和行为去做一些不切实际的梦。

而慕站北却似乎是相信了她会原谅他,他再一次伸手把她的手握在手里,叶清歌心里对他其实是很抗拒的,但是现在不是她矫情的时候,儿子的病情在哪里,相比儿子的病情什么都是微不足道 的。

想到儿子,她控制住自己让慕站北握住了自己的手,慕站北在和她说着一些道歉的话,叶清歌却有些走神,她想到了儿子,已经两天没有给儿子打电话了,不知道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在她愣神间慕站北已经把她搂在了怀里,叶清歌抬头目光和他接触,慕站北的目光温柔似水,她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说了句什么,下一秒,他的唇印在了她的唇上。

太久的想念让慕站北控制不住的在她的唇上辗转,叶清歌却没有丝毫的感觉,只是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眼睛是一个人的心灵之窗,关上这个窗户慕站北就看不出她想什么,果然沉浸在幸福里的慕站北没有看出她的想法,只是疯狂的吻着她,密密的吻让叶清歌喘不过气来。

她很温顺,没有丝毫的抗拒任由他吻她,这么长时间以来叶清歌一直很抗拒他的接近,今天的不抗拒等于是无声的邀请,他很xìngfèn,有些迫不及待,把叶清歌打横抱起来到卧 室。

知道马上要面临什么,已经做足了心里准备,但是叶清歌还是紧张,她不敢面对慕站北满是炙热的眼睛。

男人和女人在这种事情上面的想法是不一样的,所谓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合只是针对有小矛盾的夫妻。

而她和慕站北不是夫妻,甚至连情侣都算不上,让她在这个时候和他鱼水之欢,对于叶清歌来说完全是无法想象的,可是今天晚上无疑是一个机会,接下来的几天也是机会,她必须好好的抓紧 了。

慕站北的手带着急切解开了她的衣服,叶清歌有些僵硬的承受着,他在她耳边诱惑,“乖,放松一些!”

怎么可能放松?他的唇含住她的耳垂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又僵硬了,耳边是他沉重的呼吸,她在心里一句句的重复着,为了儿子,为了儿子!

他们夫妻三年,他很清楚她喜欢什么,他很有耐心的在挑逗她的身子,终于,在他的持续的攻击下,叶清歌终于发出了一声shēnyín。

这不是自然的声音,而是她伪装的,清醒的状态下发出这种声音听起来真他妈的难为情,叶清歌的脸瞬间通红,可是没有办法,她如果不假装,慕站北就会一直这样下去,而她只想速战速决。

这一夜对慕站北是疯狂的,对于叶清歌来说却有些遭罪,他实在太猛,一直在她身上索取,她不感表露丝毫的不愿意,一直在伪装,这是她第一次从头到尾在清醒的状态下和慕站北做这种事情 。

不得不感叹男人果真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结束后慕站北要抱着她去洗,她拒绝了,这个时候起身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我不要去洗,明天早上再洗,好累!”

慕站北想说他帮她洗,可是看她那副完全睁不开眼睛的架势,他只好放弃了。

慕站北搂着她很快进入了梦乡,叶清歌却睡不着,她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只想要让他的jingye在她的身体里停留的时间长一些,再长一些,这样她受孕的可能才会更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