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鲜网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鲜文网鲜网辣文飘飘欲仙

发布时间:2019-07-26 00:04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陆果森本来正呼吸新鲜空气呢,那知道被吴云霞这样嗔怒,却是从上往下看,借着手电筒的光芒,只看着吴云霞。吴云霞这个气愤啊,这个男人还真的是叫狂了是不是,还为自己叫委屈,为天 下所有的男人叫委屈,哦,他们男人委屈,那我们女人就不委屈了,强撑着一股气站起来,嗔声道:“陆果森,你给我下来,咱们好好说道说道!”

陆果森心里的那种感觉情绪一下子就蹦了出来,下面顿时就开始立正起来,嘿嘿笑着道:“哦,好啊,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啊,我马上就下来。”

陆果森那地方一有了反应,自然就全落入吴云霞的眼里去,不由得芳心一慌,暗啐了一声,要说她对于这种事情一向是不排斥的,甚至是喜欢的,成熟女人对于这种事情总是有着正常的生理需 要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她却是芳心乱跳,更是心生恐慌之心,刚才那阵狂风暴雨的进攻已经让她心神疲惫,再也禁受不起风吹雨打了,不由慌声道:“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嘿嘿,我要干你!”陆果森的话永远是那样直白且让人接受不了,不过他说的就是大实话,实打实的大实话,他就是要干那种事情。

吴云霞惊声地想要跑,可是菜窖里面就那么大点地方,她能往什么地方跑,再说她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刚才还是强撑着一口气站起来的呢,眼见得陆果森要扑上来,她想躲却发现根本无 处了躲,想跑却发现这脚步怎么也迈不开步,两只腿就跟灌了铅一样,好沉重好沉重,刚一想迈步,却是根本就不听使唤,一声惊叫,却是眼睁睁地看着陆果森扑了上来。

陆果森说到做到,直接就进入了主题,毫不拖泥带水,这就是他干事情的行为方法,也许有的人喜欢,也许有的人不喜欢,但都是因人而定,陆果森却是做到了真正的自己。

鲜网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鲜文网鲜网辣文飘飘欲仙-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果森,他果森兄弟,他果森哥哥,不要再干了,停下停下让我歇歇!”可惜的是吴云霞的 叫声不起作用,甭管是兄弟啊还是哥哥啊,反正陆果森已经杀红了眼,只见得陆果森跪在吴云霞腚子后头勤劳地耸动着身子,还不时嘿嘿地笑着,他的目的很明确,一战而征服这个女人,尽管他的体力 消耗得很快,尽管他也是强弩之末,但是他依旧在坚持着,他依旧勇猛地进攻着,他是战无不胜的强者,他是攻无不克的战神,他是天下第一号猛男,他正努力着。

下面激战正酣,上面不远处的李大凤却小心翼翼地往这边挪动着,她不敢离得太近,因为这种事情说出去好说不好听,自己婆婆和大姑子半夜偷男人,她一个当儿媳妇的,当弟妹的却跑出来捉 奸,尽管她的本意不是来捉奸,但是要是真的撞见了,那不是捉奸也是捉奸了,到时候她真的就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成了屎了。

小心小心再小心,一步一步地往前挪着,因为她已经隐隐约约听见说话的声音了,看来真跟她的猜想一样,那个男人和她的婆婆和大姑子就是在那菜窖里偷人的,嘿嘿,她心里却是不知道是个 什么滋味,人家娘俩找男人说实话跟她关系不太大,她一个当儿媳妇,当弟妹的,也管不着人家的事,可是毕竟是一家人,又都在一个院住着,这种事情背着她去说,真的有点偷摸的味道,还有的是你 们娘俩跟一个男人,这种事情真的是太臊人了,要是真让人知道了,不但你们没脸见人,就连她这个当儿媳妇的,当弟妹的也没脸见人啊!

必须要弄清楚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李大凤带着强烈的责任感和对自己负责的态度,义无返顾的冲了上去,当然,其实她心下还是怀着一个八卦好奇之心的,似乎女人都有这个八卦好奇之心,对 于那种事情总是怀着炽热的心情,当然,李大凤是个女人,所以她也不例外!

怎么刚才好象听见那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好熟悉啊,就在李大凤小心翼翼的靠过去的时候,她也逐渐听到了一点对方说话的声音,只不过黑灯瞎火的看不见人,她只能是听声音了,听着那男人说 话的声音,却是觉得好是熟悉,李大凤不由心中一动,难道是一个村的,要说这种事情也很正常,她婆婆吴云霞和大姑子胡丽本来就是在乡下住着,活动范围不出几里地,上那认识别的男人去,只能是 同一个村的人,才好下手,不是说远水解不了近渴,那就干脆找一个近点的呗!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呢?李大凤怀着强烈的好奇心,这个时候她的犹豫和徘徊已经让迫切知道事情真相给左右住了,一个念头在脑子里疯狂的运转起来,要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必须要知道那个男 人是谁,于是,她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走一步挪一步,到最后实在忍受不住,终于走到了菜窖的边缘地位。

因为刚才下来的比较匆忙,陆果森冲动之下直接就下去,根本就忘了把上面的菜窖盖子给盖上,所以李大凤这个时候走到菜窖边缘地带,一低头就看到了菜窖下面的情况。

菜窖下面有一个手电筒发动微弱的光芒来,有一男一女剧烈的纠缠着,啊,那白花花的是她的婆婆吴云霞,要说吴云霞一大把年纪了,这皮肤保养得却非常好,再她身上有一个黑黑的男人,身 强体壮,果然,果然在这里啊,李大凤的心一下子紧了起来。

只是因为下面就有一个手电筒的缘故,加上吴云霞是在下面,而那个男人是在上面,背对着窖盖子,所以还是看不清下面的人具体长个什么模样,李大凤就有些急了,趴在菜窖的边缘地带把头 探了下去,就是想要看看那个男人到底具体长个什么模样。

转过来呀,把脑袋转过来啊!李大凤心下在那叫唤着,不过就好象故意跟她作对似的,那个男人就是不转过来,闷着气一口下来硬干着,那股子凶狠劲,那股子持续时间,无不让李大凤心下嘀 咕不已,这个男人好强啊,持续力好霸道啊,而且隐约看见在那黑乎乎一片中有一根巨大的阴影进出着,貌似那个男人的家伙是个好大个头的啊,李大凤的心思百转千回着。

“云霞啊,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啊?”这个时候,谁也没想到外面已经有人在偷摸观看着他们的卖力表演,陆果森还是边弄变调笑着吴云霞,其实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要是就是那样 闷头干有个什么意思,只有这样逗弄调笑才能整出更好的滋味来,对于这种花样陆果森可算是个中好手了。

“你个臭小子,就知道调笑我,啊呀,我跟你拼了!”面对陆果森的调笑,吴云霞又羞又恼,鼓起最后的余勇,再一次奋勇杀敌。

“啊呀,还不服气是不是,好啊,我让输得心服口服!”陆果森也不多废话,让吴云霞直接翻个身子,让她四肢着地采取像狗一样的姿势,刚刚弄完的吴云霞那个地方已经通红,和 的女人腿形成强烈对比。围绕红肿女人那个地方的黑乎乎毛发,沾满了流出的液体,因姿势的改变那个地方居然不断的往出涌,陆果森弄了好几次了,每一次都弄到地面去,他因那家伙太大的缘故根本 就没有适合戴的套子,只能是这样弄,不过还好现在有事后女人吃的药,不担心有什么后遗症,现在的女人可精明着,事后工作都处理得很,除了马翠花那次是个例外,胡美花则是故意而为之外,其余 的女人还真没有出过事情。

吴云霞尚在微微的喘气时,陆果森的大铁棒子又从后方插了进去!陆果森插入后不停改变着大铁棒子的角度而旋转着。

“啊!快!我还要!”

激痛伴着冲击不断的自那个地方传了上来,吴云霞全身几乎融化,吞下大铁棒子的下腹部一下子涌出震撼的,而那个地方也不停的溢出不知名的液体。

“喔!好快!再快喔!”

吴云霞真的疯狂了,她真的要跟陆果森同归于尽了,最后的疯狂时刻来临了,咬着牙,鼓起最后的勇气,吴云霞算是豁了出去。

陆果森似乎也被吴云霞的疯狂所感染,要说陆果森从来就不是那种一本正经的人,疯狂起来他也根本就不是人了,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动,使吴云霞火热的桃源里被激烈的刺激着,又开始美 妙的蠕动,桃源里的开始缠绕大铁棒子,由于受到猛烈的冲击,吴云霞连续几次达到绝顶高峰,那种会当凌绝顶的都让她快陷入半昏迷状态!

“二——彪——子——”吴云霞情不自禁地拉长了声音,“我要死了啊!”

上面的李大凤眼见下面战况正酣,那个男人真的好勇好猛,把个她看得是一个目瞪口呆,想悄悄地溜走,这种事情自然是丢人的事情,但是又舍不得离开,那个男人好大好有持久力啊,比起自 己的男人胡强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刚才就没满足的身子情不自禁地跟着发起情来,眼前似乎也幻想着有这样一个男人来征服自己,那时多么美妙的一个事情啊,有了这样的想法,李大凤自然就 更舍不得走了,眼睛一下也不敢眨巴,秉住了呼吸,就在那偷偷地看着。

一瞬间,李大凤已经全都明白过来了,但是脑子里是明白过来了,可是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她的嘴巴不受控制地喊出一声来。

“啊!”

声音不大不小,但是在这寂静的夜晚却是那样的响亮,李大凤赶紧捂住了嘴巴,但是为时已晚,一切都已经晚了。

正在菜窖底下发起最后冲刺的陆果森和鼓起余勇准备同归于尽的吴云霞都一下子听见了声音。

“有人!”

“上面有人!”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叫了这么一声,吴云霞反应最是迅速,因为她实在不能想象让别人发现她和一个足以当她儿子的小男人纠缠在一起做那种事情是多么丢人的事情,所以她几乎就是瞬间喊道: “快,快上去把人给抓住。”

陆果森的脸色也变了,要说他不紧张那绝对是假的,要说他和女人偷情也不是第一次了,这种事情在农村说白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农村生活节奏不是那么快,又没有那么多的娱乐活动 ,一天到晚闲得没事,男人闲得蛋疼,女人闲得流水,这一来二去的,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一个男人可以轻易勾搭上女人,一个女人也可以轻易勾搭上男人,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或者说是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这似乎已经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但是,这个女人的身份却很是不同,吴云霞是自己大姐李大凤的婆婆,别看陆果森对敌人可以狠得杀人不眨眼,让人为之胆寒,但是对自己的亲人那可就是一片真情,他是见不得自己的亲人受 到什么伤害的,自己搞了自己婆婆的大姐,要是让大姐知道,那对他是一个什么印象,再让自己大姐的男人胡强知道,好啊,你居然搞我娘,这是多么大的一个耻辱,保不齐他又暗地里折磨自己大姐, 这整来整去的,不就是让自己大姐受苦了吗!

所以,在屋子里弄出声音怕隔壁的大姐听见,陆果森轻易答应了到外面菜窖里来弄,要是搁在别人身上,陆果森还会管那个事情,早扒裤子就上了,还给你这个面子,就是因为有大姐李大凤在 其中,所以陆果森才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偷人。

当听到上面冷不丁传来声音的时候,他顿时就急了,吴云霞就是不发话,他也容不得别人知道他和吴云霞,乃至和胡丽的关系,要是传扬出去,不是让自己大姐没法在这个家呆了吗,事情紧急 ,再也顾不得许多,猛地拔出自己犹自水淋淋的家伙事,下面的吴云霞发出一声闷哼声,但是他也顾不得许多了,也顾不得穿衣服穿裤子甚至穿鞋了,直接就那样光着身子,就那样光着脚丫子往上爬梯 子,发誓要将那偷看的人给抓到。

其实在喊出那一声之后,李大凤就知道坏事了,做那种事的陆果森和吴云霞生怕别人知道,但她这个偷看的又何尝不是怕被他们知道呢,这种事情本就是的事情,就是看见了也要装做一副什么 都不知道的模样,可是因为变故迭起,李大凤一个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因为她真的被事情的发展给吓了一大跳,那个男人,那个让她动了心思的男人,居然是她的亲弟弟,这都是什么事啊,刚才的 一瞬间,她的大脑都不受控制起来,下意识地就叫出声来,却是把事情给扩大化了。

花容失色的李大凤当时就知道不好,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就站起来往出跑,她的意思是直接跑回自己屋里去,只要没被当场捉住,那就有缓和的余地,到时候就是明知道是自己,可是这种事情 也不好名着问吧,没被当场捉住,问也不承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