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_能让下面流水的黄文-黄 色成 人小说网站

发布时间:2019-07-26 00:05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关键时刻也不掉链子,很是皱了皱眉头,自己这姑爷平常看的时候还凑合,可是关键时刻看出本相来了,这小子就是个有嘴无心的主,关键时刻掉链子啊!

“是,是,娘,我不紧张,我叫不紧张!”李小四还来了一句经典的赵本山小品语,站直了身子,挺了挺身子,“那个,娘,我去开门了。”

“记住,一会儿别叫我娘了,别露馅了,知道不知道?”最后,刘香秀还是叮嘱吩咐了一句。

当陆果森走进李小四家门的时候,终于要发生的事情终该要发生了,看见屋子里的李小四媳妇,其实陆果森倒是认识她的,曾经和一帮老娘们还调戏过他的,就是两个人也没说过几句话,新媳 妇和村里的精壮汉子自然不能太亲密了,不然会是让别人说闲话的,这次来的主要目标就是她了,媳妇永远是别人家的好这句话真的实用于绝大多数男人,看见那娇小玲珑的李小四媳妇,陆果森还真不 知道她具体叫什么,只能嘿嘿地道:“四嫂子在家啊?”

这几话问得真没水平,刘香秀不由白了这小子一眼,不过打眼一瞧,进来的是一个十分魁梧剽悍的小伙子,陆果森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与她这一米五几的小个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小子足足 高了她两个脑袋还要多,站在他面前,十分有压抑感,真不知道这样壮的小子怎么会喜欢上自己家那姑娘,自家的姑娘长得她倒是心里有数,谈不上什么大美女,也就是有点姿色而已,这一点她的心里 都清楚着呢!难道这小子那玩意不太行,找个什么刺激,她姑娘就顾着介绍她自己在李家村是个什么情况了,倒没怎么介绍陆果森这个小子是个什么的人,也不怪刘香秀心中有些胡思乱想。

“那个,李村长,那个,你看,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都是乡里乡亲的,何必弄得这样不愉快呢,要是李村长还是觉得不甘心,你说一句,多少钱,就是砸锅卖铁,我李小四也能给你凑齐 了。”这也是一开始商量好的话,投石问路,主要是争取一下是不是真的能用金钱来解决这个事,就是不能用金钱来解决这个事,也是为了要打消陆果森的疑心,让他怀疑不到其中有什么搞鬼的地 方。

陆果森果然是没有什么疑心,一方面是因为刘香秀和刘月英娘俩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另一方面陆果森和刘月英的接触也不是很多,最主要的一方面是陆果森真的有往那方面去想,人家居然给他 玩了一手瞒天过海,移花接木的好戏。

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_能让下面流水的黄文-黄 色成 人小说网站-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打了一个哈哈,陆果森皮笑肉不笑地道:“小四兄弟啊,你看咱们这个打赌说得好好的,既然出 了赌约,那就有输了赌注的心理准备,我陆果森呢也不是仗势欺人的人,只不过一口唾沫一根钉子,你李小四说过的话总该算话吧,我也不贪心,说一晚上就一晚上,就今天晚上了,那个,不知道你和 四嫂子商量好没啊?”

这还不叫仗势欺人,你这就是明摆着欺负人吗,李小四在心里一阵诽谤着,想想卢大炮那个时候是何等的威风,还不叫这小子给玩死了,这小子阴着呢,千万不能得罪,看了看自己的丈母娘, 一切都看丈母娘的了,轻轻咳嗽了一声,他尴尬地道:“啊,那个,那个,李村长,我李小四绝对是一口唾沫一根钉子的汉子,但也希望李村长也要信守一口唾沫一根钉子的承诺,就一晚上,就今 天一个晚上,要是以后你还来纠缠我们,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陆果森很能理解这样人的心思,明知道抵抗不了,就来了一个说狠话也算长长自己的面子,不过真要把他逼到了绝路,可能还真的敢鱼死网破,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何况人乎!陆果森也不敢逼 迫他太急,尽管心里鄙视,但面上还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是,是,我陆果森绝对是能够信守承诺的人,那个,你看天色不早,今天晚上是不是委屈你找个地方啊?”

李小四走的时候深深地看了自己丈母娘一眼,关键成败,就看她的了,他是一点帮也帮不上了。

笑嘻嘻地送走了李小四,陆果森从门里把门锁死,嘿嘿,今天晚上,这个院子就属于他和李小四媳妇的了,啊呀,兴奋地搓着手,玩别人媳妇的感觉真是美好啊!

进了屋,李小四媳妇还在那炕上低着头坐着,陆果森嘿嘿地道:“那个,四嫂子,不知道你家小四跟你说清楚没啊,今天晚上咱们就做一夜夫妻喽!”

刘香秀在心中大骂陆果森这小子不是个东西,但是她还得做着她姑娘应该有的表现,要说她姑娘害羞着呢,这个时候一定不会太主动说什么的,所以她也低着头不说话。

陆果森见她不说话,以为她这是害羞呢,对于这个李家村的新媳妇,陆果森印象还是比较深的,就是一个爱害羞的小媳妇,这样的表现才是正常的表现吗,所以陆果森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的地方,既然女人不主动,那么作为一个大男人自然要主动一点了,他嘿嘿笑着上前,一把抓过刘香秀的小手,轻声道:“四嫂子啊,天色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歇息了。”

刘香秀这个时候不得不说话,“二,陆果森,你急个什么急!”

陆果森笑眯眯地道:“怎么不着急,长夜漫漫,可就是一个晚上,我自然要不放过每一分钟了。”

刘香秀闻言一愣,一个男人一个晚上最多也就整个三回四回的,那还是猛男壮男,这小子看着似乎也挺猛挺壮的,可是听说他有不少女人,估计那方面也强不到什么地方去,男人用多了,也自 然是失了不少元气,她姑娘和她姑爷是说了陆果森一些事,可是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故意的,还是没在意的啊,反正就是没说陆果森在村里的那个大家伙传说,没说那个陆果森在女人方面有多么地厉害 ,导致了她错误地判断了形势,随即瞄了眼陆果森的裤裆,不屑的说:“耍嘴皮子谁都会。”

陆果森也是一怔,因为他觉得他的厉害在村里已经是一个传说了,难道李小四媳妇居然不知道他的厉害,还是村里的人都觉得他言过其实,是个绣花枕头,都是别人说的,反正自己没看见没亲 身经历过一切都是不可信的,他觉得到是有必要用棍棒来教训这女人一顿,“哦,四嫂子,那咱们就不耍嘴皮子。”

“只怕只是纸老虎,中看不中用。”刘香秀似乎也豁了出去,紧盯的陆果森的裤裆,她不相信陆果森真有那么厉害,反正她也不是没见过男人,虽说见得少吧就两个,可是也不是啥 也不知道的小姑娘,男人的事她也是懂的。

“四婶子这么说,我可就不客气了。”陆果森说着,居然直接就动了手,他永远是那种说话不如行动的人,一把就将其衣服给拽开了,顿时眼睛转移到刘香秀胸前的两座山峰上,刚 才他还没啥反应,这会一看到刘香秀那罩子下白白的一片凸起,别看人长得娇小玲珑,可是这东西个头倒是不小,那条的深沟简直有种深不见底的感觉,一阵热流迅速上涌,小哥儿马上就应念而起,他 猛的一拉裤子的拉链,探手把那小哥儿拖了出来,赫然就是一根骇人的擎天柱,青筋暴涨,独眼怒视,仿佛在向世人示威。

刘香秀这一惊非同小可,差点叫出了声来,她下意识的掩住了嘴巴,可眼里是不可思议的惊叹,这是人的玩意吗?跟驴子的差不多了,她姑娘也没讲啊,她姑爷也没讲啊,这东西要是戳到自己 的内里该是啥滋味?从没见过这么大而挺玩意的刘香秀愣在那里,她下意识地知道自己好象做错了一件事情,这一次她姑娘和姑爷算是把她害死了,这大货,配上自己的小货,能把她给整死啊,她惶恐 了,她害怕了!

陆果森骄傲地晃动着自己的大货,戏谑的说:“四婶子,这下没疑问了吧?”

刘香秀是真没疑问了,她是彻底被吓坏了,虽然大并不一定代表就又持续持久的能力,但是这么大东西在眼前晃动,起码给人一种强烈的震撼能力,就跟小孩胳膊一样粗了吧,再想到自己这娇 小玲珑的身材,她都怀疑要是这家伙真的放在自己身体里,是不是都能把自己给杀死,绝对是杀人的利器啊!

再也没有一开始的沉着镇定,她现在开始打着退堂鼓了,再帮姑娘姑爷也不能把自己小命给搭上吧,她脸上露出惶恐害怕的神色,眼珠子四下乱转,嘴上喃喃道:“那个,那个,陆果森村 长啊,那个,那个,你看这个事情可不可以再商量商量啊,我家小四呢是和你打了一个赌,可是,你,你也不能就这样睡人家媳妇吧,要是真传出去,对你也有不好的名声是不是,你看你是村长,你还 有一个镇长媳妇,你还有远大前程,我一个小女人,长得又不是什么天香国色的,犯不上为了我这样一个女人把前程也搭上,要说这样好了,你既然已经都来了,那么在村里人面前也就算露了脸了,就 当你是睡了人家媳妇了,而我保证我家小四也不说出去,我们暗中领了你的情,你好我好大家好,是不是这个道理。”

陆果森愕然,什么时候这个李小四媳妇这么能说了,还一套一套的,印象中她就是一个十分害羞的小媳妇啊,还是自己没怎么了解过她,不知道她骨子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也对,外边绝对 看不出一个人的内心里去,这一点陆果森还是深有体会的,不过光凭几句话就能打消他的念头,那可真是太小看他陆果森,他陆果森就是那种不达到目的绝对不罢休的人,到嘴的肥肉岂能从嘴边溜走, 他嘿嘿一声笑,“四嫂子,这个时候说这个话是不是有点晚了,咱们来吧!”

“啊!”

本来从外面看这个女人是那种娇小玲珑的类型,这一脱光了看,还真不是那么一回事啊,这个女人骨架是小的,但身上也有点肉啊,那对山峰也有点货色,小腹部位也有点松弛赘肉,两条腿也 是有力得多,矮是矮点,可是也不是那种骨头架子让人看了倒胃口,就是这身板确实小了一点,与陆果森站在一起,陆果森有一种这是一个还没长完全的小姑娘,虽说成熟了吧,可是总有一种罪恶感在 其中,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好还是坏的。

身子只是半露着的,还有最隐秘的地方被遮掩住了的,陆果森看的略微出了神,几乎忘记了呼吸,那黑色的遮羞布里面正露出两瓣被挤压的滚圆的,中间一条深深的沟槽,让陆果森吞了吞口水 ,不知道是不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这农村女人,就没有一个是什么传说的飞机场,都是该有货的都有货,女人就是这样吗,要是那东西不长得大一点那还叫女人吗!

那黑色小衣服虽然将那中间的两点殷红遮住,但是那和那娇红之间的两环粉晕却隐约可见!“噜!”陆果森再次吞了一口口水,突然涌起一股不可遏止的想法:“那里面肯定更 好看!”

想看那就动手去看,这是陆果森一贯的行为理年,所以他也没客气地就动手了,非常顺利解开了刘香秀背后的纽扣,这玩意解得多了也就熟练了,熟能生巧吗,轻轻的往前面一拽,刘香秀的双 手还夹着那边带,但是本来包的紧紧的小衣服布立刻变得松跨了起来,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松开的小衣服里面的风景,粉淡的圆晕,的柔软,还有最中间的娇红,无一不让陆果森看的心跳加速,血液倒 流!

刘香秀嘤咛一声,下意识地用胳膊一紧,口中道:“那个,陆果森村长,咱们,咱们是不是能在商量一下啊!”

这个时候这个女人还不死心,陆果森不是是应该是好气,还是应该是好笑啊,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四嫂子,你说这个事情能有个商量的余地吗?”

是啊,男人在这个时候,还能和女人商量不上吗,那样他还是一个男人吗,尽管经验不是很丰富,但是刘香秀却也是成熟的女人,一大把年纪了,这个事情总是知道的,这个时候她还装自己姑 娘那个小媳妇模样,也真的是有些难为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