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我被五个男人塞满,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发布时间:2019-07-26 00:0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也不知道是陆果森的心理作用,还是刘香秀真的保养得不错,不过要是陆果森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他心里认为的李小四媳妇刘月英,而是刘月英她娘,一个正经的老娘们,不知道他心里是个什么 滋味,还赞叹这是个新媳妇吗?

一切都是建立在不知道的基础上的,如果陆果森知道让他现在兴奋不已的小媳妇居然是一个老娘们,那么他的心情会是怎么样一个心情,恐怕这个事情就谁也说不准了,但是现在他还是按照他 认为的小媳妇玩,自然是愈加兴奋起来。

刘香秀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本来心里已经是有了准备的,为了自己姑娘,她算是豁出去了,但是真的事到临头,她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其实她本身并不是那种对那种事情很有那 种需要的女人,不是那种很有经验的女人,虽说是成熟妇人,但她也就有两个男人,一个是她年轻时不得不为了钱出卖自己而找的男人,一个是她生活中合法的男人,但是这两个男人都离她生活远去很 久了,她的丈夫因为她的不纯洁与她分居好多年了,这么多年来,她是过着守活寡的日子,本以为对那种事情已经全然忘却了,但是陆果森却将她身体当中的某一个点给点燃出来。

“二,陆果森村长,快点来吧!”刘香秀眼见得身体愈来愈热,有一种要燃烧自己的感觉,却是有些忍耐不住,睁开眼来,鼓起勇气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来,但是话一说完,她又觉得 臊得慌起来,赶紧地又把眼睛给闭上,脸蛋却是早已经羞红得跟一个大苹果似的。

陆果森一怔,但马上就反应过来,这个女人似乎有些接受他了,哈哈,这可是好事啊,谁也不想跟一个木头似的女人做那种事情,做那种事情自然是才最痛快,只要那些心理的人才喜欢玩一些 刺激束缚强迫一类的把戏,大多数的男人还是喜欢正常一点两个人配合默契的好,眼见小四媳妇似乎认可了自己,他顿时欣喜若狂,赶紧地脱裤子啊,这个时候还客气个什么啊!

他把手伸向了刘香云的密地,经过刚才一番摆弄,那里已经相当的滑了,仿佛已经备足了润滑油专等着他的上路了,陆果森眼见时机已经成熟了,其实这是他的经验之谈,因为一般他的大家伙 在一开始可是让不少女人吃足了苦头,因为他的太大了,要是没有作足前戏,没有足够的润滑作用,只怕强行进去就是一个遭罪,很疼很疼的,不但女人疼,他自己也疼啊,所以每一次都是有前戏的, 他也认真地检查一番,看一看是否可以进入,这也是他的经验之谈了。

“来吧。”

陆果森狠抓着刘香云的身子,把她按在一进门的窗户边上。

我被五个男人塞满,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就在这?”

“那你还要去哪里?”

“就在这。”

“换个地方行不行啊?”

两个人就在屋门口说话,也没顾着进屋去,刘香秀自然还有点顾忌,万一来个人怎么整啊!

“就在这。”

可惜陆果森的态度是强硬的,根本不容她反驳。

其实刘香秀早就等不及了,身体都热得要烧起来,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还顾得上那么多啊,在这就在这,丢人就丢人,老娘算是豁出去了,一边说着话一边手伸向了陆果森那个已经蓬勃发展 起来的东西,然后手扶着陆果森的货儿顺利的进入了自己已经滑润的河道,满足的哦了一声,大,真叫个大啊,她的身材本就是娇小玲珑的,迎接这么大的东西还真有点吃力,还好的是她不是新货,而 是老货,承受能力还是有的,总算是应承住了,但是还是塞得里面满满登登的,动弹一下都不能动弹,一动就受不了啊!

一边忍受着大的摧残,同时又有点不安的望了望周围,毕竟就在一进屋的门口,还是窗户边上,是很容易被人发现的,要是一来人,一眼就能看见这里的情况,但这样的环境下,有点紧张却又 是很刺的,刘香秀已经忍不住抖起来了,内里的分不断汩汩涌出,浇在陆果森的钢枪上。

陆果森倒是不担心这个事情,大门都让他从里面关上了,除非是跳墙进来,就是跳墙进来人又怎么样,老子不怕你看,怕只怕你看了老子心里会自卑,以后那方面有个什么刺激起不来了可怪不 得我哦!陆果森十分坏坏地想着。

“嗯……”

刘香秀还是忍不住哼了起来,扭动着不算肥大的腚子迎合着陆果森的冲击。

可是他这样玩好玩,刘香秀就不太好玩了,一开始本以为整两下子强忍着点疼这个男人就整出来了,男人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吗,那知道男人还有一些厉害的,还有一些会玩的,更是还有一些男 人中的男人的,陆果森就是男人中的男人,绝对的真男人,大男人,猛男人,这一点是个女人就不可否认掉,刘香秀自然也不例外!

其实陆果森一开始也觉得自己是有点过分了,不提人家是李小四的媳妇,单就她这副小身板,他就不好意思太下手,但是这个女人长得小是小了一些,却也不跟那些新媳妇那样不懂得进退,那 地方狭窄是狭窄了一些,也不是太泥泞难行,估计是李小四开放得比较好一点,那小子一看就知道是个骚小子,没事弄弄也就整大整松了,这种事情可以理解。

能容纳进去自己的大家伙就代表这个女人能承受住自己的攻击,这一点陆果森还算有自己的想法的,千万别整出当日整胡丽整出大出血时的情景了,那是自己年轻不懂事,付出一点代价之后就 懂得多了,经历得也多了,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他还有这个眼力的。

一下一下地抱着刘香秀娇小玲珑的身子往自己那根大铁棒子上砸,一砸一下,那叫一个准,那叫一个狠,嘴里还嘿嘿地道:“四嫂子啊,你行,坚持住,你行,你一定行的。”

每砸一下,都是换来刘香秀的一声娇呼,同时嘴上更是嗔呼不已道:“二,陆果森村长,我,我,我真的不行了啊!”

但是看着她那个样子,陆果森就知道她虽然是嘴里叨咕,但绝对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哼,糊弄我陆果森,那是门都没有,窗户更没有,咱就可劲地来,只管“嚓嚓”地捣弄着刘香 秀。

好大一会儿之后,刘香秀竟然偶偶啊啊地叫得越来越欢快了,这让陆果森惊奇不已,像一般成熟女人胡美花、马翠花、吴云霞、许香云那样的,在他的奋力进攻之下,也不过一个小时就能求饶 交身子,不是像刚才小四媳妇那样假求饶,而是真真正正不行了的真求饶,至于像一般纯一点的如胡丽啊,李红妹啊,左家姐妹啊,古小西那一类的小姑娘,在他的奋力抽打下,都不过十分钟二十分钟 的就交了身子,就连李大桃、古彩霞、猫姐这样不大不小,岁数不是很大,但也不是很小的所谓少妇也挺不了多长时间,除非是陆果森故意让着她们,要不然绝对挺不了那么长时间,这也是现在陆果森 不爱对生涩小姑娘下手的原因,不是他太喜欢成熟有韵味的女人,而是根本实际情况而来,他这样的大家伙,一般生涩小姑娘根本就承受不住,就连那些有了几年经验的小媳妇也不太行,还是那种真正 身体上成熟了的熟女才是他可以随意折腾的对象,这一点陆果森可是清楚明白着呢,要说长了那样一个逆天的家伙,也不知道是对自己的好啊,还是对自己的不好,反正在得到好的同时,也要注意着对 自己的不好,两难着呢!

可这小四媳妇还就能熬,现在至少两个二十分钟的不间歇攻击都有了,好像还越来越投入了,这让陆果森是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按说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事情啊,陆果森有些疑惑不解,难道这 种事情也是因人而异的,有些人的体质就是跟正常人不同,这个时候,陆果森还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对刘香秀产生了一些兴趣,因为她承受能力与她娇小玲珑的身材实在不太相符合,所以 他只是怀疑她体质上有什么不对,而对她年龄上倒是没产生怀疑。

主要还是刘香秀的年龄也就四十多岁,以前生孩子多是大生,肚子上也没个疤痕,根本就看不出来生过孩子,加上刘香秀保养得不错,这么多年来与自己男人之间因为那方面的原因没怎么在一 起,好长时间没有男人的她自然那个地方也是狭窄若新媳妇一般,山峰高耸挺立若小姑娘一般,小腹光滑一片,一点赘肉都没有,面部皱纹是有了一点,但不注意看根本就看不出来,陆果森也没那个习 惯没事看女人皱纹,加上她面相就是那种面嫩的面相,长得再小了一些,怎么看就跟个小姑娘新媳妇似的,真的要是不说谁也不能说人家都四十多岁了,还有一个已经嫁人的姑娘,硬生生算是把陆果森 给瞒住了。

所以现在陆果森不是怀疑她年龄的问题,而是怀疑她体质的问题,认为她小小的身体里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来,让他是大感兴趣,这一感兴趣,自然是更加有兴奋之心情了,也更加地在她身上 折腾了。

当即,陆果森加大了幅度,“呼哧呼哧”地大搞起来。

刘香秀那有什么惊人的体质,只不过岁数大一些了,这经验足一些,承受能力也强了一些,岁数大的女人和岁数小的女人在本质上就是不一样,这也是为什么有人喜欢岁数大的女人,有的人喜 欢岁数小的女人,因为两种女人玩起来真的是给人以不一样的感受,这种感受也因人而异,你喜欢什么类型的,自然就喜欢上什么类型的了。

现在的刘香秀本来也差不多要泄身子了,又被陆果森狠狠地一冲撞,一下就到了极点,大叫一声伸直了两腿,身子绷直。这方面,陆果森已经很有经验了,惬意地从刘香秀身上翻下来,等着她 的复苏。

“我……我死过去了……”良久,刘香秀舔着发干的嘴唇嘟嘟着。

陆果森一见她醒了,想吓唬吓唬她,一个翻身又压了上去,拿大家伙顶住了腿叉子,“四嫂子啊,我可是想起你说我不行就生气,来,再弄一番!”

“不了不了!”刘香秀立刻伸手攥住陆果森的根子,“不能了不能了,再来一次我就真的要死了!”

马小乐得意地停住了,不过嘴上呵呵地道:“也好,不能一棒子把你打死不是,总要给你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不是,老师曾经教导过我,女人不是一次就玩完的,要一点一点的玩那才叫过瘾 呢,不急,不急,等你歇一会儿,咱们再玩好了!”

本来刘香秀听着还好好的,脸上也带着笑容,但是听听着就感觉不对劲了,这还没完了不是,心里这个诽谤不已啊,还老师教导你,上学老师就教导你这话,那你上学就是学这玩意去了,糊弄 鬼去啊,但是这话她当然不敢明面上说,这小子说不定心胸狭窄地很,一句话说不对,他再折腾自己,自己可禁不起他几下折腾了,趁着这个机会,赶快捣口气,他这是要把自己这一辈子跟男人的那种 感觉全都补回来了啊,想想漫漫长夜,刘香秀就有一种痛哭流涕的感觉,我好象哭啊,月英啊,我的宝贝姑娘月英啊,你在哪里啊!你男人可害苦了娘啊!

李家村村外南山的地方有一片小桃林,那是以前村集体开荒种树弄出来的产物,以前这片桃林是属于集体的,后来集体黄了以后,村里人也没有什么人打理,这片桃林年头多了,也都腐朽不堪 了,一年也就结点桃子,村里人谁愿意吃谁就吃去,也没人管了,不管这里还有一个搭建的窝棚,平时不住人,倒是成了孩子们愿意来的地方,荒废得很。

此时的刘月英和李小四就钻进了这个窝棚,快六月份的天还没有什么蚊子出来,晚上的天气也不算冷,真是好时候,因为要瞒着陆果森不让他知道,更不让村里人看见,先是刘月英偷偷地到了 这,然后李小四也来了,没办法,实在找不着什么隐秘点的地方了,只能在这里凑合着过一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