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孕妇情乱小说,乱色 小说_伧乱的真实故事

发布时间:2019-07-26 00:0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想到早上乔瑾夏的样子,傅辰烨的心愈发的不安,乔瑾夏转身的背影是那么的绝望,她该不会真的以为照片是他做的吧?

他有那么无聊吗?!

傅辰烨忽然觉得很生气,那种不被信任的生气!

他觉得乔瑾夏至少跟自己在一起那么多年了,这最起码的信任应该是有的,可她该死的竟然会以为那些东西是她弄的!

她脑子到底怎么想的?

傅辰烨很生气,更多的是生自己的气,早上他为什么不先抓住乔瑾夏问个明白呢?

事已至此,想再多也没用,傅辰烨拿出手机给艾小沫打去电话。

艾小沫正在泡吧,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乔瑾夏的号码,她连忙接了起来。

“小乔乔,白天我打你手机你为什么关机?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傅辰烨一楞:“夏夏没有跟你在一起?”

听到是傅辰烨的声音,艾小沫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小乔乔呢?你把她怎样了?”

傅辰烨来不及解释那么多,只说:“我不知道她去哪了,我也在找她。”

末了,又问:“网路上照片的事是你清理的?”

孕妇情乱小说,乱色 小说_伧乱的真实故事-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艾小沫顿时说道:“原来不是你啊,我还以为是你干的。”

傅辰烨目光闪了闪,说:“你要是有她的消息,给我回个电话,我在找她。”

艾小沫话还没有说出来,那边的电话就给挂断,她眯了眯眼睛,又忙拿起手机打出去电话。

她特意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打电话,待那边的电话接通,她忙不迭问:“小乔乔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顾晟铭并没有意外,他说:“你找瑾夏有事?”

艾小沫顿时了然,红唇勾了勾,她说:“她在做什么?让她接电话,我有话要跟她说。”

顾晟铭看了一眼房间里闭着眼睛睡觉的乔瑾夏,说:“她睡着了,有什么话跟我说吧。”

艾小沫两只眼睛猛然睁的老大,很快,她反应过来,笑眯眯的说:“我说怎么找不到小乔乔呢,原来被你给拐走了啊。”

顾晟铭只是笑笑,并没有讲话。

“对了,网路上的事也是你干的吧?”艾小沫笑着说:“我说是谁在润物细无声呢,原来是你,看来你是真的喜欢小乔乔啊。”

同时,她内心里为乔瑾夏感到高兴,终于可以摆脱傅辰烨那个人渣,开始新的生活了。

“小沫,还有别的事吗?”顾晟铭笑着说。

“当然有啊。”艾小沫扬起眉头问:“你们这发展的怪迅速的,别跟我说你们现在在同一张床上啊。”

顾晟铭刚要反驳,艾小沫那边魔性的笑声已经传了过来,“哈哈,不用不好意思的,我都明白,对了,准备什么时候请我喝喜酒啊,我可等着呢。”

顾晟铭有些头疼的说:“没有事我挂了。”

“别忘了,你们这条线是我牵的啊,哈哈”

伴随着她的魔性笑声,顾晟铭挂断电话,视线转移到床上的乔瑾夏身上。

窗外朦胧的月色,无声的挂在天边,落下一地的朦胧月光,像是在诉说着广寒宫的寂寥。

顾晟铭走到乔瑾夏面前,望着她那卷起来的眉眼,心蓦然一动,他几乎下意识想要去抚平她的眉了,可是,手到她的脑袋前,他又停住。

以前他很好奇,这个固执的爱着傅辰烨的女孩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在没有跟她接触时,他以为是那种胸大无脑的那种,然而,等他接触之后,他发现自己错了。

乔瑾夏不仅很聪明,而且各项事情做的都很好,尤其她那特有的审美能力,以及在事情发生时的那种冷静程度,无不让他感觉到哑然,这个女孩表现的跟她本身的年纪完全不相符。

虽说他前面对乔瑾夏做了表白,可是在他认为,他的那种表白只是为了对付傅辰烨罢了。

他的心,早在沐子为傅辰烨自杀而死去,可是,在他以为自己不会爱,不能爱的时候,乔瑾夏不经他同意,竟然闯到他的面前。

这个女孩儿长的跟沐子太像,以至于他以为她是沐子的孪生姐妹,可是经过调查他知道,乔瑾夏跟沐子没有任何关系。

若说有关联,那就是她们共同的爱人是傅辰烨。

他垂眸,静静的看着乔瑾夏,像是在说,傅辰烨那个人到底哪里好,你们一个二个都爱的那么奋不顾身?

想到傅辰烨这段时间的经历,顾晟铭的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这段时间对他做出打击跟报复,够他忙活一段时间了。

不过,他还是对傅辰烨的能力感到吃惊,一般人遇到这样的打击,哪里会有那么快振作起来,可是,那个人却偏偏有这样的能力。

这让顾晟铭不得不重新审视傅辰烨这个人。

在他以前的认为当中,纵使傅辰烨有能力,跟他纨绔子弟的形象也是反比,可是经过这么一段对决,他忽然觉得傅辰烨远比他想象中要难对付的多。

正因为这样,他才要重头规划,未来要怎么对付傅辰烨!

顾晟铭正在盯着夜色想事情,冷不丁的听到电话里传出这样一道声音,他稍稍楞了一下,随即低头,拧眉,看了一眼手机,嘴角不由扬起一抹笑意:“傅总,这么晚打电话来只是问这个? ”

傅辰烨没有得到准确的回答,戾气更甚了,他再次追问一句:“乔瑾夏到底在不在你那里?”

“你们不是离婚了?她在哪儿跟傅总貌似没有多大的关系了吧?”顾晟铭端起面前的红酒杯子,轻轻晃悠一下,兀自抿了一口、

傅辰烨被他轻描淡写的口吻弄的心中郁气凝结到一起,他严肃的口吻说:“顾晟铭,你应该知道我跟夏夏的关系,就算我们离婚了,也改变不了她是我女人的事实,如果你够聪明的话,我 希望你最好跟她保持距离。”

“傅总真是说笑,你也知道你们离婚了,既然离婚了,大家都是自由人,既然是自由人,我怎么做就不是你能管的事了。”

顾晟铭越这么说,傅辰烨越搞不懂乔瑾夏到底在不在他那里。

他心里烦躁到不行。

终于,他失去耐心,“乔瑾夏到底在不在你那?!”

“怎么,傅总上一秒还说瑾夏是你的女人,既然是你的女人,她丢了,你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反而找别人,这似乎说不过去?”顾晟铭说完这话的时候又抿了一口红酒,眼睛盯着 窗外浓浓的夜色,嘴角扬起一抹诡秘的弧度。

傅辰烨胸腔里凝聚了一团火焰,只待一个导火索便能迸射出火山来。

他深吸一口气,话语从牙齿缝里蹦跶出来,一字一顿道:“若你发现夏夏的踪迹,请你告诉我一声,谢了。”

“不用这么客气,即便我知道瑾夏在哪里,我也没打算告诉你,祝你好梦,再见。”顾晟铭说完,便挂了电话,再次抿了一口红酒,眼睛盯着窗外的浓墨,嘴角的笑意逐渐铺满整张 脸。

傅辰烨差点砸了手中的手机,当他要去砸的时候,发现那是乔瑾夏的手机。

他现在已经完全确定,顾晟铭不仅知道乔瑾夏在哪,并且两个人一定是在一起,否则他实在想象不出,乔瑾夏会在哪里?!

一想到乔瑾夏跟顾晟铭在一起,傅辰烨眉眼里都差点燃烧出火焰。

第一次,他恨起了乔瑾夏,这个可恶的女人,明明他们都已经那样了,却还在勾引别人,真以为自己是谁啊?!

他就不信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乔瑾夏,他会活不下去。

可是,车子刚开出没五分钟,傅辰烨的心里疼的快要撑不下去了。

他将车子停在路边,气的对着方向盘使劲捶了一下,“乔瑾夏,你这个可恶的女人,你竟敢躲着我,好,很好,非常好!既然敢躲着我,就有承担躲着我的后果!”

此时的傅辰烨已经打定主意,他一定要找到乔瑾夏,并且将她牢牢的禁锢在自己身边,永远都不放她出来!!!

这边的傅辰烨在心里恨着乔瑾夏,那边熟睡的乔瑾夏,则没好气的对着全世界翻了一个身,继续沉沉的睡去!

就在傅辰烨心中火气正旺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他看都没看屏幕,直接接了起来,对着手机吼了一句:“滚!别来烦我!”

猛然听他这口吻,江美穗吓了一大跳,她小心翼翼的问:“烨,怎么了?”

傅辰烨没想到打电话的人是江美穗,他烦闷的说:“什么事?”

“烨,我就是想问问你吃饭没有,最近你工作忙,我担心你又不顾及自己的身体。”江美穗柔声的说。

她不提还好,这么一提,傅辰烨才想起来自己从早上忙到现在饭都没顾上吃。

听到电话里久久没有传来他的声音,江美穗大胆的说:“烨,我炖的有排骨汤,正在厨房里给你热着呢,你要过来喝点吗?你要是在忙,我盛起来送给你。”

傅辰烨想了想说:“不用,一会儿我回去。”

江美穗大喜,却又尽量让自己保持矜持:“你大概多久能到家?我开始给你热菜。”

“十分钟。”傅辰烨说完便挂了电话,他回去并不是因为想江美穗才回去,而是脑海里忽然蹦出来早上乔瑾夏说的一番话。

她明确表示说照片里的人不是她,当时她的表情是那么的惊讶,就算做戏,也不可能做到她那么逼真。

但如果不是做戏呢

傅辰烨心猛然一沉,两眼射出箭一般的光芒,犹如实质般穿透夜色。

他忽然想起几个月前也是这样,这样的照片突然出现在他父亲的生日晚宴上,当时他记得,父亲是准备对外人宣布乔瑾夏的身份的。

可是照片巧不巧的在那个时候出现,打乱父亲的计划不说,乔瑾夏的身份也随之成为傅家的耻辱。

当时他认为照片上的人是她,所以也就没有仔细去推敲,后来他想,乔瑾夏那么的爱自己,怎么可能跟别人发生关系呢?

其实乔瑾夏是不是处女,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他已经不想去计较,因为从每次跟她做的时候,他能从她的感觉上感受到她的身体是那么的青涩,根本不像跟人做过的样子,但,如果不是处女 ,那为什么那天夜里没有出现应该有的证据呢?

  红酒里有小梅给她的特效药,之前一直都没有机会用,这次傅辰烨好容易回来,她当然不吝惜。

傅辰烨没有去换鞋子,而是大步走向江美穗,定定的看着她,唇线抿成一道线,并未开口讲话。

望着他这样的表情,江美穗心里拿不定主意,沉默一会儿,灿烂的笑容再次铺满她整张脸:“烨,饭菜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看都是你爱吃的呢,快坐下来吃吧。”

说完,她刻意摇晃了一下红酒,然后给傅辰烨跟自己各自倒了一杯,放在那里。

江美穗倒完酒,发现傅辰烨依然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不说话,她本来就心虚的心,愈发的没底起来,“烨,你怎么了?干嘛这么盯着我不说话?”

“美穗。”傅辰烨刚喊出她的名字,就给江美穗打断,她忙拉开椅子,硬拉着他坐下来,笑眯眯的说:“先别说话,我知道你饿了,快吃饭吧,可都是你爱吃的呢。 ”

江美穗说完便给他盛饭。

若放在平常,傅辰烨对着江美穗做的满桌饭菜绝对有食欲,可是被乔瑾夏做的饭菜,养刁了的胃口的他,面对这满桌的饭菜,没有食欲不说,反而有一种反胃的感觉。

他压下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微微别开视线,对江美穗说:“美穗,先别吃饭,我有话要跟你说。”

“嗯,你说。”江美穗连忙笑着点头,拉开一张椅子坐在他旁边,乖巧的模样让人想起了橱窗里的芭比娃娃。

傅辰烨静静的看着她,过了大约五秒钟才开口:“你还记得几个月前我父亲的生日宴会吗?”

“记得,怎么了?”江美穗显示很吃惊的样子。

“当时生日晚会上出现一组照片。”傅辰烨盯着她,连她的微表情都不放过。

江美穗眨着无辜的大眼睛问:“什么照片?好看吗?上面拍的什么?”

望着她这样天真的面孔,傅辰烨居然没有从她脸上发现任何别的表情。

“嗯,是一组风景图。”傅辰烨略微别开视线说。

“哦,这样啊,那一定是一副非常漂亮的风景图,对不对?”江美穗松了一大口气,她差一点就露馅了,她端起碗送到傅辰烨手边说:“来,先吃饭吧。”

傅辰烨低头,皱着眉头看着桌面上的饭菜,迎着天花板LED的灯光,他怎么看怎么觉得难以下咽,他淡淡的口吻说:“美穗,你是不是很恨乔瑾夏?”

江美穗面色一僵,仔细的打量着傅辰烨的表情,问:“为什么这么说?”

“今天,网路上出现一组照片,是有关乔瑾夏的。”傅辰烨视线转向江美穗,一字一顿的说:“那是一组*不雅照。”

江美穗面色一沉,“你该不会认为那照片是我干的吧?”

傅辰烨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就这么盯着江美穗,心中的问号逐渐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