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三级小说处女开 苞小说口述,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

发布时间:2019-07-26 00:07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本来为傅辰烨准备的烛光晚餐,如今只有她一个人对酒当歌。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美穗忽然觉得自己小腹那里烧的难受不说,浑身都跟着热了起来。

“好热”江美穗放下筷子,开始无意识的挠自己的脖子,精致的面孔在LED灯光的笼罩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江美穗端起红酒再次喝了起来,她靠在沙发上,一边喝酒一边说:“傅辰烨,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我爱你胜过一切,可是你看看现在的你,完全被乔瑾夏那个狐狸精迷住了,乔瑾 夏那个贱人有什么好?

为什么你宁愿要她也不要我?这辈子,我可就只剩下你了啊,呜呜”

明明是哭声,可是从她喉咙里溢出来的声音却是情动的声音。

她发觉身子像火烧一般难受,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身上游走,她忍不住去挠自己,可是越挠她越热的慌不说,一股强烈的渴望瞬间在心底升腾起来直冲大脑。

她觉得自己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我怎么了?怎么这么难受啊”

她的手不受控制的轻抚自己来着,越摸下去,她越发的心痒难耐,此时,她只想找某种东西,来填补自己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渴望。

她眼神迷离,房间里的一切都像是调换了一个跟头一样,她不停的寻找一切可以让自己释放的东西,可是找了半天,那种要命的感觉密密麻麻的侵袭到她的心头,让她忍不住叫出声来:“ 难受,好难受”

当她意识到自己此时多么的渴望男人的时候,她身体感官全部开启,她猛然站起来,嘴里念叨着:“老公,老公,你在哪啊”

她忽然想起来傅辰烨刚刚从那扇门里出去,她想都没想的拉开门追了过去,此时她的世界是虚幻的,她看到眼前的东西不停的在面前转悠,从里面闪现出一个人影。

三级小说处女开 苞小说口述,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老公,你怎么不过来?”

江美穗难受的叫出来,此时她已经打开门进入院子,十月的夜风吹在她身上带来阵阵凉意,更加诱发了她身体里的药效。

没办法,她因为太想念傅辰烨,所以几乎用了整整一瓶的药,现在药进入她的身体里,她迫切的渴望着男人。

这里虽然是开放式别墅区,白天人就没什么人更别提夜晚。

除却有巡逻的保安之外,根本就没有人走动。

蓦地,她看到前面有灯光,她想都没想的顺着灯光冲了过去。

“谁在那里?”

正在巡逻的保安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扑了过来,刚说了一句话,整个人就给捂倒。

这一捂倒不要紧,他发觉正在有人剥自己的衣服。

那个保安吓坏了,刚准备开口叫救命,谁知,江美穗如饥似渴的堵住他的嘴,疯狂的开始要起他来。

下面的手开始去用力脱他的裤子,可是上面被皮带锁着,她怎么都解不开,整个人急的满头大汗。

保安从一开始的惊悚转为后面的镇定,能住这里的人家哪一个不是千万富翁?

他没有想到这样的好事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他迅速的解开皮带,只听一声清脆的声响,听到声音的江美穗用力扯下他的裤子,整个人猛然坐了上去。

这一坐不要紧,保安浑身一颤,一股原始人的冲动给勾了起来,他被疯狂的江美穗给弄的神魂颠倒,想都没想的抓住她面前的浑圆,用力的揉捏起来。

猛然有人回应自己,江美穗激动兴奋的叫了起来,在夜色下,这叫声听起来竟格外的诡异,吓的保安连连捂住她的嘴。

可是被药物控制的江美穗如何能安于这样?

她疯狂的叫,疯狂的在男人身上尽情的发泄,怎么能让她身体爽怎么来,直到她的身体连连抽搐,可是,刚抽搐完,被药效控制的她又难以自持的继续做起来。

保安久未尝女人,猛然遇上江美穗这样的,整个人也是兴奋到不行。

而今天的夜晚没有一丁点的月光,仿佛在为他们的行为遮羞一般。

得到舒缓的江美穗愈发的卖力,加上这里是野外,让男人的心又紧张又刺激,整个人也跟着兴奋,两个人配合的简直天衣无缝!

她不相信,也不敢相信这个跟保安交合在一起的人是她!

她想都没想的扬起手掌对着保安的脸甩了一个巴掌,咄咄逼人道:“你这个狗东西,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保安被她的这一巴掌差点打晕了,定了定心神说:“我好好的正在巡逻,是你自己冲了出来抱住我,说起来”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他觉得丑,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强了,这话他说不出口。

江美穗只觉得好笑,望着衣不蔽体的自己,她愤然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可能——”话到这里她戛然而止,之前的零碎记忆猛然窜入脑海,她依稀记得之前她的 表现。

她骇然的瞪大眼睛,羞愤万分的看着保安,气的扬起巴掌再次对他一个耳光:“你!你!你!”

保安很委屈,加上刚才的滋味太过*,他说:“夫人,刚才真的是你突然跑出来抱着我——”

“别说了!”江美穗很生气,天上落下的冷雨让她的思绪回转,她说:“把你衣服给我。”

听到她的要求,保安迟疑一下,还是乖乖的脱去上衣。

江美穗一把抢走他的衣服,胡乱的套在身上,看了眼自己所处的地方,说:“你跟我来。”

当保安置身于那个豪华的别墅里面时,人被里面的奢华给惊呆了。

“楞在那干什么,还不把门给我关上!”

江美穗很生气,但又无可奈何,事情已经发生,她不能让这个保安泄露出她的秘密,否则她永远没法在傅辰烨面前抬起头。

江美穗抓起沙发上的毛毯随意的披在自己身上,眼睛盯着保安看着,望着保安那略带不安的神情,以及他光着的身子时,一股熟悉的浪潮在她的胸腔里荡起了层层涟漪。

那个药效竟然还没有过!

江美穗憎恨的看了一眼餐桌,闭上眼睛,掩去那种算计的眼神儿,回头看着保安说:“刚才的事就当没发生过,见面时,你就当不认识我。”

“夫人,可是我认识你啊,你不知道,从我来这里第一天上班见你时,我就喜欢上了你。”

“闭嘴!”江美穗气坏了,她什么身份,眼前这个保安什么身份,也敢跟她提喜欢?

就在她想说点什么时,看到保安那经常锻炼的身体,尤其鼓起来的胸肌,江美穗忍不住咽了一抹口水。

她想了想,说:“你来这里多久了?”

“半年。”保安老实回答。

江美穗带着成熟风韵的目光盯着保安看了半晌,随后她勾唇一笑,说:“你喜欢我是吗?”

保安不明白她这什么意思,连忙点头。

江美穗冲他招了一下手说:“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当保安刚走到她身边时,倏地,江美穗猛然拉住他,将他推倒在沙发上,直接骑在他身上,手指开始在他胸前游走,妩媚的声音说:“既然喜欢我就得付出点代价,懂吗?”

随即她低下头,对着保安的胸肌亲吻起来,惹得保安浑身战栗

傅辰烨赶到地方,那个人在保镖严九的折磨下已经疲倦的闭上眼睛。

保镖严九看到傅辰烨过来,迎上来说:“傅总。”

傅辰烨嗯了一声,问:“问出那个人是谁没有?”

严九摇摇头,转身对着睡着的那个人使劲踢了一下,那个人猛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我该说的都说了,你还想怎样?”

话音刚落,发现面前被一道阴影笼罩住,他下意识看向阴影,待看清楚眼前的人是傅辰烨时,脸上的表情可谓精彩至极。

傅辰烨居高临下的望着他,薄唇微勾,一字一顿的问:“那个人是谁?”

这人低下头,说:“我,我不认识。”

“不认识?”傅辰烨像是在咀嚼他的话,又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那人被他故意拉长的颤音弄的心里一惊一惊,顿时低下头哭嚎着说:“老板啊,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刚出声的孩子,我求你饶了我吧,我,我,我给你跪下 磕头了。”

说着他就要往地上跪,被傅辰烨拦住。

“我不要你跪下磕头,我只想知道那个幕后的人是谁。”傅辰烨一脸的平静,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平静下面隐藏着怎样的风暴。

那人被傅辰烨过于平静的语气弄的不知如何是好,就在他想着用什么话敷衍过去时,严九猛然对着那个人的肚子一脚踹了过去,直踹的那个人猛然趴在地上,不停的咳嗽。

傅辰烨上前一步,蹲在他面前,问:“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那个人在地上咳嗽了好大一会儿才张口说:“傅总,我真的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啊,他只给我一笔钱,让我扰乱你们的工地。”

傅辰烨站起来,扭头对着严九轻描淡写的说:“既然他不知道,那给他丢在海里喂鱼吧。”

严九应了一声,扛起他就要走,那个人瞪大眼睛看着傅辰烨,不相信他竟然是来真的。

发觉自己被严九扛着要往外走,他忙死死的扣住地上的沙发角,哭丧着声音说:“傅总,我真的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啊,我求求你,饶了我这一回吧,我再也不敢了,我求求你,我不能死啊 ,我还有老母亲跟孩子——”

“是吗?”傅辰烨显然失去了耐心:“看来你真的是不乖,严九。”

“是。”严九上前,再次准备扛起那人。

那人看傅辰烨来真的,顿时叫了起来:“我招,我招……”

拿到结果,傅辰烨从地下车库里出来,抬头望着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雨了,此时他心里想的不是谁在幕后策划这一切,而是乔瑾夏。

他已经一天没见到那个女人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样。

傅辰烨忧心忡忡的望着天空,晦暗莫深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洗漱完毕出门,她听到有人在讲电话,她下意识寻着声音看去,早上的晨光倾泻进来,将窗户那里站着的人身上笼罩出一层白光,而那个身穿白色衬衫的人,竟然给人一种夺目的光芒。

第一次,她发现顾晟铭身穿白色竟也如此的好看。

“好,我知道了,暂时按原计划进行。”

顾晟铭说完便挂了电话,转身时,正好迎上乔瑾夏的目光,他似乎没想到乔瑾夏会醒来,他有些愣怔,很快反应过来,微笑着朝这边走来:“瑾夏,什么时候醒的?”

乔瑾夏冲他柔柔一笑,说:“刚从房间里出来。”

顾晟铭道:“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跟我下楼去吃早餐吧。”

说完他很随意的抓住乔瑾夏的手,拉着她往楼下走。

乔瑾夏几次想把手抽出来,可是顾晟铭却固执的牵住她,不让她离开。

乔瑾夏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感觉,走到餐桌前时,她对顾晟铭说:“昨天,谢谢你。”

“谢我什么?如果你是谢我帮你清理照片,那大可不必。因为我知道那人不是你,之所以清理,是因为我正好闲着,顺便而为。”顾晟铭像是不明白的说,伸手拉开一张椅子,让她 坐下,顺便帮她盛好一碗粥递到她面前。

望着面前香喷喷的白粥,乔瑾夏的心又起了难受。

犹记得这样的场景傅辰烨也做过,当时他熬的粥就跟今天的粥差不多,香喷喷的,软软的,糯糯的,一直暖到她的心里。

“傻丫头,想什么这么入神?”顾晟铭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说:“快吃吧,等下要凉了。”

“嗯。”乔瑾夏低头,拿起勺子舀了一口粥,说:“晟铭哥,你说公司有出国的名额,这需要什么条件吗?”

“你想去?”顾晟铭似乎并不意外。

乔瑾夏点点头,说:“我在滨城呆的太久了,也是时候出去走走了。”

人说,当绝望攒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也就自然而然的放手了。

她以为会很难过,没想到当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她忽然有种解脱的感觉。

顾晟铭说:“这件事苏远在负责,回头我问问苏远。”

“嗯。”乔瑾夏点头,开始认真吃饭。

吃完饭之后,顾晟铭说:“东西放那,有阿姨过来清理。”

“你身体怎样?还用休息吗?”顾晟铭问。

乔瑾夏摇摇头,说:“我挺好的,这几天已经落下不少工作,我还是去公司吧。”

老是让顾晟铭给她开后门,她的确很不好意思。

顾晟铭笑了笑,说:“瑾夏,其实我可以养的起你。”

一句话说的乔瑾夏面色一红,她僵着舌头说:“晟铭,你又取笑我。”

“好了,不逗你了,走吧。”顾晟铭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就像她是他养的小宠物一样。

临近公司大门,乔瑾夏让顾晟铭停车,她要从这里下车,自己走路去公司。

顾晟铭问:“为什么?”

乔瑾夏说:“我坐你的车去公司上班,这样被人看到不好。”

顾晟铭眉头拧起:“有什么不好?”

“会引起别人误会。”乔瑾夏小声的解释道。

顾晟铭巴不得别人误会呢,只是,看到乔瑾夏万般纠结的样子,他面色不悦道:“瑾夏,你好像很在意别人的目光?”

乔瑾夏连忙摇头,说:“晟铭,我现在只想老老实实上班,别的,倒没想那么多。”

听着她言不由衷的话,顾晟铭心中烦躁,凝睇着乔瑾夏的面孔,最终妥协:“好吧,我听你的。”

乔瑾夏冲他感激一笑,快速的打开车门下了车,跟顾晟铭摆了一下手,便迈起步子朝公司走去。

顾晟铭跟乔瑾夏打了个招呼,这才把车开走。

这一幕落在不远处的蔡琳眼中,自从她那次故意泄露乔瑾夏的文档之后,整个秘书室的人都给解散了,独留一个乔瑾夏。

然后她被下放到公司后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