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放松 太紧 动不了 叫出来,翁公粗大小莹 在教室和女同桌做

发布时间:2019-07-26 00:07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苏远凝视着乔瑾夏,片刻后,他揉了揉鼻子说:“瑾夏,我有两张音乐会的票,是这个周六的,你有时间吗?”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还染上一层紧张的表情。

乔瑾夏一楞,随即笑着说:“谢谢苏特助,周六我跟朋友有约。”

“是吗?”苏远脸上显出失望的表情,随即笑起来:“没关系。你先工作吧,我去忙了。”

由于昨天没来,乔瑾夏落了一堆工作,等她从堆成山的文件里抬起头已经是中午了。

她放下笔,去了茶水间给自己接了一杯水,回来的时候,看见一位打扮妖艳的女子进了顾晟铭的办公室,她也没在意,放下杯子去食堂吃饭了。

从食堂吃完饭回来的路上,忽然遇见苏远。

苏远叫住乔瑾夏说:“瑾夏,这是给顾总带的饭,你帮我送到他办公室,我这会儿有点急事要去处理。”

乔瑾夏笑了笑,说:“给我吧。”从苏远手中接过装有食物的袋子,她朝总裁办公室走去。

敲了一下门,发现没有人应,她以为顾晟铭出去了,便推开门走了进去,谁知,刚一进去就被里面的情形惊呆了。

之前进来的女模特从里面的休息室出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说:“晟铭,你这个东西太不好用了,咯的我肉疼。”

话音刚落,发现面前站着一个人,她猛然抬头看到乔瑾夏,脸色一沉,问:“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恰逢顾晟铭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呆立在那里的乔瑾夏,他忙问:“瑾夏,你什么时候来的?”

没等他话完全说出来,乔瑾夏快速打断他的话,她扬了一下手中提着的袋子,笑着说:“我不知道你在忙,我是来给你送饭的,你快趁热吃吧。”

女模特恍然大悟的说:“哦,是送饭啊,可是你这里只有一份啊。”

乔瑾夏一楞,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顾晟铭一看就知道乔瑾夏误会了,他叫了一声:“瑾夏。”

女模特却笑盈盈的说:“晟铭,你这个秘书挺善解人意的,我喜欢。”

放松 太紧 动不了 叫出来,翁公粗大小莹 在教室和女同桌做-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闭嘴!”顾晟铭气的打断她的话,忙要出去追乔瑾夏,却被女模特给拉住,她暧昧的靠在 他怀里,说:“她只是一个小小的秘书,为什么你这么在意她?”

顾晟铭沉了脸色,甩开她的手说:“薇薇,别忘了你的任务。”

谭薇叹息一声,幽幽的说:“我现在就去执行你的任务。”

 谭薇从大华公司里出来,径自去了盛达公司。

刚到公司楼下就给公司前台堵在那里,她拿出手机给盛达公司老总潘总打去电话。

电话刚一接听,谭薇便开口讲话,“潘总,我现在在您公司楼下呢,被您家的前台妹妹堵在那里,您说怎么办吧?”这声音嫩的能掐出水来。

潘总一听有这事,立马说道:“我派人下去接你。”

话音落,潘总便吩咐人去接谭薇上来。

当老总助理出现在前台时,谭薇轻蔑的瞅了一眼前台姑娘,扯高气扬的进入总裁专用电梯。

刚一进门,谭薇就像是软骨人一般,直接朝潘总身上倒:“哎哟,潘总,人家想见您一面还真不容易呢?”

潘总瞅了一眼助理,助理心领神会的离开,他大手使劲掐了一下谭薇水嫩的腰说:“前台是新来的,一会儿我让人开了她。”

“哟,潘总,您可别这么做,不然前台知道了,可不骂死我啊。”谭薇说。

“有我在,谁敢骂你?”潘总说完,嘴凑过去对谭薇说:“快,小嘴拿来让我亲一下。”

谭薇眼角流露出一抹嫌弃的光泽,很快被隐去:“潘总,您着急什么,人家不是刚来吗?我渴了,中午饭还没吃呢。”

潘总一听,立马色眯眯的笑起来:“一会儿准管你饱。”

“讨厌!”谭薇心里厌恶坏了,可是没办法,她想往上爬,爬到金字塔顶的顶层,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尤其她想通过最快捷的方式,用最短的时间获得成功,牺牲色相对她来说 又算得了什么呢?

很快,潘总让人准备的水送了过来,谭薇刚喝一口,潘总便猴急的亲了起来。

“潘总,您急什么啊,这时间还早,我们慢慢来。”谭薇一边忍住厌恶,一边说。

潘总也是个好色的主,滨城生意圈几乎没人不知道他这个癖好。

他跟谭薇的相识,在顾晟铭的有意安排下,两人就这么相见了,上次在KTV的包厢里,潘总想吃谭薇的豆腐,可是没吃上,从那以后,他就心心念念的惦记着谭薇。

加上谭薇也有意的勾引,潘总很容易掉了进去,不过他能走到今天,可不是依仗着下半身,他知道谭薇带着目的接近自己,所以表面上玩是玩,但有些事,他则不会轻易松口。

果然,就在他想进一步下手的时候,被谭薇拦住:“潘总,上次跟您说的事,您考虑的怎样了?”

好事被打断,潘总面色不悦,他盯着谭薇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问:“你一个女人家要那个工程图纸想干嘛?”

谭薇说:“你甭管我干嘛,你只要把图纸给我就行。”

潘总闭嘴不吭声,放在谭薇身上的手也拿开了。

望着潘总的表现,谭薇心里生气,每次都这样,弄半天的前戏就这么没了。

她说:“我只是要个图纸,又掉不了你肉,你担心什么?”

她一边观察着潘总的神情,一边说:“只要你把图纸给我,我就是你的了,你想怎样就怎样,我完全交给你处置,你看行吗?”

潘总狐狸眼一眯,笑了,说:“薇薇啊,我就喜欢你这直率的,我想知道,你背后的那个人是谁,既然他想要图纸,为什么他不亲自出面,让你来跟我谈?还是吃准我就吃你这一套? ”

他说着话的时候,手已经探入谭薇的衣服里,开始揉捏着她的浑圆。

谭薇被他的动作捏的难受,她扯下他的手说:“潘总,这笔生意对你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损失,相反,你还得到一个女人,这样划算的买卖,你为什么不同意?”

潘总叹息一声,狐狸眼盯着谭薇说,“薇薇啊,你呀,你是让我又爱又恨,我明明很想要你,可是呢,我又不能轻易的将东西给你,你是不知道,在商场上待的时间久了,都学会一种察言 观色的本领,这个图纸牵扯到傅公子价值百亿的产业,我要是轻易给你了,那真出什么问题了,那傅公子不得找我拼命啊。”

谭薇趴在他身上,用力的将胸前那抹浑圆紧紧的揉进他胸膛上,吐气如兰的说:“图纸给了我你这工程又不是飞了,该是你的利益继续是你的,你跟傅辰烨怎么签的我不知道,但我能向你 保证,你跟我合作,我在你原有的基础上多分你十个百分点,你看怎样?”

看潘总表情有所松动,谭薇适时的说:“不仅如此,我整个人都是你的,随你怎么处置,如何?”

潘总咧嘴一笑,抬手勾起她的下巴,说:“你这个小妖精,哪个男人能受得了你这么勾引,我啥也不说了,让你身后的人来跟我谈吧。”说完,一个翻身,只接将她压在了身下,不 一会儿,办公室传来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声。

乔瑾夏忙完工作已经是晚上了,下午的时候顾晟铭出去办事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收拾完桌面,她眼睛扫了一眼他关闭的办公室门,脑海不经意想到中午见到的事。

在她心目里,顾晟铭就是一个古代的谦谦君子,不过,就算是孔圣人在世,他也会有所需要的吧?

只是她有些不明白,顾晟铭不是乱来的人,为什么会在办公室里跟人做那事呢?

要是让顾晟铭知道乔瑾夏心里这么想,估计他得吐血三升!

乔瑾夏出了公司大门,正准备到对面坐车时,只觉一阵阴风掠过,她被人给拉到一个强硬的怀抱里,抬眸就对上一双冰冻三尺的眼神儿!

 “傅老板,这里是公司,你这么做,被人看到可不好。”她语气疏离又冷漠,让傅辰烨着实恼怒。

他霸道的将乔瑾夏揽入怀中,力度大的几乎要窒息她。

“我抱我的女人,跟别人何干?”

乔瑾夏脸色一变,蓦地,从她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傅总这话就不对了。”

傅辰烨抬眸对上顾晟铭的视线,四目相对,乔瑾夏似乎闻到有什么烧焦的味道。

顾晟铭跟他对视足足有五秒,率先收回视线,对乔瑾夏说:“瑾夏,那份文件你完成了吗?”

傅辰烨嘴角噙着一抹冷笑,说:“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原来顾总就是这么压榨员工的。”

顾晟铭并未因为他的话而有任何的尴尬,相反,他微笑着说:“瑾夏是我的贴身助理,我怎么安排,那是我的权利。”

“顾总真是大言不惭,夏夏是我的女人,没我的允许,没人有资格指挥她做事。”傅辰烨目光沉沉的看着他,同时,手中的力气也随着说话而用力。

乔瑾夏烦躁的看着傅辰烨说:“你说完了没有?我老板找我有事,我要去工作。”

傅辰烨被她这么不负责任的话给刺激到,阴鸷冷魅的目光锁在她的脸上,一字一顿的说:“这个工作不要也罢,我养你。”

听到这话,乔瑾夏忍不住笑了,笑容多少带着嘲讽的意味:“傅辰烨,你的钱拿去养你的江美穗吧,我不需要。”

她从一开始就应该知道,她不能成为傅辰烨的附属品,而要成为自己的女王,只有牢牢的将命运抓在手里,她才能战胜生活中一切妖魔鬼怪,也就不惧怕生活给予的任何打击。

傅辰烨再次一个用力握紧乔瑾夏的手,那眼神儿射出来的目光几乎要凌迟她,乔瑾夏倔强的跟他对视,紧咬着唇瓣,像是对命运抗争到底。

“傅总,瑾夏不愿意跟你走,请你放手。”顾晟铭走过来,准备去拉乔瑾夏,冷不丁的,傅辰烨反手给他来了一拳,正好打在了他的鼻子上。

乔瑾夏惊叫一声:“晟铭,你没事吧?”

顾晟铭差点摔倒在地上,他稳住脚步,摸了一把鼻子流下来的血迹,轻蔑的看了一眼傅辰烨说:“傅总就这么点度量?”

傅辰烨冷岑的声音说道:“顾总,我再次重申一遍,夏夏是我的女人,如果让我发现你对她图谋不轨,休想我善罢甘休!”

“哈哈。”顾晟铭笑了,像是听到多么好听的笑话一样,他摇摇头,说:“你问瑾夏承认吗?”

“那是我的事。”言外之意,跟主角乔瑾夏没关系。

傅辰烨也不管乔瑾夏心里怎么想,拉着她就要往车里走。

“傅总,如果我的消息没错的话,你的公司面临重大的财务问题,难道你一点都不着急?”顾晟铭幽幽的说。

傅辰烨冷睨顾晟铭一眼,说:“至少我光明磊落,不会暗中使坏。”这话说的不能再明白了,意思是他查到了什么。

顾晟铭从一开始回来决定要报复傅辰烨的时候,就不怕他查到什么,而且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等于公开跟他宣战。

乔瑾夏被傅辰烨的霸道弄的心情十分不爽,她愤然的说:“傅辰烨,你能不能放开我?!”

“不能!”傅辰烨声音冷道,昨天没找到乔瑾夏,已经让他的世界坍塌了,今天白天又忙了一天的工作,几乎让他分身无暇。

好容易处理完那些紧急重要的事,他来到这里,现在见到她,又怎么可能放开她?

“傅总,瑾夏不愿意跟你走,请你放开她!”顾晟铭上前挡住傅辰烨的去路。

他的鼻子因为挨了傅辰烨一拳,还流着血,在夜色的笼罩下,显得有些诡异。

乔瑾夏担忧的说:“晟铭,你鼻子流血了,你必须要清理一下。”

“瑾夏,我没事。”顾晟铭对她投去一记温情的目光,这个目光惹得傅辰烨心中怒火横冲直撞。

“够了!”他简直受够了二人的眉来眼去。

他刚打开车门,再次被顾晟铭拦住,“傅辰烨,瑾夏不愿意跟你走,你放开她。”

说着就要动手,谁知道,右边的脸又挨了傅辰烨一拳头,打的他嘴角也跟着出血。

乔瑾夏惊叫一声:“晟铭——”

顾晟铭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说:“我没事。”

“傅辰烨,你疯了啊!”乔瑾夏恨恨的瞪着傅辰烨,此时的傅辰烨在她眼睛里比恶魔还要恐怖三分。

“瑾夏,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顾晟铭任由血迹流下来,他看向傅辰烨说:“瑾夏不愿意跟你走,你不能带走她。”

其实他是故意的,他知道,傅辰烨正在盛怒当中,他越惹得那人生气揍自己,那么他在乔瑾夏心中的地位越降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