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第一章婚礼上的群交,国产三级农村妇女系列

发布时间:2019-07-26 00:08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门刚推开,她瞬间亮起了金嗓子:“潘总——”故意拉长的声线让办公室里正在跟潘总做报告的人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大家的视线不约而同落在了进门的谭薇身上。

谭薇似乎没料到里面有人,看到办公桌前站着的两个人,她稍微一楞,随即说:“我不知道里面有人,你们先忙,我在外面等你。”

“薇薇。”潘总叫住谭薇,扭头冲正在做报告的两个人说:“你们先出去。”

那俩人相互对视一眼,随即点头,潘总道:“把门给我关上。”

两人心领神会的出门,顺便帮他带上门,潘总摩拳擦掌,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一把将谭薇揽入怀中说:“薇薇,不是说晚上吗,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谭薇蛇一样的身体缠住潘总那肥胖的身体,嗲性十足的说:“人家想你了嘛,所以就来看你咯,要你不喜欢,我先走就是了。”

潘总捏着谭薇的下巴,脸上堆起来的笑容几乎掩埋了他那双小眼睛,“我看你不是想我,你是想图纸吧。”

“讨厌!”谭薇反手抱住他的脑袋,将自己胸前的柔软尽情的往上贴,“话说,这事你考虑的怎样?”

潘总早在见到谭薇的时候,雄性荷尔蒙已经悄然蒙住他的大脑,此时只想跟她先来场游龙戏凤,“咱们都这样的关系了,你还怕跑了不成?”

说完,他那肥嘟嘟的嘴已经凑到谭薇的脸上。

谭薇掩去眸底的厌恶,迎合起潘总。

第一章婚礼上的群交,国产三级农村妇女系列-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趁他没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拿起胸衣里藏起来的摄像头,将它塞到潘总的办公桌下面。

这正是顾晟铭藏在她胸衣里的摄像头,正好被乔瑾夏看到,只不过她不清楚怎么一回事罢了。

所有一切风平浪静之后,潘总累瘫软在沙发上,他喘着粗气说:“薇薇啊,你这个小妖精,要我再年轻个十年,十个你都不难不倒我。”

谭薇心里冷笑,面上却笑的如春花灿烂,“潘总,看您说的,我呢只不过尽力的伺候您,让您满意。”

潘总狠狠的捏了一把谭薇面前的柔软,顺势重重的拍了一下她的身体,指着桌上放的东西,说:“你要的东西在那里。”

谭薇猛然转身,果然在办公桌上看到那厚厚一叠的图纸,瞬间,心花灿烂。

她反手勾住潘总的脑袋,对着他那光亮的脑门吧唧一口说:“谢谢潘总。”

从盛达公司出来,谭薇拿出手机给顾晟铭打去电话:“图纸我拿到了,我现在去公司找你。”

上次去公司找他,被乔瑾夏看到,这次顾晟铭才不想她再去公司,他想了想说:“别来公司,我们去外面见面。”

“为什么?”谭薇不解的问。

“没有为什么,记住,以后不是公事,最好也别来公司。”顾晟铭道。

谭薇勾唇一笑,说:“怎么,担心你那个秘书吃醋?”

顾晟铭没说话,径自挂了电话。

谭薇憋憋嘴,“被我猜到无话可说了?哼,男人每一个好东西,利用完就扔。”

乔瑾夏去到地方,艾小沫已经在咖啡厅里等候。

看到乔瑾夏进来,她连忙扬了一下手,说:”小乔乔,这边。”

乔瑾夏冲她微微一笑,抬起步子朝这边走来。

“来杯咖啡,不加糖,谢谢。”乔瑾夏冲服务员说完,便对艾小沫问:“小沫,你叫我来说什么事啊?”

艾小沫凝睇着乔瑾夏一会儿,幽幽的开口:“你昨天夜里跟顾晟铭干什么了?”

乔瑾夏楞了一下,说:“没什么啊?”

“少来,没什么,你那脖子怎么会被人种草莓?姐姐是成年人了,你就不用掩饰了。”艾小沫暧昧的目光盯着她脖子处的吻痕,笑眯眯的说:“老实告诉我,啥时候可以喝你们 的喜酒?”

乔瑾夏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尴尬的说:“小沫,我跟顾晟铭什么都没有。”

艾小沫眯起眼睛,过了一会儿,她试探性的问:“你别跟我说那是傅辰烨干的。”

乔瑾夏沉默。

艾小沫瞪大眼睛:“小乔乔,你跟傅辰烨,你们——,我说你怎么那么傻呢?”

看她着急的表情,乔瑾夏心中一暖,恰逢咖啡送上来,她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说:“小沫,我跟他虽然已经不可能了,但我没后悔。”

若说后悔,早在十年前就应该后悔了。

“小乔乔——”艾小沫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乔瑾夏冲她投去一记轻松的笑容说:“小沫,我真的没事,对了,你让我出来要跟我说什么啊?”

“你总说没事没事,可是傅辰烨那个渣男这么对你,你怎么能当什么事儿没发生呢?难道你忘记他给你造成的伤害吗?”艾小沫忍不住生气的说。

乔瑾夏正要说话,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窜入她的眼底——

乔瑾夏摇头,认真的表情说:“日子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想趁年轻去学点东西,将来能让自己生活更好一点。”

若说躲,她躲的人应该就是傅辰烨了。

看乔瑾夏认真的表情,艾小沫沉默,抬起手放在她的手臂上,很认真的说:“小乔乔,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需要我帮助的,尽管开口。”

乔瑾夏露出一抹笑容,说:“还真有事需要你帮我做。”

她不想麻烦顾晟铭,自从昨天夜里傅辰烨说出那样的话之后,她就想跟顾晟铭划清界限,毕竟,她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那个人。

说完正事,两个女孩子又随意的聊了起来,艾小沫说起艾向东新交的女朋友,提起那个女朋友她就一肚子的火气。

说不上来火气从哪里来,总之,她心里不爽,很不爽,看哪哪不好。

望着一脸愤懑的艾小沫,乔瑾夏不禁问道:“小沫,你上次跟我说你要追那个驻唱歌手这事,怎样了?”

说起这个,艾小沫无所谓的耸耸肩:“我不是带他去吃饭吗,被艾向东那个周扒皮看到了,饭没吃完就给棒打鸳鸯了。”

乔瑾夏发现艾小沫说起这件事眉飞色舞的样子,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下意识问道:“小沫,你是不是喜欢你小叔啊,为什么你这么在意他的看法跟眼光?”

艾小沫像是干了坏事被抓一样,顿时反驳道:“谁,谁,谁在意他的看法了?!”

“可是你张嘴闭嘴都是他”

“行了,不说他了,我们逛街吧。”艾小沫不由分说的打断她的话,拉着乔瑾夏往咖啡馆外面走。

望着艾小沫绯红的脸蛋儿,乔瑾夏只觉得纳闷,但并未想那么多,谁曾想,有些感情在流年岁月偷换的时候,早就情根深种了呢?

也不知道触了艾小沫哪根神经,总之,她买了很多东西,并且美其名曰反正艾向东的卡在她手里,她不刷,自然有别的女人刷,与其便宜那些女人,倒不如便宜她最实在。

这逻辑

乔瑾夏忍不住微笑摇头。

在艾小沫的唆使下,乔瑾夏也买了几样东西,当然刷的自然是艾向东的卡。

从商场里出来,乔瑾夏跟艾小沫告别。

“你快点回去吧,路上开车慢点,我打车回去。”乔瑾夏对着艾小沫微笑摆手,然后走到马路边打车。

江美穗刚从楼上做完SPA下来,猛然看到路边站着的乔瑾夏,眼睛瞬间眯了起来,自从那天她给傅辰烨下药不成,反而害了自己,这两天她的日子可谓是水深火热。

今天刚收拾好心情出来做美容谁想到竟然撞见乔瑾夏,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看乔瑾夏招了一辆出租车坐进去,她连忙也跟着招了一辆出租车,刚上车就对司机说:“看到前面那辆车了吗?跟上去。”

司机扭头看着刚做完SPA的江美穗,一时间竟呆在那里。

江美穗等了半天没等到他启动车子,忍不住收回视线,迎着他的目光,瞬间厌恶的瞅了他一眼,“不开车盯我干什么?”

坐在出租车里的乔瑾夏只想着出国要做的事,哪里会想到有人跟踪自己?

当车子在公寓楼下停下,她拿出钱递给司机,“谢谢。”然后开门下车。

江美穗一路尾随乔瑾夏进入她住的那层楼,然后在外面思索着接下来怎么做,才能打击到乔瑾夏。

就在她思索的时候,乔瑾夏已经关上门,开始整理离开的东西。

就在她整理东西时,这时,门铃突兀的响了起来。

乔瑾夏忍不住皱起眉头。

傅辰烨有钥匙,每次来都是悄无声息的来,他不可能让自己开门。

是艾小沫吗?

她刚刚跟艾小沫分开,她也不可能这个时候过来。

那是谁呢?

乔瑾夏没有理会。

可是门铃一直响个不停,扰的乔瑾夏心烦,索性起身去开门,没想到外面站着的江美穗,她楞在那里:“你怎么会来我家?”

江美穗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推开挡住她的身体,径自朝里面走来。

她站在客厅里,开始打量里面的装饰,里面的空间比静园那套房子小太多,也比她自己住的那套小太多,望着里面被布置的温馨浪漫,她嘲讽一笑:“乔瑾夏,看来你的日子过的很滋润。 ”

乔瑾夏冷淡的看着她,问:“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江美穗悠悠一笑,眼睛继续打量着里面的装饰说:“乔瑾夏,我真的很好奇,是什么让你继续有勇气待在这里的?”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乔瑾夏眉眼上全是嫌弃厌恶的神色,“请你离开,这里是我家。”

江美穗不仅没有离开,反而坐在了沙发上,高傲的看着乔瑾夏:“我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有人包养了你,所以你才这么有恃无恐。”

“那个人是谁?你们认识多久了?他很有钱吗?跟烨相比如何?”

她一连串的问题让乔瑾夏有些错愕,她回过神来打量江美穗。

今天的她一身火红的长款风衣,配上精致的妆容,将她显得格外妩媚,尤其她胳膊上挎的最新款包包,无不在向她炫耀她的优越。

乔瑾夏忍不住笑了,“是啊,那个男人财厚器粗,颜值高活儿又好,比傅辰烨强多了。”

 “哈哈。”江美穗忍不住笑了,这笑容可谓是五味杂陈,她紧紧的盯着乔瑾夏,似乎要望进她心脏最深处:“乔瑾夏,你是不是嫉妒我,所以故意说这样的话给我听?没 关系,我就当你是说真的,毕竟烨已经不要你了。”

乔瑾夏抬眸,凝视着江美穗那精致的容颜,嘴角噙着一缕极淡的笑容,近似于无:“我为什么要嫉妒你?没有了傅辰烨,我不知道过的有多好,这个看到了吗?”

乔瑾夏故意当着江美穗的面,拿出顾晟铭拍的十八子,在她面前晃悠一下说:“这个就是他送我的。”

江美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拍卖会现场那天她也在那,自然看见了这个十八子,当时她只看到有人举牌把十八子拍走,但是根本想不到十八子会在乔瑾夏的手中!

当时她找傅辰烨要一个价值一百多万的项链,那个男人都没有为自己买。

可是瞧瞧乔瑾夏,她的手中竟然拿着一颗价值五百万的镯子!

江美穗此时毫不掩饰脸上的嫉妒,她原本以为,抢走傅辰烨,就等于抢走了乔瑾夏的一切,可是没有想到,离开傅辰烨的她,竟然能够找到那么一个好的男人!

相反,傅辰烨对她则没有以前好了,虽说她要钱他会毫不吝惜的给她,然而,跟乔瑾夏这个十八子相比,简直太不值得一提了。

江美穗美眸微眯出一道线,从里面折射出一道阴狠!

“你以为拿个赝品就能忽悠我?别逗了,我才不会相信你说的。”

话是这么说,江美穗几乎快要被嫉妒掩埋,犹记得当时拍卖会上跟乔瑾夏站在一起的男人,据说是大华集团新晋总裁。

想到什么,江美穗心里暗下了一个决定,她觉得有必要告诉那个人乔瑾夏的真实面目。

她脸上的嫉妒那么明显,即便乔瑾夏反应再迟钝也看出来了。

她冷锐一笑,说:“不管是不是赝品,至少这个东西现在在我手上,纵使你想要,这个世界上再无第二个。”

她以前爱傅辰烨,尽管江美穗再给她难堪,她也会顾忌面子,现在,她对傅辰烨放手,所以,她才不会让这个女人处处压制她,她要做的就是要成为她的眼中钉肉中刺,明明很生气,却又奈何 不了她!

乔瑾夏脸上的神情让江美穗很意外,在她认知当中,乔瑾夏就是一个任人欺负的草包。

只不过短短几个月不见,她的变化竟然这么大。

那种冷静,漠然,运筹帷幄的气质跟以前的她简直不能相提并论。

到底是什么改变了她?

还是自己从未将她看透过?

事已至此,江美穗才不甘心认输,她已经从这个女人手里抢走傅辰烨,将她踩到脚下,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