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宝贝把它掏出来憋不住了

发布时间:2019-07-26 00:09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拥挤的公交车里面就像一个大蒸笼一样,密不透风,其中还夹着着各种汗臭味以及小孩的哭闹声,使得基本坐公交车的人普遍都会比较烦躁。

杨子延上车之后,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落脚的地方,一站过去,下车的人没几个,上来的人却是异常的多。

“往后走!都往后走啊!后面有位置的!”

乘务员扯着她的大嗓子喊着,然后使得本来就拥挤不堪的人群又是一阵推搡,径直将一名少妇推到了杨子延的身前。

正当这时候,公交车一阵急刹,那少妇站立不稳,一声惊呼,便是贴在了杨子延的身上,加上公交车里面本来就拥挤得很,这么一贴,立刻让杨子延有了些反应。

这夏天本来就炎热得很,所以少妇穿得也是格外轻薄,杨子延本来打算转过身去的,无奈人实在太多了,没有办法,只能维持现状。

那少妇也是察觉到了身后的异样,刚打算转过头去抱怨,没想到身后的杨子延居然是那种带点儿痞气的帅哥,瞬间心里便是没有任何不满了。

说到底,挤公交车这是常有的事,反正都是些不相干的人挤来挤去,有个帅哥站在自己后面,倒也不错。

公交车走走停停,时不时都要来个急刹,又是在一阵推搡中,一个满脸青春痘的青年顺势挤进了杨子延跟少妇中间。

看到这个情况,杨子延也没有多想,反倒是松了口气,毕竟是个正常男人被这么磨搡肯定都会有反应,杨子延虽然算不上是君子,但是也没有猥琐到这种地步,在一个公交车上跟少妇那啥。

反观那少妇,此时的她脸颊微微发烫,一张小嘴微张着,似乎是在忍耐着什么。

在其后面,那猥琐的青年正紧紧地贴在她身上,一双手在周围人的遮挡之下迅速攒动着,脸上一副享受的表情。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宝贝把它掏出来憋不住了-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不过,还没过一会儿,那少妇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不满地轻哼了一声,心道长这么帅可惜了,中 看不中用的家伙。

那少妇有些恼怒地转过头,同时一双手也是向后抓去,似乎要报复身后的人一般。

然而,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儿没把少妇给吓死,此时她的身后哪里是什么帅哥,一张满是青春痘的猥琐脸印在她面前,同时那双手还放在她的腰上不老实地游走着。

“啊!流氓!”

一声尖叫瞬间响彻了本来还闹哄哄的车厢,就连公交车司机都被吓得连忙打了转向灯,然后把车停在了路边,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要不是刚好这条路车流量比较少,估计刚才发生车祸了都有 可能。

此时,众人都向发出了声音的少妇看去,只见那少妇尖叫一声后,立刻伸出指甲抓向了那猥琐青年。

猥琐青年丝毫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女人居然会动手,猝不及防之下,那张本来就坑坑洼洼的脸又是多了几道血痕,痛得他也是惨叫连连。

“流氓!敢占老娘的便宜!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只是这么一看,众人便是明白了过来,就连杨子延都没想到,平日里只会在新闻上看到的事情,今天居然会发生在他身边。

那少妇一边打一边骂,与此同时,几个青年也是朝着那猥琐青年围了过去,打算将其抓去派出所。

“我擦尼玛的!我看谁敢多管闲事!”

正在这时候,那猥琐青年突然发出一声怒吼,接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胡乱挥舞着,硬生生把向他围过去的那几个青年镇住了。

见到这场景,周围的那些吃瓜群众哪里还敢待在车上,纷纷都是向车下涌去,看玩笑,这要是不小心被捅了一刀,到时候可得找谁说理去。

那几个青年见到对方手上有刀后,迟疑了一下,也是不约而同地往车下走去,这见义勇为也得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不是?逞能最后只会害了自己。

很快,整个公交车的人几乎全都下车了,只剩下那少妇,猥琐青年以及杨子延三个人,此时那少妇见猥琐青年手上有刀,自然不敢再用指甲挠他,不过依旧在不停地辱骂他,那骂人不带重复的 技能让杨子延都觉得汗颜。

“我擦尼玛!死娘们,你真的想死对吧?”那猥琐青年被骂得受不了了,拿着水果刀在那少妇面前又是挥舞了几下。

“占你便宜那是老子看得起你,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泽哥在这条街是什么身份!”

那少妇估计也是被猥琐青年给吓到了,一下子便是不敢再说一句话。

“特么的,不给你的颜色看看还真蹬鼻子上脸了!”

猥琐青年很满意少妇的表现,上去还打算教训她一下。

“哥们,你这就有点儿过分了吧?”

此时,杨子延终于看不下去了,见那猥琐青年还有别的动作,于是走上前去开口道。

这人占了人家便宜也就罢了,居然还一副很有理的样子,而且看那猥琐青年的意思,似乎有一种强行把那少妇带走的感觉。

既然发生在自己眼前了,那杨子延就觉得自己不能不管。

“小子?你是想死对吧?”

那猥琐青年听到杨子延的话之后,也是转过了身来恶狠狠地说道,同时还晃了一下他手中的水果刀。

“我劝你不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否则我这水果刀可是不长眼的!”

“不不不,我怎么会管闲事呢?”杨子延连忙摆手道。

“哼!算你识相,滚吧!”那猥琐青年冷哼一声,然后又打算转身去要挟少妇,然而这时,杨子延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过我很奇怪,为什么你会说自己是耗子呢?”

 周围的人见那猥琐青年已经没有水果刀的威胁了,全都一拥而上,一下子便是把他给控制住了,与此同时,周围的人也是顺势报了警,不一会儿,随着警察赶到,这一场闹剧也是结束了 。

当然,杨子延作为制度猥琐青年的第一人,自然要被叫过去问几句,不过也就是走走过场而已,毕竟证据确凿,也不需要他到警察局去。

只不过,公交车停下来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要想回到自己的出租屋还得走很长一段路。

杨子延想了想,恰好他记得这里附近有一个古玩市场,于是便决定去那里逛逛,虽然不买,但也可以研究一下嘛,说不定还能用透视眼掏到什么好东西呢。

心里这样想着,杨子延便是朝着古玩市场走了去,一进到里面才发现,这里几乎遍地都是买古玩的,除了那些百年老店外,就是空地上都有人在摆地摊。

当然,古玩虽然多,但其中肯定是以赝品居多的,所以,那些想在这里赚钱的人,最考验的还是眼力劲,有人在这里用极少的价钱买到了市面上价格昂贵的古董,也有人以极大的代价在这里买 到了一文不值的假货。

所以,这掏古玩,跟赌石其实是一个道理的,一切都看自己的眼力以及运气。

杨子延心想着既然都来到这里了,那就随便看看,碰碰运气吧,或许真能碰到心怡的宝贝也说不定呢。

“哎!都来看一看啊!都是刚出土的古董……”

“老板,要不要过来看一下啊?我这古董可都是些极品,买到就是赚到!”

现在是下午两三点,摆摊的人几乎都已经到了,一见有客人走进来,都是连忙吆喝着招呼。

这地摊上的东西,或许确实是刚从土里挖出来的,只不过,这些古玩大部分也是以赝品居多,或者以前那些普通人的陪葬品,不仅值不了几个钱,买回去可能还会遭晦气,所以,如果没有过人 的眼力,大部分人都不会看这些地摊货一眼的。

当然,这也不是说地摊货上就没有真品了,毕竟不管赝品再怎么多,一百件里面也至少有一件是真的,否则这古玩市场也不可能办得下去。

杨子延慢慢地走着,并没有理会那些人的叫卖,而透视眼的能力也早就已经被他看启,此时正一件件古玩地看过去。

嗡……

就在杨子延扫视了一圈之后,一道嗡鸣声突然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见此,杨子延也是停下了脚步,然后寻找着那道嗡鸣声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很快,杨子延就找到了,那是一个被摆在地摊上售卖的香炉,看起来应该是古代焚香时候用的那种。

杨子延用自己的透视眼往那香炉看去,发展自己居然看不透那香炉的内部。

“小伙子,要不过来看一看?”

地摊老头是一个看起来很精明的老头,见杨子延正在打量着他摆在地上的古玩,立刻抓住机会问道。

“好。”杨子延点了点头。

“我跟你说,这可都是一等一的货色,随便挑都能赚,你可算是来对了。”那老板见杨子延来了之后继续道。

“嗯,我看看。”杨子延装作愣头青的模样,蹲在地上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地摊老板见杨子延这番模样,一眼就判断出了杨子延肯定什么都不懂,这样的人最好骗了,只需要三言两语,就能骗得他们乖乖掏钱买下自己的东西。

“我靠,那老头运气可真好,你看,又来了个瓜皮。”

“唉,那小子一看就是个愣头青,像这种瓜皮最好被忽悠了,这下,那老头又能大赚一笔了。”

周围的那些人虽然说话都很小声,但还是被开了透视眼而增强了五感的杨子延给听到了。

通过他们的对话,杨子延便是知道了,眼前这地摊老板卖的东西,肯定都是以假货居多的。

心里冷笑了一声,杨子延看都不看那香炉一眼,而是随手拿起了一把铁剑问道:“老板,这怎么卖?”

地摊老板见杨子延居然挑了一把破铜烂铁,心里不仅乐开了花。

“小兄弟,你可真有眼光啊,这把剑可是我从一个将军的墓里挖出来的,当时可花了我不少力气,我跟你说,就这把剑,它能抵得上我这摊子上大半的东西。”

“好,那这剑怎么卖?”

杨子延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本来我是不打算卖的,但既然小兄弟你第一眼就看到了它,我就便宜点儿卖给你吧,一万。”

“告辞。”

杨子延听到后直接放下铁剑,然后头也不回得往别处走去。

“哎哎哎,别走啊!这你嫌贵也是可以商量的嘛!”

地摊老板见状,连忙把杨子延给拉了回来,毕竟好不容易等来的一个瓜皮,可不能就这样轻易放过了。

“老板,你觉得我身上有一万块吗?”杨子延反问道。

“唉……算了,咋们两个相识也算是一场缘分,这样吧,一万没有,五千也行,你看如何?”

见杨子延还是有想买的意思,地摊老板略一思索,又报了一个价。

“我看还是算了吧,花五千块钱买一把破剑回去,被我爸知道了肯定得打死我,算了算了。”杨子延摇了摇头,然后作势还是要走。

“小兄弟,你看这……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这铁剑我卖你五千真的是最低价了,再便宜我就要吃亏了,要不你看看其他东西吧,或许还有你想要的。”

地摊老板拉住了杨子延的胳膊,又指了指地摊上面的古玩:“我这里还有其他好东西,你随便看看,最多待会儿如果你卖得多了,我就给你打折,够意思了吧?”

“行吧,那我再看看。”

杨子延见初步目的达到了,于是便点了点头,然后又重新蹲了下去。

“这样吧,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都要了。”

杨子延装模作样地又看了一会儿,然后便是在地摊上面随便点了几样东西,其中包括了一枚玉佩,一个茶壶跟一个吃饭用的碗。

说实话,这三样东西虽然看着有些年份,但是那些有眼力的人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实际上,杨子延挑的这三样东西一文不值,加起来充其量也就十几二十块钱,还不一定有人肯买。

“好嘞,我看看啊,这三样加起来的话……小兄弟,收你个好意头,666,怎么样?”

地摊老板看了看杨子延选的那三样东西后,笑着说道。

然而,杨子延却是摇了摇头,接着伸出了三根手指。

“不是吧……三百?小兄弟,你这砍价有点儿太狠了吧?”

地摊老板看到杨子延的报价后有些犹豫了,但是想到不管怎样,自己除掉成本后也能净赚两百多,于是说道:“行吧,三百就三百,算我交你这个朋友了!”

“不,是三十。”杨子延笑着说道。

“三十?”

听到杨子延的话,地摊老板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小子,你这是要耍我吗?三十块钱,你到哪里能买的了这三样东西。”

“额……好像有点儿道理。”

杨子延听到之后挠了挠头,然后说道:“那就一百吧。”

“三百,要不要,不要你就请便吧。”

此时,地摊老板的脸上早就没有笑容,一脸冷色地说道。

“算了,咋们一人退一步,两百,两百我就要了。”杨子延此时也是站了起来,继续还价道。

“最多算你288,不能再少了。”地摊老板摇了摇头,这已经是他能给的最低价了,除去成本的话,收288,自己还能赚个两百左右,不是他不想多赚点儿,而是面前这个年轻人,并 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骗。

“行,288就288吧,不过我要再加个东西。”杨子延说着,然后便是把香炉放在了那三样东西旁边。

地摊老板看到后随意地瞥了一下,那香炉不过是他在古墓旁边顺手捡的而已,而且自己早就已经鉴定过,那就是个普通香炉,放了这么久了也没人买,送了也就送了吧,况且,周围可是还有好 几个人在盯着,放走了这个瓜皮,可就没有把这些东西卖出去的机会了。